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东昏海鳞写故乡

楼主:东昏海鳞kb 时间:2018-12-12 22:35:11 点击:3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采蕨菜

  随着一年一度的春光,
  蕨菜又破土而出,
  现在是采薇时节。
  旁边是灰蒙蒙的河流,
  可惜我不能两次踏足同一条河流。
  岸边是一堆枯枝叶和耐冬的青草。
  我敢说,这朵嫩蕨曾是烧焦的玫瑰,
  或许曾是泡沫或木屑,或我的叹息。
  坐在河边,我叹息,
  我的叹息变成飞鸟,钻入海底,
  飞鸟变飞鱼,飞鱼又变成藻和蠕虫,
  当蠕虫爬上岸,第一次用肺呼吸,
  又扩展了胸腔和脊骨,又变成人,
  人死,焚烧成灰,像黑雾,像叹息——我的叹息,
  我的叹息又变成黑雾,变成诗,
  手里的野蕨,它曾是灰尘和木屑,
  是泥土和腐质所孕育的萌芽,
  或烧焦的玫瑰或我的叹息。
  那河流,可惜我不能两次踏足,
  不过,哲人说:滚滚向前就是徐徐洄溯,
  宣告结束就是着手开始。
  我想,它离我而去就是奔向我来,
  过去的路就是未来的路,
  向上的路就是向下的路,
  现在、过去和未来是整体,
  蕨菜、木屑和泥土是整体,
  叹息、飞鸟和蠕虫是整体。
  东昏海鳞不在河流上踏足,
  他是水滴,跟着河流从过去奔向未来,
  再折回。
  水滴是浓缩的河流,
  海洋是更大的水滴。
  人类跟河流一体,
  故乡将东昏海鳞孕育。
  当我喝了一口东江源的水,
  我就知道天下众河的味道。
  那被采摘的蕨菜永不消亡,
  因为它将充实我的躯体、
  而成为躯体的一部分继续存活。
  当我走向暮年的坟岗,
  我亦将与大山融为一体,
  并随着一年一度的春光,
  从野蕨的根蒂破土而出:
  我是蕨菜,蕨菜就是我,
  我和我的子孙的原素是共同。
  2018-12-12夜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