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宗教论-------与沉默的交流

楼主:风起云动奈何天L 时间:2014-07-29 11:03:54 点击:976 回复:2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当我沉默的时候

  如果人们自愿入教,甘愿接受这样的规则,是不是“外人”就不宜干涉呢?这个问题有点复杂,先放下。
  -------------------------------------
  如果事先了解穆斯林的教义,如果了解要实行割礼,如果了解了要全透蒙住不能穿五颜六色的衣服,没有女性愿意加入。

  加入的女性基本是因为父母穆斯林,出生没得选啊!

  ==============

  在一定程度上,我是刻意回避了这个问题。

  宗教能唤起的狂热情感可以超越这些世俗的愿望。这种例子并不少见。群体的压力让个体无法从内心“理直气壮”的表达这种世俗愿望的诉求,个体自己内心就怀疑这些愿望的合理性。

  所以,“外人”的干预是否“应该”,确实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

  回到讨论的基础上来,我的感受,现在并不是因为非教徒的“外人”要用自己理解的世俗生活的“正确”去否认教徒自己遵从的教义,而是一些教徒,在希望得到世俗世界人们的“理解”和“尊重”这个主题下,事实上在要求非教徒接受和认同他们理解的教义的“正确”。

  德玛认为古兰经是超越科学的对世界本质和真理的把握,认为古兰经具有裁决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误,什么是真理什么是谬误的终极裁决权。

  这个主张,就是要确立古兰经的“真理裁决权”,从而根本就违背了“尊重和包容”的原则,虽然是在“尊重”的旗帜和口号下表达的。

  这一点,是我想辨析的核心。

  由此,我还想论证这样一个普遍的命题,而不仅仅是针对宗教,论证一个普遍的思想原则:谁也无权拥有“真理裁决权”,否则,人类必然陷入“圣战”模式。

  我认为,只有确立这个原则,才可能得到这样一种结果:各种思想、学说自然都认为自己“正确”,我们不需要非要争个你死我活,最后剩下一个“唯一正确”,而寻求到和平共处的方法。
楼主风起云动奈何天L 时间:2014-07-29 11:29:00
  @当我沉默的时候 ----------------今天咱换个地方
  ---------------------------------------------------
  信徒是不能质疑“神”的,当信徒对“神”产生了动摇和怀疑,那么这就是信徒对“神”的不忠诚,对信仰的不坚定。

  德玛“认为古兰经是超越科学的对世界本质和真理的把握,认为古兰经具有裁决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误,什么是真理什么是谬误的终极裁决权。” 这是普遍穆斯林信徒最基本的认知。虔诚的基督教徒和佛教徒,同样认为他们的“神”具有真理终极裁决权。德玛只是做的更加赤裸裸些。

  沉默,你认为要要消灭“真理裁决权”才能避免人类陷入“圣战”模式。

  原谅我才疏学浅,我在历史的长河中,找不到一场战争是为了“真理裁决权”,其真正目的都是为了“利益分配方法”。不管哪一场战争理由多么华丽,多么动听,背后其实都是为了“利益分配方法”。

  在近代以来,没有一场战争是突然爆发,每一场战争都有一定前因。资源竞争---资源冲突--------外交谈判------相互容忍-----忍无可忍----------破坏规则-------战争。

  这一切的根源,我昨晚已经论述过:生产出来的物质,永远都会少于人类的需求。物质生产会越来越大,但是人类数量增长速度会更快,这也是中国5千年历史在治、乱二者里面不停的循环原因之一。

  谁拥有了“真理裁决权”谁就有了“道德的制高点”,争取“真理裁决权”是手段,占领“道德的制高点”是目的。“道德的制高点”对弱者来说,只是哀嚎,但是对强者来说是力量的倍增器。
作者 :当我沉默的时候 时间:2014-07-29 13:53:00
  @风起云动奈何天L

  信徒是不能质疑“神”的,当信徒对“神”产生了动摇和怀疑,那么这就是信徒对“神”的不忠诚,对信仰的不坚定。

  德玛“认为古兰经是超越科学的对世界本质和真理的把握,认为古兰经具有裁决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误,什么是真理什么是谬误的终极裁决权。” 这是普遍穆斯林信徒最基本的认知。虔诚的基督教徒和佛教徒,同样认为他们的“神”具有真理终极裁决权。德玛只是做的更加赤裸裸些。

  沉默,你认为要要消灭“真理裁决权”才能避免人类陷入“圣战”模式。

  原谅我才疏学浅,我在历史的长河中,找不到一场战争是为了“真理裁决权”,其真正目的都是为了“利益分配方法”。不管哪一场战争理由多么华丽,多么动听,背后其实都是为了“利益分配方法”。

  在近代以来,没有一场战争是突然爆发,每一场战争都有一定前因。资源竞争---资源冲突--------外交谈判------相互容忍-----忍无可忍----------破坏规则-------战争。

  这一切的根源,我昨晚已经论述过:生产出来的物质,永远都会少于人类的需求。物质生产会越来越大,但是人类数量增长速度会更快,这也是中国5千年历史在治、乱二者里面不停的循环原因之一。

  谁拥有了“真理裁决权”谁就有了“道德的制高点”,争取“真理裁决权”是手段,占领“道德的制高点”是目的。“道德的制高点”对弱者来说,只是哀嚎,但是对强者来说是力量的倍增器。

  ============================

  先做几点解释:

  1、我说避免“圣战”模式,这个表述也许不够明确,这不一定指战争,我想表达的意思是,避免争斗演变成为你死我活的格局,当然,你死我活的格局,最终几乎都是用战争来解决的。

  2、老兄在这里表达的意思是:斗争演变成你死我活的格局,跟思想上认识上的倾向无关,仅仅跟资源有限性相关。这一点,我认为老兄论证得还不充分,说服力还不够。

  英格兰光荣革命之后,逐渐寻找到一套办法,在一国之内,把各阶层利益矛盾的争斗控制在了不要你死我活,大家坐下来谈找到妥协方案这个限度内。可以说,直到今天,资源仍然是稀缺的,利益的争夺和由此产生的矛盾,也从来没有停止过。但是,确实做到了不要斗到你死我活的程度,这也是事实。

  所以,我不赞同这层意思:只要资源还是稀缺的,利益分配造成的斗争就必然不断升级直到变成你死我活,最后死掉一个作为一个循环的结束。如果老兄想表达这层意思,那我认为还要再仔细推敲一下。

  当然,是不是“消灭真理裁决权”就能达到使争斗不要升级到你死我活程度呢?

  我没有想过“消灭真理裁决权”是不是充分条件,我的第一感觉不是,还需要其他条件,才能达到是斗争不要升级为你死我活的这个目标。

  我表达的意思是:“消灭真理裁决权”是一个必要条件,没有这个条件就不行。当然,这一点我也还没论证清楚,只是提出了这个命题。

  我想,老兄的分析展开了很多问题,如下:

  1、“消灭真理裁决权”在理论上是不是成立?
  我想这是我首先要论证的——理论上就不能成立的话,其他的就别说了。

  2、“真理裁决权”的思想是不是确实和斗争要斗到你死我活这个现象有某种因果关系?我认为这是思想根源,所以认为“消灭真理裁决权”是必要条件,但是,就像上面说的,我还没有论证,仅仅提出了一个命题。

  3、如果按老兄论述的:生产出来的物质,永远都会少于人类的需求。物质生产会越来越大,但是人类数量增长速度会更快,这也是中国5千年历史在治、乱二者里面不停的循环原因之一。
  即使不说永远,也可以预见,生产出来的物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都会是稀缺的。那么,中国的“历史周期律”,就没法破解了?
  我不愿意结果真是这样,我觉得还是可能有办法的。而“消灭真理裁决权”,我认为就是需要的条件之一。当然,我还是没有做论证。

  这些问题的论证,很困难,老兄容我慢慢来。
作者 :当我沉默的时候 时间:2014-07-29 13:56:00
  我把前面我的论述贴过来吧,方便大家看。
作者 :当我沉默的时候 时间:2014-07-29 14:00:00
  我对宗教其实并不熟悉,没读过圣经、古兰经,一本佛经都没读过。我是觉得,从对宗教的观察出发,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一个很好的契机,去探索和总结一些思想问题。

  我个人的兴趣和意愿,是想探索一些思想的基本原则,这些基本原则可以作为人类的共识基础,是一个最大公约数:不能再少,再少了就会出大乱子;也不该再多,再多了就会成为对人类创造力的限制,和对于本来可以拥有的自由的剥夺。

  我个人的想法,这样一些思想的基本原则作为共识,在此基础上,对各类具体问题具体事务,大家尽可以有各种各样的观点、意见,这些分歧,都是技术性争议了,不再是“意识形态斗争”。

  我认为,这样,更可能达到和平,并追求繁荣。
作者 :又唱又跳 时间:2014-07-29 14:00:00
  风起云动把战场搬到这里来了,就来说两句。

  1、宗教的问题在论坛上有过比较全面的论述,懒得翻帖子了,简单说几个,洗脑、神秘仪式、组织,等几个特征,有总结5个特征的,有说9个的。但是,信教的人说法要单纯的多,比如佛教,就说“佛、法、僧”。
  2、忘了和谁探讨过,宗教是信仰优先,这和我们所受教育是不一样的,我们讲究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所以马克思主义是反对一切宗教和宗派的。
  3、在中国,宗教问题是政治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向来应该讲究控制的,而现在几近失控了,政府有责任。
  4、宗教和邪教不应该是两个问题,而是一个问题的多个方面,激进的宗教信徒就会把宗教发展为邪教,宗教的激进一面和宗教的温和一面是宗教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最好不要割裂开看待。邪教问题也是政治问题,因为会导致社会失控。
  5、具体到YSL,这是个相对来说更激进的宗教,这是胎里带。
  6、YSL的扩张,是YSL温和派和激进派一致的地方,千万不要抱有幻想。

  另外,楼主关于道德制高点问题,非常同意。
作者 :当我沉默的时候 时间:2014-07-29 14:00:00
  伊斯兰引起的争议,我觉得首先有助于我们重新思考并厘清一些基本的概念和观念。

  比如,人们常说要“尊重”,要“包容”。当很多人对MSL的一些做法提出尖锐批评的时候,也就有人使用“尊重”“包容”这些概念,来证明尖锐的批评不合适。

  我们回到一个具体的实例上,有这样的事情,并不是很极端也不血腥:

  MSL认为酒是邪恶的,喝酒是一种恶行,因此要求教徒禁酒。在一些教徒多的地区,就出现了教众去收缴别人的酒,非教徒的酒,扔到河里去的事。
作者 :当我沉默的时候 时间:2014-07-29 14:01:00
  我们把这个实例放到“尊重”和“包容”的思想框架下来思考:

  非教徒是不是应该尊重和包容教徒“认为喝酒邪恶”的观点和“不喝酒”的行为呢?我个人认为应该——他们有权利认为喝酒邪恶从而不喝酒;那么,教徒是不是应该尊重和包容非教徒“并不认为喝酒邪恶”的观点和“要喝酒”的行为呢?我个人认为也应该——他们有权利认为喝酒不邪恶从而要喝酒。

  如果把尊重、包容教徒“认为喝酒邪恶”的观点和“不喝酒”的行为,解释成为等于认同“喝酒邪恶”的观点,那就麻烦了——“尊重”教徒“认为喝酒邪恶”的观点,就变成了必须赞同这一观点,变成了教徒的观点被定义为“真理”,从而具有了强迫他人遵从的权力——尊重变成了强迫,这很吊诡。

  同理,如果把尊重、包容非教徒们“不认为喝酒邪恶”的观点和“要喝酒”的行为,解释成为等于认同“喝酒不邪恶”的观点,也就麻烦了——“尊重”非教徒“不认为喝酒邪恶”的观点,就变成了必须赞同这一观点,变成了非教徒的观点被定义为“真理”,从而具有了强迫他人遵从的权力——尊重变成了强迫。

  我们可以由此得到第一个结论:尊重、包容,不等于认同。
作者 :当我沉默的时候 时间:2014-07-29 14:01:00
  继续,上面总结的第一个结论还表述得不够明确,从实例分析里面我们应该得到更明晰的表达:

  尊重、包容,不等于认同,并且,强迫他人认同,就是违背了尊重、包容的原则。
作者 :当我沉默的时候 时间:2014-07-29 14:02:00
  还谈喝酒的实例。人们面对这一类问题的时候,往往变成这样的争论:喝酒到底是不是邪恶?是邪恶和不是邪恶,到底哪个观点对?到底哪种主张是“正确”?到底谁代表了“真理”?

  也就是:到底谁该服从谁?
作者 :当我沉默的时候 时间:2014-07-29 14:02:00
  问题的争论变成了“到底谁该服从谁”的时候,就已经背离了尊重和包容的原则了,事实上,双方都在追求强迫对方认同自己观点的权力。

  搞笑的是,在这种讨论里,我们经常看见双方都打着“尊重和包容”的旗帜。

  这样讨论注定是没有结果的扯淡。
作者 :当我沉默的时候 时间:2014-07-29 14:03:00
  回到喝酒这个实例上来。

  非教徒尊重教徒的习惯,意思是:你们认为喝酒邪恶所以不喝,那你就认为好了,不喝好了,我们不强迫你们喝酒。

  对等的,教徒们也不要强迫非教徒们不喝酒,他们认为喝酒并不邪恶所以要喝,那他们就认为好了,自个喝好了。

  教徒们可以宣传喝酒的坏处,可以讲解喝酒怎么就邪恶了,希望得到认同,但是不能强迫,更不能使用胁迫的手段收缴别人的酒扔河里去。

  扩展一下,和尚认为杀生是罪过,所以坚持吃素,你自个坚持去,当然可以,你还可以跟唐僧一样没完没了的叨叨吃素怎么好,杀生怎么罪过,但你不能把不吃素的人给抓起来。

  再扩展一下,这回不是宗教,是世俗生活。

  蔡阳可以认为买日本车不对甚至是罪恶,你自个不买好了,你还可以逢人就说买日本车如何不对,希望他人赞同你的观点,共同抵制日货,但不能去砸别人买的日本车。

  这些事,全是同一个道理。
作者 :当我沉默的时候 时间:2014-07-29 14:05:00
  二位,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吸烟,不吸烟者遇到老烟枪在边上吸烟怎么办?
  1,不吸烟的走开
  2,吸烟的走开。
  3。不吸烟的先忍受,等忍受不了了把吸烟的暴打一顿
  4.吸烟的先忍受,等忍受不了了把不吸烟的暴打一顿

  二位说的尊重,和包容,这是要修养非常高或者阅历丰富的人才能做得到,而这类人又是非常少。

  -----------------------
  先绕远点说说这个具体事吧,一会再回主线继续论述。

  我个人认为,尊重和包容确实是阅历丰富得来,不过这个阅历,包括人类的整体经历,得到的经验、教训和智慧是代代相传的,这个一会还会说到。

  因此,我们观察近代以来的人类社会的时候,尊重和包容已经逐渐成为某种基本共识,并在日常生活的很多细节上得到体现。

  说吸烟,其实,法律和大家心中的公德规范就遵从了尊重和包容的原则。

  吸烟这事包含的基本事实是:
  1、吸烟有害健康,并不好;
  2、吸烟产生的危害没有到毒品那样的程度,因此,立法禁止吸烟,吸烟入刑不合适,吸烟者可以保留吸烟的权利而不被处罚;
  3、在同一个空间中,吸烟者会对不吸烟者造成侵害,造成二手烟问题,这和喝酒不一样,所以,公共场合禁止吸烟的规范,是得到大家认可的——吸烟者不能事实上强迫不愿意吸烟的人吸二手烟;

  那么,在开放空间比如大路上呢?

  吸烟也会引起一些人的反感,虽然这里并不禁止吸烟。这种反感,我估计有时候也造成一些烟民的对立心理,造成一些矛盾。

  我们来分析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我认为是这样的:烟民们确实应该意识到,开放空间里吸烟同样可能让别人吸了二手烟,这是侵犯了他人不愿意吸烟的权利,自己自觉点躲远点吸才合适——行使自己的权利,以不侵犯他人的正当权利为边界,这是尊重原则的必然推论。

  这些地方就还是做得不够好,确实有赖于人们公德水平的逐步提高。

  倒过来说也一样,如果一个人跑到吸烟室里去表达对吸烟的反感,大家都会觉得他有病吧。
作者 :当我沉默的时候 时间:2014-07-29 14:06:00
  忽然觉得吸烟这个例子非常好,说明了很多问题。

  如果我们把问题变成“吸烟到底对不对”“我们应不应该吸烟”,变成“支持吸烟和反对吸烟的两派,到底谁该服从谁”,如果在这个思考框架下讨论,这就成了一个“意识形态斗争”的问题,就成了双方争夺“真理裁决权”的游戏,就必然成为非此即彼成为你死我活的斗争。

  人类面临的很多问题,不应该放到这个思考框架下来探讨,而应该放到“尊重和包容”的思考框架下去探讨,寻求解决方案。

  尊重烟民吸烟的权利和自由,同时烟民不能因为这种权利和自由而侵害不吸烟者,损害他们不愿意吸烟包括二手烟的权利和自由。

  为了解决这个矛盾,我们做了很多工作:
  ——没有禁烟,但是大力宣传吸烟有害健康,包括所有香烟的包装上,强制规定必须有吸烟有害健康的明显提示;
  ——规定公共场合禁止吸烟,但是在很多公共场合,比如机场,专门设置了吸烟室;
  .......

  这一类工作,我们还可以也需要做得更细更深入,这是推动和平和文明的进程。

  我想表达的是:人类面临的很多问题和矛盾,都可以所以就更适合当做技术性问题来探讨和处理,放到“到底谁正确”这样的思考框架下去,成为“意识形态斗争”,成为争夺“真理裁决权”的游戏,就糟糕了——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反而把本来可以技术性解决的矛盾搞成了你死我活的斗争。

  一定要确立个“到底怎样才对”的事,应该少得多,范围应该小得多。我个人认为,那是为数不多的一些思想原则,比如,尊重和包容的原则就是其中之一。

  探索这样的原则究竟包含哪些内容,范围究竟有多大,这是我思考的核心问题。我个人的看法是尽可能小,小到只保留必须的内容,从而让面对具体事情必然存在的不同意见之争,变成技术性争论和探讨,而不是“意识形态斗争”,就像吸烟问题一样。
作者 :当我沉默的时候 时间:2014-07-29 14:07:00
  回到我论证的主线上来。

  MSL认为喝酒邪恶,佛教徒认为杀生罪过,蔡阳们认为买日本车错误,烟民和不吸烟者利益有冲突……..还可以举出很多例子,类似的人们观点看法不同的例子在我们的生活中随处可见。

  由此,我归纳出两个命题:
  1、总有太多的事情,人们的看法、观点不一致,甚至尖锐对立;
  2、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想法“正确”;

  命题1是对事实的归纳,我没法证明,大家各自根据自己的经历和体验去验证是不是这样。

  命题2我有一个证明: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想法“正确”,否则他就不会那样想。
  或者,表达成一个更严谨的证明形式:
  设某人A认为自己想法“不正确”,那么,他就会修正自己的想法,直到他自己认为“正确”了为止。
  所以,得证。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观点自己的主张“正确”,但是,在很多问题上,人们的想法观点主张又很不相同甚至尖锐对立,那么怎么办?

  这是人类面临的一个基本矛盾,寻求这一矛盾的解决方法,贯穿了人类的整个发展史。
作者 :当我沉默的时候 时间:2014-07-29 14:09:00
  在宗教问题上,信仰自由,意味着公众有信仰某一个教的自由,比如伊斯兰教,愿意入教你入好了,别人不能强迫你不许你入教;同时,也意味着公众有不信仰某一个教的自由,不愿意入教,就不入好了,别人不能强迫你入教。

  我们谈“自由”这样的极限概念的时候,会遇到一个悖论。

  把我以前的一个回复复制过来吧。

  以“信仰自由”为例——
  要坚持“信仰自由”,让信仰自由成为可能,就必须在理论上反对并在行动上打击这样一种“信仰自由”:我信仰一种不允许别人拥有“信仰自由”的信仰。所有人都必须跟我的信仰一致,否则就是异端,就是邪恶,我就拥有以真理、正义、上帝、主等等名义铲除它的权力。

  用“信仰自由”为自己信仰一种“不允许别人拥有信仰自由”的信仰这一主张和行为辩护,然后理直气壮地限制别人的信仰自由,这叫耍流氓。

  不只是每个宗教,甚至每个人,都有希望自己的主张得到整个世界赞同的愿望。只是,没有人有权力把不赞同自己的人定义为邪恶,从而去铲除它。这是思想的基本原则。我把它表述为:消灭真理裁决权。

  任何观点、主张,直至系统化上升为信仰,别人都有选择的权利,自己选择认同还是不认同,这种权利不容剥夺。

  任何认为自己有权力剥夺他人选择权的观点、主张、信仰,都必然成为人类社会中的邪恶力量。
作者 :当我沉默的时候 时间:2014-07-29 14:09:00
  大概就这些了。
楼主风起云动奈何天L 时间:2014-07-29 14:19:00
  @又唱又跳------------欢迎参与讨论。

  3、在中国,宗教问题是政治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向来应该讲究控制的,而现在几近失控了,政府有责任。
  -----------------------------------------------------------------
  宗教问题是社会问题,如果穆斯林没有搞出砍杀事件,没有沙甸强行禁酒等,穆斯林数量有多少,我想都不会引起你我讨论的焦点。
楼主风起云动奈何天L 时间:2014-07-29 14:37:00
  @当我沉默的时候

  英格兰光荣革命之后,逐渐寻找到一套办法,在一国之内,把各阶层利益矛盾的争斗控制在了不要你死我活,大家坐下来谈找到妥协方案这个限度内。可以说,直到今天,资源仍然是稀缺的,利益的争夺和由此产生的矛盾,也从来没有停止过。但是,确实做到了不要斗到你死我活的程度,这也是事实。
  -----------------------------------------------------------------------------
  你举得这个例子很好。非常有代表性。

  英国光荣革命应该是殖民运动大发展的时候,那时期对英国来说非洲、美洲的资源和奴隶都是英国人眼里的“蛋糕”,这份蛋糕太丰厚了,一小部分人根本无法吃下,也吃不动,需要大家一起动手,才能享受美味,所以他们可以坐下来谈,不用你死我活的相互斗争。

  我们国家东南边的一个小岛在上世纪80年代进入了民主社会,大陆的丰沛人力资源和市场是他们的“超级蛋糕”他们可以坐下来谈,随着时间的推移,“超级蛋糕”不再是自己独享,台湾在大陆的市场被日本,韩国,以及崛起的大陆本土人瓜分。台湾所能得到的蛋糕根本不够2000万人吃,所以,台湾开始“你死我活”的蓝绿纷争。族群裂痕越来越大。

  近几年欧洲激进组织势力大涨,和“蛋糕”的萎缩是密切关系的。

作者 :又唱又跳 时间:2014-07-29 14:37:00
  同意沉默的时候说的,你有信仰的自由,你也有不信仰的自由,但是这句话等于没说。

  任何事情,都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比如信仰YSL,实际上YSL的孩子,在还没接触宗教的时候,环境基本已经注定了,他必须信仰YSL,他,这个孩子,有自由吗?

  风起云动的把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割裂开来的说法,不争论,各有各的表述。我的理解政治问题很简单,就是解决不同人群的关系,在我理解就是政治。具体就是如何排队站队,如何分果果。
楼主风起云动奈何天L 时间:2014-07-29 14:47:00
  同意沉默的时候说的,你有信仰的自由,你也有不信仰的自由,但是这句话等于没说。

  任何事情,都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比如信仰YSL,实际上YSL的孩子,在还没接触宗教的时候,环境基本已经注定了,他必须信仰YSL,他,这个孩子,有自由吗?

  风起云动的把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割裂开来的说法,不争论,各有各的表述。我的理解政治问题很简单,就是解决不同人群的关系,在我理解就是政治。具体就是如何排队站队,如何分果果。
  -----------------------------------------------------------------
  我的认识当然也有偏颇,抱歉!

  宗教家庭的孩子,很少去信仰另一个宗教的,不管是不是穆斯林。

  非宗教信仰的,会有可能去信某教。“信仰自由”,其实我们小时候思维方式、生活习惯和价值观就定型了,改变真的太难。

  宗教对人类德影响,不只是信仰,还有生活习惯,你信了基督,你就不能在清明节去给自己的祖先祭奠,我很欣赏基督教很多方面,但是这点是我无法接受。

楼主风起云动奈何天L 时间:2014-07-29 15:03:00
  宗教也不是铁板一块,在中东一些国家,年轻人受西方强势文化的冲击,特别是互联网的普及,正在发生变化。
  ----------------------------------------------------------------------
  国内也在变化,以前还养猪致富,现在禁止别人喝酒。
  • 花猫009

    举报  2014-07-30 15:30:58  评论

    这个就是对宗教管理太松,放任的结果,国际上的极端思想慢慢影响到中国的教民。宗教问题处理不好很麻烦,一个小小的法轮功都能掀起反共的大风浪,更何况是宗教。历史上利用宗教造反的比比皆是。要警惕!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当我沉默的时候 时间:2014-07-30 13:08:00
  @风起云动奈何天L

  你举得这个例子很好。非常有代表性。

  英国光荣革命应该是殖民运动大发展的时候,那时期对英国来说非洲、美洲的资源和奴隶都是英国人眼里的“蛋糕”,这份蛋糕太丰厚了,一小部分人根本无法吃下,也吃不动,需要大家一起动手,才能享受美味,所以他们可以坐下来谈,不用你死我活的相互斗争。

  我们国家东南边的一个小岛在上世纪80年代进入了民主社会,大陆的丰沛人力资源和市场是他们的“超级蛋糕”他们可以坐下来谈,随着时间的推移,“超级蛋糕”不再是自己独享,台湾在大陆的市场被日本,韩国,以及崛起的大陆本土人瓜分。台湾所能得到的蛋糕根本不够2000万人吃,所以,台湾开始“你死我活”的蓝绿纷争。族群裂痕越来越大。

  近几年欧洲激进组织势力大涨,和“蛋糕”的萎缩是密切关系的。

  ===================

  物质的问题,利益问题,经济问题,才是人类社会变迁最根本的推动力,这一点我完全认同,我们没有分歧。

  “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到人们的头脑中,到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到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不应当到有关时代的哲学中去寻找,而应当到有关时代的经济中去寻找。 ”
  ——这是马克思的著名论断,我个人很欣赏也很认同。

  我仅仅是认为,在此基础上,思想的影响也不容忽视。文艺复兴的思想论争,就是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巨大推动力量。

  从“终极原因”的论断上,我理解为:那个时代会产生那些思想、思想的论争终于以消灭了基督教和宗教裁判所的真理裁决权而结束,这本身就是社会经济发展的结果,而不能理解为仅仅是思想领域的活动。不能这样理解:如果2000年前就有了卢梭孟德斯鸠伏尔泰洛克等人,欧洲就可以不经历中世纪的黑暗,走这段弯路了。我是这样理解这个“终极原因”中“终极”这一定语的。

  我想,这一点,我们同样没有重大分歧。

  问题在于我太急于推导出一个普遍的原理,面对整个人类社会生活的普遍原理,而不仅仅是针对宗教问题。但我还没有完成这个论证。事实上,这个论证不是我一时半会能够完成的,它很可能超出我能力可以把握的范围。

  还是先把问题拉回到讨论宗教问题这个范围内,更普遍的原理,保留着思考的空间和弹性,不急于下结论,慢慢扯,可能要好些。
作者 :花猫009 时间:2014-07-30 15:29:00
  宗教只能在宗教场所传教,否则就是违反

  我个人是比较抵触宗教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