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断桥可书《网络江湖之渔樵耕读(精华帖)》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6-03-10 19:45:38 点击:1576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楔子

  话说断桥的源头,原是三生话博千年穿越的小说文字;最初的断桥,本是沂山脚下村前一座被洪水冲断的木桥。我们在桥边以手写心,以文会友,文友雅集,结群成圈,遂有断桥村落。
  断桥之初,堪称母体的文字,一个是残荷版梅开断桥,一个是我的《三生缘》,或者说断桥浮梦之沂山卷。《断桥浮梦》,是我这个系列文字的结集,一度与天涯读书签约。包括后来的西行卷、天涯卷、东归卷、村落卷……
  步子越走越近,村落卷写的就是前两年的断桥人和断桥事。《三生缘》后,这套文字各有一个别名,依次为长情书、相逢在天涯、堂主版断桥故事大结局、遇见茶舍。
  堂主版大结局,看得出,我写完这段时,本打算收手了。因为我担心如此下去,势成鸡肋,怕的是用文字制造泡沫。
  可是后来,还是有了《遇见茶舍》。
  《遇见茶舍》是一个没有写完的故事,正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因为月有圆缺,人无十全,网络亦然。
  可是有了2015。
  2015年,断桥最大的收获,一个是读书会,一个是渔樵耕读。尤其是渔樵耕读,暗合了断桥宗旨,因为它印证了文人心中的梦想。
  试问哪一个从传统文化走出来的文人,没有一个家国家园梦?渔樵耕读,恰好复制了古代文人从家国退隐家园的四种角色。
  当时我就想,文字我还会写一个的,作为《断桥浮梦》的压卷之作。
  之所以迟迟没有动笔,因为我需要一个契机。等到相思雪的《月落江湖传》出炉,我的思路才找到了载体。
  这个载体就是江湖。
  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恩怨情仇。相信每一个有涉网经历的朋友都知道,网络即江湖。
  那么就从这里开始吧,在江湖中演绎渔樵耕读。而断桥所在的部落,恰如一个个江湖门派。
  所以这段时间,我披了一件马甲,在江湖间穿梭。我拜访了许多门派,认识了许多帮主和武林人物。
  准备以此帖作为邀请函,邀请大家来到断桥,共同打造这段网络版江湖——渔樵耕读。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网络即江湖。

知音:1

赏金:300

最高打赏: 楼上天凉(3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楼上天凉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6-03-10 19:48:07
  春发卷

  第一章 备战

  1

  话说自从偕隐赏菊之后,我一直在杏花坡上的石屋内读书写字,做一名真正的“可书虫儿”。也不知过了多少日月,几度春秋。这一天,书院内的薛依云给我传话,请我到百丈崖渡口的湖心亭喝茶。
  正是莺飞草长的季节,暮春三月,在山的背阴坡上也已经开放了各色的山花。站在岭上,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在百丈崖渡口的杨柳掩映之中,新开了一个断桥茶座。
  我缓步走下山坡。薛教授身边,站着一个神色拘谨却不掩儒雅气质的农家人。隔着湖水,薛依云朝我招了招手,朗声言道:“堂主,可以出关了,我今天特地给你准备了上好的碧螺春茶!”
  我走到岸边,只见钓鱼舟兄已经泊舟在一棵歪脖的枫杨树下相候。我一步跨上船去,还没等站稳,钓兄把浆一摆,小船已像箭一般向湖心驶去。
  “老钓,你慢点……”我说。
  “哈哈!”说话间船已傍岸,薛依云以手相搀,“堂主,今天之所以要打搅你的静修,实在是因为断桥近日发生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我闻言就是一怔。
  “先看茶!”薛教授抬手示意,农夫手脚麻利地沏茶,涮碗,把半盏清茶端放在我的手中。
  “依云兄,还是先谈事吧。”我说。
  “堂主,断桥承平日久,风波再起。我刚刚得到消息,不日之间,将有江湖八大门派来攻。”待钓鱼舟、农夫分别坐定,薛依云端起茶来,轻抿了一口才说。
  “是啊,江湖今年,又是一个多事之秋!”钓鱼舟端坐着身子,也添了一句。
  我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可看眼前三人的样子,一个个神定气闲,轻描淡写的,又不像个火烧眉毛的样子。
  “那,事情总有个原因吧。”我半信半疑地说。
  “唉,这事还得从年前说起。”薛依云叹了口气,“去年有一个叫相思雪的女孩子来到断桥,我看她人还雅静,就组织人给她在巨源涧那边搭起了几间茅屋闲居。她有时也常到书院来聊聊。可谁知从年后,江湖间开始有了风言风语,说她身上藏有江湖上失传多年的柳门三宝。”
  “柳门三宝?”我听了自然不明所以。
  “柳氏三宝,那是江湖上盛传已久、人人垂涎、却从没人见过的柳家独门暗器。”钓鱼舟说:“江湖人都说,这三件宝贝,不论谁能得其一,就可以控制群雄,一统江湖。”
  “啊,有这么厉害……”我吃惊不小,连上好的碧螺春茶喝到嘴里,也尝不到滋味了。
  “请问,到法云寺怎么走?”薛依云正要说什么,就听到百丈崖渡口有人询问,都慌忙一抬头,见一个一身黑衣的黑脸汉子,和我们打个问询。
  农夫给他指示了方向,看到那人朝潜龙沟走去,不自觉地咕哝了一句:“我怎么感觉这人有点怪怪的。”
  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钓鱼舟划船到渡口那边查看,果然在拐弯处的一个山石上,找到了一个非常隐蔽的记号。
  那是一个线形符号,一只侧着脑袋扑楞着翅膀的黄雀。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6-03-10 19:49:00
  第一章 备战

  2

  “黄雀!”
  一看到这只侧着脑袋扑楞着翅膀的雀儿,薛依云的眉头立刻紧锁起来。
  钓鱼舟和农夫也是一脸庄重,沉吟不决。
  “黄雀,这雀儿又怎么了?”我疑惑地问。
  几个人都看着薛依云。薛依云咳了一声,说:“这雀儿应该是江湖第一大帮派的记号,因为这家帮派的帮主叫做黄雀。这个帮派的人皆以黄雀作为传递消息的标识。门下的弟子,平日里衣服上都绣有一只黄雀。”
  “这个门派,在江湖上人称灵感庄园。”钓鱼舟补充了一句。
  “可是刚才那个黑衣人,并没有注意到身上绣着什么……”农夫也有些不解。
  “这个人应该是出来探路,打探消息的,之所以穿上黑衣,就是为了掩饰身份吧。”薛依云说,“农夫到前面去看看,这个人还留下记号了没有,先不要惊动他。”
  “灵感庄园都出来探路了,说明八大门派的进攻为期不远了。”钓鱼舟说。
  薛依云点了点头。
  “好叻,我去看看……”农夫话音未落,人已拔地而起,落到渡口边的一块巨岩上。然后猿猴一般的敏捷,三蹦两蹦,人已不见了踪影。
  “呵,”我叫了一声,“这农夫君看上去长得笨笨的,竟有这么好的一身轻功!”
  薛依云说:“他打小练的就是这个,并不以农为业。他一双飞毛腿,能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可以踏雪无痕,渡河不用舟楫,所以外号又叫做水上漂。”
  我啧啧称奇。薛依云又和我们二人回湖心亭喝茶。茶水尚温,农夫人已经回来了,说在百丈瀑布下,公喜亭边,又找到了两只黄雀。
  “那这就是个探路的了,”薛依云说,“因为法云寺地处沂山中心。那黄雀帮主也许打算进攻的时候给我们来一个黑虎掏心,或者预先在这儿埋伏一只人马,到时候给我们来个中心爆破。”
  “那,那,这可如何是好?”农夫说起话来,又恢复了他神情的木讷,和他行动起来那矫捷的身手。简直是判若两人。
  “瀛山一石何在?”薛依云问。
  “一石人在西山,黑松林内。”钓鱼舟朗声答道。
  “嗯,”薛依云点了点头,“如此一来,就用得着一石的金刚霹雳掌了。”
  “可八大门派来攻呢,他们不可能都挤到这条道上,等我们来包饺子。”农夫小心地提醒着。
  “我不是让一石来一夫当关,”薛依云胸有成竹,“是让一石用他的金刚霹雳掌,把灵感庄园留有记号的巨石都震为两半,告诉他们此路不通。”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6-03-10 19:49:38
  第一章 备战

  3

  “是啊,毕竟是八大门派来攻……”看到形势一下子如此严峻,一向是不问世事的我,也难免忧心忡忡起来。
  “呵呵,堂主可稍安勿躁。”薛依云悠然自得地又沏上了一壶老君眉,“他有八大门派,我有八面埋伏。断桥渔樵耕读,掌门人个个身怀绝技,正愁没地方练练呢。”
  钓鱼舟呵呵一乐:“沂山北面临水,我渔派当仁不让,来守北山。哪怕他一只苍蝇,也让他葬身鱼腹就是。”
  “就怕那潜水的鱼儿,也不吃苍蝇呢……”农夫一改板面孔,也跟着打趣了一句。
  “西面有万亩黑松林,是樵派的乐园。且不提一石的金刚霹雳掌,南山樵子的内功修为,已臻化境。听说前不久新收了两个跟班,一个叫七旗,一个叫黑月明,身手也十分了得。”
  “南山阡陌纵横,良田成片,自然是我们耕派的天下了。”农夫仰天一笑,“自从我跟了薛先生,掌门之位已传于大风歌。大风虽身为女流,果真是不让须眉。她的久久怀远掌原是她在月下练功时所悟,虽不以刚性见长,能抵三五名高手。又有霖稼散人和吟何知辛……嘿嘿,我们耕派虽然是土里来土里去,所独有的兵器,也会让他们防不胜防。”
  “东面是村落所在地,有佳康、居士等读派高手,想来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薛依云接着说。
  “不过我从水路上得到消息,柳门三宝的事,也已经惊动朝廷。”钓鱼舟话音一转,“听说有两个大内高手,一个叫贾庄当真,一个叫影乱的,以调停我们渔樵耕读和八大门派的纷争为由,前来沂山。只怕他们想浑水摸鱼,也是有的。”
  “管他假装当真,还是我舞影零乱,无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薛依云端起茶杯,微呷了一口,“我们断桥茶座,难道真的是只会喝茶的不成?”
  然后他把茶碗徐徐放下。等他把手重新举起来时,茶杯像矮了一截。农夫上前拿起茶杯一看,原来是杯底已把石桌印出了一个圆坑,而茶杯却丝毫没破。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6-03-10 19:50:15
  第一章 备战

  4

  “呵呵,依云兄这手‘落杯留痕’的功夫,和一石开山裂石的金刚霹雳掌一静一动,一阴一阳,一刚一柔,其功力又在伯仲之间。看来这些年你在东镇书院教书育人的同时,自身的修为一点也没撂下。”钓鱼舟赞了一个。
  再看薛依云,丝毫不见脸红气喘的样子,还是那么优雅从容,神静气闲。仿佛开山裂石,于他也只不过轻描淡写,举手投足之间。
  “堂主,请用茶。”他端坐着身子纹丝未动,只略微抬了抬手臂,和我微笑致意。
  “好茶!”我举起杯子,一饮而尽,顿觉余香缕缕,在体内游走,五脏六腑,皆如被清茶洗涤过了一般,神清气爽,痛快淋漓。
  ”这黑衣人在百丈崖渡口现身,说明八大门派已经有所行动。我们不可掉以轻心,也该提醒一下佳康、樵子他们,进入一级戒备才是。”钓鱼舟说。
  “是啊,要不然樵子还是整天琴棋书画,沉湎于和天山雪莲、书香剑冷等雅友唱和,佳康忙着埋头研究他的西游。倒是大风和钓兄一向精纯,心无旁骛。这礼、乐、射、御、书、数六艺,用于修身养性,虽然我茶座诸友于武林一脉也各有参悟,真正融会贯通,天人合一,始为大成。目前仓促临阵,还得靠刀枪剑戟、拳脚功夫。”薛依云说。
  钓鱼舟说:“是啊,六艺之学,博大精深,我辈所研,止得皮毛。草率用于迎敌,只怕照猫画虎,让江湖八大门派所笑呢。”
  “嗯,是该给诸位提个醒儿,”薛依云说,“这个,少不得又让农夫君跑一趟了。”
  “好,我去!”这农夫绾了下裤脚,嗖的一下,眨眼就没了影子。
  “这东南西北有渔樵耕读,堪称铜墙铁壁。”我想了一下,“不过沂山还有一处,百密一疏,也不得不防。”
  “堂主是指哪儿?”钓鱼舟问。
  “神龙大峡谷。”我说,“这个峡谷在沂山西南角,谷长沟深,山高林密,地形复杂,怕是很容易被人潜入。”
  “堂主你有所不知,”薛依云说,“目前沂山有一个鬼狐先生在此隐居,他的杂学,被佳康称之为鬼谷子。他那些奇门八卦,可抵十万雄兵。”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6-03-10 19:51:01
  第一章 备战

  5

  “这个柳门三宝,究竟是个什么东东?如何就要掀起一场江湖风波,八大门派都来觊觎呢?”我想了下说。
  “这事说来话长,”薛依云说,“据相思雪说,一个是濯莲琴,一个是泣露铃,还有一个叫做噬骨香。”
  “一个女孩子的话,也轻易相信么,这三件惊世奇宝,薛兄可真正见过?”我说。
  “这三件宝贝,在江湖上失传已久,却声名显赫。”薛依云说,“话说百年前,南山柳门奇幻异宝天下第一。尤其擅制各种器物,兵器,暗器,乐器,威力无比。这柳门三宝,更是暗器至宝。濯莲琴雕有莲花,琴弦为天山冰蚕弦,抚琴弹奏九霄莲岁半谱,就可操控人心,全谱者则令人起死回生;泣露铃可以让人吐露真言,在泣露铃面前内心最深处的秘密也不再成为秘密;噬骨香则沾身就被其控制,对宝贝持有者言听计从,心甘情愿被驱使,效命。”
  “慢着,慢着,”我忍不住打断薛依云,“令人起死回生,那么这世上有谁会弹奏九霄莲岁?这个相思雪会吗?”
  “正是。”薛依云说,“这柳门三宝失传近百年,雪姑娘因为某种特殊机缘得到,并且掌握了九霄莲岁曲谱。试想,如果拥有了这样三件宝贝,号令天下,谁人不从?也难怪江湖中人会因此发狂。谁如果掌握了这三件宝物,就可以成为武林至尊,江湖盟主!想当第一是人的通病,而柳门三宝,就是可以让人掌控海内,坐上天下第一的宝座的。”
  “那么……这位雪姑娘,就不是江湖中人?”我说。
  “雪姑娘是性情中人,却不是江湖中人。”薛依云说。
  “那真的对雪姑娘严加保护呢,谁的身上有这三件宝贝,谁的危险也是天下第一。”我说。
  “堂主放心,我们会倾渔樵耕读之力,保护雪姑娘。”薛依云说,“而且这柳门三宝,我并没有让雪姑娘随身带在身上,而是另外妥善置放在了一个秘密的地方。”
  “那就好,那就好……”我连连点头,心里却不由得暗暗琢磨,以沂山之大,没有我不知道的地方,依云兄会把宝贝藏在哪儿呢?
  我正暗自沉吟,忽然山顶上传来嘎嘎嘎嘎的狂笑:
  “要寻三件宝,须待有缘人!”
  “不好,这个人懂千里传音……”薛依云话音未落,钓鱼舟已把手中的钓竿往上一抖,钓竿管中的丝线嗖地一声,缠到了山半坡的一棵树上。钓鱼舟跟着把身子一耸,人已像离弦的利箭一样,向山顶上冲去。
  “好汉!留下名来!”薛依云朗声应道。
  “西域胡迦海韵,千里独行侠!”山顶上回了一嗓子,跟着又是一阵嘎嘎嘎的笑声。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6-03-10 19:51:55
  第一章 备战

  6

  且说钓鱼舟转换身形,借助钓鱼竿的帮助,三下两下,人已窜到了山顶。见眼前的巨石边上站着一位一身裘衣头戴尖顶圆形塔帽的粗壮大汉。
  “来者什么人?”钓鱼舟大喝一声。
  “我说过了吗,胡迦海韵。”叫海韵的大汉呵呵一乐。
  钓鱼舟先是一怔,忽然就记起来了。原来这就是那在江湖上素有声名,有千里独行侠之称的西域怪侠胡迦海韵!江湖间传说,这人从小就得遇异人,习得了一身独门武功。平时很少在中原露面,行踪诡秘,介于亦正亦邪之间。这次千里迢迢赶赴沂山,不用问,也是为了那柳门三宝而来了。
  “呵呵,想不到,海韵这西域侠,也会贪恋柳门之宝,要来巧取豪夺了。”钓鱼舟定了定心神,说。
  “听闻江湖上八大门派要来围攻沂山,老汉一向孤陋寡闻,赶过来瞧瞧热闹。”胡迦海韵说,“我可没说我是为了柳门三宝而来。”
  看眼前这位大汉,虽然胡子邋遢,却目光精射,应该是比自己还年轻几岁呢……不过这时钓鱼舟也无心纠正他,跟着问了一句:“那么海韵大侠此来,是有益于渔樵耕读了?”
  “我也没说会帮你们。”胡迦海韵说,“柳门三宝是天下之宝,不属于八大门派,也不属于渔樵耕读。虽然江湖上众门派要来争夺于理不合,可要想归你们断桥所有,只怕也人心不服。”
  “那么,海韵侠是来主持公道了?雪姑娘带着这三件宝贝来到沂山不假,可是我们沂山从来都没想着据为己有。”钓鱼舟说。
  “既然你们不要,那就交出来吧,何必藏着掖着?”胡迦海韵大喝一声。
  “你,明摆着是要来夺宝了?!”钓鱼舟脸涨得通红,话音也粗了许多。
  “夺或不夺,那就要看你们的功夫了!”海韵嘿嘿一阵冷笑,“听说你们渔派在山北的仙人湖布阵,迎战八大门派的高手,我会在那里等你们!”
  说完他一声唿哨,身子像大鸟一般翩翩而起,一会落在大石,一会落在树梢,向着北山而去。
作者 :楼上天凉 时间:2016-03-11 09:32:38
  @夜语可书 :本土豪赏3个(3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