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杀人凶手

楼主:非墨非我 时间:2016-06-09 10:12:29 点击:12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杀人凶手
  似乎一个时代的结束或没落总要以一个人生命的结束作为标志,海子卧轨于山海关中国诗歌的辉煌时刻结束了,张炬离世后中国摇滚渐渐地走向了没落。
  夏初春末,晚风凉爽正是亭下撸串好时节,傍晚艳仔打来电话说:“晚上整点啊”。我说:“都有谁啊”?胖子哈哈一笑答道:“除了你们俩个以外这两年你听说过我和别人一块喝过吗,这两年混的不如一前,那还好意思出去和人应酬啊,老家都都很少回去了,无颜见江东父老啊,想当年咱也有无现风光的时候。”,我听到这没好气的来了一句,“行了别絮叨了,光着屁股长大的谁不知道呀!晚上见吧”晚上我走进公园,来到亭子旁边时,看见艳仔和胖子已经在凳子上坐着了,见我过来胖子,略带几分狡黠油光的脸上两个小眼眯成一道缝,带着南方口音笑着对我说,“李老板最近在哪里发财呀,”“我说你装什么大瓣蒜那,你我媳妇在一个单位,你能不知道我最近在干啥,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你以为现在还是咱俩二十出头一块闯广州的时候啊,还给我整一口南方话,现在黄土都埋半截了”我略带愠色的答道。不过你是越来越胖了,见一回重二斤啊。话音未落胖子正要深吸一口气报仇之时,艳仔开口道,“都别贫了,一见面你两个就相互挖苦个没完,尤其是你李子,你那张嘴太损,赶紧坐下整俩串先把嘴堵上”,胖子在旁边哈哈一笑。我说“来都来了先走一个吧”刚把杯子放到嘴边,胖子反光略带几分笑意的脸突然严肃起来,似乎还有些凝重,好像瞬间换了个人一样,顿顿口气说:“现别往嘴里放还是先敬三哥一杯酒吧”我和艳仔面面相觑被他这句话整蒙了。“三哥在这?已经有一年多没和三哥联系了。”我放下杯子一脸疑惑的说道。胖子迟疑了一会缓缓的答道:“三哥死了,我也是刚听说”我和艳仔一脸惊愕,一口同声道怎么可能。艳仔平复了下情绪说:“三哥比我大几岁,最多超不过五十三,身体比我还结实,怎么可能没了呢”胖子原本略低着的头,突然抬了起来两个绿豆大的眼凝视着亭外的夜,好像要看穿外面无尽的黑暗一样,又好像黑暗中仿佛有个人一样。我声言道,“干嘛呢胖子”此时他才缓过神来,.缓慢重重的答道:“自杀”每个字好像从肺里慢慢吐出来一样.
  听到这两个字后我更加疑惑和惊讶了,不过艳仔的脸上似乎比刚才略显的平静了些,好像明白点了什么。我继续发问:“为什么?是听说三哥这两年的日子不好过,但不至于走上这条路呀,换而言之这两年干咱们这行的不都这样吗!谁混的都不如前几年风光。”话音未落胖子接着说:“话虽怎么说,但我听说三哥借了钱了”我一听一脸不屑道:“这两年咱这帮人身上谁不抗点债啊,没点外债都不好意思和老伙计们在一块吹牛,以前是比谁挣得多玩儿的大,现在比的是谁欠的钱多,跳蚤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胖子刚要开口艳仔抢言道:“别吹牛不打草稿说风凉话了,我也听说了,三哥欠的可不是三核桃俩栆几万块,而是一百多万吧。”
  胖子见我一脸茫然也马上点了点头。时间凝固了一会儿,我们仿佛都在思考着什么。艳仔开口道:“得了,还是先敬了三哥这杯酒吧,也不枉此生相识一场”我们一起将酒倒在了地上。胖子略带有几分歉意道:“何止相识一场,三哥比咱们出来的早,咱们这帮人初来这讨生活的时候百分之九十的都受过三哥的接济。我记得那年我刚开始“跑厂子”钻到泵底下骗泵时被别人发现了,光赔钱还不算,还要打我要不是三哥及时赶到把事儿给平了,那帮人非把我打傻了”胖子说完后举起杯子自己干了杯酒。我开口道:“是啊我来这儿的时候第一次租的房子就是三哥给找的。前几年三哥倒废铁时赚的金银满钵,在这个圈里可是数一数二的,虽说这两年生意不好做但只吃老本也够他吃到老了。那为什么走上这条路了呢?”胖子押了口酒道:“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前几年是赚了不少钱,咱那时候开废品站不也风光了几年吗!”此时我们脸上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胖子接着道:“赚了钱以后三哥看着儿子也快该成家了,就全款给儿子在这儿买了套房那时候有人劝他按揭,他认为按揭太不划算,每个月还惦记着还款太麻烦不如这样爽快,后来他开始从矿上往铁厂里倒煤但是这时候他的启动资金已经不足了,就从几个朋友手里借了点,前期还可以虽然赚的不多但流动资金是一直有的,后来煤的价钱一天比一天低,铁的价格更是一天不如一天,后来居然出现了废纸比废铁还贵的现象。”我两个点头示意。胖子接着说道:“银行为了减少风险年底的时候企业必须把今年的贷款还上,明年年初在继续贷款给你。厂子年底的时候就压这户头的货款不发,全给了银行,但谁也没想到银行第二年的时候耍了个狠招看厂子效益不好就停止了对厂子的贷款,这下三哥抓了瞎了,光着过年前后欠人的利息就不少钱呢,赶紧找关系去厂子里要账,至于后来要过来多少那就不知道了”说道这儿胖子喘了喘气举起了杯子我一块干了一个。艳仔道:“对我的站就是那个时候关的,但是就那几车煤也不值一百多万呢。”胖子看了艳仔一眼道:“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三哥这次是栽了跟头了,可三哥可不是那种跌倒了就不会站起来的人,而是一个越战越勇敢于冒险敢于死磕到底的人”我点头表示同意并插话道:“是啊要不然三哥也不会成为咱们那最早出来闯,而又有赚到钱的那批人。时代变了那时候只要你有胆脑子机灵就肯定能赚到钱”胖子打断我的话道:“别感慨了,后来有一段时间废铁价不是开始回升了吗,三哥觉着翻本的机会来了,就找关系和别人合伙收购了两条废船,开始割废船卖废钢。”我抢言道:“三哥那来的钱呀?”胖子言道:“重点就在这儿,三哥那还有钱干这个,原来三哥这回不好意思在向朋友伸手了,就从借贷公司借了大几十万开始干这个,谁曾想他们刚把那破玩样买回来,还没割两天那铁又开始降价了边割边降”旁边的艳仔长长的叹了口气,自己干了一杯道:“都怨我当时我要是多劝劝三哥或许结局就不会是这样!”我们两个满脸疑惑的看着艳仔。艳仔道:“三哥那次给我打电话给我讲他想买废船,割废钢卖,我说电视上讲了这次钢铁价格回升可能是热钱涌入,不会持续太久,过不了几天肯定暴跌。”三哥道:“自古富贵险中求胆不大点怎么能发财。”那声音比平常说话时高了几个度,一副志在必得的气势,后来我又苦口婆心的劝了半天,见没什么效果就把电话挂了。我当时想三哥可是老江湖了,这点猫腻他能看不出来,或许等两天他这热乎气过去,这事也就过去了,可谁曾想三哥居然着了道了,更想不到的是还去借贷公司借了钱,要早知道这样我肯定会叫上你们咱三一块和三哥坐一块喝点酒劝劝他”说到这艳仔情绪激动手有些发抖,举起杯子干了一杯,我和胖子一人陪了一杯。我叹息道:“唉命啊!贷款公司的利息高是压倒三哥的最后一颗稻草。可话说回来了,三哥这些年仗义疏财,咱们这帮人刚来这讨生活的时候百分之九十都受到过三哥的接济,这里面不只是咱们这几个倒霉蛋,还有转行较早现在混得风生水起的譬如干服装批发的小六子,文具批发的老猫,开运输公司的黑哥等等,每个人给三哥凑个十来万他这坎不就过去了吗,也不至于现在这样。”胖子看着我冷笑了一声道:“亏你都黄土埋半截的人了还没活明白呢,现在的人情大不如前了,已经不是见面一口酒四海之内皆兄弟的年代了。很多时候情义比纸都薄,比北极的冰块都凉啊!而且三哥这人那都好就是太好面儿,啥事都自己扛,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宁可选择这条路,也不怨向其他人伸手,还有人死账销也不给嫂子和孩子留负担。”
  话到这我们有共同向地上倒了一杯酒,而后我们又碰了一下,每人一口气喝了一瓶。看着皎洁的月光撒向大地,风儿袭来微凉。
  第二天我听新闻中说到“现在我们国家正处在转型期,产业结构正在调整,调整中的阵痛还在持续释放。”是痛,痛到要人命。时代的结束总是以人命的结束为标志的,那个以煤炭和钢铁为标志凭胆识就能白手起家情义比天大的时代已经落下帷幕并渐行渐远。而我们这些在土里长大带着对财富的向往和一身无畏闯进城市的人也将在城市的边缘步入暮年。或许我们的下一代会更好一些。下一个时代的大门正在开启,但我们已无力再战,于我们无缘。
  我想到了《美国企业家杂志》的创刊词——我是不会选择做一个普通人的。如果我能够做到的话,我有权利成为一位不寻常的人。我寻找机会,但我不寻求安稳,我不希望在国家的照顾成为一名有保障的过民,那将被人瞧不起而使我感到痛苦不堪。我要做有意义的冒险。我要梦想,我要创造,我要失败,我也要成功。我拒绝用刺激来换取施舍;我宁愿向生活挑战,而不愿过有保证的生活;宁愿要达到目的时的激动,而不愿要乌托邦式毫无生气的平静。我不会拿我的自由和慈善作交易,也不会拿我的尊严去与发给乞丐的食物作交易。我决不会在任何一位大师面前发抖,也不会为任何恐吓所屈服。我的天性是挺胸直立,骄傲而无所畏惧。我勇敢地面对这个世界,自豪地说:“在上帝的帮助下我已经做到了。”我想三哥死的时候是无所畏惧的,是如壮士赴难一般悲情而豪壮的。
  后来我听说胖子给嫂子带去一万块钱。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