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人生几何:何止穷过

楼主:河蚌_赌徒 时间:2019-03-04 09:58:38 点击:99 回复:6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人生几何:何止穷过

  苦旅版面在同题《穷过》,看到了心想:“谁还没穷过?”80年代的第一个猴年腊月的前半夜,我以超生二胎的身份,偷摸降生在山城五莲县郊的大郭村,然后,被法网捞个正着。“家里的钱都被罚光了,还不够,粮食也被拿光了。”娘每次回想起当年的事儿,都还心有余悸,她会下意识地握着我的手,或者摸摸我的头。或许,这可以让她觉得,当年的苦难都是值得的。能称得上基本国策的事儿,我大体上都是支持的,但是对于父母这次违法行为,我坚决支持。一想到自己当年差点被做掉,盛放在某个不确定是否消毒过的托盘里,以一个垃圾的身份出现在这个世界,我就觉得,自己还是有点运气。“也是东窜西跑地躲啊。”娘说的,这是怀孕期间的事儿。不管怎么说,我出生了,带来的后果是,父亲被强制结扎了,家里的粮食都没了。

  穷肯定是很穷的,只是当时也并不觉得,依旧满村里疯跑着玩,上墙爬屋既不是因为自卑,更不是为了自我证明。我会去三大爷家里理发,他有一把剃头推子,不知道是那推子实在太老了,还是他水平确实不行,剃头时没几下就会挤一下头发,生疼。疼了我就坐不住,但一动,他就给我一巴掌,让我乖乖坐好。打得有点小疼,但我确信,他并不是对我来免费理发不满。只是,我也并不想以“当时他也很紧张”为他开脱,事实上他一点都不紧张,哪怕给我理的发型像狗啃一样,他都满意地不行。“怎么样?挺好的吧?”每次理完,他都这么问我。“挺好的。”我都这么回他。好吧,这是当时我的心里话,那时我的活动范围局限在村里,只有过年时会去姥娘家走亲戚,在这个小范围内,确实,挺好的。哪怕有一次理得他自己都瞧不下去了,不得不给我都头发都剃光,顶着个小光头在村里晃悠,我也觉得,挺好的。

  我喊他“三子爷”,虽然他其实只有两个孩子,但我从未觉得这个叫法不妥,因为在那个小村庄里,它就是“三大爷”的意思。那几年我很喜欢他家,不全是免费剃头,更重要的是他家有电视机。那时候我有空就跑过去看,一直看到大大和娘都觉得我太可怜了,咬牙也买了一台黑白电视。现在想想,身为村里近乎最穷的一拨人,却是较早买电视的,也就是我家了。只是当年也并没有“穷”这个概念,只是偶尔会很渴望吃饺子。饺子当然不是能经常吃的,但我有办法给自己改善伙食。小学放学回家早,大大和娘还没回来,我就自己鼓捣着先吃。那时候最爱吃的是煎饼卷韭菜,洗干净的韭菜整根卷起来,要倒足够的花生油,撒一层盐粒儿,很香。“你油倒太多了,都流到袖子上了,谁看不出来?”娘后来这么说,我才知道,自己的技术并没有想象地那么好。

  那时候很喜欢走亲戚,因为有好东西吃,尤其喜欢去大姑家,除了吃的,表哥租的武侠小说,也可以跟着看。晚上我俩看《天龙八部》看到12点多,大姑拍着窗户喊:“还不睡?!”至于过年时候的压岁钱,那也是无比盼望的。知道我们家穷,姑姑家总会多给我们点,总体来说,过年时,我们在压岁钱方面是正收益,这并不全是因为我们家孩子多。当时,我只是知道亲戚家比我们有钱,却也并没有觉得自己穷。却是很有趣,难道不是一个概念吗?哪怕到了最敏感的初高中阶段,家里供两个孩子上学并不轻松,但家里日子其实比小时候好很多了,至少饺子每周几乎都能吃到。那时候我特满足,虽然已经在县城读书,身边的同学有钱的不少,我先后两任同桌,一个是家在东营的有钱人,另一个更猛,我们县委书记的独女。好像也没觉得自卑什么的,一是因为当年我们学校校风很正,二嘛,是他们托人安排到我身边坐的,而不是我托人坐到他们身边。

  真正意识到穷,其实很晚,那时我读大学了。有一年的学费快开学了父亲还没凑齐,他告诉我不用担心,我知道不用担心,因为他可以去亲戚那里借。这事儿以前也发生过,只是,那时候我还小,不明白这事儿对一个成年人的难为之处。借钱,哪怕能借到,总归是矮人一头的。从那以后,我就很怕找人借钱。至今,我连微信群里别人的红包都不领。那天,有个朋友发给我一个六块六的贺岁红包,祝我新年快乐,我立马回了她一个八块八的,搞得人家在那头叹息着说:“河蚌啊。”我知道这么做不好,但习惯了。唯一的一次借钱,是大学毕业刚到上海,当时钱赚的少,还在谈恋爱,钱是真没了,于是找同在上海的大学同学借1000块。我至今记得,人家什么都没问,借了1500给我。说起来,至今大学同宿舍的那个微信群里,偶尔还有人调侃,说起我当年站在别人身后,看人家玩电脑游戏的样子。嗯,当年买不起,但很喜欢。有时候我也奇怪,当时好像完全没有出去打工勤工俭学的念头。

  大学的穷,其实也只是让我偶尔觉得窘迫,远谈不上不自卑和难过。我其实很早就不怎么在意别人了,不管是别人的看法还是生死,我知道自己介意不过来,我连自己和家人都没照顾好,或许,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吧。真正让我对穷这事儿产生刻骨铭心恐惧的,是娘的癌症。有钱就活,至少,多活几年,没钱就死,很快。多年后,我跟叶子说:“我愿意攒钱,是我的事儿,但我不会干涉你花钱,毕竟我也知道,攒了就是给你和天天花的。”她花1万多买的苹果笔记本电脑,一年开机不了几次,因为更多用手机和PAD,我也没说过什么。她去折腾着倒卖摇钱盒和漱口水,几万的东西砸在手里,我也没说什么,投资总有盈亏,只是花钱变得更省罢了。我知道她也只是想让这个家多赚些钱,她喜欢说:“关键是开源,靠节流能攒出多少?”除了吵架的时候,我不会反驳她。我们所住房子的首付,其实就是我一点点省出来的,对于工薪家庭而言,节流,很重要。

  其实刚结婚那会儿,叶子就发现了我在生活方面跟她存在很大不同,也就是,我不舍得花钱。那时候她赚得比我还多,我们两个人的收入加起来相当不错了,就老笑我。她跟我说过一句话:“咱们现在不穷了,你也对自己好点儿,别那么省。”我至今记得,也很感激,但是,还是会省。那时我对她说:“咱们的钱要两个人都过得风光很难,但是让你一个人风光就还好,我嘛,习惯了,我每个星期自己包饺子吃,就很幸福。”这是当时的真实想法,后来进行了微调,主要是因为在叶子的角度上,我打扮得不够光鲜,她会觉得丢人。最严重的时候,她甚至不太想带我出去玩了。记得有一次她给我买了件新衣服,款式我不喜欢,也心疼钱,于是我略微抱怨了句,结果她很伤心,打电话给我嫂子告状。从那以后,她买什么我都说好,拿过来就穿,哪怕那些花花绿绿的衬衣,也都是拿来就穿。总之是老婆买的,又不是小三给买的,不丢人。

  总的来说,结婚后意识到穷的机会就更多了一些,这个要感谢叶子的提醒。好吧,这是玩笑话,只是一个方面罢了,家庭的开销远比一个人大是真的。毕竟,哪怕我再自私,也不可能让人家跟我过以前那种类似苦行僧式的俭朴生活,好吧,也没那么可怜,我每周都包饺子吃。但,至少我娶她,是承诺过让她过上好日子的。房子不如人家大,车不如人家好,孩子读的学校也不如别人好,给岳父母的钱太少,嗯,这些叶子其实很少说,只是,我知道是事实。但就这点本事,来钱的渠道不是没有,可是那风险,确实不是小门小户承担得起的。那天,看到叶子眼角有细纹了,忽然就觉得很对不住她,我确实没照顾好她。幸运的是,压力也是动力,如果不是这样,以我随遇而安的个性,可能也不会去争取什么。这几年,家里的收入眼见着慢慢多了起来,果然吵架也少了,一家人其乐融融。想起“贫贱夫妻百事哀”这话,是真的。

  曾经有一阵子跟岳母处得也不开心,我跟叶子说:“不是跟你说了,让你按月给妈妈钱吗?”叶子直眉瞪眼地反驳我说:“这根本不是钱的事儿,我妈就不是为了钱!你就不能多顺着她?”我无奈地说:“是,我知道她不是为了钱,但是如果你钱给到位,哪怕看在钱的份上,她也可以对我多包容点啊?没钱缓冲,就只能谈感情了,很多事儿容易伤感情的。明明可以花钱的事儿,何苦伤感情呢?”叶子最终给没给我不知道,或许没有吧,但随着我赚得越来越多,随着我跟叶子相处越来越好,跟岳母的矛盾确实也少多了。或许,叶子说得也对,那不是钱的事儿。不过,去年春节的时候,我还是让叶子包个大红包给岳父母,在我最终坚持下,叶子总算是点头了,但她把我提出的数字,给打了五折。我是有点难过的,忽然意识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叶子也开始省钱了,她也“穷怕了”。好在,没多久,她开始跟我计划着一家人的游轮旅行,计划着带着岳父母去北京,我还是更喜欢看她这个样子。

  穷过,其实到了现在,也不敢说远离了穷,一家人的日子就寄托在我的工资收入上。这个月拿回来,日子就还不错,如果拿不回来呢?房贷和生活费,天天的培训费,又该从哪儿来?当然,也不担心,居安思危有必要,但太悲观了也伤身体。日子总归是一天天过的,就像当年我们那个粮食都被罚没了的家,大大和娘也还是一点点努力和积攒,我8岁那年,我们住上了新房子,我16岁那年,我们又住上了一套上下两层的新房。现在我过的日子,小时候,想都不敢想。




  河蚌赌徒 2019年3月4日

知音:1

赏金:10

最高打赏: 手心里的云(1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手心里的云

作者 :手心里的云 时间:2019-03-04 10:01:45
  生活会越来越好的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手心里的云 时间:2019-03-04 10:09:58
  咱们小时候电视是衡量富裕与否的标准。还记得第一次看彩色电视的盛况,特别好奇。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手心里的云 时间:2019-03-04 10:11:07
  @河蚌_赌徒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手心里的云 时间:2019-03-04 10:17:21
  超生就那样暴力的吗,我们不是也不敢,就是罚钱
  • 河蚌_赌徒

    举报  2019-03-04 10:21:26  评论

    @手心里的云 当年我们那边很严的,还有个更吓人的事儿,我这里没写,在别的文章里写过。我姑姑跟我说,当时娘怀的是双胞胎,另一个是被他们弄死了,只活了我一个。真假我不知道,也没敢问我娘,但是我出生时很小,虚岁3岁时才9斤,这个大大和娘时说过的,按照这个说法,有可能
  • 手心里的云

    举报  2019-03-04 10:23:31  评论

    @河蚌_赌徒 啊。。。我天,这个,真惨烈,大河,因此要过的更好更幸福来感恩父母。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手心里的云 时间:2019-03-04 10:19:17
  我也从不借钱,从不。从觉得那样出卖的是尊严。不过因为生病借钱是最可以理解的。也是最该给予援手的。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薄之2017 时间:2019-03-04 10:22:45
  家里穷过,我还好~



  现在也赚些钱,但是也没想怎么样过多好,
  • 河蚌_赌徒

    举报  2019-03-04 10:29:12  评论

    @薄之2017 你这种状态是我很羡慕的,不想跟野心勃勃或者胸怀大志地聊,日子就是日子,人生就这么几十年
  • 手心里的云

    举报  2019-03-04 10:44:10  评论

    @河蚌_赌徒 保持队形 差不多得了 或者说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了顺其自然
7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河蚌_赌徒 时间:2019-03-04 11:07:49
  人生几何:何止穷过

  苦旅版面在同题《穷过》,看到了心想:“谁还没穷过?”80年代的第一个猴年腊月的前半夜,我以超生二胎的身份,偷摸降生在山城五莲县郊的大郭村,然后,被法网捞个正着。“家里的钱都被罚光了,还不够,粮食也被拿光了。”娘每次回想起当年的事儿,都还心有余悸,她会下意识地握着我的手,或者摸摸我的头。或许,这可以让她觉得,当年的苦难都是值得的。能称得上基本国策的事儿,我大体上都是支持的,但是对于父母这次违法行为,我坚决支持。一想到自己当年差点被做掉,盛放在某个不确定是否消毒过的托盘里,以一个垃圾的身份出现在这个世界,我就觉得,自己还是有点运气。“也是东窜西跑地躲啊。”娘说的,这是怀孕期间的事儿。不管怎么说,我出生了,带来的后果是,父亲被强制结扎了,家里的粮食都没了。

  穷肯定是很穷的,只是当时也并不觉得,依旧满村里疯跑着玩,上墙爬屋既不是因为自卑,更不是为了自我证明。我会去三大爷家里理发,他有一把剃头推子,不知道是那推子实在太老了,还是他水平确实不行,剃头时没几下就会挤一下头发,生疼。疼了我就坐不住,但一动,他就给我一巴掌,让我乖乖坐好。打得有点小疼,但我确信,他并不是对我来免费理发不满。只是,我也并不想以“当时他也很紧张”为他开脱,事实上他一点都不紧张,哪怕给我理的发型像狗啃一样,他都满意地不行。“怎么样?挺好的吧?”每次理完,他都这么问我。“挺好的。”我都这么回他。好吧,这是当时我的心里话,那时我的活动范围局限在村里,只有过年时会去姥娘家走亲戚,在这个小范围内,确实,挺好的。哪怕有一次理得他自己都瞧不下去了,不得不给我都头发都剃光,顶着个小光头在村里晃悠,我也觉得,挺好的。

  我喊他“三子爷”,虽然他其实只有两个孩子,但我从未觉得这个叫法不妥,因为在那个小村庄里,它就是“三大爷”的意思。那几年我很喜欢他家,不全是免费剃头,更重要的是他家有电视机。那时候我有空就跑过去看,一直看到大大和娘都觉得我太可怜了,咬牙也买了一台黑白电视。现在想想,身为村里近乎最穷的一拨人,却是较早买电视的,也就是我家了。只是当年也并没有“穷”这个概念,只是偶尔会很渴望吃饺子。饺子当然不是能经常吃的,但我有办法给自己改善伙食。小学放学回家早,大大和娘还没回来,我就自己鼓捣着先吃。那时候最爱吃的是煎饼卷韭菜,洗干净的韭菜整根卷起来,要倒足够的花生油,撒一层盐粒儿,很香。“你油倒太多了,都流到袖子上了,谁看不出来?”娘后来这么说,我才知道,自己的技术并没有想象地那么好。

  那时候很喜欢走亲戚,因为有好东西吃,尤其喜欢去大姑家,除了吃的,表哥租的武侠小说,也可以跟着看。晚上我俩看《天龙八部》看到12点多,大姑拍着窗户喊:“还不睡?!”至于过年时候的压岁钱,那也是无比盼望的。知道我们家穷,姑姑家总会多给我们点,总体来说,过年时,我们在压岁钱方面是正收益,这并不全是因为我们家孩子多。当时,我只是知道亲戚家比我们有钱,却也并没有觉得自己穷。却是很有趣,难道不是一个概念吗?哪怕到了最敏感的初高中阶段,家里供两个孩子上学并不轻松,但家里日子其实比小时候好很多了,至少饺子每周几乎都能吃到。那时候我特满足,虽然已经在县城读书,身边的同学有钱的不少,我先后两任同桌,一个是家在东营的有钱人,另一个更猛,我们县委书记的独女。好像也没觉得自卑什么的,一是因为当年我们学校校风很正,二嘛,是他们托人安排到我身边坐的,而不是我托人坐到他们身边。

  真正意识到穷,其实很晚,那时我读大学了。有一年的学费快开学了父亲还没凑齐,他告诉我不用担心,我知道不用担心,因为他可以去亲戚那里借。这事儿以前也发生过,只是,那时候我还小,不明白这事儿对一个成年人的难为之处。借钱,哪怕能借到,总归是矮人一头的。从那以后,我就很怕找人借钱。至今,我连微信群里别人的红包都不领。那天,有个朋友发给我一个六块六的贺岁红包,祝我新年快乐,我立马回了她一个八块八的,搞得人家在那头叹息着说:“河蚌啊。”我知道这么做不好,但习惯了。唯一的一次借钱,是大学毕业刚到上海,当时钱赚的少,还在谈恋爱,钱是真没了,于是找同在上海的大学同学借1000块。我至今记得,人家什么都没问,借了1500给我。说起来,至今大学同宿舍的那个微信群里,偶尔还有人调侃,说起我当年站在别人身后,看人家玩电脑游戏的样子。嗯,当年买不起,但很喜欢。有时候我也奇怪,当时好像完全没有出去打工勤工俭学的念头。

  大学的穷,其实也只是让我偶尔觉得窘迫,远谈不上不自卑和难过。我其实很早就不怎么在意别人了,不管是别人的看法还是生死,我知道自己介意不过来,我连自己和家人都没照顾好,或许,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吧。真正让我对穷这事儿产生刻骨铭心恐惧的,是娘的癌症。有钱就活,至少,多活几年,没钱就死,很快。多年后,我跟叶子说:“我愿意攒钱,是我的事儿,但我不会干涉你花钱,毕竟我也知道,攒了就是给你和天天花的。”她花1万多买的苹果笔记本电脑,一年开机不了几次,因为更多用手机和PAD,我也没说过什么。她去折腾着倒卖摇钱盒和漱口水,几万的东西砸在手里,我也没说什么,投资总有盈亏,只是花钱变得更省罢了。我知道她也只是想让这个家多赚些钱,她喜欢说:“关键是开源,靠节流能攒出多少?”除了吵架的时候,我不会反驳她。我们所住房子的首付,其实就是我一点点省出来的,对于工薪家庭而言,节流,很重要。

  其实刚结婚那会儿,叶子就发现了我在生活方面跟她存在很大不同,也就是,我不舍得花钱。那时候她赚得比我还多,我们两个人的收入加起来相当不错了,就老笑我。她跟我说过一句话:“咱们现在不穷了,你也对自己好点儿,别那么省。”我至今记得,也很感激,但是,还是会省。那时我对她说:“咱们的钱要两个人都过得风光很难,但是让你一个人风光就还好,我嘛,习惯了,我每个星期自己包饺子吃,就很幸福。”这是当时的真实想法,后来进行了微调,主要是因为在叶子的角度上,我打扮得不够光鲜,她会觉得丢人。最严重的时候,她甚至不太想带我出去玩了。记得有一次她给我买了件新衣服,款式我不喜欢,也心疼钱,于是我略微抱怨了句,结果她很伤心,打电话给我嫂子告状。从那以后,她买什么我都说好,拿过来就穿,哪怕那些花花绿绿的衬衣,也都是拿来就穿。总之是老婆买的,又不是小三给买的,不丢人。

  总的来说,结婚后意识到穷的机会就更多了一些,这个要感谢叶子的提醒。好吧,这是玩笑话,只是一个方面罢了,家庭的开销远比一个人大是真的。毕竟,哪怕我再自私,也不可能让人家跟我过以前那种类似苦行僧式的俭朴生活,好吧,也没那么可怜,我每周都包饺子吃。但,至少我娶她,是承诺过让她过上好日子的。房子不如人家大,车不如人家好,孩子读的学校也不如别人好,给岳父母的钱太少,嗯,这些叶子其实很少说,只是,我知道是事实。但就这点本事,来钱的渠道不是没有,可是那风险,确实不是小门小户承担得起的。那天,看到叶子眼角有细纹了,忽然就觉得很对不住她,我确实没照顾好她。幸运的是,压力也是动力,如果不是这样,以我随遇而安的个性,可能也不会去争取什么。这几年,家里的收入眼见着慢慢多了起来,果然吵架也少了,一家人其乐融融。想起“贫贱夫妻百事哀”这话,是真的。

  曾经有一阵子跟岳母处得也不开心,我跟叶子说:“不是跟你说了,让你按月给妈妈钱吗?”叶子直眉瞪眼地反驳我说:“这根本不是钱的事儿,我妈就不是为了钱!你就不能多顺着她?”我无奈地说:“是,我知道她不是为了钱,但是如果你钱给到位,哪怕看在钱的份上,她也可以对我多包容点啊?没钱缓冲,就只能谈感情了,很多事儿容易伤感情的。明明可以花钱的事儿,何苦伤感情呢?”叶子最终给没给我不知道,或许没有吧,但随着我赚得越来越多,随着我跟叶子相处越来越好,跟岳母的矛盾确实也少多了。或许,叶子说得也对,那不是钱的事儿。不过,去年春节的时候,我还是让叶子包个大红包给岳父母,在我最终坚持下,叶子总算是点头了,但她把我提出的数字,给打了五折。我是有点难过的,忽然意识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叶子也开始省钱了,她也“穷怕了”。好在,没多久,她开始跟我计划着一家人的游轮旅行,计划着带着岳父母去北京,我还是更喜欢看她这个样子。

  穷过,其实到了现在,也不敢说远离了穷,一家人的日子就寄托在我的工资收入上。这个月拿回来,日子就还不错,如果拿不回来呢?房贷和生活费,天天的培训费,又该从哪儿来?当然,也不担心,居安思危有必要,但太悲观了也伤身体。日子总归是一天天过的,就像当年我们那个粮食都被罚没了的家,大大和娘也还是一点点努力和积攒,我8岁那年,我们住上了新房子,我16岁那年,我们又住上了一套上下两层的新房。现在我过的日子,小时候,想都不敢想。




  河蚌赌徒 2019年3月4日
楼主河蚌_赌徒 时间:2019-03-04 11:08:08
  增加了一段,改写了一下,请帮忙替换掉正文,多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靠谱的小美妞 时间:2019-03-04 11:46:00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没什么不能没有钱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青时青时 时间:2019-03-04 14:01:40
  很多当时不堪的,后来回忆起来会觉得欢乐

  想起一个现在混得很好的同学,说起当年手头拮据到拿不出两百块,我说当时你怎么不说声?他说我那会哪好意思说啊

  就是这样,过得不好都没脸说自己有多苦
  • 大鹿哒哒哒

    举报  2019-03-04 14:07:18  评论

    @青时青时 就是这样。现在看河蚌写因为自己是超生给家里带来种种的不便和压力是笑着看的,而当时作为父母,肯定不会觉得被罚款好笑
  • 手心里的云

    举报  2019-03-04 15:00:40  评论

    @青时青时 嗯,是,困难的时候熬一下就过去了。再回看的时候不好的都会过滤了的,留下的就是岁月的包浆。还有,人都要面子的,争的其实也就是那样一口气。
8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花弄影笑笑 时间:2019-03-04 14:15:21
  我觉得“开源节流”,节流是最有效的最稳的过日子方式,现在哪那么容易“开源”
  • 手心里的云

    举报  2019-03-04 14:56:09  评论

    @花弄影笑笑 我总这样想,拍桌狂笑 我就想挣的不多我少花点就好了
  • 花弄影笑笑

    举报  2019-03-04 15:15:29  评论

    @手心里的云 嗯,需要去想这个问题的肯定不是那种钱可以花几辈子都花不完的,因此盲目开源可能会更糟糕,毕竟现在生意不好做,因此还是节流会实际多了
1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手心里的云 时间:2019-03-05 08:38:06
  嗯 人常常会说等~
  等我有钱了
  等我有时间了
  等以后
  等时机成熟什么什么的

  我就觉得别等 想做就去做 不需要七想八想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莲之声 时间:2019-03-07 23:20:03
  @河蚌_赌徒 很棒的文章,深夜拜读!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