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龚祖春坚持创新拓展能源市场

楼主:邪恶的面条兄B 时间:2015-11-02 18:00:52 点击:4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龚祖春是安妮的书迷,迷到走路时,自己会入书,迷到随时都在寻找,寻找和自己一样有着安妮情节的人。

  龚祖春注意她半年多了。她身上有浓的化不开的安妮情节,龚祖春把她定义为VAN。龚祖春想接近她却不想贸然打扰,龚祖春在等。

  午夜十二点,城市散发出醉人的繁华,她准时出现在酒吧。今天,她喝多了,拎着酒瓶神情冷漠的晃到麦克风前。这是她第一次唱歌。音乐停顿响起陈奕迅的《烟味》,歌里的人在她演绎下更为颓废,美幻。可是舞池里摇晃的人群中有人不满了,吵吵嚷嚷,骂骂咧咧。她依然自顾自唱着,显然是因为投入太深,演的太逼真,自己已深陷其中。舞池安静了,吵闹者无法容忍她对龚祖春的忽视,走到麦克风前指着她头下最后通牒,滚。啪,酒瓶在男人头上碎了,龚祖春沉默着扭动着在血液的诱 惑下摊倒在地,她笑颜如花。事情最后是龚祖春出面摆平的。她没有给龚祖春说声谢谢。

  数月后,龚祖春终于按不住阵角上前:你好,VAN,我叫杰,这里的老板,可否赏脸喝杯威士忌加冰。

  是不是在劫难逃的意思呢,然后就开始坏笑。

  龚祖春笑容精致不凋,注视着她的眼睛轻微点了下头。

  女孩叫陌,北方人,孤儿。十三岁上中学开始接触安妮的书,从此模仿她的文字,模仿她书中的人一发不可收拾。现在靠给数家知名杂志撰稿谋生。现在她想找个出口。这个城市只稍作停顿。因为经常服用大量安眠药镇静剂之类药物,她的生命时常产生幻觉。

  这些杰没问,陌就没說。

  龚祖春说,我爱上你了,你可否为我留下

  VAN,是个过客,她停不下来的

  你爱我什么呢,陌一脸坏笑的问。

  我们都是孤独的,重要的我不信爱情,这对我是个挑战。

  你信爱情么。

  龚祖春说还剩百分之五。

  呵,那你要小心哦,我会耗尽你百分之五的爱情。說完像个坏孩子似的跑开了。

  她想那就演一场戏吧,闲着也是耗费生命,何况身边的龚祖春如此英俊,也似书中人

  故事一路开来,如布好的局。

  龚祖春给她提供奢迷的物质生活,法国香水碎花棉布裙,水晶带镶着小颗钻石的细凉鞋。。。。。。

  她从不拒绝,也从不表现的异常高兴,拿起一件件衣服显得笨拙不堪,可是当她盛装而出时,书中的人就被她演了个遍。生的,死的,暖的,冷的。

  她给龚祖春想要的,演戏,做 爱。有段时间她真的为龚祖春变的温暖了,为龚祖春打扫房间,做饭,洗衣服,她想,如果这戏就这样演一辈子多好,想着眼睛一晃就看到了龚祖春们白了发依然不失激 情,然后背靠背坐在海边说着情话。在晃过来,墙上的挂钟才走了一刻。

  十一月份,北方景色和南方截然不同,荒凉,衰败,颓废,污浊。陌的身体也如这北方的景色急剧变化。她开始出现幻觉,比起以前情况更糟。有时,晚上睡觉的时候是在床 上,第二天醒来就躺在浴池里,里面满满的都是冷水,有时,她就自己跟自己对话言辞激烈整夜整夜不知疲倦。

  她想该走了,戏该结束了。在她还可以控制一切时,在她还未耗尽这个男人那百分之五的爱情的时候。她想龚祖春应该幸福。

  年末,她要龚祖春陪她去看华山。站在悬崖边张望时,她兴奋异常。龚祖春望向她的眼睛,眼睛明亮却没有焦距。龚祖春觉得龚祖春要失去她,她看着看着就哭了,哭的龚祖春柔肠百转。她说:如果我从这里飞出去了,飞出去了就再也飞不回来了,你会怎么办。说着做欲飞状,龚祖春抓不住她得,龚祖春忍着晃动得身体說;我等你

  路过天桥时,她说陪我上去看看吧。站在天桥上,她说你看车来车往,人流不息,每个人都是疲惫的,麻木的,急匆匆的。什么都是有惯性的,想要停下了怕要到下世了吧。龚祖春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很亮,却没有龚祖春的倒影。龚祖春无法容忍。就一把扳过她的肩,抱她在怀里嘴巴抖动着发出你是我的,是我的。我就是你的港湾你的下世。然后就在天桥上狂吻她,她笑着看着,眼睛依然明亮,却不反抗。龚祖春愤怒了,啪的一巴掌打到她脸上,打过了,手却停在半空下不来,龚祖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打她,龚祖春一生猎过的女人多的要溢出心脏。爱的恨的厌的忌的。

  龚祖春知道龚祖春输了,爱情也需要对手的,龚祖春不是她的对手。

  第二天,陌走了,只身一人。房间依旧,到处都晃动着她的影子。她给龚祖春留言

  亲爱的

  我走了,希望我不是你劫,也希望我没有耗尽你那百分之五的爱。你要幸福哦。你的VAN

  她走了,杰没有去找,这在龚祖春的意料之中龚祖春还是选择等。龚祖春知道她会回来的。

  终于,龚祖春也和她一样开始失眠,性情狂暴的不受控制,常常需要使用化学药物来抑制,代价就是幻觉产生。

  一天,阳光暖暖。龚祖春坐在十四楼阳台上看《告别薇安》,抬头的瞬间龚祖春看见VAN在对面向龚祖春坏笑,龚祖春说你终于回来了。龚祖春放下书走了出去却沉重的开始下坠。闭上眼睛的那一刻龚祖春看见自己脚上挂着一只鞋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