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当庭改判无罪:程序之困依然待解

楼主:马奇勋律师L 时间:2017-01-17 11:55:50 点击:0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凤凰网

  据新华社报道,日前,云南高院对卢荣新涉嫌故意杀人、强奸一案二审开庭,经过法庭审理并于当天公开宣判,宣告卢荣新无罪,当庭释放。

  当庭改判无罪,而且是故意杀人、强奸这样的重大恶性刑案,判决结果引来不少关注,司法界人士对本次判决的价值评价不低。按照刑诉法规定,二审法院在面对事实不清或证据不足的案件时,可以当庭改判,也可以发回重审,实践操作中,发回重审多而鲜见当庭改判,足见本案判决之不易。但耐人寻味的是,本案体现出来的程序细节,同样让人看到具体司法的颠沛与波折。

  据新华社报道,该案案发在2012年9月,“经侦查,认定犯罪嫌疑人为卢荣新”,2014年6月,卢荣新被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中院一审判处死缓,随后卢荣新上诉,云南高院2015年4月曾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重审,虽然一审法院另组合议庭审理,但一审死缓结果坚持未变。这才有了云南高院此次的当庭改判无罪。

  得来同样不易的此次二审认为,“一审据以定案的DN A检材提取、鉴定,以及被告人有罪供述、现场指认笔录等证据取证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予以排除,不能作为定案证据,且经公安机关在二审阶段重新侦查,发现本案不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有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启动,并成功排除了大量侦查阶段的关键证据,经过证据补强反倒找到相反可能性,无法排除合理怀疑从而当庭判决无罪。

  不得不说,这起在二审阶段即被当庭宣告无罪的案件,当庭改判殊为难得,但案件的程序过程依然充满波折,两次判有罪,一次重审,错案虽在现有二审程序环节内就得到纠正,但从中依然可以寻到司法程序有待改进的环节。可以看到,该案第一次二审,云南高院已做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判断,但结果却不能免俗地发回重审,一审法院按规定再组合议庭,也并没有因为高院“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认定而有所改变。常见的判例中,二审发回案件被酌情“疑罪从轻”,但强奸、杀人这样的严重犯罪,两次都是死缓结果,似乎已经可以看出一审法院疑罪从轻、从缓而不是从无的潜在态度。一审判决坚持不变,核心原因可能就是第二次二审时所言“据以定案的D N A检材提取、鉴定,以及被告人有罪供述、现场指认笔录等证据取证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但未予以排除,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值得深究。

  从二审两次察觉、最终下决心排除的大量非法证据,当然可以看到二审审理的认真和坚持,尤其是第二次二审,但也不必讳言一审法院对一系列非法证据的无视,以及侦查机关侦查行为不规范导致的恶果。二审当庭判决无罪的后续,有国家赔偿,也应有错案责任追究的进展。

  同样一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案件两次二审的结论却差异明显,一次发回一次当庭改判,虽然都符合刑诉法相关的程序规定,但对于当事人而言,这样的正义结果来得显然还不够快。虽是当庭改判,但时间和程序上的波折是否也说明,如此深思熟虑的庭审并没有完全戒除庭审虚化?一个无罪判决背后要协调多少,正说明司法回到专业、中立的司法属性的改革有多难。从第一次发回到改判,程序延宕近一年,司法不违规的程序操作可以让嫌疑人多等多少时间。卢荣新等的当然不算长,为了案件再审纠错而持续等待的纪录是二十多年。程序的尴尬则在于,这同样不违规。

  无罪判决不是样本工程,需要不断被司法实务所适用,成为每一个人都感受得到的具体法治。能当庭改判而首先选择发回,程序或可称作谨慎,但法庭面对“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案件的态度,能否真正彻底、毫不犹豫地贯彻疑罪从无原则,果断启动非法证据排除,这不是对司法实务提出的苛求,却是新一轮司法改革需要直面的追问。同一个案件,可以发回也可以改判,程序波折中可见具体司法从业者的坚韧,希望也为司法纵深改革触碰程序疏漏提供依据和动力。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