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奥地利少女误入“伊斯兰国” 怀孕后无法回家

楼主:红星卫视传媒 时间:2014-10-13 09:50:39 点击:92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0日,美国海军“布什”号航母战机准备起飞,对“伊斯兰国”目标发起空袭
  
  17岁少女凯欣诺维克(左)和15岁少女塞利莫维奇今年4月加入“伊斯兰国”
  红星卫视www.htv88.hk(微信公共号:hongxingweishi)
  美国军方11日说,美方军机向遭极端武装“伊斯兰国”围困的伊拉克部队空投了食物和弹药。这些物资补给是应伊拉克政府要求提供。美军中央司令部声明说:“美军向伊拉克的拜伊吉周边多次空投,以补给在这一地区的伊拉克安全部队。”
  36捆物资于10日和11日投放,包括食品、水和弹药。法新社报道,这是美军首次直接向伊拉克部队空投弹药等补给,先前空投的物资多为人道主义救助。
  拜伊吉市位于巴格达以北200公里、萨拉赫丁省首府提克里特以北30公里处。美军中央司令部声明说,拜伊吉市区虽仍由伊拉克政府控制,但周边村镇遭到“伊斯兰国”猛攻。在拜伊吉等多个交火热点地区,伊拉克部队面临不小压力。正出访南美的美国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坦言,打击“伊斯兰国”行动“艰难”,需要时间。
  除空投物资,美军牵头的多国部队10日和11日继续空袭了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据点。
  此外,英国国防部发言人11日告诉媒体记者,英军已经开始在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首府埃尔比勒培训当地武装。德国向库尔德武装提供了冲锋枪和便携式反坦克火箭发射器,德方人员也在埃尔比勒开展培训工作。
  战局
  叙利亚边镇苦撑
  急盼土方开补给通道
  叙利亚边境重镇科巴尼正苦苦支撑。虽然美国等西方国家加强力度空袭了包围科巴尼的“伊斯兰国”武装,但“伊斯兰国”攻势并未减退。分析人士称,如果土耳其不开放边境补给通道,科巴尼沦陷只是时间问题。
  科巴尼是叙利亚第三大库尔德人聚居地,北临土耳其,由与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关系密切的“人民保卫军”据守。眼下,“伊斯兰国”武装从东西南三面包围科巴尼,“人民保卫军”的补给只能依靠北侧。然而,北侧的土耳其一直大门紧闭。
  身处科巴尼的库尔德军官伊斯马特·谢赫11日经由电话告诉路透社记者:“空袭对我们有利,但‘伊斯兰国’从东面运来了坦克和大炮。我们先前从未看见他们有坦克,但昨天我们发现了T-57坦克。”这名军官说,随着“伊斯兰国”武装人员的进逼,巷战恐难避免,届时空袭再难发挥有效作用。
  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11日敦促土耳其采取行动,以避免科巴尼遭屠城。德米斯图拉呼吁土耳其放行“志愿者”,让他们得以前往科巴尼。对这一提议,土方未予回应。
  叙利亚的库尔德领导人已经要求土耳其设立一条过境走廊,让援助和军事装备得以进入科巴尼。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警告,如果土耳其继续坐视,令科巴尼遭血洗,库尔德工人党与土耳其政府的停火协议将以失败告终。卡米什利数以千计的库尔德战士已经待命,只等土耳其开放过境走廊。
  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说,“伊斯兰国”武装人员上月中旬进攻科巴尼以来,已有不少于226名库尔德武装和298名“伊斯兰国”武装人员丧生。平民死亡更为严重。
  揭秘
  女成员误入“伊斯兰国” 如今有家难回
  英国《每日邮报》10日披露,一些西方国家女子曾经为了所谓的信念或只想寻求刺激,前往叙利亚或伊拉克,加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但几个月后,当兴奋感、新鲜感褪去后,她们当中不少人开始厌倦这种生活,追悔莫及。然而,迫于结婚、怀孕的现实,或受制于严厉的组织纪律,她们已经难以返回家乡。
  迫切希望回家
  17岁少女塞姆拉·凯欣诺维克和15岁少女萨比娜·塞利莫维奇在奥地利维也纳长大。她俩今年4月前往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充当这一组织的“女性形象代言人”,经常利用社交网站炫耀自己的生活。
  奥地利警方经过调查发现,这两名女子据信都已嫁给“伊斯兰国”武装人员且怀有身孕。奥地利媒体援引国家安全机构消息人士的话报道,这两名女孩现在身居叙利亚北部城市拉卡,并与家人取得联系,迫切希望回家。
  与这两名奥地利少女有相似遭遇的是法国高中生诺拉。她曾多次打电话求家人把她从武装人员身边带走,斥责这些人是“骗子”、“伪君子”。今年5月,诺拉的哥哥富阿德去叙利亚,兄妹俩得以相见。富阿德回忆:“当她看到我走进屋后,就哭个不停,抓着我不放。”富阿德说,他听到妹妹和一名高级武装人员的对话,这名武装人员禁止诺拉离开。自5月那次会面以后,家人再也没联系上诺拉。
  受到严密监控
  总部设在美国的智库“恐怖主义研究与分析联盟”上月称,“伊斯兰国”的女性成员不在少数。现阶段,这一极端组织大约有200名来自14个国家的女成员。此外,“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以外地区招募的新成员中,15%是女性。
  法国人类学家杜尼亚·布扎尔如今专门为那些险些加入极端武装的人提供咨询,帮助他们“去极端化”。布扎尔说:“那些我们跟踪的(加入‘伊斯兰国’的)女性中,没有一人回来。”
  法国人塞弗兰·玫霍特告诉路透社记者,她的17岁女儿萨拉6个月前离开。如今,萨拉可能遭到极端组织的严密监控。“当我们通电话时,她总是说‘我很好,什么都不缺,不想回家’。但我知道,旁边肯定有人在监听通话。极少数情况下,她一个人时能给我打来电话,我能听出来,因为那时候她的语气都不一样了。”玫霍特说。
  “浪漫攻势”有效
  为何会有一些西方女孩不顾家人反对,执迷不悟前往叙利亚或伊拉克,加入“伊斯兰国”呢?路透社分析,这要归因于这一极端组织的招募活动。
  报道说,在欧洲国家,活跃着一批“伊斯兰国”招募者,这些人通常是年长女性。她们利用社交网站、打电话的方式教唆年轻女子加入组织。
  法国人类学家布扎尔说,还有部分招募者利用“浪漫攻势”,让一些女孩子误以为自己与某名极端武装人员相恋。
  德国国内情报部门主管汉斯-乔治·马森说,在“伊斯兰国”的宣传手段中,浪漫攻势的效果十分明显,有些女孩就是“想要嫁给圣战者”。(据北京青年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