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才陨落】关于史学奇才自杀的心理分析

楼主:feng19702 时间:2016-03-12 19:20:10 点击:142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想为林嘉文同学写点文字已经很久了,心怀叹息,一直拖了近一个月,直到现在才动笔。

  刚听到他自杀的消息时,并没有感觉,媒体称他为史学奇才,也认为是夸大了。后来看到一些报道和分析,才陆续知道他的一些情况。18岁的少年,高三的学生,潜心研究史学多年,著书70余万字,17岁便出版过两部在学术界都很有影响力的史学著作,被称为“解放后如此年龄著书写宋史的第一人”。

  这么好的少年,天才式的才华和学识,却自杀了,让人惋惜,为他感到哀伤。

  我不知道这种哀伤是什么情怀,是对少年天才陨落的痛惜,是对大陆出不了大师的感伤,还是在哀叹少年年纪轻轻便结束了人生旅行的心理障碍,大概都有吧。

  “未来对我太没有吸引力了。仅就世俗的生活而言,我能想象到我能努力到的一切,也早早认清了我永远不能超越的界限……”这是林同学自杀前的最后遗言。

  透过这句话,可以看到他深深的厌世和绝望,严重的心理障碍和悲苦世界的人生观,没人能理解这位天才痛苦的内心。在这里,从自己学的一点哲学和心理学,对林同学自杀一事进行浅浅的分析。


  一、天才的世界是孤独的

  人,是一种害怕孤独的动物。每个人,都多多少少有过孤独,而天才,出类拔萃的人物,就注定了更加孤独。

  普通人,可以通过忙于做事、结友、交游、娱乐等,来排解孤独的袭击。可是,天才却不能和普通人一样,有这些可行的方式。因为他们出类拔萃、与众不同,造就了他们的不合群。很不幸,林同学便是这种天才式的人物。

  林同学小小年龄,便取得让许多学术界人士都艳羡的成绩,更获得同龄人不可企及的功名和荣誉。这种远超同年人的成就,造成了他的不合群。在研究学术时不断提炼的见识和思想,更让他远远高过所有同年人的思维,这更加加深了他的格格不入和孤独。

  同学们都尊称他为林老师,保持着距离,就连他的老师们,也尊称他为林老师。这种尊敬下的荣誉,却是满满的不幸。他不能和同学们交谈游戏,也不能和其他成年人一起游玩。天才的成就,使他成了一个没有知心朋友,没有玩伴的孤独之人。

  他与众不同的思维和见解,对史学的超群洞察力和分析能力,使他取得了令人称叹的成绩,却也换来了没有朋友一起谈天说地的孤独世界!

  这是多么痛苦的一种成就。天才也只能继续深入他喜欢的史学世界,在那里找到他的知音,这又进一步加深了他在俗世间的孤独。


  二、穿越古今下的痛苦

  大凡学史学的人,都有很沉重的沧桑感和厚重感,这是史学带来的特有气质。当我们感叹人生漫长、岁月难熬的时候,在史学数百年、数千年的历史长河里,那只不过是弹指一瞬间,可以忽略不计的年华。更宽广的视角,增加了见识,也增加了另外一种痛苦。那便是对人一生的思考带来的痛苦。

  学习研究历史,就是和古人对话,还原历史,分析历史,穿越古今。越是对历史深究的人,越能体味到人生无常,世事难料,也越接近一种人生哲学的状态。通过看到各种历史人物的命运,不可避免的要叹息,为他们的遭遇不平,进而感叹人生,为自己哀伤,为世人心生悲苦。这种穿越古今下的痛苦,将不断的深入到林同学的日常生活,以致他感到人生总是痛苦的,产生了厌世的情绪。

  是的,研究史学,给林同学带来了学术气质中独有的忧伤和沧桑,他盖棺定论历史,也难免不对现实世界进行审视,于是有了“未来对我太没有吸引力了、、、、、、”这样的想法冒出来了。


  三、悲苦的人生观

  都说,思考哲学的人,都具有一些神经质的气质,经常思考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而史学,却是和哲学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研究历史,将不可避免的碰触哲学。于是,林同学小小年龄,就进入哲学领域,想些不是他这个年龄段该思考的事情,发些在大人、在其他同年小朋友感到莫名其妙的问题。悲剧就是这么产生的。

  多好的豆蔻年华,童鞋们都在忙着学习忙着玩,散发着青春活力,而林同学却在思考人生哲学!不合群、孤立、孤独,让他在这个现实世界找不到自己的位置。看到史学中那种种了不起的人物,痛苦居多,人生十之八九不如意,也就不断加深了自己的悲苦世界观。他研究的越深,也就入戏越深,悲苦的袭击也就越深。

  他审视着历史,也审视着这个现实世界。他的思维已经远超同年人,也远超许多成年人。这种高处不胜寒的孤独,让他看到自己一生的轨迹,也看到这个世界的可能,于是悲从心发,进入叔本华“人生就是痛苦”的哲学领域,产生了悲苦的人生观。


  四、封闭的世界

  林同学的世界是封闭的。他在深入研究历史时,也把自己留在了那里,成为历史的一员,和现实世界脱钩了。

  没有说话的对象。同龄人,因为他的出类拔萃,因为他的高傲,没有人能和他进行深入的对话。同学们对他高山仰止,因为见识等,无法和他交谈,而他因为超凡的学识,也不愿意和同学们进行低层次的交谈。在成年人那里,他却又被认为是个孩子,家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的思维已经远超自己,没能深入谈心。于是,林同学只能孤独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

  没有生活。在林同学的世界里,他只有他的历史研究,超群的思维和成就,造就了他孤独者的身份。一心投入史学中,导致他没有生活可言,有趣着迷的史学研究,同样也会让人感到枯燥乏味。

  没有玩伴也就罢了,和古人谈心也可以。没有生活,却是太没味了。如果这时有外界的干预,多让他参加些现有世界的活动,挫折他的思维和见识,打破他封闭的世界,他也就不会陷在自己的世界里出不来。

  然而,现有世界给他的,不过是名誉和地位,以及一些光环,还有一些嫉妒和中伤。没有知音,没有化解内心痛苦的方法,就是那些心理咨询师的治疗,也破解不了他已经形成结境的人生观。

  他曾一度想拥有爱情。可是,同年人中的小女孩,根本和他不在一个频率上。他喜欢上的历史老师,在她的眼里,林同学还是一个学生孩子。虽然也称他为林老师,但在她的心里,这种喜欢,不过是少年的青春萌动,哪里知道他对她有了男女之情。注定没有结果的爱情,使得林同学更加的悲伤和无助,最后一点打破封闭世界的机会也没有了。


  五、最悲催的破局

  深深陷入封闭的自我世界,陷入悲苦的人生观中的林同学,不知道该如何前进了。

  他不断加深自己的历史穿越感,反复思考着众生之苦,发出了“人生就是痛苦”的终极人生价值判断。他俯视着历史,也俯视着荟荟众生,悲从心来,愈感人生之苦无有破解之法;怜悯着众生,走入一种释迦牟尼的佛学境界。

  只是,释迦牟尼见众生之苦而心思普渡慈悲之心,成为佛祖;林同学怜悯众生之苦,悲观厌世,走入自杀的局地。

  他终于从这孤独、悲苦的封闭世界中破局出来了,不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成为一个积极入世、乐观向上的人,而是最悲惨的破局——自杀!

  他走了,把亲友们留在了痛惜、哀伤中。


  六、对青少年成长的心理关爱

  青少年成长中,难免会出现各种心理问题,而特别的孩子,也就更加有许多特别的想法。这时需要对他们进行分析、疏导。

  林同学作为出类拔萃的天才,其思维,已经上升到哲学的高度,出现的心理问题,已经不是一般的心理疾病和心理障碍了,而是一种人生观的哲学问题。这种情况,自然,一般的心理咨询、心理治疗,是难以起作用的。因此,他的几次心理治疗,都不见效果,虽然能缓解一时,却不能根治,终究发生自杀的悲剧。

  而他的老师同学,以及社会中的学者、媒体,更关注他的学识和成就,看到的是光环和鲜花掌声,难以洞察到他那颗极度孤独痛苦的心。

  就是他的家人、亲友,也只能从表面知道他的一些情况,认为他先天的忧郁性格,并无大碍,因此并未放在心上。认为这不过是孩子青春期的一些正常现象,谁想会发生自杀悲剧呢?

  只从文,做历史研究,而没有一些体力活,如做家务、体育运动等,陷在孤独的封闭世界里胡思乱想,才发生那样的悲剧。如果多做些户外运动,干些体力活,林同学也不至于如此。

  因此,对于青少年,不能以为只要一心学习就够了。家长不能以为只要孩子学习,其他的事都不用做就是最好的关爱。让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体力活动,和他们谈心,会更有利于孩子的身心健康。

  多动的人,是少有忧郁的,因为没时间去忧郁、、、、、、


  后记:

  在写此文时,心里一直在流泪,感伤一位天才的陨落,感伤一个青春年华的生命凋零。原想分析这个社会环境下天才难出、难成的土壤,亦哀痛这种缺乏对少年成功者关爱和包容的不良环境,而终究只停留在分析林同学上。
  难得的天才少年就这样陨落了,没有大师的国土,难出大师的国土,哪怕有这么一颗英苗,也早早的夭折了。
  那时,林同学研究宋史,叹息古人,如今,他也成为历史人物,我写此文来叹息他,追忆天才,礼敬生命。

  2016.3.11.凌晨
作者 :楼上天凉 时间:2016-03-13 13:13:01
  部分遗书内容:

  林嘉文: 最后的话

  终于还是要离开。一走了之的念头曾在脑海里萌发过太多次,两年多来每一次对压抑、恐惧的感受都推动着我在脑海里沉淀下今日对生死的深思熟虑,让我自己不再会觉得自己的离开只是草率的轻生,让我可以以为我最终的离去不仅是感性地对抑郁、孤独的排解,也是种变相地对我理性思考之成果的表达。

  未来对我太没有吸引力了。仅就世俗的生活而言,我能想象到我能努力到的一切,也早早认清了我永远不能超越的界限。太没意思了。更何况我精神上生活在别处,现实里就找不到能耐的下脚的地方。活着太苍白了,活着的言行让人感到厌烦,包括我自己的言行,我不屑活着。离世前唯一的担忧是我的遗体大概会很难看且任人摆布,周围的环境决定了人很难有个体面的活法,连小小的中学里也处处是浓厚的政治气息(举一小小例子,西中教学楼内教师办公室靠走廊的的门窗无不是人为地被用纸贴上或用柜子挡住,或者干脆办公室靠走廊一侧就没建窗户,而学生教室却可随时被人从窗户向里一览无余,这就是种显而易见的对等级氛围和身份权利差异的暗示,套用周振鹤先生的概念,可谓之校园政治地理学。可叹很多老师从没意识到过他们这种不自重,用寡鲜廉耻评价毫不过分,因为他们一面对自己享有的这种特权安之若素,另一方面却大量抱怨着中学老师社会地位、收入、学校里面领导的官僚化作风,却不反思自己),这样的社会风气里,容不下安乐死这样很个人主义的事的,因为总有人想榨取别人,自然不能放别人自由地生死。

  烦请所有得知我去世消息的人,如果你们觉得不能理解我,请给予我基本的尊重,不要拿我借题发挥,像对江绪林一样,那种行为挺卑劣、愚昧的。我实在不想虚伪地以令人作呕的谦虚把自己“留与后人评说”——以我自己的解释为准就好了。更何况我相信那些芸芸大众里的旁观者,只会给出那种为我所不屑的轻薄、庸俗的解释。

  你们知道吗,在这最后的时刻,在我给除刘雅雯外的每个人——包括我的亲人与学友——写下这些话的时候,内心竟然有种施舍般的悲悯。我想我应该坦白地告诉你们这一点,好让你们以对我的狂傲和自以为是的嘲笑,来减少点你们心里的恐惧。

  遗嘱见下:

  ……

  3、希望我的父亲能知足,珍惜我的母亲,同时改掉自己家长制的脾气以及极差的饮食追求,认清自己实际的生活能力和状况。太爱出去跟别人骑自行车,其实是不够挂念妻子和家庭。不要再保持那种单身宅男才会有的饮食习惯了,不健康,且这种饮食习惯是对性格和责任心的投射,说明人活得浑浑噩噩。

  4、希望我的母亲能振起精神来多抓抓工作,多去挣钱。这样若我父亲先离开,至少还可以维持生活。一个志在过小日子的人,精神也会很脆弱,要学会找些东西依靠。金钱是可以依靠的,另外还有志业也可以支撑人。

  5、剩下两次心理咨询,建议我父母分别去找郑皓鹏谈一次。我的离开不需要、不应该追责任何人,尤其是郑皓鹏,否则就是在侮辱我。我连我对刘雅雯的爱恋都没对郑皓鹏坦白过,而且我的心理问题太形而上了,郑皓鹏似乎比较适合解决诱因比较具有现实性的心理问题。

  6、感谢西北大学招生办刘春雷主任邀请我报考西北大学,很抱歉辜负他一片诚意。谢谢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将我评为夏令营的优秀营员。谢谢邓小南老师的关照。

  7、每次去李裕民老师家都能感受到平日很少能体会到的温馨和安稳感。我对不起李老师夫妇对我的关爱。

  8、谢谢李范文老师一年多来对我的提携,答应给李老师整理《同音研究》的事也做不到了。恩情难报。

  9、向我的“朋友”们致歉,抱歉我给过你们一些错觉,我曾自私地想让我尝试去适应与世界相处,努力过放下我自以为是的精神洁癖。但我天性敏感,总是善于从在貌似愉快的氛围中的发生的小小分歧里窥探出自己与别人的殊途,让你们为我这么一个于你们活下去无意义的人耽误了些许时光。

  10、我要承认我对历史研究的日久生情。之前在媒体上抑或私下里,总冷冰冰地说历史研究只是渐渐随年岁长进而被我习惯的工作而已。但活到最后,对之还是曾有过牵挂。人活在世上,实在不该太把自己当回事,但只要人要赖活着,总得靠某种虚荣来营造出自我存在的价值感,无用的历史研究曾让我底气十足。虽然我的两本著作烂到算作草稿都不配,但我对我的学问有信心。我对古人的历史没什么兴趣,但每当我为活着感到疲惫、无趣时,对比之下,我总会自然地想去缩进历史研究的世界。但是即便是做研究,也并非能让我拥有尽善的生活感觉,因为有太多虚假的“研究”,还因为本质上少有其他人会对研究爱得纯粹。一个人喜欢追索,哪怕是对任意领域的,都会受到现实的阻挠和精神的压迫。问太多、想太多是种折磨,因为这样的情况下人会很难活得简单肤浅起来。好像说远了,其实仅就对做历史研究的想法而言,我只是想明白了心有天游,拘泥在一门学问之中,那样活着也是很庸碌的。

  说放下也就放下了。
  • feng19702

    举报  2016-03-19 11:13:39  评论

    @楼上天凉 是的,他已看透这个世界,只是仅停留在看,却没有走出去行动,所以他消极的自杀了
  • 风漫楼中人

    举报  2016-04-27 16:33:59  评论

    @楼上天凉 这世已无所念,留下亦是煎熬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楼上天凉 时间:2016-03-13 13:17:14
  人生本平淡
作者 :蓝娆儿 时间:2016-03-23 19:37:41
  庸俗 高雅 庸俗,总之,庸俗在我看来反而深于高雅,活着,也可以为自己活,也可以为别人活,或许具有选择自己生命的机会,但再等等,会发现你所认为的孤独的世界更进一层是小民,市井小民。在简单的,庸俗的世界里未见真如林嘉文所想,那般孤独。。。会发现世界上还有很多更有趣的,更深层次的
作者 :蓝娆儿 时间:2016-03-23 19:38:43
  更值得追求的
作者 :偈禅 时间:2016-05-03 10:32:48
  没道德支撑的人生是迷茫的,无论他多么的有成就,也还是无法看透自己。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么就走了实在是大不孝,如果他的父母是个有德行的人,孩子也不会走到今天,家庭教育不可忽视。
作者 :我比梅西高02 时间:2016-05-24 04:25:05
  老梅的书来这宣传一下,《神探宫尚名》http://www.motie.com/book/76630骇人听闻的灵异事件,层层迷雾。凶杀的女鬼,女教授之死,飘浮的凶手,破碎的尸体,王大宝的迷惑死亡,梅花事件之浸泡,凶手是谁等等谜案等你来解,一起来进入这个罪恶世界。!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