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歪哥学琴】原创百篇另类微小说之十七

楼主:新沂歪哥丶 时间:2020-04-28 13:41:08 点击:4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歪哥学琴】原创百篇另类微小说之十七

  文/新沂歪哥

  艺不压身苦追求,
  神技在手何需愁?
  自娱自乐抒雅意,
  仙曲喜在人间留。
  一把胡琴十亩地,
  两根琴弦一头牛。
  不种水稻吃大米,
  不种芝麻吃香油。

  文革时期,为了响应"农村是广阔天地,在那里可以大有作为!"的痿大号召,我大哥高中刚毕业就被下放到了偏远的阿湖公社巴山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一个学生娃到了农田里啥农活也不会干,吃尽了千般苦头,纵百书亦难诉。但我今天想说的故事,可不是这些普遍又单调的凡人俗事。我只是讲述当时还是个小学生的我,来到巴山村大哥家中度暑假的一段诡异的真实经历。
  小学四年级暑假里,我背着书包来到了巴山村里。当时正值村里收割夏玉米。别人都拿着镰刀下湖收割,大哥家里没有镰刀,俺俩人就各持了一把菜刀下湖用菜刀砍玉米。晚上累的半死不活回到家。大哥问我想吃点什么呢?我想了想,说我想吃牛肉汤面条子。大哥便开始在一个用高梁节杆编成的丶两面都象搓衣板一样的"熟节"锅拍子上,揉起粗如沙粒的玉米面子来。揉成面团子后再用酒瓶赶成手指厚丶波浪型的面皮子,最后用刀切成"剪不断,理还乱"的"面条"。加水入地锅后开始烧火。只见浓烟滚滾,大哥泪灰满面。后半夜了,"混沌"始出锅。入碗倒上酱油和黑咸菜。大哥喊醒了正在做梦的我,"混沌"端到床前请我享用。
  村北有一个拉"坠琴"拉的非常棒的大叔,人称"王半瞎"。因眼有残疾,又一辈子光棍无妻,家中只有一个八十多岁的病残老娘和他相依为命。所以村小队里从来也不派他下地去干农活或去"扒河",娘俩只吃村里救济粮度日。又脏又丑的"王半瞎"虽然只有三十多岁,但看上去象有五十多岁样子。"王半瞎"从来也没出过远门,除了独自在家喝酒就是坐门口自拉自唱。我每天都到他家去听琴,有时听上半夜,兴尽方回。因为村民们大都不懂"坠琴"音乐的美妙境界,所以经常只有我一个观众。
  "坠琴"也叫"坠胡"或"坠子",新买的为"生胡",声音略差。玩过多年的老旧"坠琴"为"熟胡",可发出穿金裂石的金玉之声。它是是山东吕剧伴奏的主弦乐器,也用于徐洲和山东的"扬琴"和"琴书"等笃。"坠琴"用老红木作琴杆,响铜作筒箍,高档芝麻纹蛇皮蛮包着琴筒,做工考究至严。"坠琴"的操琴技巧很多,有"搓滑揉打",有学"鸟声兽语"。高手操琴时,可动人心魄,能摧人泪奔。我大哥见我爱之痴迷,也支持我常去"王半瞎"家听琴,希望我能学而有进,将来寻个"不种水稻吃大米,不种芝麻喝香油的路途。
  今晚月明星朗,周围环境清晰可瞧。农村的夜晚很寂静,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我又溜溜达达到了村北。路上正遇着"王半瞎",他提个酒瓶子要去村南头打酒。让我先去他家帮着看门。
  "王半瞎"家里是个"前后院",他自己住大门前屋,他毌亲一人住在后院子的一间小草屋里。院子里有一棵碗口粗的红石榴树,正值夏季,树上无花无果。久等"王半瞎不回,又是酷热难耐,我就爬上石榴树顶去凉快凉快。
  忽然,骑在树上的我,连一动也不敢动了。我瞪大了俩眼珠子,看见从远处村路上,由远而近地,走来了一个白衣黑发的妇女。妇女直接来到了"王半瞎"家的大门外。我仔细一看,发现她是用脚尖直立着走路的,后脚跟子并不沾连着地。妇女进了大门,站到了院子中间停住了。她好象很僬急地丶前后左右地在搜索着或是寻找着什么。她并沒有发现树上的我,我骑在树上连一动都不敢动,大气也不敢出。我清楚的看到:这个女人身后地上并沒有月亮投下的影子。我心里"咯噔咯噔"乱跳:我经常爱听老人们讲故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吊货"?
  妇女走到了石榴树下。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小褂已被汗水湿透了,我有一种快要疯了的赶脚。心里使劲暗骂"王半瞎"怎么还不快点回来,难道又喝醉倒半路上睡了?
  妇女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什么东西,塞在了树底下,又用手胡扯了几把青草盖在上面,四下看了一眼,慌慌忙忙往后院去了......
  我迅速从树上滑了下来。用俩手在树根底一划喽,拿起一看:原来是一根沾血的细麻绳子。我已明白其中就里。主人不在家,我作为客人代为看门,遇事怎能袖手旁观?不容多想,我把细麻绳往腰间裤腰带里一塞,快速跟到了后院。
  远远看着妇女进了老太太的屋子后,随手关上了屋门。我猫着腰轻手轻脚走到了窗户底下,伸头顺着窗户破洞朝屋里偷瞧着:屋子里光线很暗淡,破桌上点着一盏年代久远的煤油灯。老太太已被妇女在床上扶着坐起身来,又用破棉袄垫住了老太太的后腰,使她能够坐的舒服一些。妇女便坐在床沿上,压低声音,对老太太讲述着什么。我在窗外也听不太清妇女所讲的内容,只看见老太太边听边不住地点头,露出很信服很神往的表情。妇女很起劲的讲着讲着,好象自己也进入了高潮,一边用手不停地比划着,声音不免大了许多。只见妇女用两手在老太太脸前比划成一个圆型的圈圈状,让老太太先闭上双眼,摧促她把头伸进去后再睁开眼看看。老太太将头伸了进去之后,马上就露出了幸福甜蜜的笑容。妇女说:"您老这回看到了吧?相信我了吧?您老人家不要乱动,就保持着这个优美动人的姿势,我出去取样东西就回来帮您进去"!妇女边说着话边慢慢抽回双手,起身准备出来。老太太依旧把头朝前伸着.............





楼主新沂歪哥丶 时间:2020-04-28 13:41:45
  窗外的我正看的起劲,一见妇女拉架子准备要起身出来,吓的我赶忙撒开两只脚丫子,象兔子一样快速跑回到了前院。"王半瞎"仍未回,估计肯定是喝醉熊了,卡倒在哪路边装睡死狗了。我本来想出了门一气跑回家去,但又一想:我也是自幼熟读过三国水浒长大的,向来只敬仰英雄人物,且自命不凡。今遇鬼怪奇缘,应属命理有之。我乃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何须恐惧其鬼魅邪神乎?我不能在朋友有难的时候退缩,更不能在这条看不见人鬼的战场上,有半点让步!
  想到这里,心中顿时豪气倍增。伸手拧大拧亮了桌上的煤油灯火苗。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瞎子放牛,随它去了!遂以英雄赴死,大义凌然之姿态,端坐与堂屋之中,静等"吊货"前来问责,任随事态发展.......
  话说那个妇女从后院的小屋出来,兴冲冲赶到前院石榴树前,蹲下身子,撅着屁股在树下摸着,摸了半天也没摸着什么。妇女边用一只手抓挠着头皮,一边围着树转着圈儿,露出迷惑不解的样子。我欠着腚伸着头向她偷望着。看着她抓耳挠腮着急的样子,我忍不住"扑嗞"一下笑出声来。妇女转脸发现了我在偷看她,顿时明白了她的行藏已经败露,便面带怒色地向堂屋走来。
  妇女走进门里便停住了脚步,我感觉到有一股阴冷的凉风吹了过来。虽然心里"呯呯"直跳,表面上却平静如水。我想在心理战上先胜她一筹再说。
  "我说这位小兄弟呀!咱俩不曾认识,从未谋面,更无什么仇恨过节。请不要坏了我的好事,把"东西"还给我吧"?妇女换了副笑脸温和地首先说道。
  十岁的歪哥虽然心惊肉跳,但仍正襟危坐,仰头看着屋顶,不作半点理会。
  妇女一时感到很无趣。忙说:"我也不能让兄弟您白帮我忙,现有一件好东西相送为谢"。话毕。只见屋子里红光乍现,一时间阳光明媚,温暖如春。一位红衣妙龄美女俏立在我面前。美女面如桃花,双目含情,樱唇小口,吐气如兰。一手解开衣襟坦露出雪白的胸怀,另一只嫩如莲藕的纤纤玉手,欲朝我肩膀头搭来。我挪了挪身子,扭肩避开了美女之手。油诗一首脱口而出:

  不用挑逗白瞎撩,
  爷都不用正眼瞧。
  男女之事不通腥,
  沒扎胡子木有毛。
  让人驴牙都笑掉,
  歪哥十岁刚还到。
  这招对我不管乎,
  赶紧收起嫩这套!
楼主新沂歪哥丶 时间:2020-04-28 13:42:10
  歪哥油收,美女登时不见了身影。妇女复了原形讫说:小兄弟即然不喜欢美女,再看看可喜欢这个东西否"?言罢随将胳膊凭空一挥,歪哥大惊但见眼前金光四射,屋里桌子上堆满了金砖丶金条和金元宝。我用余光一扫,晃的我睁不开眼。歪哥心恼,扭头取过坠琴,右手运弓,左手持琴。手中坠琴之仙音雅句便悠然响起:

  不爱金来不爱銀,
  外财不发命穷人。
  丑妻薄地破棉袄,
  人生三宝不觉贫。
  等闲月下裢诗文,
  兴至门前拉坠琴。
  名歪人正真君子,
  品端貌雅不染尘!

  此时妇女一招失败,二招落空。此时已恼羞成怒,声色俱厉道:
  "不爱美女和金银,
  世上哪有这种人!
  敬酒不吃吃罚酒,
  看我剥皮抽歪筋"!

  妇女话刚落音,歪哥只听耳畔风声呼嘨,脸前飞沙走石。我眯眼偷看:见一个头似巴斗,巨口獠牙,身高丈余的特大号超级绿毛男鬼站在屋中。男鬼大如风扇的爪子上长满了尖齿,握着一把巨斧朝我的头顶比划着。我虽然吓的差点尿湿裤裆,但仍装作面不改色,不以为然。手中坠琴之声亦变的激昂慷慨,口中吟唱,嗓音壮怀激烈:

  油喷三山共五岳,
  诗成湖海漫江河。
  身无绝学立大志,
  心有涟漪荡清波。
  打油诗社推油磨,
  网络平台裢小说。
  吸我蛋皮炒椒吃,
  哪个龟孙敢动我!
楼主新沂歪哥丶 时间:2020-04-28 13:47:06
  绿毛男鬼消失了。妇女啼哭着跪倒在我脚前:"我做吊死鬼已经三年整了,今天该当投胎转世之日。我已经找到了替死之人,大兄弟发发善心吧?千万不要坏我好事啊!求求您啦"!
  我放下坠琴,拖着眼皮,漫不经心地说道:"这位大姐你也不要怪我,谁叫你今天日寸遇见我了呢?"王半瞎"人穷家破,生活可怜。教我学拉坠琴,即是我友亦为我师。今有此灾难我怎么能坐视不管呢?你且自回到荒郊野外去,等过了三年以后再寻出头之日吧"!
  妇女仍跪着不肯起身说:"三年岁月漫长,荒郊孤寂难耐。大兄弟若不成全,我便长跪不起了"。言罢又哭,其声憾天动地。
  我说:"你这大姐好没道理,你想让我出卖朋友,做个不仁不义之人吗"?
  妇女说:"生死轮回,投胎转世,乃因果前定。您难道想打破地府的规矩,破坏生死簿上的铁律?您就不怕得罪闫君?与之为敌吗"?
  我一听,这个怂女人想拿闫王爷吓我,不免肚里气往上冲。我想:在世上我也就只是个凡夫俗子,在论坛就一普通网民,常被些目空一切丶自以为是的小斑猪压着头皮三指。连个别七八十岁的愚拙蒙叟,沒事想出个风头时,也想拿我训斥开涮,熟不可忍也。今天若不将此"吊货"治的服服帖帖,不把她整扁了再圆过来,我今后如何在人前抬头?我拍桌站起,大声喝斥道:"好你个无知的死女人,竟敢威胁歪爷!你可知道"忘川河"边"奈何桥"头的你孟奶奶曾是我的旧相好。闫王爷想请我去喝酒都要托人前来说请或提前半年预约。人家都说"上面有人",我是"下面有人"。我好话说尽,速速离去!再不听劝,胡搅蛮缠,我就要念动"十八句降魔避鬼真经",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能超生,后果自负,休要怨我呵"!
  妇女收泪站起,满脸不高兴,面带狐疑望着我问说:"老娘做厉鬼三年,从沒听说过有什么个"避鬼真经",纯属扯蛋。小兄弟年龄不大,倒会忽悠人。难道你是赵本山的师傅不成?你若真的会什么个劳什子"屁鬼烂经",不妨念来给我听听,让老娘也长上点见识"?
  我轻蔑地看着她,轻描淡写地说:"此"十八句降魔避鬼真经"是我一次在醉梦中去蓬莱仙山游玩时,与太上老君相遇,连赢他三盘象棋后所传与我。从未用过,今天拿你作个实验吧"!言罢,我闭目打坐,口中念念有词:

  手提金鞭倒骑牛,
  喝断黄河水倒流。
  一口吸尽川江水,
  运动人身血脉流。
  南斗六星北斗七星,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刚念了六句,妇女便倒地上俩手抱头惨叫,如一滩烂泥缩成一团,哀嚎求饶不止。我赶忙停住口说:"你个蠢货,今回知道歪爷厉害了吗?我虽年轻也是久历江湖,深知"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仇人多堵墙"的道理。所以我从来也不曾主动侵犯过别人。我与你素无仇怨,也不想伤害与你。今施以小惩,权作教化。希望你吸取教训,以后多长点脑子。趁我现在还未反悔,抓紧起来给我滾犊子"!

  妇女浑身软的如同面条子般,勉强站了起来。口中连声称谢,满脸感恩之情地说:"佩服歪爷义气存,手中有刀不杀人。半路出个程咬金,遇到您我倒血霉"。说着便一拐一拐地走出院子,渐渐消失了身影。
  我一屁股坐登子上,长舒了一口气,心里的石头方落了下来。想想真是后怕,因为这"十八句降魔避鬼真经"我只会念前八句,后面十句真言却未得尽传。因为当时太上老君说:"若十八句真经念完,邪神鬼怪将灰飞烟灭,消亡无形。上天有好生之徳,鬼怪也是生灵,不可妄杀之。学会六或八句者,足可行走江湖,终生受用无穷"。
  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村庄里鸡鸣犬吠不止。我站在门口路边,调匀呼吸,打了几套金钢罗汉拳丶太极八卦拳后,浑身出汗方觉内外释然。
  "王半瞎"一步三晃地从远处地走来,进了院子。我赶忙拽着他跑到后院,进了小屋一看:老太太仍坐在床上,向前伸着头,脸上流露着快乐与幸福的表情。我轻拍了她后背三下,"王半瞎"给她喂了半碗热茶,老太太方才回过神来。老太太转脸问我:"我正在花园里溜达,你俩把我拽回来干什么"?我问:"您老人家看到了什么"?老太太说:"有个大花园子里百花盛开,奇香无比。鸟喧蝶飞,四季如春。楼台亭阁,美女成群。山珍海味,尽情吃喝。我还沒吃饱玩足,就让你俩给拽回来了,真是气人呢"!
  "王半瞎"胡里咣垱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把他拽到院子里,掏出腰里皮带上的那根沾血细麻绳,递到他手里说:"我替你看门守户了一夜,困的难受,你把这根绳子拿到村外路边点火烧了,我先回家睡觉去了!
  睡了一整天的觉。又是一个明月高悬的夜晚。吃过晚饭的我又来到了王半瞎的大门前。刚要推门进去,我突然打了一个冷战。下意识的回头一看:乖乖厘个拢,煎饼卷大葱!可不得了了!远处的村路上,隐约可见一大群黑影子正朝我这边慢慢地涌来。歪哥轻蔑地冷笑一声,口中骂道;她母亲的!分明是想组团忽悠我老人家来啦???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