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祈祷诗歌十五首

楼主:诗人東邪 时间:2019-01-25 23:46:58 点击:17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窗】

  你早已离开了我们这些居住者
  如一颗星,不断上升,置身于群星
  而群星属于被移动的窗
  你是存在着的,最后渐渐消逝了的图像

  在表象与本质之间,我们依然使用着你
  你是树和玻璃围框成的形式
  向我们允诺了一个辽阔的自然王国
  但是那逝水年华的时辰属于尘世

  你是被无尽用旧了的矩尺
  丈量着所有外界与内部
  在这个空间里,窗由恒定的群星构成
  仅仅浮现在被造物者的上空

  —— 2018.1.30.


  【冬天的诗】

  冬天来临,我用安静的方式等你
  缓慢的等待着另一个起源
  在这个季节,我们各自隐藏生活
  所有的悲伤和欢喜,都将在这里消逝

  冬天来临,这是又一次的轮回
  我从一个人回归到母腹,重新诞生
  在长久的沉睡后,我究竟会遗忘什么?
  当我再次哭泣时,我所有的感觉便都已消失......

  —— 2018.1.4.


  【醉酒】

  你的一瞥,成就了我的眩晕
  我幸福地饮下你,就像饮下一颗星辰
  你在我眼中的形象渐渐模糊
  我知道你是真实存在的,你比我真实

  我不停的旋转,仿佛坠入虚空
  此时,我看到你成为千万种可爱的姿态
  当你不再看我,我努力追寻着我的幻觉
  这时我看到一个酒杯,在那里立着,一如既往

  —— 2017.12.27.


  【卓玛】

  卓玛,这是我第一次呼唤你的名字
  我想象着我们的相遇
  在一场隆重的葬礼后面

  为什么我要对你沉默?如果我呼唤
  你是否会答应我的渴求
  因为呼唤者与被呼唤者,很少互相答应

  我知道你是寂静的,正如同我是孤独
  我们是多么悲伤的成为了孤儿
  当一切谢幕,我又将沉默不语......

  —— 2017.11.28.


  【图像】

  你眼瞳中的我是什么颜色的
  凝望你时,我抵达了回归
  假如深切祈盼,这穿越维度的目光
  是否会在一瞬间洞穿了我的眼睛

  在永恒的定格里,我凝视着你
  此刻,隐藏的生命被你唤醒
  你一直在这里,不被瞬息所触摸
  在你的眼神里,我看到了轮回

  究竟是哪一种渴望,让我们彼此相遇
  你的眼睛朝向哪里,倘若你凝望我
  只需要短暂一瞥,仅仅在一瞬间
  就可以改变了所有的存在

  —— 2017.8.23.


  【冬日的祈祷】

  在大地之上,我与你交谈
  将所有的孤寂
  漫长延续,凝聚成一座雕像

  在梦境之中,我与你交谈
  用所有的渴求
  来凝视你,等待着你的目光

  在天空之下,我与你交谈
  让所有的痛苦
  跨过河流,穿越了一切时刻

  在生死之间,我与你交谈
  把所有的沉默
  谱成音乐,送回到它的源头

  —— 2017.2.15.


  【玫瑰】

  玫瑰是一个致命的隐喻
  只有她触及着一切死亡和哀愁
  玫瑰,她不是所有的玫瑰
  她只是自己,这是多么蹩脚的纯粹

  她一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一切
  一动不动,又好似在永恒中运动
  你看,在她的中心有一个伟大的意志
  如果没有这个中心,她就不是一朵玫瑰

  她的花瓣就围绕着这个中心转动
  从她的花瓣中,我看到了重叠的宇宙
  此时她已回到童贞,不可触摸
  就连无比轻柔的触抚都会伤到她

  —— 2016.12.18.


  【记忆的永恒】

  此刻我沉默不语,我在寻找你
  我愿意我的意念停止在
  一朵玫瑰花,抑或是一面镜子中

  让我在短暂的安歇和沉默不语中
  完成过往的我,在一个早晨
  在无尽的寂静中,我要读遍你和所有哀伤

  在我还没有接受宿命的羁绊的瞬间
  一切如同昨天,此时阳光正在上升
  而光就在我的脚下,慢慢延伸......

  —— 2017.8.15.


  【沉寂之夜】

  那些我们置身其中着的黑暗
  对于我们往往就是光亮——
  我伸出手,渴望着你的荣耀
  但我无法触及你,这如此令我伤悲

  黑夜掩藏着新生,以此代替遗忘
  那些还未来得及入睡的人们
  像即将往生之人,连同缄默——
  都仿佛开始了轮回,代以崭新的存在

  日光之下没有陌生,没有新事物
  笼罩在日光下的一切,仅仅在瞬间
  就已经开始重新诞生,不久以后
  自然也将逐渐展开明亮清晰的部分

  在世界弥生之前,一切尚未被孕育
  我窥视着它的起逝,以静止的形式
  唱起一支歌曲,获知了它的含义
  如此的神奇,向我们昭示着黎明来临

  —— 2018.8.17.


  【镜像】(两首)

  (一)

  墙上挂着一面镜子,当我走进房间
  坐在它的面前,我和它对视着
  我环顾四周,试图搜索着周边的一切
  它们早已无声息的坠落在镜面之下

  在镜面的另一端,事物也开始
  扩展出它们曾经被看见过的样子
  它所反射的并不是事物的本身
  而是光线在它们内部的一种原有呈现

  在镜像之外,我们无法触摸自身
  只有选择跨越,进入到双重彼岸之间
  而在镜面被翻转的事物之下
  它不断彰示着世界的隐匿与重现

  此时,这一切仿佛是一个假象
  它们的影子像钟摆一般开始延伸
  在镜像中,我们反复观照自身
  那些幻象也终将以另一种姿态降临

  (二)

  你看到了吗,在光线的照射之下
  那些事物正不断的整合,反复重现
  在镜面之下,它们进入了沉静
  仿佛一切事物都在这里抵达回归

  请允许我用伟大的语言去赞美
  以沉寂的情感,说出另一个词语
  在镜面之下,我们拥抱着万物
  彼此亲切交谈,直到我们合二为一

  我凝视着它,仿佛凝视着一面悬崖
  不断有事物相继掉落在镜面之下
  它是这么的险峻,以至于就连光线
  也无法逃脱掉它倍增强大的力场

  当我面对着它,我无法控制自己
  只能不断下坠,就像星体坠落入黑洞
  它仿佛有一种魔咒般的迷醉之力
  于是我转过头,此时一切正戛然而止

  —— 2018.7.16.


  【深夜间】

  世界开始陷入了一片寂静
  看,在这寂静中,事物逐渐隐去
  以古老的姿态表现出最原始的沉默
  仿佛将要泄露出永恒维度的秘密

  在光线的弧度上,我们开始旋转
  这种无以名状的感觉是怎样
  开始在世界的寂静之处迈向律动
  并从万物的节律中不断地涌出

  我的嘴唇开始颤抖,言语也变得哀默
  此时的你,也成为了一个未解之谜
  而那些被我们所弃置的事物
  将在最高处的位置眺望着我们

  —— 2018.5.29.


  【仍旧诞生】

  你是怎么知道经过子宫,就可以
  来到这个世界?我清晰的看见
  在你来到之前,另一个你刚刚离开
  为你的下一场轮回,开始安排启幕

  你的出生是一种死亡,正是你的死亡
  你就像一条不断自噬其尾的蛇
  不停走过虚空,反复被一只手推入子宫
  开始你以肚脐为圆心旋转的人世

  当你走出子宫,那时母亲喜极而泣
  在那一刻,世人不必再如此辛苦的劳作
  但苦难并没有结束,这时我听见你说:
  ——我是母腹,我也是坟墓......

  —— 2018.4.27.


  【凌晨】

  这是凌晨,我独自一人醒着
  耳旁响起私语,它没有音源
  来自于四处,如一件乐器在轻轻弹奏
  仿佛世界在它的音律上走到了尽头

  这是凌晨,我独自站在这里
  那么不言而喻,我是一个时钟
  测量着黑夜的长度与轨迹
  在一个最深的时辰,把黑夜交还到源头

  这是凌晨,我独自一人祈祷
  只有一点能确定:祂并不在场
  一切正在发生,这时我看到天使
  于是永别了,我把一切献给选中的生灵

  —— 2018.4.1.


  【你】

  在最深沉的梦里,我依然梦着你
  我早已确证,你是我存在的重要意义
  就像完美主义者的失落,总是力图
  在世人身上获得对尘世的信任

  在最清晰的图像里,我依然念着你
  我在你的祝福中出生,得到恩泽
  与另一个我重逢,汇合或者交融
  像明亮的群星,载我来到另一个世界

  有时我要一个人前往最深沉的黑暗
  不可测量,深不见底,可我知你会说:
  “我哪里都不去,就在洞口等你”
  于是,我默默行走,双眼漫上泪水......

  —— 2018.4.1.


  【夜的四行诗】

  1.

  从凿开的眼瞳中,我的视线开始延伸——
  覆盖在一切事物之上,留下更深的阴影
  这时,每一个物体都已被赋予了
  另一种相对的颜色,而它们并非是来自于光

  当低垂的目光测量着每一个事物
  黑暗隐去了之前所有的事物的存在
  仅仅凸显出轮廓,仿佛印证着某种神秘
  它以俯瞰的姿势,悬挂于我的头顶


  2.

  这是一种致命的目光——断断续续
  连续不断的陷入,黑暗自身内部的舞蹈
  犹如跟随着一种神秘的旋律
  永远不会停止,如同来自于自身的召唤

  我看见另一个我,坠入幽暗的深处
  在无人沉睡的眼睑之下,在弥留之际
  我看见,几乎是感觉——
  自己又一次沉溺,如同陷入一条河流


  3.

  就在此时,一切突然戛然而止
  如同风筝沿着弧线滑翔
  当到达最高点便停止了运动
  静待着回到它们的源头

  最终当它返回自身,这时我睡下来
  被带回多年以前,在这个陌生的瞬间
  所有的存在都最终突然消失
  以至于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


  4.

  我已经说了太多的词语,仿佛只剩下缄默
  我低下头,看着脚下渐渐模糊的图像
  就像俯视玻璃水瓶里面的倒影
  用更低的位置,观看这一幅模糊不清的画

  此时你用一场梦境的方式抵达我
  我只能接受你,如同接受变幻莫测的梦
  而我醒来,想到它们不久前熟悉的轮廓
  我应该怎样解释这一切,难道这是一次灵魂的逃逸?


  5.

  然而这还不够,一种陌生的感觉攫住我
  当你走近我,你看见我极度的渴求——
  于是,你给予我一个渴求已久的吻
  所以我爱你,当你触碰我的时候,我便消失

  你的嘴唇如同神灵的一瞥
  试图打开我熟悉而相似的记忆
  如同一扇门,它能连接之前的世界
  在那个世界中,我拥有过感觉,爱和生死

  —— 2018.1.25.
作者 :郁孤白鸟kb 时间:2019-01-26 00:15:17

  
作者 :郁孤白鸟kb 时间:2019-01-26 00:16:17
  666
作者 :郁孤白鸟kb 时间:2019-01-26 00:46:55
  郁孤白鸟点评:东邪诗兄的诗,有如其人,特别清爽干净。又像修为者,读来令人心旷神怡。锦怡诗妹、子超和后知后觉诗姐创作能力强悍,力能透纸,功力强大。玄清诗兄功力在我之上,敬服。满园春色兄沉稳持重,文词优美,厉害!
作者 :东昏海鳞kb 时间:2019-02-07 08:25:3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