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半阙曲—尘烟

楼主:暮堇的紫色心情 时间:2016-02-12 13:16:47 点击:290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半阙曲•尘烟
  —暮堇

  依稀见红尘,策马狂蹄声,若大气磅礴是一场久旱未雨的干涸,,那么垒起的黄沙也就自然地飞扬在一片广漠中,空旷隔着眺望展开去,目所能及的拉开了大地龟裂的距离。

  孤云野树闲吊,苍茫映在城墙上,枝丫参差着挡住天际,分割出不太透明的颜色噬咬着斑驳的砖墙,历史镌刻了什么,抚摸着让人心痛的痕迹,当时是怎样的心情,壮烈成一壶浓酒,洒在了青石板上,洗刷出怎样的箴言。却又不见了踪影,好象一片云被风吹着就散了,找不出原来的模样。空气里有泥土的气息,树干扯着树皮,不想分离。越过金戈铁马,岁月安静得沧桑,婆娑着人脸,还只能微笑着收下,不皱一丝眉目。

  一座城池,静穆守望,孤单已经很久,远离尘世,那刀剑曾发出的嚣叫,此刻已经变成回声,渐渐远去,听不清的喃呢,隐没在一层黄土里。故国山河,瑰丽雄壮的画卷,已经破旧的卷边,重新装裱也没有再新的理由。空门一笑无,谁肯落阴川。世情徒转,拿出来阅读的是纸张,翻过一页很容易,翻过一段记忆却很难,纪念着的地方有点点雕凿的痕迹,有些很深刻,有些很尖锐,有些太隐忍,有些太突兀。每一寸想念,化成不能说的伤。跨过这些年岁,凝结成茧,安放在洪流中,随他远去。

  落日长河圆,黄土地上的地平线,远远地涨红了眼,神情有些淡漠。擂鼓声起,替代了一日尽头的疲乏,惊醒了身体里未知的蠢动。火舞狂沙,不见得是白天的节目,夜晚自有它的魅力,力量与光明,也可以把暗夜照成永昼,恍了有些困惑的眼。时移世易,命运的轮盘无休止的滚动,空间里的起伏高低,漫过了行走的距离,背包客似得往前跃进,览风景,不觉几多年。脸上的不安渐渐褪去,褶皱间隙夹杂着历练与沉淀,一双帆布鞋,磨破了边却不舍得丢弃,那是一场见证,包含着所有的梦想与挫折,跌倒与爬起。

  柳月长风,一寒星稀,安静成了此刻的心意,不惊扰任何过去,半转的一瞬,流年就轻轻老去。看手指稀疏的纹路变得繁密,咽下茶汤的功夫,空茫便起了意,没入十里人家,沉沉睡去。现世开始安稳,平淡无波澜,如老藤树般缠满了身体,枯萎也只是形式的一种,褐色的尘埃定格在厚土里,不生不灭,归于永寂。红尘深处,等待是为了久别的重逢,然后欢喜着相守在一处,四目相对,默语不辨也不要紧,与有情人做快乐事,莫问是劫数还是缘起,答案静默在轮回结束时。

  结束是一场漫长的奔走,将足印一一拾起,再交给记忆保存,有些片段会零落,铺于花丛间,有些片段会斑驳,藏于老树中,有些片段会残缺,淌在小桥底下,有些片段会蒙尘,夹在书页里。可思绪是不会斩断的,飘于远方长路上,无边无际,天马行空下的想象,依然是无相的极致,逃脱了任何混杂。

  薄眠抛却陈年旧往,入得深山去,听一场久未下起的雨,潸然泪下的感动,是终得子规默许的回归,以及豁然开朗下定的决心。英雄美人,江山社稷,都是故事里的吹捧,拿捏在手心的温度,才得真实存在。慢慢等到雨歇天晴时,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赐予,才懂得岁月静好的美丽。

  英雄孤单寂寞,一夜落寒霜,也不过是为谱曲而描画的几个音调,横刀立马后,一骑绝尘而去,扬起的沙砾,迷了谁的眼,才看见尘世间已烟波渺渺,浩瀚如垠。
作者 :添牙镶月刀 时间:2016-02-12 15:03:17
  @暮堇的紫色心情 暮姐新年好,欣赏好文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