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永恒之心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2-20 14:35:12 点击:26 回复:2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信仰

  打出这两个字后,想想将要谈的话题,有那么点无奈,有那么点心痛,有那么点想哭的感觉,我是不懂,为什么,好好的,方方正正的汉字,不能好好地被写出来?难道,是这四四方方的字,注定了要被禁锢在条条框框里?
  好吧,到目前为至,好像是如此……
  言归正传。

  以前玩QQ,现在玩微信。玩QQ时,不过是聊天室,天南地北地侃,侃过后,留下的可能只是我保存在空间里的那些顺口溜,呵呵,有时候,会翻出来看看。这玩微信呢,没有了那份随意,呵呵,好吧,也可能是没有遇到能侃得起来的有缘人吧;更多的时候是关注微信公众号。这不,有人在群里面推送,看文字,是毛粉。固然里面的有些观点有些偏激,可是,还是那句话: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你可以向往美好,他可以崇尚自由,那么,也有人就可以崇拜伟人,不过是个人的选择罢了,在我看来,没什么大不了,你若喜欢,可以观之,你若无意,完全可以选择一笑而过。都不过是个体思想的不同选择罢了,呵呵,其实,也有共同点呀,就是每个个体对于自己所追随的信仰的那份执着,很难得。我想,这就够了,还有什么能比得过做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呢?
  各种学说,各种流派,在自己认定的这条路上,执着地走着,这其中的,有的会走着走着就断了,有的却会有人不断地去继承,也有的,或许会产生出璀璨的思想火花,点亮一个时代。你不能保证那个是绝对正确,同样,也不能保证那个是绝对错误,那么,让他们保留自己,或许就能或许出那个火花呢?呵呵,好吧,咱这想法简单的人,是这么想的。或许,会有人说,太过混乱了。我想,乱的其实是自己的心吧。你看,百花园中,各色花卉竞相开放时,你会觉得乱吗?不会,赏心悦目呀。而这学说的各种流派也一样,凑在一起,看起来混乱,而归到单个,很单纯呀,就只是单个的对于思想的选择罢了。看的人觉得混乱,那是你没有自己坚定的信仰,如果你有属于自己坚定的信仰,你自然能从这混乱中,理清那些是你想要的,那些只是别人的;而如果你选择了,那么,这就属于你自己,与那些学说流派无关,他们只是在做他们自己,选择的权力也只是在你手中,仅此而已。(这里的选择是指自己灵魂的选择,呵呵,好吧,我承认,条条框框的威力很大,感觉还是在属于自己的空间里随意,只不过是自己的想法,其他的不用考虑。)
  呵呵,其实是不太习惯这么述说,感觉有点绕,有点像是散步人的风格了,好吧,打住。
  我是想,应当给予文字适当的自由,让学问、技术之类的离政治远一些,离权力远一些,离争斗远一些,让踏踏实实做事的人,可以静下心来,踏踏实实地做事,不要让世俗的爱恨情仇,扼杀可能会出现的火花。呵呵,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也只是想想,实际上,一张又一张的大网,束缚了微乎其乎的可能。能跳脱世俗的有几人?
  我们即要求他能专注,却又要求他能圆滑;即想要单纯,却又想世故;呵呵,鱼与熊掌吗?太贪,可能会像小猴子掰玉米故事里的那只小猴子,到最后,会两手空空哦。
  好像跑题了。实际上,八面玲珑的人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的人,脑子里装了太多的此种后,是会容不下彼种。机器人好像可以满足不同的需求,弱弱地问一下,机器人可以自主创新吗?温情提示:这句话里,关键是自主。
  哈哈,奈何?
  寻求的净土,却发现,可能只存在于自己执着的灵魂当中,不知道,是该悲还是该喜?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2-20 14:38:07
  

  这个图片不知道可不可以上传到这里,如果不可以,请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会删除,谢谢。

  拿出来分享,那个日本人说的这个故事,如果属实,那么,一个有差别待遇的国家,你会觉得安全吗?今日差别对待他,明日风向变了,就有可能差别对待你,而追求在法律框架内相对的平等、公平,才能让人心安。而如果,真有人把这种差别对待,当成殊荣,呵呵,咱能不能弱弱地提示下,今日你的殊荣,明日也就会有别人的殊荣,在一个没有相对平等、公平的环境下,再大的殊荣,也可能因风向而随风而逝……
  呵呵,大江东去浪淘沙的故事很多哦。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3-16 20:45:59
  互相伤害

  很久没有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本来想好今晚写的,结果,去群里聊天,发生点小故事,纠缠了一会儿,这个时间了,明天在凑吧。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3-16 22:21:34
  十二月的工资,小红的考核是良,而惯例,都是优,之间差五十块钱。粗心的小红,当时并没有仔细看工资单,也就不知道少了五十块钱。小利属于精明的一类,发工资条时,她总要抢着看每个人的。小利提醒小红:“你的工资条上有字哦。”
  小红:“啥字?我咋没注意?”
  “你看看就知道了。”
  “神经,你不会告诉我呀?”
  小利摇着头,笑着说:“我也记不清楚了,只是知道有字。”
  这么说过了,粗心的小红还是会忘记,这么着,两个月后,又到了发工资条的时候,又说起这么件事,这次,粗心的小红才知道考核给了个良。于是就去问:“我十二月给了个良,犯了啥错误呀?”
  被告知:有一次忘记放盘子了。
  这么着,小红总是耿耿于怀,说起时就会说:“你看,她们不一样,一桌一个盘子,也没见被扣钱。我们呢,就要这样那样,专门找软的捏。”
  呵呵,牢骚话罢了,私下里说说。
  小静会说:“双重标准,就产生了不公,心理不平衡的,便咬别人了。”
  小红:“我是不会去说别人,就是心里堵的慌,和你说说。”
  “我们这里没人去打小报告,别的地方,据说是勾心斗角的,现在知道咋回事了吧?心眼小,又看不明白的,便会互相伤害了。”
  小利在一边说:“脑子有毛病的,才会狗咬狗。”
  又把小红逗笑了,“我们又不是狗。”
  哈哈,三个人笑弯了腰。
  笑过之后,会想:所谓的狗咬狗,是互相之间有了不公平,有了双重标准导致的不公平,那么,就有人会想要那个看起来,占便宜的标准。这样,就产生了竞争,因双重标准产生的错觉,而选择了在一个环境下,互相伤害,产生了所谓的狗咬狗。
  顺着这个方向继续,周围的双重标准很多:城市与农村;编制内外,同工不同酬;退休金的双轨制……专业人士可能会想到更多,我是只想到这些天天唱的双重标准。而这些双重标准导致的结果就是:城市与农村互撕;挤破头的往编制里挤,为了那同工下多出几倍的薪酬;退休金更是了,那差别待遇,说多了都是泪……
  所幸,这在慢慢改变。而这里,来说说这些个双重标准的危害吧。
  狗咬狗三个字太粗俗了,网络用语应是:撕逼。好吧,好像还是粗俗了点。有四个字适合:互相伤害。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3-16 22:32:01
  在这种互害模式下,城市与农村忙着互相伤害;体制内的拼命打压体制外的;退休的双轨下,一方占尽优势资源,一方看病难养老难。唉,天堂与地狱,活生生地在一幕幕上演。
  互害模式下,看到的是那多出的利益,却忘记了问: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双重标准?追根才能见底。互相伤害的双方,你们撕的不亦悦乎,便宜了谁?瞧,你们所有人抽出的那份税收里,不是有一部分拿来维稳了吗?维稳,就是为了解决你们互撕呀。
  呵呵,好嘛,这套路,我能弱弱地问一句:制造双重标准的源头,居心何在?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3-16 22:36:33
  当然,这是大环境下,互撕需要维稳,小团体内,互撕也许能彰显领导的英明。领导忙着协调,忙得不亦乐乎。瞧,这一帮人,没我这个管理者,他们就是玩不转。
  唉,这都是折腾什么?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3-16 22:47:46
  在换一个角度,如果你现在处于优势地位,需要提醒的是:这优势不能世袭。会有人说,用手中的人脉关系,织一张大网,就是所谓的阶层固化。这里的前提是,你要保证你的后代和你一样优秀,才能玩转这张大网。如果不呢?你挣下的所有基业,都有可能在互害模式下,灰飞烟灭。
  到了这里,才是为什么反对双重标准,因为它的弊大于利。这样的互害模式下,人为地造成了天堂与地狱,即使在天堂,依然需要提心吊胆,一个不小心,你成了撕逼模式下的牺牲品,就会跌入地狱。这样的例子每日都在激情上演哦。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3-17 08:28:27
  所以,你、我、他,都需要一个相对公平的社会环境,需要有一个能提供生命安全的生存空间。
  或许,有些被眼前的物欲控制的人,还是不愿意放弃属于自己的特权,总想着,一手遮天。
  好吧,那咱借句话吧。
  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这么一句话,说是老了的伟人曾经感叹:这红色的天下谁人来守?据说,老了的伟人说这话时,泪眼婆娑。
  真假没地方核实,原因想来都懂。
  唉,人治的悲哀,千古未变,这谁人来守等同与那句再活五百年。而作为伟人的后人,想起这句话时,会是怎么样的心境?怕是一样的泪眼婆娑。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3-17 08:57:23
  要一气呵成,这停下来了,继续接,却没了心情,好吧,先放着,说点闲话吧。
  我有说过,不会说关于工作方面的事情,可是,有的时候,想记下这些生活的一点一滴,却又怕,只从自己这个角度看的问题,影响到他人,那就是罪过了。
  可是,有时候真的觉得无奈,明明我只是想让每个人都好,想让孩子们的纯真可以保留一些,想让孩子们长成他们想要的样子,可是,有的时候却真的事与愿违。
  而面对纯真无邪的孩子们时,又真的感动,感动我对他们好,他们就会回以微笑,我帮他们拉上没拉好的衣服拉链,他们就也会帮我拉上没有拉好的外套拉链,说:“静妈妈,你的拉链也没有拉好哦,我帮你吧。”还有,悄悄地对我说:“这是我们的秘密哦,静妈妈,你不能告诉别人。”这么与我平等相处,完全没有防备的信任,让人感动。我想,是这些孩子温暖了麻木的心。而我所坚持的,只是不管怎样,都和颜悦色地与孩子们对话,倾听他们不太完整的叙述。他们犯错时,不责骂他们,说一句:下次不可以这样哦。
  好吧,孩子们所要求的真的不多,他们只需要你的一份善意的微笑,便会回你一个纯真无邪的天堂般的存在。
  而我所记录的,对任何人都无害,也不针对任何人,不过是对于自己日常看到的,想到的,产生的自己的心理活动罢了。可是,这样,却也多多少少受到了影响,唉,我能说一句,小题大做吗?
  大黄,她是嫌弃我太傻,却也认可我对孩子们的态度;老保健是有点恨铁不成钢,嫌弃我不会用脑子,做事太实在。而现在的园长与搭班的老师,从她们的角度来说,她们真的好难,我想,她们自己都没方向了,不知道该怎么对我了。好吧,我能说,在她们的认知里,她们的观念里,是传统的观念: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很多人都是这样的观点呀,包括我的父母,都是这么想的。所以,从她们的角度来说,她们的所做没错。而对于我来说,我认为,孩子们更需要关爱,更需要尊重,需要与大人们平等对话,需要塑造孩子们完整的人性。占在孩子们的角度,我想,是更喜欢与我这样的大人相处,轻松无压力呀。
  这样想来,大家都没错,那是哪里出错了?弄得如此别扭?
  呵呵,我想,是那硬插进来的那双手吧。
  能不能允许我弱弱地请求,还清静给大家,别折腾了好吗?她们做她们的,我记录我的,没有矛盾呀,为什么要人为地制造矛盾?这种人为的被制造出来的矛盾,在我看来,无任何意义,改变不了什么。彼此还是彼此的观点,彼此的作法,只不过给彼此添点堵罢了。好吧,在我这里,不敢说一点不在意,却在我的理解范围内,我能做到尊重对方的同时,做我认为该做的事情。好吧,我想说,咱能不能别给别人添麻烦?
  哈哈,奈何?
  有时候会想,自己运气咋就这么好,一不小心,竟然做了活标本。
  好吧,活标本就活标本,反正咱无法改变,那就该干嘛干嘛吧。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3-17 09:17:09
  接7楼。
  想想也是,一代人的浴血奋战,用累累白骨建立了一个在那个时代,认为是伟大的制度。可是,当你真正站在最高处时,却看到了与自己的初衷,不一样的勾心斗角。那该是怎么一种苍凉之感?我想,是会涕然而泪下的。
  看着那些个贪婪织成的大网,真的想撕呀,呵呵,确实撕了,把人性中的恶撕出了最大化,结果呢,只落得一地鸡毛。
  在那个时代,看到的问题是那个样子。而现在这个时代,比那个时代看得会更全面一些,更理智一些,很多的实践,在验证,什么是正确的方向,什么是错的方向。我想,这算是一个好时代吧,相对于原来的那个时代来说。
  既然到了这个时代,就做这个时代该做的事情,建立一种相对来说,适合生命生存的起码环境,给予每个生命起码的尊重,也许能弥补那曾经的遗憾吧。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3-17 09:33:28
  这也许,也许需要每个人来成全,需要牺牲那么一点自己的贪婪,需要做出那么一点让步,也许真的能成全一个美好的社会呢。
  好了,理想美满,现实骨感。可是,一切都在路上不是吗?已经在一点点的改变,这些改变,就是未来的希望。
  再插播一个小故事。
  有看到一个介绍拍底层黑暗的导演的信息,感动于那份坚持与执着,便发了几个群。有年轻人看了,回:“谁让他生错了国家呢。”
  呵呵,这话,想来是大多数人想说的。
  而我想说的是,如果一个社会,不能容忍不同的声音,不允许揭露社会中的黑暗,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没有独立思考的一个孩子,才会如此幼稚地认为,不允许别人说,便不存在了吗?当然不。所以,我想,我们能生在这个不成熟的社会中,为这个社会走向成熟做出自己的那一份努力,应算是生对了国家,生对了时代,有什么比得过看着自己的国家一点点走向成熟的喜悦?就像,你看着一个孩子慢慢变成一个可以娶妻生子独立过日子时,那般地由衷地感到愉悦。
  我想,那些在黑暗中,坚持光明的生命,你所受的苦难,都将成为你的殊荣,你的后面,那些纯真的笑容,就是你坚持的结果。
  而在所有的信仰里面,那份信仰的源头,都是从苦难开始,用一份无私的大爱,普照人心。
  好吧,好像跑题了,明明是说互相伤害的,咋跑偏了?
  呵呵,既然偏了,那就结束吧。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4-06 10:46:11
  玻璃心

  小时候,村子里的大娘、大婶们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吵起来了,会把对方的祖宗问候到十八代,吵架的双方,吵得不亦乐乎,实在是不过瘾了,也会大打出手,肉博在一起。旁边呢,围着一群看热闹的大人们,与当事者关系好的,会劝几句;看两个人打得厉害了,怕出事情,会有人上去拉架。不过,这拉架可不是个轻松事,弄不好,两边都怪你。而最快活的,当属挤在人群中,看热闹的孩子们,觉得,大人是在唱戏,就如同戏台上的大花脸一样,只不过,眼前的大娘、大婶们,忘记了在脸上画上油彩。
  过后,两家的大人们或许就成了仇人,而两家的孩子们,却还是一起躲猫猫,或是一起过家家,大人们的态度影响不到孩子们游戏的那份欢乐。
  这成了仇人的大娘与大婶,在孩子们的眼中,笑起来的时候,一样的亲切;过年时,递给孩子们的糖果,一样的甘甜。大娘和大婶都是好人,孩子们不懂,这么好的大娘和大婶,怎么见了面,像仇人一样呢?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4-06 11:02:30
  孩子会想,小伙伴在过家家时,也会争起来,实在是玩不下去了,一个会说,我在这样我不玩了。另一个想想,好吧,好吧,听你这一次,继续玩。也有吵红脸的时候,也会学着大人们的孩子打起来,更会和大人们一样,互相不理睬。只是,孩子们的忘性大,睡一觉起来,早忘记了昨天的痛,又玩到一起了。
  大人们见了,会笑说:孩子性情就是孩子性情,不记痛,不记打,就记得好。
  是呀,只记好的孩子们,吵是吵,打是打,吵过打过继续一起玩游戏;而大人们,吵了,打了,便成了仇人,成了对方心中的一根刺。
  我是喜欢孩子性情,开开心心的,总好让自己多了一根刺吧。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4-06 11:18:38
  昨天,女儿的保镖,她的两个哥哥和她一起玩。小哥哥看到了妹妹的作业,说了一句:这字真难看。
  这下,闯祸了,妹妹“哇”地一声哭起来了,嘴巴里还说:哥哥欺负我。
  好吧,就妹妹这玻璃心,都是宠出来的。
  妈妈只好过去抱住女儿说:别哭了,别哭了。
  女儿还是哭。
  问她一句:那老师给你的错题打×的时候,你也像这样哭好吗?
  哭着的女儿摇摇头。
  就是了,哥哥认为你的字写的难看,你慢慢写好看就可以了呀,哭什么。
  旁边的哥哥的爸爸连忙过来安慰自己的侄女:嗯,写得蛮好看的,比哥哥小时候的字好看多了。
  好了,女儿哭的声音慢慢小了,慢慢不哭了。
  到了晚上,客人们都离开了,妈妈问女儿:一不开心就要哭,是几岁小朋友做的事情?
  两岁。
  那你现在几岁了?
  九岁。
  好了,你已经过了用哭来表达的年龄,要试着控制自己,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
  女儿不好意思地点着头。
  被宠着的孩子,都爱掉眼泪,我小时候也是,包括现在,碰到实在是不能讲道理的人,也会气得哭,喜怒哀乐,人的情绪罢了,没什么大不了。
  而长成了大人后,看的故事多了,心会慢慢变得坚强,慢慢会分辨什么是自己需要的,什么又是自己需要扔掉的。对于来自于外界的批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呀,没什么大不了。再说,自己犯了错误,有人帮你指出来,这是帮你改正呀,是属于生命中的贵人,当珍惜。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4-06 11:22:45
  可是,现实中,确实有一些人,听不得一点不同的声音,那颗心脆弱得还不如三岁的孩子。唉,脆弱的玻璃心,还怎么出来混?大自然中的荆棘太多了,一不小心,就会碎了,这可咋办?科技这么发达了,或许可以造一个真空的空间,保护这脆弱的玻璃心。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4-06 12:31:00
  今天上午,看到朋友圈有人发关于贸易战的言论,说:买苹果手机的人,都是国家的罪人、汉奸、人渣。
  好么,这罪定的。
  弱弱地回复:买草果的人只是买来用用,那些模仿苹果的,把苹果当作师傅的人,又该如何说呢?
  对方回复:苹果粉们太敏感了。
  这是哪跟哪?你说买苹果的人是罪人,咱依着你定下的罪行来提问;你答所非问,那还怎么继续?就回复:一问一答,礼尚往来;答所非问,无视规则,只好保持沉默。
  结果,人家在群里发了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都哪跟那呀,谁和你谈论道同不同了,又是那个要和你为谋了?对于事物,连一个完整看待的态度都没有,就像是摸到了大象的一只腿,便认为大象就该是圆圆的柱子一般,听别人说大象是有四个这样的柱子支撑起庞大的躯体;这个时候呢,不想着再继续摸摸看,反而是完全否定别人的说法。唉,长着的眼睛,手,脚是用来干什么的呢?好吧,我忘记了,盲人摸象才会如此,看得见的人,一眼就看到了大象的样子呀,谁还会去争论大象的样子?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4-06 12:40:38
  而照这位的观点,买苹果的人罪大恶极,咱能弱弱地提醒下吗?那允许苹果来卖的人呢?又该是什么罪?买苹果收据里面那高昂的税收又入了哪里?更别说模仿苹果而建立起来的那些个国产品牌,你又要给他们安下什么罪行?
  换个对立的角度来看问题,咱现在换到苹果这边的角度,又该怎么想呢?这技术是我发明的,你们在后面跟风,混吃混喝不算,这会儿,觉得翅膀硬了,还想踢馆子。
  好么,真是要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吗?说好的尊师重教呢?唉,好的传统都不要了,偏偏要捡些垃圾来装扮,这节奏,咱这智商,真看不懂。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4-06 12:52:10
  要往深了说,咱们那些个两弹一星的前辈们,是从哪里学得来的知识,点燃了蘑菇云,才有了不怕被毁灭的底气?要照这位的思维,那些个把人家的技术带回来的人,该按个什么罪行呢?
  好吧,个个都打着太祖的旗号来吓唬人,他老人家泉下有知,要气得跳起来的。建议,那些个想打着太祖旗号混吃混喝的人,把他老人家的书好好读读,再出来卖弄吧。
  这里求太祖原谅,偶尔,我也会搬你老人家出来吓唬人,可是我搬你出来,是为了证明你当初在最危急的时刻,选择不听老大哥的指手划脚的英明;可不像某些人,只为了私利,也不想想,以你老人家的英明,会没有分辨吗?
  哈哈,好吧,会有人说,又装神棍了。嘿嘿,要不,你也来装个试试看?
  温馨提示:在没有完全掌握所处的这个世界的真相时,保持点敬畏之心吧。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4-06 12:58:04
  好像扯远了,那再扯回来。
  关于贸易战之类的,没研究过,不知道啥情况,咱只说说咱看到过的故事吧。还拿小孩子们的游戏为例。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4-06 13:31:54
  孩子们玩游戏时,有他们的规则,如果有人想凭着自己的拳头大,胡作非为,一次,两次,就会有孩子不服气:你老是这样,我们不和你玩了。
  这个说:不玩拉倒,你走呗。
  好,走了,去一边自己玩。
  这边呢,这个又用拳头欺负人了,被欺负的也只好走了。他看看,那个一个人玩的,说:咱俩一起玩吧。
  好,可是不许耍赖皮。两个人说好条件,一起玩了。
  这个凭拳头说话的人,越没有规则,越欺负人,和他玩的人就越来越少;对面呢,人却越来越多,这可咋办?拳头不管用了,又想和人玩,得想个法子。我不打你了,你和我玩吧,他说。
  那不行,你拳头利害,不高兴了就会打人,啥都你说了算,欠虐呀,跟你玩?
  唉,孤家寡人的难过呀,你一个一个打,可以;这一个拳头打一群人?想想太傻,咋办呢?
  是呀,咋办?
  想继续玩,就放下自己攻击的拳头;不想玩,那咱回家,关起门来,自己玩呗。
  这小孩子呀,都是喜欢找伙伴们一起玩的,喜欢独处的孩子,很少。一天,两天,憋不住了,又玩到了一起,却是用拳头的时候少,谈判的时候多。
  用拳头有风险,弄不好,还会让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多难看。
  所以,村子里外的柴垛旁,永远有一帮孩子在玩游戏。你看到过哪个村子里,天天孩子们打架的?
  争斗这种事,咱能文雅地做,就文雅地做。就算撸起袖子用拳头这种事,也别选一个强大的对手呀,咱又没有自虐倾向。
  哈哈,好吧,还是孩子们的世界简单,要是人不会长大,该多好。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4-06 13:34:50
  这个好像也不对,说的玻璃心呀,怎么越扯越远了?
  算了,那就不扯了,去继续故事。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4-06 13:56:10
  怎么会有如此脆弱的玻璃心呢?
  这每个人对自己看到的事物,会产生相应的想法,很正常呀。别人的批判,也只是别人看问题的视觉呀,你说,你那么在意别人说什么干嘛?给自己点信心呀,觉得他说的对,就采纳,说的不对,不理就是,这没什么大不了呀?怎么就容不得一点不同的观点?怎么就非要用自己的拳头,来证明自己的正确呢?要证明正确的方法很多嘛,打人是最累的一种,哈哈……
  做贼心虚吗?
  虚怀若谷才对呀。
  传承下来的那些大气,谦虚,真诚,善良,纯朴,都去了哪里?怎么会被这些个狭隘,傲慢,虚伪,自私,勾心斗角,装上了枷锁?难道是一轮又一轮的互相伤害,还是不够吗?
  玻璃心呀玻璃心,怎么解?
楼主若水阿婆 时间:2018-04-06 13:59:33
  嘿嘿,咱还是先解了女儿的玻璃心,是关键。[d:偷笑]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