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前有“考拉”反正 现有“死磕”回良(转载)

楼主:宠爱妮妮 时间:2016-07-17 10:01:44 点击:2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导语:本文系转载,转载是为了表示本公众号并不完全赞同其观点,也并不完全反对其观点。


  我曾师从汤忠赞老先生,也曾多次聆听过怪侠杨金柱道长的杨氏刀法,亦曾因死磕法律被扣上过死磕派律师的帽子。

  这篇文章,当我发给挚友程律师斧正的时候,他对我说“看来你要被扣红顶派了”。

  我答,帽子扣多了,也就不在乎多,写此文章,出于本心——仅此而已。

  我和任全牛有过交集,我记得,当他被考拉的家属聘请为代理律师后,曾多次@我,以“求证”的方式散布考拉在看守所里被性侵的消息。

  当时,对他的这种做法,我虽然不认同,但是也不反对,谁让当局不让他会见他的当事人呢?

  不过接下来的几件事,我对他的看法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并决意与他割袍。

  第一个原因,是我后来发现,考拉亲自委托的律师是董亚楠,任全牛是考拉家人在考拉不知情的情况下聘请的,且没多久就被解聘。既然如此,当局自然有权不让他会见考拉。

  他的做法既然没有了法律的支撑,作为律师,我又有什么理由去继续支持他的不正确诉求呢?

  第二个原因,是我在为一位韩国朋友代理案件时,无意中看到墙外大篇幅报道考拉在狱中被性侵的消息,并引用了任全牛律师“中国犯人被性侵是普遍现象”的表述。

  当看到这些报道时,我感觉自己被抽了一耳光。

  我们是律师,我们说每句话都要以法律、以事实为根据。我们的衣食父母——当事人还在看守所里。作为律师,我们就这样污蔑我们的衣食父母吗?

  作为一个24岁女孩的代理律师,而且是非法定的律师,就这样不负责任的对媒体宣称代理的女孩被性侵了吗?

  我之所以敬仰汤忠赞老先生,是因为他虽年事已高但仍不忘为广大律师谋福,至今笔耕不辍。

  我之所以愿意聆听杨金柱的刀法,是因为他不只一次的宣称,他就是死也不会接受外国资助和做卖国的勾当。

  我之所以不惜被扣上红顶派的帽子写此文,是因为我实在无法忍受,到了现在你们还有人在不断的给我打电话、发短信,甚至未经允许就署上我的名字去搞什么所谓的声援。

  还嫌事闹得不够大、还嫌律师的脸被你们丢的不够吗?

  我没有随意截屏的习惯,所以也就不发律师群里的对话了,在我的几个律师群里,当提到任律师的所做所为时,提到至今还在搞所谓营救的人权律师时,你们知道大家是怎么说你们的吗?

  你们知道那些本来还曾对你们表示同情和支持的律师,现在是怎么形容你们的所作所为吗?你知道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是“无耻”和“丢人不知深浅”吗?

  去年,钱烈阳律师在群里讲课时,曾说过一句话:律师除了要懂法,也要学习一些国家安全方面的知识,以防被别有用心的外部势力利用了。

  当时觉得他讲的很对,现在看来,他讲得还不够彻底,作为律师,我们在埋头辩护赚钱的时候,一定要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看道德和法律,切莫让自己栽倒在自己最熟悉的法律和最应该有的道德上!

  最后,我恳请你们,我虽曾对你们表示过支持,但那已是过去,请你们再不要给我打电话、发微信,也不要再未经允许就把我名字署进什么后援团了。你们能丢的这个脸,我真的丢不起!

  不要问我是谁,既为同行,何必要彻底撕破脸。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