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读吴锡麒诗《辛丑十月移居蒲褐山房》并释

楼主:虎而翼 时间:2016-06-19 17:21:31 点击:24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偶读古籍《有正味斋诗集》乃清代诗人吴锡麒所撰。吴锡麒(1746~1818)清代文学家。字圣征,号谷人。钱塘(杭州)人。 乾隆四十年(1775)进士。翰林院庶吉士,授编修,擢右赞善,入直上书房,升国子监祭酒。后以亲老乞养归里。主讲扬州安定、乐仪、爰山、云间等书院。他生性耿直,不趋权贵,名著公卿间。
  其诗清淡秀丽,藻采丰赡,著有《有正味斋集》73卷。吴锡麒推崇唐代律赋的成就,在学习唐人的基础上发展了律赋文体,注重将律赋的音韵与结构相融合, 形成以工整为代表的美学特征。一时称骈文八家之一。
  其《辛丑十月移居蒲褐山房》一诗乃是诗人仕京多年后,购首套房时所作,欢喜之情溢于纸上。然而在浩如烟海的中华诗作中,此诗却湮没无闻,从不见有人推崇和解析。此诗就连无所不能的百度,亦爱莫能助。笔者欣阅之余以今语释之,以博诸君一笑。
  其诗如下:
  《辛丑十月移居蒲褐山房》

  我本识字耕田夫,一椽家住钱塘湖。
  自从释褐注朝籍,破屋久向长安租。
  一年官俸抵不得,打门那免人追呼。
  中庭更无草木映,如人面目先焦枯。
  昨晨过客为我说,有屋乃在城西隅。
  “寄园”名字耳所熟,况复价减千青蚨。
  天寒手指冻欲裂,移家连日怜妻孥。
  莫谓先生家具无,有酒在瓮书在厨。
  蹇驴一头车一辆,从以赤脚长发奴。
  入门老树相顾笑,此间去住皆酸儒。
  赵家给谏老著述,墨痕四壁常沾濡。
  当时谈空说有处,满窗落叶唏饥乌。
  后来名士尤作达,于此但结文字娱。
  “村夫”、“子相”谁不识,今朝又入移居图。
  墙阴手剔故人迹,尚剩健句追欧苏。
  先生自喜道不孤,检书插架酒注壶。
  饮酣一吸尽江海,歌罢万籁调笙竽。
  人生大抵如寄耳,能寄所寄唯吾徒。
  欲从庄叟论齐物,谁信柳子非真愚。
  来春坐待花树发,繁枝压屋清阴铺。
  开帘无事日把卷,何必更忆秋江鲈。
  诗中充满了文人士大夫那种乐天知命的豁达和开悟。欢喜之情溢于纸上。
  试释如下:
  我本是一个种田的乡下人,老家就在西湖边上,有幸识得几个字。自从考上了国家公务员,我就一直在北京工作,没钱买房就只好租房住。北京的房价真高呀,一年的工资都不够付房租的(真是个月光族啊)。有时房东来催交房租,没办法,听到敲门和呼叫声,我都不敢出声。偶尔在街上遇见房东,我总是扭头就跑,他来追我就躲(没钱的上班族真是可怜啊)。就这么一个破房子,灰头土脸的院子里连一棵树都没有(住在这么个破地方,朋友来访总让我很没面子)。
  昨天早上,一个做房屋中介的朋友来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城西有一幢二手房低价出售,听说每平米比市场价要便宜上千元,小区的名字叫“寄园”,这是个好楼盘,我早就听说过了,所以我想都没想就决定买下来了(怎么筹的钱没写)。搬家这几天,天气非常冷,仿佛手指都要冻僵冻裂,妻子和孩子们都累坏了(请不起搬运工),让我感觉十分内疚。不要说读书人的家里没有什么东西,我可是有好几瓮美酒,还有好几架的藏书呢。一头瘦驴,一辆驴车,临时还雇了一个赤脚长发的农民工。一进新家,我一眼看到院子里那颗大树,感觉就像是一位老先生在对我笑脸相迎,仿佛在说:“怎么每次搬到这里的都是你这样的迂夫子?”
  上任住户中的谏议大夫老赵,他可是个知名作家,四壁间到处是他留下的墨宝,东一块西一块,就没有空的地方。读着这些作品,想象作者当日与朋友们在此高谈阔论。每到秋天,院子里的大树落下满地枯叶,高树上那群饥饿的乌鸦还在不停地叫着。他搬走之后,后面搬来的几位先生也都继续发扬了这种满壁提诗的传统,在这间小屋子里结下宝贵的文学缘份。墙壁间还有妮称“村夫”和“子相”等人的作品。他们的大名又有几人不识呢?今天我有幸搬进来住,我一一探寻和拜读着墙着上这些珍贵的作品。有此诗写得真是太好了,简直要超越欧阳修和苏东坡这样的大家。读着这些诗句,我感觉就像遇到了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
  我一边在书架上整理我的书籍,一边端起酒壶大碗喝了起来。我一边喝酒,一边吟颂着自己新作的诗篇。那感觉真是太爽了。都说人生如梦,就像“寄园”的名字一样,每个人短暂的一生都像是暂住在人间一样。像我这样看透人生,又能以平和的心态面对人生的可能只有这些和我一样的人啊?我想和庄子探讨他充满虚幻和神秘色彩的《齐物论》,谁能明白我是聪明还是愚蠢呢?
  我想等到明年春天院子里的树都开满了花,等到满树繁花都垂到屋檐下的时候,在满院子的浓荫中,我要卷起家里的帘子,惬意地捧读着书架上那些心爱的书籍,此时的我绝对不会去想什么回老家或是隐居山林去打发无聊的光阴。
楼主虎而翼 时间:2016-06-19 18:38:20
  应是租房不是购房。
楼主虎而翼 时间:2016-06-19 19:14:26
  偶读古籍《有正味斋诗集》乃清代诗人吴锡麒所撰。吴锡麒(1746~1818)清代文学家。字圣征,号谷人。钱塘(杭州)人。 乾隆四十年(1775)进士。翰林院庶吉士,授编修,擢右赞善,入直上书房,升国子监祭酒。后以亲老乞养归里。主讲扬州安定、乐仪、爰山、云间等书院。他生性耿直,不趋权贵,名著公卿间。其诗清淡秀丽,藻采丰赡,著有《有正味斋集》73卷。吴锡麒推崇唐代律赋的成就,在学习唐人的基础上发展了律赋文体,注重将律赋的音韵与结构相融合, 形成以工整为代表的美学特征。时称骈文八家之一。
  其诗《辛丑十月移居蒲褐山房》乃是诗人仕京时移居蒲褐山房时所作,欢喜之情溢于纸上。然而在浩如烟海的中华诗作中,此诗却湮没无闻,从不见有人推崇和解析。此诗就连无所不能的百度,亦爱莫能助。笔者欣阅之余以今语释之,以博诸君一笑。
  其诗如下:
  《辛丑十月移居蒲褐山房》

  我本识字耕田夫,一椽家住钱塘湖。
  自从释褐注朝籍,破屋久向长安租。
  一年官俸抵不得,打门那免人追呼。
  中庭更无草木映,如人面目先焦枯。
  昨晨过客为我说,有屋乃在城西隅。
  “寄园”名字耳所熟,况复价减千青蚨。
  天寒手指冻欲裂,移家连日怜妻孥。
  莫谓先生家具无,有酒在瓮书在厨。
  蹇驴一头车一辆,从以赤脚长发奴。
  入门老树相顾笑,此间去住皆酸儒。
  赵家给谏老著述,墨痕四壁常沾濡。
  当时谈空说有处,满窗落叶唏饥乌。
  后来名士尤作达,于此但结文字娱。
  “村夫子相”谁不识,今朝又入移居图。
  墙阴手剔故人迹,尚剩健句追欧苏。
  先生自喜道不孤,检书插架酒注壶。
  饮酣一吸尽江海,歌罢万籁调笙竽。
  人生大抵如寄耳,能寄所寄唯吾徒。
  欲从庄叟论齐物,谁信柳子非真愚。
  来春坐待花树发,繁枝压屋清阴铺。
  开帘无事日把卷,何必更忆秋江鲈。
  诗中充满了文人士大夫那种乐天知命的豁达和开悟。搬家的欢喜之情溢于纸上。
  试释如下:
  我本是一个种田的乡下人,老家就在西湖边上,有幸识得几个字。自从考上了国家公务员,我就一直在北京工作,没钱买房就只好租房住。北京的房价真高呀,一年的工资都不够付房租的(真是个月光族啊)。有时房东来催交房租,没办法,听到敲门和呼叫声,我都不敢出声。偶尔在街上遇见房东,我总是扭头就跑,他来追我就躲(没钱的上班族真是可怜啊)。就这么一个破房子,灰头土脸的院子里连一棵树都没有(住在这么个破地方,朋友来访总让我很没面子)。
  昨天早上,一个做房屋中介的朋友来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城西有一幢二手房低价出租,租金比市场价要便宜上千元,房屋的名字叫“寄园”。这是个好房子,我早就听说过了,所以我想都没想就决定租下来。搬家这几天,天气非常冷,手指仿佛都要冻僵冻裂,妻子和孩子们都累坏了(请不起搬运工),让我感觉十分内疚。不要说读书人的家里没有什么东西,我可是有好几瓮美酒,还有好几架的藏书呢。一头瘦驴,一辆驴车,临时还雇了一个赤脚长发的农民工。一进门,我就看到院子里那颗大树,就像是一位老先生在对我笑脸相迎,仿佛在说:“怎么每次搬到这里来的都是像你这样的迂夫子?”
  上任租户中的谏议大夫老赵,可是个知名作家,四壁间到处是他留下的墨宝,东一块西一块,就没有空的地方。读着这些作品,想象他当年与朋友们在此高谈阔论。秋天里,院子里的大树落下满地枯叶,高树上那群饥饿的乌鸦还在不停地叫着。他搬走之后,后面搬来的几位先生也都继续发扬了这种满壁提诗的传统,在这间小屋子里结下宝贵的文学缘份。壁间还有笔名叫“村夫子相”的作品。他的大名又有几人不识呢?今天我有幸搬进来住,我一一探寻和拜读着墙着上这些珍贵的作品。有些诗写得真是太好了,简直要超越欧阳修和苏东坡这样的大家。读着这些诗句,我感觉就像遇到了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
  我一边在书架上整理我的书籍,一边端起酒壶大碗喝了起来。我一边喝酒,一边吟颂着自己新作的诗篇。那感觉真是太爽了。都说人生如梦,就像“寄园”的名字一样,每个人短暂的一生都像是暂住在人间一样。像我这样看透人生,又能以平和的心态面对人生的可能只有这些和我一样的人啊?我想和庄子探讨他充满虚幻和神秘色彩的《齐物论》,谁能明了我是聪明还是愚蠢呢?
  我想,等到明年春天。院子里的树都开满了花,等到满树繁花都垂到屋檐边的时候。在满院浓荫中,我要卷起家里的帘子,惬意地捧读着书架上那些心爱的书籍,此时的我绝对不会去想什么回老家或是隐居山林去打发无聊的光阴。
楼主虎而翼 时间:2016-06-21 21:01:04

  移家连日忙(怜)妻孥。
  从以赤脚长须(发)奴。
  墨痕四壁常沾污(濡)。
  满窗落叶啼(唏)饥乌。
  ---原文来源为清嘉庆古籍,现据2004年北京出版社《清代宣南诗词选》修正四处疑误。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