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涯情诗选4》刘宇杰诗歌一组和九首

楼主:心语馨予 时间:2015-06-24 19:40:36 点击:147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只有一个长安》

  对不起 长安

  我来晚了

  我是在千年之后来到这片土地

  站在你厚重的脊背上

  我错过了强秦盛汉

  错过繁华的隋唐

  没有逆转时间的机器

  你的长治久安

  依然透过历史 穿越飞扬的黄尘

  闪着耀眼的光

  骊山

  长安是华夏的脊梁

  你是长安的脊梁

  也是它坚挺屹立的头颅

  你 是独一无二的骊山

  崇峻不如太华

  绵垣不如终南

  幽异不如太白

  奇险不如龙门

  所以你便做一匹骏马

  像长了青苍色的翅膀 驰骋在秦岭以北

  女娲曾在此补天

  留下的石头被华清宫的泉水洗去颜色

  化作蓝田玉 在暖日下袅袅生烟

  周幽点起的那把火

  没有照亮你秀丽的身姿

  只招来亡国的阴云 将你团团围住

  兵谏亭依然藏在深山密林

  枪炮声却已停了大半个世纪

  你是关中大地的龙脉

  多年来朝着一个方向蜿蜒爬行着

  爬过周秦汉隋唐

  爬过渭水之滨秦始皇陵

  我想你定已疲惫不堪

  却从未发出一声叹息

  大雁塔

  大雁塔 你还那样坚韧地站着

  注视远方 若有若无的风景

  手指着哪处星空

  在夜里化作没有边际的苍穹

  塔下 雕梁画栋 碧棂飞檐

  放置着玄奘大师的禅垫 破旧的草鞋

  和十代高僧的舍利

  却栖不下一只迷途的鸟

  一只受伤的羊

  一颗融情于景 又触景生情的心

  多少通坦大道 连接着你的爱人

  为何驻步不前?

  徒留在历史的边缘

  守护着清清的湖水 蓝蓝的天



  也许 你不只是西北版图的一片

  而曾经的风华 也飘散在边境的狼烟

  古城墙

  你是父亲威严的仪容 彰显着自信与气势

  你是母亲有力的臂膀 在夜里守护着酣睡的儿女

  你是由一块块土砖砌成的

  每一块都浸满鲜血 眼泪 与汗水

  你淋着千年的雨雪

  千年以来无数次火与刀锋凌迟着你

  犬戎留下的箭痕已被后世工匠磨平

  安史之乱 你又被卷入黑暗的漩涡

  有人说 有多少次朝代覆灭

  就有多少次你被残忍蹂躏

  可是 这正显示了你的伟大!

  所以 当黄巢站在这里

  满城尽带黄金甲

  当李自成站在这里

  一把利刃切破大明王朝的咽喉

  刺痛崇祯的心

  兵马俑

  你们是帝国的剑与盾

  是踏破燕山楚水的铁骑

  是万里长城永不熄灭的烽火

  是阿旁宫的基石 秦皇陵的守卫

  是一个叫嬴政的人 死后唯一的依靠与资本

  你们行兵列阵 剑拔弩张

  在暗不见光的地底

  和那段同样暗不见光的历史里

  做亿万亡灵的统治者

  叮当,叮当,叮当

  若不是挖井人无意的冒犯

  你们怕是要呆在无声的世界里直至腐化

  一个普通的农民 为了生存

  一把锄头 挖出了一支大军

  而我被夹在另一支叫做游客的大军中

  不远千里来看你们

  其实我只想见一个人

  一个毁誉参半的独裁者

  一个君主 伟大而残暴

  这是学者发的牢骚

  在我眼中 他是一个真正的勇士

  骑战马 执长剑 冲锋陷阵

  像一匹英勇的雪狼

  白茫茫一片萧瑟中 敢于直视太阳



  我没有找到他

  专家说他在秦始皇陵

  而我知道 他就在这里

  就在你们当中

  这是他的队伍

  有多少兵马俑 就有多少嬴政

  华清池

  我听到了水声 乐器击打声

  泉水的咕噜声

  金碧辉煌 灯火通明

  刺伤我的眼

  耳边滑过一首曲子

  时而欢快 时而缠绵悱恻

  后人称之为《长恨歌》

  “我想和你做天上的比翼鸟啊,一起飞翔,

  做地上的连理枝啊,紧紧缠绕,

  天地长久终究会有期限,

  我对你的爱与思念永没有停止那天。”



  华清池 你是皇家的御(浴)池

  贵妃在这里泡澡 洗去一路风尘

  皇帝将政务搁在池边 且做一个乐匠

  与爱妃痛快地唱



  华清池 你总保持着一个温度

  不高不低 不冷不热

  43℃ 比人的体温略高点

  让感官舒适到极致

  皇帝睡了 贵妃睡了

  大臣们在山门前跪着

  诗人们喝醉了 脱下靴和衣服

  躺在台阶上



  大唐 也还有人醒着

  西边 一群僧侣走在回国的路上

  东边 乱军如潮水涌来 杀声震天

  北边 冷空气夹杂着沙尘暴放肆地吹

  南边 快马扬尘飞奔

  一盒荔枝 被疲惫的使者 用胸膛捂热



  对不起 长安

  我来晚了

  通天帝国早已遁入历史

  一段残垣断壁

  妄图勾勒出当年的盛况

  诗仙太白的酒壶尚自在城门上吹风 发抖

  李龟年的乐曲无人能识

  还有一个鬓发斑白的老头

  拖着多病的身体 一家老小

  出了长安

  朝他的“万方多难”奔去

  朝着他爆发与陨落的星座而去



  长安 今天你被称作西安

  可我喜欢你本来的名字

  地理学家把你划在中国的西边

  改变不了你悠远的渊源



  长安

  只有一个长安



  《短句》

  你是风 是梦

  是院里梧桐叶叶绯红

  你是彩虹 是月宫

  是三月春风下冰雪消融

  越过寒冬 卸下臃肿

  你是白茫茫天地 一点郁郁葱葱

  晓雾迷蒙 遮不住你风情种种

  你是夜空 是孤鸿

  忧伤身影落入我眼中

  前生修行的苦痛

  换不来 今世重逢



  《路过德令哈》

  路过德令哈 不是我的本意

  铁轨从这里穿过

  一列火车如一把利剑

  将这座荒凉的小城一分为二

  一半属于诗歌 一半属于流浪

  德令哈 你果然是一片戈壁

  长不出绿色的草蓝色的花

  鸽子全飞了 落下一只羽毛

  剩下愚蠢的牛羊 在这里挨饿受冻

  我跟着一群长头发 背着画板的人

  来到这里

  来到这里 他们像找到了前世的故土

  像苦行僧见到了久违的庙宇

  我只流着眼泪

  读一本翻得破烂的诗集

  德令哈 你辜负了生命

  你日渐衰竭的器官已养不活人与动物

  我恨你 恨你满身污垢却吸引了尘世的诗人

  恨你面目狰狞却懂我命中的乡愁

  恨你手脚残缺却有一个金色的名字

  德令哈 今夜我难以入睡

  你有我思念的故人

  和他那孤独的灵魂


  《以火之名》


  是一切传说的开端

  是天神偷来的礼物

  是发光发热的瞬间

  将万物吞进那缭绕的轻烟



  你给我再一次生命

  给原始人类走出丛林的勇气

  你藏身于某一片灌木

  某一片枯黄的荒原

  某一棵被雷劈过的杉木

  你的历史比人类还要漫长

  你的名字比诗人和帝王更加响亮



  你带来启示 与希望

  带来光明和方向

  带来熟食和营养

  带来处处篝火 夜夜歌唱!

  燃烧 燃烧吧 尽情燃烧

  熊熊大火照亮世界 南北两极

  在火中 我看见一个卑鄙的自己


  《在珠峰上念你的名字》

  我 生在辽阔的草原

  由北至南 再向西

  穿越大半个中国 来到珠峰

  念你的名字

  我只是念你的名字

  黄河有我熟悉的味道

  长江飘过云帆片片

  我只给它们一个句号

  一行字的空间

  喇嘛给我指路

  传经筒摇出轮回的声音

  我沉进纳木错温柔的水波

  那水波卷我到通往珠峰的河

  念你的名字

  因为我写不出来

  零度以下 我的手和我的心一样冰冷

  诗成了冰雕

  我唯一的身份冻在海拔八千米的高度

  张口是难事

  冰雪下的我只能寂静

  一路裸石戈壁

  羚羊甩开四蹄

  我只想去珠峰 念你的名字



  《决不放弃》

  当命运打碎我的笔

  用病痛困住我残弱的身体

  我咬破食指

  在囚禁我的巨石上写下四个字

  ——决不放弃



  当蛇与毒蝎爬上我的眼睛

  从此看不见飞来救我的鹰

  我依然坚挺着头颅

  不让额头的每一粒血珠

  玷污了脚下的土地

  我在心里呐喊

  ——决不放弃



  当天空不再落雨 大海不再和平

  当鸽子不再衔来橄榄的嫩枝

  我用尽了最后一分力气

  手脚烂到骨头里

  十字架刺穿我的心

  在临死前的最后一秒

  我告诉世界

  ——决不放弃



  当我死后

  灵魂跪在历史面前

  遗体被潮汐卷进海底

  我看见未来的人们

  为我献上赞诗 为我哭泣

  神父 请你终止这毫无意义的葬礼

  我不上天国 也不入地狱

  不遭人诽谤 不受人尊敬

  我只要写我自己的墓志铭

  ——决不放弃


  《我是农民的儿子》


  二十年前 我生在农村

  我是农民的儿子

  种地 种瓜 打草

  在每一个带露的清晨 背着农具出门

  我在几处狗吠中入睡

  我醒时 四下里炊烟袅袅

  养一头老黄牛

  农忙时用它犁地

  闲时带它散步 吃河边新鲜的草

  或把它栓在院里的老槐树下

  槐花飘飘洒洒

  牛只顾吃草

  我躺在谷垛上 呆呆地望着天

  我还是农民的儿子

  和父辈祖辈一样

  我的命运和土地紧紧捆在一起

  靠种地为生 贫瘠的红土养活了一大家人

  犁地 放水 播种 丰收

  父亲忙活了大半辈子

  我也将如此



  《2015年的春天》


  2015年 有一个春天

  它和其它季节也没什么区别

  无非是人们穿得少点 话说得多点

  我是在2014年冬天睡过去的

  睡在堆满稻草与农具 玉米与辣椒的农棚里

  枕着圣经 我睡得很安详

  一行行看不懂的文字便像细雨 挤进我破烂的窗口

  我得承认 我是不知道会有春天的

  至少不知道来得这么早

  否则我怎么卖掉所有粮食

  换了厚厚棉被

  在半醒半梦中挨饿

  我会收集泥土 化肥 与雨水

  一颗不知名野花的种子

  有空看看你给我的书

  上面写着种花与做菜 施肥与放盐

  我全都不会

  2015年 我决心做一些事

  在洪峰未涨夏雷将至的时节

  烧掉我的衣服 扔掉磨损的手杖

  让你知道 一个流浪者的孤独 与卑微


  《光与影的边缘》



  光

  光么?

  是窗口跳进来的第一抹晨曦

  精灵般的雨滴融进土里

  屋顶风信子嗖嗖长着

  窄长的阳台容不下它娇美身姿

  五月里烟云正盛

  桃花瓣瓣落不尽春意

  人面痴迷

  影

  影是老人瘦削的背脊

  拖着巨大的网 网着可怜的鱼

  吐着泡沫 等待死亡降临

  影是海边嶙峋的礁石

  日出日落守着潮汐

  千百年留下行过的痕迹

  吞进海浪咸咸的气息

  边 缘

  是翠翠留恋的溪,船,白塔,夜里飘起的歌声

  是梦里让人沉睡又将人唤醒的呓语

  是悄悄播下玫瑰花种子的风

  是轻轻遮住撩人月色的一片云

  是爱你的我 是美丽的你

  是一首世人已遗忘的情诗

  曾被人残忍地吟唱过千百次

  是一张早已枯黄的信纸

  来不及填上正确的地址

  只记着一个 写诗人的故事


  《在青春的间隙中相遇》

  一
  当我还在人世
  曾书写过很多诗 与故事
  但那统统是给别人的
  我以此取悦她们
  想寻到最美的笑容
  或一颗会痛会笑的心
  天南地北走遍
  却发现 每一个美丽的灵魂都不再孤单
  所以 我想起你

  我想起 你曾悄悄对我说着你的过去
  每说一句便停顿一下 轻轻笑笑
  然后接着再说
  我从你的叙述中 读懂了你幽居的那方天地
  百灵 黄莺 枫林 小桥流水
  你说你都喜欢
  我以为你会说你喜欢我 你没有
  但我还是专注地倾听 你十六岁以前的世界
  因为 我爱你

  我以为这就是爱情
  就单纯地和你一起 看日落潮汐
  牵你的手 紧挨我热情的肌肤
  在那片干净得让人忧伤的沙滩上
  你我没有说话
  留下两对默契的脚印
  我以为你会乐意
  不断有人来到这世界 又不断有人离去
  有人学会爬行 有人还只会哭泣
  也许人短暂的一生 总会错过什么
  我们却这样幸运地相识
  这不是爱情 又是什么?


  二
  这一切 多么像一个漫长的梦
  不记得何时开始
  却真实地让人难以相信
  谁都有梦
  好梦 坏梦 年轻的梦 年老的梦

  一个彩色的梦
  我真愚蠢
  竟将梦中的剧情搬到现实
  所以 我吻了你
  但也不只是你
  也像吻了一朵玫瑰 一片白云 一汪清泉
  我知道 这是幸福

  幸福是什么?
  我问过很多人 但不包括你
  人们让我顺着河流寻找
  在河流的尽头 生命的发源地
  也就遇见幸福
  我从未停止 直到我慢慢变老
  我已经老了 还能继续追求?
  即使找到她 还能让我继续年轻?
  这才知道 我在赶路的同时
  漏掉了一些最美的日子

  当我把年少的青春耗尽
  头顶只剩下稀稀落落几根白发
  终于明白什么是幸福
  原来不过是一场期待已久的邂逅
  在我最美的年华
  走进你心里
  我无数次幻想 与你细水长流地相爱
  披着霞影 在栀子花开遍的坡头轻吻
  和我一万次抚摸你的脸 一万次牵起你的手一样
  我会尽量放慢 来抵抗时间的流逝
  亲爱的 记忆中的点滴如涟漪荡起
  对不起 我竟差点忘记!

  三
  亲爱的 我怎能不爱你?
  在我最合适的年纪
  正是为爱疯狂的时期
  与你相遇
  我是无意闯入大山的路德
  而你是我手中微微的星火
  你伴着我 温暖着我
  然后一个不经意 点亮了整片森林
  在那无法熄灭的大火里
  我投入我所有的感情 所有可以用来爱你的部分
  如果你是一片被火光映亮 飘在天空中的夜云
  我无法抑止一颗 仰望的心

  我想 你多么好
  就那样轻易许诺 你的一生
  我却不能给你 想要的一切
  哪怕只是一间温暖的屋子
  一段浪漫的旅程
  一束鲜花
  当你难过或是寂寞时
  只有别人的诗
  那泛黄的信纸 载不住过往的深情

  那时 我还行在离乡的路上
  没有打马而过
  没有五月烟云 六月繁花
  是你站在路边等我
  风吹红你的眼睛
  让我看不清你清澈的心
  你引我去那别致的洞天
  在花香的引诱下 我化作蝴蝶
  飞在你温暖的指尖
  不经意 便过了一千年

  四
  爱情不曾欺骗我
  是我奢求太多
  明知道爱会悲伤会流泪
  却只记得遇见时 低眉回眸一瞬间的心动

  如果 生活可以自己选择
  道路可以挨个儿走过
  我知道你居住的地方
  便放缰跃马 朝着你的方向
  晨光孕育着紫烟 破晓分娩出晴天
  美丽村庄 我走过
  矮墙青杏 一方小小池塘
  红房子蓝房子绿房子
  哪一间 曾有幸接纳你疲惫的心情?

  未来的某一天 如果你突然放下纸笔
  沉入对过去的怀念
  那么 请你别想起我
  我不是你的所有
  也不是你生命里的过客
  是从九万里高空落下的一滴雨
  不小心掉进你迷人的脖颈
  你不会发现 也不会在意
  我行遍你美丽的身体
  探寻每一寸软玉温香 闪着诱人的光
  然后 在生命消逝的同时
  迷失自己

  五
  如果 我曾冒昧闯入你的生活
  请你原谅
  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爱你至深 也不是要和你在一起
  只是我无法割舍 与你的短暂交汇
  你想 在我漫长而孤独的轨迹中
  没有阳光 没有月色 没有河流 和水声
  一万年里 我只能单调地运转
  卑微如一粒尘埃
  所以 你的出现
  是我生命中最大的意外
  即便只有刹那的光亮
  下一秒你便驶入宇宙深处
  我的身体 已留下你我碰撞后的痕迹
  深深浅浅 不消不减

  当你还在热恋 我却悄悄老去
  所有记忆都署上你的名字
  往事美丽依旧
  如漩涡 渐渐吞噬着我
  无限疼痛与黑暗中
  我写下对你的思念

  在星星出来散步时
  太阳和月亮 便躲在山后
  是夜晚了
  我在田野中想你

  六
  后来 我回到那座小城
  我记得 我们曾共同生活在这里
  就那个冬季
  在结着冰花的玻璃窗上绘出心灵的线条
  在堆满雪的庭院里呼着热气 搓通红的手
  清晨那么冷 你的笑却那样美
  当西风呼啸万物准备沉睡
  我紧拥着你 你就是世界
  如今 我归于平静的生活
  不再想那些浪漫的事
  过去的喜与悲 平淡与深刻
  已与我无关 已渐渐远去
  我重新隐入黑暗
  拾起农具和牛鞭
  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
  我没有哭泣
  双手与额头沾满新鲜的泥
  夕阳的金边渲染了傍晚的天空
  我生起一道炊烟
  淡淡米香中想着明天的日子
  土地 粮食 蔬菜 酒和茶
  我还把薄薄的诗集 改成账本
  一笔笔记着日常的开支
  原来 世上本没有诗
  而生活 写与不写 都是诗

  七
  世界太大 一生太长
  我不要太多
  地中海的暖阳和帆影
  北极天空的极光
  大漠的孤烟长风
  南国的疏雨梧桐
  那么远就那么远吧
  我只想好好活着
  安分地劳动 工作
  我把笑容映在人们眼里
  悲伤就留给黑夜
  夜深人静 檐下的风铃响个不停
  还能余下点时间 给你写信
  告诉你我身在何处 我知道你不会来
  告诉你我很好 我想你

  好些年过去了 当我已不再记起
  关于你的事情
  也请让我继续拥有 一颗爱你的心
  在某个夏日午后 某个街角相遇
  我的眼神不再聚集 不再注视着你
  任由你走过
  然后你香甜的鼻息
  勾起我早已深埋的记忆
  莫名地飘逸

  八
  我很欣慰 当我告别世界
  可以问心无愧地说:“我曾爱过。”
  我的心平平地放在那儿
  盛满真诚 希望 与感恩
  你不会看见 你早已逃走
  我们早已分离
  我用疯狂的一生来问你
  你用一生的疯狂来回答:
  我们的故事 没有结局
  而那一夜 你含泪说他的好
  说你们相知相爱
  我不再恨你
  我们是如此不同的两类人
  可以彼此看见 互相问候
  却不能走到最后

  九
  我没有爱你
  我们只是在青春的间隙中相遇
  偶然的对视 然后消逝了踪影

  那单纯的心跳 欺骗了我
  让我想陪伴你 呵护你
  为你准备早餐
  关心你是否会冻着 伤着
  一句晚安 竟酝酿了一生

  看到了吗?
  山谷里开满蒲公英 静静候着
  你我走过
  没有倒影 没有回音
  我将你放在身体最柔软的地方
  不让任何人触碰
  一百年过去了 世界空无一物
  我依然惦记着你
  我的心 如星光下你的影子
  若隐若现 不离不弃


作者 :2664184985 时间:2015-06-25 11:05:00
  点赞
  
作者 :心之橙 时间:2015-06-28 12:43:00
  好,赞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