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光影奏鸣章

楼主:云明上水 时间:2018-11-12 18:44:44 点击:16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残光,被干枯的铁栏杆阻挡,在地面上拖上了一条长长的影,远方的空气牵来了一段悠久的蓝调,最近令我怀念的落日之景,今日竟然令我惊喜的,如约而至了。
  突然的雨过天晴,雨后清新的空气弥漫但却让落霞失去了几分稠和和扬长的韵律,我照例独自在阳台上踱步,细细体味这醇厚的清新。
  低头看去,街上乘着橙亮,来往向奔的车流,或归去,或远走,路边行人来回攒动。前面的十字街口匆忙涌动着,混着嘈杂的车笛声和哨声,这座即将归夜的城市已经亮起了路灯。向远眺望,隐隐看到那朦胧连绵的山脉安静地坐在远方。长天在远,已是群青暗淡,青烟无迹,新雨后的长空,除去眼前几片低而厚重的云,一贫如洗。已是多时不见如此干净利落的天空了。
  江南一带的夕景总是引人入胜的,我整日来的疲惫惴惴也总能被如此光景消散无形。
  眼前天空的颜色慢慢的由橙转而亮黄,与空中几片极暗的雨云相互映衬,有一条长而如贝尔加河畔一般的巨云的外轮开始泛金,继而内边有了赤橙的征兆,可能,是云都比较低的缘由,远处的残阳所辉射出的纯金的圣迹,被云朵阻隔所洒出的冷色暗影,与天空明显的对比居然会那么的震撼,仿佛辉耀从云间穿透下来普照大地一般。
  未几,那几团沉重的云卷的金边开始向内部晕红,几片四散的残云已为纯红色,搭着细风向四周散去,天空霎时一派祥和之景,冷暖合映,互相衬托,残日徐徐地从那贝加尔湖畔般的巨云中挣脱开来,渗透出来一丝微亮,穿射过玻璃击在了琴键上,敲出了似有若无的音符,消散在高远而宁静的长天当中。
  少倾地面上突然激起了一层激荡,此时晚风疾走,卷席地面上的落叶而上,而我的视线也随残叶起地而非,穿右方的台阶,通后方的阳台,过左方的楼顶,回眼前的高空,突然,一阵朱红带金色的光芒闪烁一下,随后被后来的落叶挡住一瞬,在飞叶丛中我看见了奇迹一般的光景,远近为一色,上下齐一明,人影,叶影,树影,云影,波光交织跃动着,整块大地的光影运动变换,与天共演,与云共唱。此时贝尔加湖畔的云呈上了无与伦比的圣洁,高亮!路上的行人拉动这长影随着楼宇间渗出的残光辉映着,光影伴影舞动,黄昏断长空高远,光与影躁动的乐章,为一日的终结演奏了乐的最终章,而那残日站立其中,指挥这这场自然万物奇迹般的演化。
  直到云朵再次褪为纯蓝,四散而去,留下孤独的天空,斜阳已遁入地平线,留下了断章一般层次分明的黄昏,风静,人疏,月现,远处的归鸟啼起了几声休止,让这场演奏落下了帷幕,好比灭亡前的欢愉一般,末时的欢愉后,留下生者的缅怀与死寂... ...
  意犹未尽之际,回忆着故去之景,若是这番景色不是黄昏,那美景是否可以长留?但是正因为是黄昏,才显得可贵伟大。两耳撇尽俗人语,一章奏尽古今愁,无论古今,对于欢乐之景,总以短暂相称,但是黑夜和痛哭总常驻于世间。其实千年以来不会改变的如此哀愁,其实也仅是凝滞与眼前,不肯远望,不过至今仍然无人摆脱的了快节乐的回忆几次三番,几次三番地折磨,现在身处痛苦的自己的忧伤之感,因而觉得痛苦之长久,快乐之短暂。
  可悲!此般绝迹,此生难得几回!今日有幸观之,恨此景将亡已不长久,不知后世能睹何时何处?嗟呼!嗟呼!长天已去,渔舟歌晚,人散后,云归去,盛筵不在,空升一轮明月天如水,我且继走红尘路,柳暗花明是何村?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