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认为萧红是“作女"?不是萧红有问题是你的价值观保守了(转载)

楼主:东邪西毒dx 时间:2018-09-29 07:09:02 点击:9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随着2014年一部讲述民国时期著名左翼女作家萧红传奇人生的电影《黄金时代》上映,在我们这个时代已经略显沉寂的萧红又重新回归到公众视野中。但是和几十年前不同,这次萧红传奇人生不再得到所有人的称赞,反而不少人认为萧红作为一个女性,很“作”。

  有一个形容萧红私生活最经典的段子,是这么说的“怀着A君的孩子与B君私奔,怀着B君的孩子与C君结婚”。不仅萧红在社会大众层面受到广泛非议,就连一贯思想比较前卫的知识分子群体里对萧红持批评意见的也不乏其人。

  温和的批评指出萧红文学上的才华是值得肯定的,但是萧红作为一名女性,做人上是不及格的。“萧红这个人除了拥有文学才华和文学地位以外,是没有任何优点的,她在做人方面是不及格的。作为一位女性,她的人生经历当然有值得同情的地方”

  而更为激烈的批评则干脆认为“新教社会对家庭价值观和严肃风俗的重视比天主教徒有过之而无不及,根本容不下萧红这种自恋成性的滥交者和杀婴者。新青年对传教士、救世军、基督教青年会和蒋介石的新生活运动异常厌恶,其实这些***常生活方式倒是当时中国最接近西方的类型。”

  如果站在完全中立的第三方视角而言,这两种批评一温和,一激烈,但是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站在保守主义立场评价萧红。当然,必须承认,正如第二种批评中所说的那样,整个西方社会,社会普遍主流是保守的,至少在萧红那个时代是这样的。

  但是,即使如此,这种对萧红私生活的批评也是一种价值观的体现,除了说明中国社会和知识界价值观日趋保守以外,并不能说明其他问题。

  不过,如果站在进步主义立场,站在今天女权主义立场看,萧红不但不“作”,还是女性解放主义的先锋。

  因为,在保守主义者看来美好的19世纪新教或者天主教社会,在进步主义者看来,整个社会对于女性是非常歧视的。

  上流社会的绅士们把妻子作为家里的一件家具,娶回家生儿育女后就摆在家里不闻不问;这些绅士们一面搞基,一面又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同性恋到处放纵自己(维也纳主流大报头版连篇累牍大骂同性恋不道德,可在广告版全是男性按摩室广告),另一方面却对自己太太的私生活严格控制,无论是教会意识形态还是社会舆论,都把女性出轨看做大逆不道和道德沦丧的表现;除非女方拥有足够的财产。

  因为整个社会这种高压和令人绝望的家庭现状,19世纪整个中上层阶级的女性都是充满焦虑的,这直接导致一个现代人耳熟能详的名词“歇斯底里”,也直接催生了心理学上最伟大的学者弗洛伊德。

  更不用说,女性在政治上长期被歧视,所谓风俗优良的美国,也要到1920年才给予女性投票权;而之所以给予女性投票权,和当时风靡整个世界的,伴随着左翼革命的女性解放运动是分不开的。

  有一句老话,大家都听说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正是因为保守主义者眼中美好世界对女性无与伦比的压迫直接催生了妇女解放运动。

  而这其中的先驱和旗手就是俄国贵族女革命家兼作家柯伦泰,她提出了著名的“杯水主义”。

  柯伦泰理想的“新女性”应该是是这样一种类型,对于她们,和男人的关系只不过是生活中的一个阶段:“当她身上燃起激情时,她决不拒绝生活向她发出的灿烂的微笑,她决不虚伪地用女性美德的破烂外衣将自己包裹起来。不,她将紧抱她的所爱,双双外出几个星期,在爱的杯盏中痛饮,无论它有多深,直到自己满足。当爱的杯盏倒空后,她将毫无痛苦和遗憾地将它扔掉,回到自己的工作中。”

  如果继续追根溯源,柯伦泰这种两性关系的“杯水主义”,毫无疑问是受到恩格斯与倍倍尔的影响。

  恩格斯与倍倍尔认为妇女问题是资本主义社会关系的产物,在这个社会里女人被当作男人的财产。她们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婚姻,二是出卖身体。前者充满虚伪,后者则是毫无遮掩的买卖关系。二者不过是同一种奴役的不同表现罢了。只有摧毁资本主义社会,妇女才能获得平等。

  但是众所周知,理论在传播过程中自然而然会越来越极端,即使新教伦理也不例外,最开始马丁路德只是反对教会的赎罪券,但是在新教理论传播过程中直接演变成捣毁天主教教堂,摧毁圣像,烧掉天主教书籍和教义,最后发展到对天主教信徒实行肉体消灭。

  妇女解放和反资本主义的恋爱婚姻观在传播过程中也不可避免遭遇了这么一个过程。

  等到更东方的革命者接受到左翼这种全新的价值观体系后,他们比恩格斯,比柯伦泰在自我解放上走的更远。

  他们不仅批判封建社会才子佳人的恋爱观,甚至就连小布尔乔亚的恋爱理想主义或至上主义也属于批判对象。

  他们认为对于革命者而言,“革命家没有结婚,也没有恋爱,只有生理需要。因为革命家的生活是流动性的,因而不能结婚;同时革命家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搞那种小布尔乔亚恋爱的玩意,所以没有恋爱。走到那里,工作在那里,有性的需要时,就在那里解决,同喝一杯水和抽一枝香烟一样。”

  大家不要以为这是某个狂人的呓语,这番言论是当年旅莫支部全体执委员连同青年团的负责者坐在一起开会,讨论“革命家的恋爱观问题”的时候,陈独秀次子陈乔年非常严肃,非常认真思考后得出的结论。

  相比,陈乔年的觉悟,萧红作为左翼女性作家,在私生活上,在进步主义者看来还过于保守了呢。

  综上所述,也许萧红所作所为在保守主义者看来是离经叛道,是声名狼藉,是“作”,但是在进步主义者看来,萧红在感情问题上完全没有左翼应该有的决绝和洒脱,反而沉迷于小布尔乔亚的恋爱理想主义之中,是不够进步的表现。

  其实对于萧红私生活评价,本身就是个人价值判断的体现;因为历史事实本身是客观的,而历史评价则是主观的,代表着评价者本身的价值观和立场。

  这里举一个历史学上的例子,一个历史学家如果看到关于美国独立战争的一则史料,写着“英国殖民者如何如何如何,北美殖民地民众无奈如何如何如何……”,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哦,原来英国人这么坏”,而是这则史料说明作者本人在独立战争问题上倾向于美国,之后他的著作应该注意他这种倾向。

  所以,如果你觉得萧红私生活很混乱,很“作”,并不意味着萧红真的很“作”,只意味着你其实比较倾向于保守主义而已。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