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未成型但已分化的中产阶层》(转载)

楼主:愤怒的小红鸟2016 时间:2017-06-01 07:21:02 点击:58 回复:1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近年来,“中产”在公共领域中被提及和讨论的频次越来越高,背后有很多原因。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受益于社会改革的老一代中产的儿女们逐渐在社会各界崭露头角,社会规则、文化导向和消费趣味都围绕着新一代中产而转,话语权在握,舞台成为新中产的主场。刻画中产生活的影视剧顺势涌现,从《蜗居》《奋斗》到《欢乐颂》,不变的是中产焦虑,变化的是对中产内部的分化、割裂与融合的观照。

  谁是中产?马克思曾以生产资料的占有为标准区别中产与无产,但为社会学界普遍接纳和沿用的界定是韦伯的“三段论”:光有钱不行,韦伯说,权力(政治地位)、声望(社会地位)、财富和收入(经济地位)叠加,才构成完整的“中产”。


  从时代背景来看,中国的中产阶层是伴随着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政策崛起的。彼时“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就是第一代中产,包括中层干部、知识分子、国企职工、个体户等。老中产的原始积累,公立教育的普及,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催生了中产二代。《欢乐颂》中,居于新中产阶层内部顶端的是安迪、曲筱绡;居于中层的,是赵启平;底层的,是樊胜美、关雎尔、邱莹莹。

  赵启平、关雎尔、邱莹莹甚至樊胜美的父母基本都属于第一代中产,但后天的差距在未知变量中逐渐显露。曲筱绡和小包总的父母都是白手起家,属于一脚踏入富裕阶层,另一脚仍悬在中产结构顶层的人。格局不大,产业不稳,财富继承者稍有懈怠就可能导致满盘皆输。他们最怕的,就是“富不过二代”。


  赵医生属于新中产里较为稳健的中层。按时间估算,赵医生的父母应该是把握了恢复高考机会成就自己的新中国第一代知识分子,一个是大学教授,一个是高级工程师。父母打拼出来的社会资源,赵启平用天赋和勤奋顺利延续,博士毕业,年纪轻轻就是主任医师。曲父知悉赵启平的家庭情况时,直言女儿找到他是“烧高香”。若以财富衡量,赵家不比曲家,曲父为何高兴得合不拢嘴?这就触及“中产”的内核了:文化层次和社会声望。

  隐形的阶层区隔:文化和审美
  同在一个话语体系中,人们常常使用心照不宣的沟通方式强化身份认同。体系之外的人,既无法适应前者表达,也不能从中获得审美愉悦。剧中有两处细节生动再现了这种“不过招”的尴尬。
  一是曲筱绡、赵启平、奇点和安迪四人玩牌,安迪和奇点开玩笑时引用了莎士比亚戏剧《麦克白》的台词“亲爱的麦克白夫人,你的双手也不干净!”,三人会心一笑,只有曲筱绡会错了意。二是奇点在朋友圈引用《诗经》向安迪示爱,赵启平解释半天,曲筱绡一脸茫然。这位飞扬跋扈的“富二代草包”心里门儿清,财富不能转换为文化,文化却能给财富创造带来机会。

  尽管中国还没有形成“橄榄型”的中产社会,但受过良好教育品味不俗的中产们带给社会的正向引导是显而易见的。中产的成功来自个人奋斗,而不是靠歪门邪道成为一种“政治正确”,影响着各个阶层的认知。比如社会上泛滥的“富二代”、“官二代”称谓,背后是轻视和不屑,是对“个人奋斗”的信仰。


  富裕而文化程度一般的阶层,上升渴望指向更高的涵养,比如曲父;文化程度较高、尚处于原始积累期的中层底层,则以中产上层为学习榜样,比如关雎尔,每天跟着安迪跑步。如果对中产精英的向往不能化为具体行动,再加上外在因素如原生家庭的短板,樊胜美们从阶层底部向上流动的机会就越发渺茫。

  压死“樊胜美”们的两棵稻草:原生家庭和依附性人格
  一个人的格局是由原生家庭的短板决定的。她重男轻女的父母和吸血鬼哥嫂,榨干了她的收入,也剥夺了她人生中一次又一次的成长机会。但《欢乐颂2》将樊胜美这一原本“全民心疼”的角色恶化为“全民憎恶”:她事事推到男友身上,逼迫不成就出口伤人,欣赏安迪的优秀却缺乏改变的力量,让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气。


  2015年,清华大学李强教授公布了他根据2000年第五次和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对比而产生的中国社会结构变化趋势图。从2000年到2010年十年间,中国由倒“丁”字型社会向“土”字形社会转变,底层群体出现了明显的向上流动趋势。

  以樊胜美为代表的“凤凰女”、“凤凰男”是中产阶层内部最为尴尬的一类人,他们生于上世纪70~80年代之间,适逢国家大力推进公立教育的千载良机,通过苦读走出山村或小城市,但常常因为家庭的牵绊,人生发展也受到制约。比如,如果樊胜美的哥哥有点出息,樊胜美还是有机会成就自己的。

  从中产阶层的外在特征来看,文化消费和生活消费比如出国游、购买奢侈品、听古典音乐会,是中产区隔其他阶层的方式。樊胜美的悲哀在于,看到了中产生活华丽优雅的一面,但误以为中产身份可以靠华服和名包就可以装扮,盲目幻想通过奢侈品符号在老男人饭局“掐尖”,反过来却被一柜子衣服和假包所异化。

  一个中国新中产的消费水平应当是怎样的?瑞士信贷银行的《全球财富报告》将中国社会的“中产阶级”定义为:月收入4.5万元人民币,年收入在50万元以上;除稳定的收入,还要有百万元级的资产,要有房、有车、有社会地位等。社会上流行着一种关于“中产”的生活描述,他们月收入3~5万,有90平米以上无贷款的房产,价值30万以上的汽车,每周至少健身一次,女性至少每周光顾一次美容院,每年出国旅游一次……根据这些官方标准和民间戏谑,欢乐颂小区22楼的五美只有安迪和曲筱绡符合要求,也只有她们能无所顾忌地随意消费奢侈品。看剧情,也的确如此。

  从第一代老中产到第二代新中产,消费追求从品牌迁移到品质,从大众奢侈品到小众轻奢品是趋势。近年来互联网电商热潮的兴起也证实了这一点,各种海淘App、ODM电商平台、名人IP电商模式所传递的都是关于“品质”和“品位”的要求。“只选贵的,不选对的”土豪式消费不复存在,“只选合适的,价格无所谓”是新中产的消费理念。

  《欢乐颂》中,樊胜美看到安迪的爱马仕套装很羡慕,安迪却说“我也不是很懂”,还说“出于礼貌,一周五天不重样就可以了。”安迪成长于美国,这种消费和生活观念也反映出美国经历了消费升级的成熟阶段里,中产是如何与消费符号相处的。

  新中产,一个松散的共同体
  《欢乐颂》五美和她们的社交圈大抵都算中产,但是“中产”范畴大,从财富多寡、生活方式到消费追求,“中产”内部层次分化明显。


  现实比电视剧更魔幻,前阵子一篇名为《成都小区里的阶级斗争》的帖子刷爆社交网络,这场斗争用“绝不让娃和没英文名、看喜羊羊的孩子同读没外教的幼儿园”的冰冷,宣告了中产阶层内部鄙视链的存在:你以为你是中产?你只是中产的底层而已。

  不足2万一平米的房子,撑起了一方业主的优越感,暴露了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的老问题,也再次凸显了所谓的“中产焦虑病”。群体认同感的脆弱,在这场阶层内斗中褪去了最后的面纱。这距离亚里士多德关于社会中间群体“既不像穷人那样希图他人的财物,资产也不像富人多得足以引起穷人的觊觎。既不对别人抱有阴谋,也不会自相残害”的描述,差了几个光年。

  但是,看看益普索2014年《中国中产人群生活质量研究》报告中“超四成被访者认为家庭生活成本压力大,最主要的家庭支出依次是子女教育、住房和医疗保健,中国内地中产人群的整体幸福感评价得分仅为6.78分(满分为10分)”的数据,你会不会觉得《成都小区里的阶级斗争》一点也不夸张?

  实际上,中产共同体在中国从未出现过,未来何时会成型也难说。我们的中产和新中产们,还在炫富、拼富、鄙视、反鄙视、内斗中叙述着对房子车子、孩子教育、身份维系的焦虑,无暇顾及身为中产的社会责任——为公益助力,为弱势呼喊,为国家和时代的精神供给养分。他们反过来会质疑:我自己就是弱势群体,我怎么为弱势呼喊?谁为我呼喊?

  我期待一部《欢乐颂3》把未竟的故事讲完。

  是不是可以关照安迪这群中产步入中年后的故事?子女教育,父母养老,家族企业经营,重病保险。作为一场女性群像为主角的剧,是不是也可以关照中国中产女性的精神状况?

  一些中产女性一边听“女德”专家(比如丁璇)的课,用封建文化糟粕指导自己的人生,一边运用她们在现代化高校里学习的知识拼杀在职场上,如履薄冰地维护着“中产”身份。有没有一部剧可以将这种割裂如实演绎?《欢乐颂2》里邱莹莹和处女情结男友应勤的故事已经开了个头。


  最后,和大家分享一下最近火爆网络的“女德”专家丁璇的语录:

  挨揍的女人不容易病。

  女孩最好的嫁妆就是贞操。

  女人衣着暴露易失身,克家庭、克父母、克子女。

  女人如果生了一副让异性见了就想占有,同性见了就生妒嫉的相,那可不是好
作者 :佛狸祠前 时间:2017-06-01 16:36:18
  这个标准不低啊,依据是什么呢?50万的收入是指家庭还是指个人?另外,为什么收入的要求较高,而资产要求却很低?家庭收入50万的,怎么可能只有100万左右的房产?没看明白。。。。
  • 愤怒的小红鸟2016

    举报  2017-06-02 13:42:51  评论

    @佛狸祠前 五十万应该是一个家庭的年收入吧,100万的房产二线三线上城市差不多?沈阳也就差不多吧。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佛狸祠前 时间:2017-06-03 08:16:55
  @愤怒的小红鸟2016 即使是家庭收入达到50万的,那他在当前状态下,只拥有一套百万级房的可能性也会很小。另外,中产阶级,不明思议,当然是指总资产,我觉得那个文中的定义是不准确的。用收入了定义的话,那应该是讲“中等”阶级,但如果说到中等,那就得把家世、受教育程度、眼界心胸以及社会地位都考虑进去,那不是仅仅考虑收入了。看过一篇文章,把樊胜美现象和前些年流行的杜拉拉现象对比,哀叹靠个人努力奋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觉得作者的观点太悲观了,个人努力现在仍然很重要,樊胜美的问题更多的是他的家庭,即使他的个人成就、收入能比上杜拉拉,但如果用“中等”阶级来衡量的话,那她差的就不是一个量级。
  哈哈,说句题外话,昨天刚看到个新闻,说人民大学是当前中国最具有身份认同和团结的学校,雷杨案背后就是他们在做推手,人民大学有可能成为较平民版的西点军校,想快速提升自己后代1阶层的,这可能是个捷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愤怒的小红鸟2016 时间:2017-06-03 11:05:30
  这文章,也就权当闲时一看,微信公众号的东西,特别具有个人见解,但不一定正确。就我本身觉得,中产的定义确实需要考虑太多因素,仅用金钱定义是不是中产,是中国某些“上层理论”的阴谋。举一例,中产在政治上应该具备一定话语权,但中产在中国算什么?土豹子干不过土匪出身的。中产现在享受到的不过是片刻的安稳而已。

  不过,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感还真是在压迫中伺机挣扎一番啊,至少还让人有点震聋发聩的片刻安慰。

  你说那边中产能得意几时几代?咱也说不好,咱又不会咒人家大专生的孩子必然考不上大本,这辈子有钱生孩子必然败家……但是中国高层不会让有钱人左右政治,而是让屁民都嫉妒有钱人,远离政治,自己作为红三代红四代,就高枕无忧了——起码,一门心思奔钱的国人,造反可能性不大。

  正如八十年代末的那事,让多少热血青年远离了政治啊——

  现在是太平盛世,宣扬中产阶级定性与美好的理想,就是维护社会稳定。

  领导人的意思是:你们都奔钱去吧,使劲捞钱比阔吧,别想着呐喊了,这不是你们玩得了的。樊胜美——这社会越多这样的物欲崇拜者,这国家就越好管理啊!

  哈哈哈哈。所以,暴发户不会成大事,女人可以靠打游戏进入所谓“上层阶级”,只不过也是黄粱梦一场而已……

  人最难得的是清醒,还要有点自知之名。
楼主愤怒的小红鸟2016 时间:2017-06-03 11:09:09
  杜拉拉的时代,是七十年代的意识大行其道的时代。而现在,这种靠单打独斗登上成功之巅的传说,糊弄小孩子还不错。

  荫蔽在中国还是非常重要的,正如你说,到了,樊亏在家庭,就是这个道理。

  总之,没人即白废,这道理放谁身上都一样。

楼主愤怒的小红鸟2016 时间:2017-06-03 11:12:30
  国家最近出台慢病中长期规划,可能你不知道,但我多少明白点意思,就是国家的社保和医保必然负担不了未来的国民健康问题,大病屁民必然治不起,治不起就对维稳有威胁,所以从上到下都在宣传治未病,宣传要健康生活……

  套路啊,套路。
楼主愤怒的小红鸟2016 时间:2017-06-03 11:19:09
  最后总结一下:国家维稳的目标就是让有钱人觉得自己有钱特别牛逼,自己就是个神仙,不用涉足“说不定被套进去的政治”,不必具备社会责任感;要相信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不必怜悯穷人;而对穷人,国家希望他们做到自觉,认命即可,然后乖乖地看有钱人所享受到的一切流口水……除了女人之外,不要试图打破这种规则。因为女人无危害,是对政权最没威胁的一群人,让她们“适当地”跨越阶层,他们就会心满意足,再无建树。

  记得古代一个朝代的统治理论就是这样的,我忘了是什么时候了。

  得去翻翻。
楼主愤怒的小红鸟2016 时间:2017-06-03 11:20:14
  樊想别人荫蔽她,结果她家庭都在指望着她的荫蔽……

  唉╯﹏╰难啊!
楼主愤怒的小红鸟2016 时间:2017-06-03 11:23:03
  噢,说句题外话,大学教授们也并不关心政治的原因,是因为忙着赚钱,不兴趣钱的也被科研项目压死了。

  没有精力关注政治。

  我也不关注,因为现在年轻的妈妈们只关心孩子,政治跟我有什么关系?深度,意义,策略,本质……国家与国际形势……能否真正实现维稳……社会保障未来会不会崩溃——与我无关。
楼主愤怒的小红鸟2016 时间:2017-06-03 11:42:50
  啊,我想起来了——晋武帝……

  不过不一样的是对群臣的腐败打击,但对富商或世族阶层都差不多。

  就是,玩好你们的,我规定好你们玩的圈圈,其他的我不管。你们有钱尽管花,我支持。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