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读完《恶之花》写下这几首

楼主:东昏海鳞kb 时间:2018-12-08 21:50:37 点击:1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巴黎臭水沟》

  一股刺鼻的臭味淹没我的感官、灵魂和思想,
  夹杂鱼腥、油污、肥皂、化妆品……
  仿佛是泪水哀哭的沼泽,仿佛窃窃私语的窸窣声的小溪,仿佛绝叫呐喊的河流,
  或许一位美女参加完舞会,匆匆洗掉的化妆品,
  也许是黎明前,一对骷髅情侣在粉红的沙发,丢开袜子、内衣和发卡,流出浊液汇入管道,
  或许一位失意的经纪人,失神落魄地穿过黎明的街道,宿醉吐进窨井盖,
  或许某位地下画家,刚画完最后一片常青藤叶子,感觉不满意,倒掉了剩余颜料,
  也许像华尔街大股灾,某位大亨在楼顶,完成生命的最后一跃,一滩脑血渗进管道里来,
  也许只是平凡的四口之家,其乐融融,安详慵懒的猫,把阳台康乃馨的香瓣,踢蹋而带进马桶,或
  一阵早春的清风,吹落吹落,让美的形体旋转着,却落进丑的臭水沟,
  空气弥漫着腐臭,四周氤氲着烟雾,犹如沼泽,仿佛工业巨兽潜伏着,狰狞着吞噬青春、人性、温情的血盆大口和冷眼,
  这头工业恶魔有一千只怪眼,日夜盯紧全人类,企图用严厉的鞭子,将人赶进日夜不停的奴役序列,
  这头工业恶魔有一个吞噬一切的欲望之胃口,犹如黑暗的深渊永难填满,
  这头工业恶魔有一张血盆大口,像鳄鱼似的血盆大口,冰冷森白的钢牙,
  顽固坚硬的外皮,
  喷出溃疡病斑的口腔恶臭,有时却如酒,令人沉醉、欲仙,
  它的鼻子对铜臭、利润、石油、黄油和剩余价值,格外灵敏,
  它的眼睛燃着熊熊烈火,像焚尸炉,像炼钢炉,像涡轮像钻煤钻头像核堆像太阳岩浆,
  它的铁爪轻轻易地撕裂人性、皮肉、温情、骨头、哀嚎……
  它迈着慵懒、肃杀、浑浑噩噩的步子,推倒了旧屋、水田、城中村、森林、绿野,
  它有时借助铁轨、轮船、机翼,庞然狰狞的面孔朝向滚烫的初生黎明,打破一切安宁、恬静、宁谧、温情的闲适生活,
  它体量庞大的阴影,遮盖田野、村庄、铁路、马路、村庄和指路牌,身上机翼喷雾冲霄……
  这条臭水沟,就是这条臭水沟,
  我来到巴黎,来到拿破仑的凯旋门,来到卢浮,
  古罗马的美的形体,虽然化为荒凉的残垣断壁,却被凯旋门保存、流传,包括美的维纳斯——虽然断臂,
  包括瑰丽之都的卢浮,包括精神之都的拜占庭,包括卢浮门口的玻璃金字塔——这美的形体,
  凯旋门和老残军荣院,拿破仑的水晶棺——这美的形体,
  还有蒙娜丽莎,无数精美的珍品,耀眼灼热如钻如星如梦如谜,
  我在巴黎的卢浮,却被臭水沟吸引,烟雾沼泽中一只工业恶魔,朝我诡魅地眨眼。
  巴黎,繁荣之都,醉生梦死的派对舞台,我却只记住了那条臭水沟。


  工业之花
  你在陈死人的尸堆里,吸取营养,
  那些尸骨日益干瘪,你却日益茁壮,
  你,生长在地狱的瑰魅妖冶的工业之花!
  被谎言的阳光所抚养,在伪善的土地扎根,
  舒展着漆绿的叶子,绽放着塑料的花蕾,
  茎杆颤动在嘲弄和鄙夷的微风中,散发出满口谎言的香味。
  咬牙切齿的冰霜不会让你憔悴——你比冰霜更阴冷,
  烫若沸油的岩浆不会让你吞没——你比熔岩更吞噬人性。
  你本就是长在火山边缘的曼陀罗花朵,熔岩就是营养液。
  你的根须像枯藤纠缠着髑髅,布满蛛丝、钻出蟑螂蜘蛛。
  你的芬芳像酒像蜜,引导人们翩翩起舞、醉生梦死、熙熙攘攘、舍身忘死、后继前扑。
  你熔融了尸山血海,和狂热头脑、梦想妄想和哭喊绝望,
  哀凄的泪水,是你玫瑰的唇上沁出的露,无数人泪流成河将你哺育茁壮。
  也许铸你的陶土,必定掺和哀泪和骨灰,
  也许塑你的钢模,必定投入泪盆里冷却。
  也许你的棘刺还带着铁皮的锋利,和世态的冷眼,
  也许你的芳香像酒像蜜使人类昏昏欲死、虚妄绝望、迷离!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