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各国先前君臣民都白活在避祸趋福都搁浅状态!人类如何就能从白活走向快活

楼主:能知将然 时间:2018-10-01 08:42:45 点击:9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各国先前君臣民都白活在“避祸趋福”都搁浅状态!人类如何就能从白活走向快活?》

  论调

  凭什么说各国先前君臣民都白活在“避祸趋福”都搁浅状态?凭各国先前君臣民(包含联合国先王)始终都是白活在如下的“变数”:要么变成“邦无道”的既得利益者而遗臭万年、或虽生犹死;要么变成“邦无道”的受害者而万劫不复、或苟延残喘;要么被“邦无道”钳制的变成怀才不遇者而痛不欲生、或苟且偷生……

  人类如何就能从白活走向快活?答:只要治国如治病那样的起码讲究让“被‘服务’对象”的人体细胞全都快活在可享受其“各尽所能各得其所”该有的“避恙趋康”都最大化的状态,就能让“被‘服务’对象”的社会成员全都快活在可享受其“各尽所能各得其所”该有的“避祸趋福”都最大化的状态。这是因为,无论是联合国的治国、或是国家的治国,虽无正比性的成功经验可效仿,却有可比性的成功经验可借鉴。例如:一切劝善的“说教”(包含一切宗教)对于治国的作用,都像那念咒对于治病的作用。治国与治病的可比性在于:都是既有可能成为“被‘服务’对象”的天使,又有可能变成“被‘服务’对象”的魔鬼——至于其究竟将成为天使、或将变成魔鬼,完全取决于其能否起码做到如治病的上述 “讲究”。

  如果我以上的论断具有正确性,就意味着:只要治国如治病那样的起码有上述的“讲究”,就有办法让其社会成员全都可从上述的“白活”走向上述的“快活”,也就让联合国首领和祖国元首,都可成为对于杜绝害群之马的人渣复辟低级动物恶习是:居功至伟于光前裕后都最大化的领袖楷模。

  本文试图论证我以上的论断都具有正确性,并试图解答如下问题:对于促成“健国”【治国与健国的差别因一言难尽,恕我在正文才分析其差别】改革是诉求实现革命先烈遗志的改革成功,联合国先王和各国先王都是功亏一篑的那一篑是什么?什么样的可用之策就能快好省的补充上述功亏一篑的那一篑?

  第一篇 试图论证我以上的论断都具有正确性

  本篇论证我以上的论断都具有正确性的论据,在我解答如下四个问题的答案:一、“邦无道”无非是指,联合国、祖国和外国,无以力争创建那种法治机能是既能使人的富贵程度都是与其运用德智的程度成正比、又能使人的贫贱程度都是与其践踏德智的程度成正比的法治机制来作为治国之道?二、“邦有道”起码必须是指,联合国、祖国和外国,都不仅有以力争创建上述的“法治机制”来作为治国之道,而且有以力争做到对于治国改革的实践都尽量只是实践治国对症下药良方来作为治国之道的途径之途,并且有以力争做到公务决策都尽量只是让德智决策高见说了算来作为治国之道的途径之径?三、对于促成治国改革是诉求将“邦无道”改为“邦有道”的改革成功,联合国先王和各国先王都是功亏一篑的那一篑是什么?四、什么样的可用之策就能快好省的补充上述功亏一篑的那一篑?

  第一章 通过解答第一个问题来兜售邦有道思维

  凭什么说“邦无道”无非是指,联合国、祖国和外国,无以力争创建那种法治机能是既能使人的富贵程度都是与其运用德智的程度成正比、又能使人的贫贱程度都是与其践踏德智的程度成正比的法治机制来作为治国之道?

  凭“邦无道”的社会本质就是,任由联合国、祖国、外国、联盟、家庭和个人的私欲,总是对“警匪”顺昌逆亡;又凭“邦有道”的社会本质将是,确保联合国、祖国、外国、联盟、家庭和个人的私欲,总是对“德智”顺昌逆亡。也就是说,“邦无道”就是任由“警匪”主宰社会成员私欲的兴衰存亡;“邦有道”就是确保“德智”主宰社会成员私欲的兴衰存亡。这就是说,有否力争创建上述“法治机制”的差别,则是第一表层外延概念的“邦有道”与“邦无道”的差别;对于人们谋取富贵的“谋事”,是否让任何人都是“谋事在德,成事在智”的差别,则是第一表层内涵概念的“邦有道”与“邦无道”的差别。换句话说,世界观的对错在于:其是否承认,只有来自于“邦有道”思维的理想治国之道和理想健国之道,才能使改造世界的实际程度可达成潜能程度。人生观的对错在于:其是否承认,通过钻营厚黑伎俩去捞取富贵要素之钱权的纷争富贵成功者,则都是属于虽生犹死;通过钻研劳动技能去劳取富贵要素之钱权的义争富贵失败者,则都是属于虽死犹活。价值观的对错在于:其是否承认,促成兴“义争富贵”灭“纷争富贵”的发展都最大化才是硬道理。这是因为,……

  (论据待续——因为论调、论断和论点都是论据的标签,如果其“标签”不是全都经得起审核,就没必要发表那些欲对其“标签”自圆其说的论据……)
楼主能知将然 时间:2018-10-01 09:06:31
  修正

  《各国先前君臣民都白活在“避祸趋福”都搁浅状态!人类如何就能从白活走向快活?》

  论调

  凭什么说各国先前君臣民都白活在“避祸趋福”都搁浅状态?凭各国先前君臣民(包含联合国先王)始终都是白活在如下的“变数”:要么变成“邦无道”的既得利益者而遗臭万年、或虽生犹死;要么变成“邦无道”的受害者而万劫不复、或苟延残喘;要么被“邦无道”钳制的变成怀才不遇者而痛不欲生、或苟且偷生……

  人类如何就能从白活走向快活?答:只要治国如治病那样的起码讲究让“被‘服务’对象”的人体细胞全都快活在可享受其“各尽所能各得其所”该有的“避恙趋康”都最大化的状态,就能让“被‘服务’对象”的社会成员全都快活在可享受其“各尽所能各得其所”该有的“避祸趋福”都最大化的状态。这是因为,无论是联合国的治国、或是国家的治国,虽无正比性的成功经验可效仿,却有可比性的成功经验可借鉴。例如:一切劝善的“说教”(包含一切宗教)对于治国的作用,都像那念咒对于治病的作用。治国与治病的可比性在于:都是既有可能成为“被‘服务’对象”的天使,又有可能变成“被‘服务’对象”的魔鬼——至于其究竟将成为天使、或将变成魔鬼,完全取决于其能否起码做到如治病的上述 “讲究”。

  如果我以上的论断具有正确性,就意味着:只要治国如治病那样的起码有上述的“讲究”,就有办法让其社会成员全都可从上述的“白活”走向上述的“快活”,也就让联合国首领和祖国元首,都可成为对于杜绝害群之马的人渣复辟低级动物恶习是:居功至伟于光前裕后都最大化的领袖楷模。

  本文试图论证我以上的论断都具有正确性,并试图解答如下问题:对于促成“健国”【治国与健国的差别因一言难尽,恕我在正文才分析其差别】改革是诉求实现革命先烈遗志的改革成功,联合国先王和各国先王都是功亏一篑的那一篑是什么?什么样的可用之策就能快好省的补充上述功亏一篑的那一篑?

  第一篇 试图论证我以上的论断都具有正确性

  本篇论证我以上的论断都具有正确性的论据,在我解答如下四个问题的答案:一、“邦无道”无非是指,联合国、祖国和外国,无以力争创建那种法治机能是既能使人的富贵程度都是与其运用德智的程度成正比、又能使人的贫贱程度都是与其践踏德智的程度成正比的法治机制来作为治国之道?二、“邦有道”起码必须是指,联合国、祖国和外国,都不仅有以力争创建上述的“法治机制”来作为治国之道,而且有以力争做到对于治国改革的实践都尽量只是实践治国对症下药良方来作为治国之道的途径之途,并且有以力争做到公务决策都尽量只是让德智决策高见说了算来作为治国之道的途径之径?三、对于促成治国改革是诉求将“邦无道”改为“邦有道”的改革成功,联合国先王和各国先王都是功亏一篑的那一篑是什么?四、什么样的可用之策就能快好省的补充上述功亏一篑的那一篑?

  第一章 通过解答第一个问题来兜售邦有道思维

  凭什么说“邦无道”无非是指,联合国、祖国和外国,无以力争创建那种法治机能是既能使人的富贵程度都是与其运用德智的程度成正比、又能使人的贫贱程度都是与其践踏德智的程度成正比的法治机制来作为治国之道?

  既凭“邦无道”的社会本质就是,任由联合国、祖国、外国、联盟、家庭和个人的私欲,总是对“警匪”顺昌逆亡;又凭“邦有道”的社会本质将是,确保联合国、祖国、外国、联盟、家庭和个人的私欲,总是对“德智”顺昌逆亡。也就是说,“邦无道”就是任由“警匪”主宰社会成员私欲诉求的兴衰存亡;“邦有道”就是确保“德智”主宰社会成员私欲诉求的兴衰存亡。这就是说,有否力争创建上述“法治机制”的差别,则是第一表层外延概念的“邦有道”与“邦无道”的差别;对于人们谋取富贵的“谋事”,公务决策是否主张让任何人都是“谋事在德,成事在智”的差别,则是第一表层内涵概念的“邦有道”与“邦无道”的差别。换句话说,世界观的对错在于:其是否承认,只有来自于“邦有道”思维的理想治国之道和理想健国之道,才能使公务决策改造世界的实际程度可达成其潜能程度。人生观的对错在于:其是否承认,通过钻营厚黑伎俩去捞取富贵要素之钱权的“纷争富贵”成功者,则都是属于虽生犹死的人类害群之马;通过钻研劳动技能去劳取富贵要素之钱权的义争富贵失败者,则都是属于虽死犹活的人类仁人志士。价值观的对错在于:其是否承认,促成兴“义争富贵”灭“纷争富贵”都最大化的发展才是硬道理。这是因为,……

  (论据待续——因为论调、论断和论点都是论据的标签,如果其“标签”不是全都经得起审核,就没必要发表那些欲对其“标签”自圆其说的论据……)
楼主能知将然 时间:2018-10-01 10:14:23
  再修正

  《各国先前君臣民都白活在“避祸趋福”都搁浅状态!人类如何就能从白活走向快活?》

  论调

  凭什么说各国先前君臣民都白活在“避祸趋福”都搁浅状态?凭各国先前君臣民(包含联合国先王)始终都是白活在如下的“变数”:要么变成“邦无道”的既得利益者而遗臭万年、或虽生犹死;要么变成“邦无道”的受害者而万劫不复、或苟延残喘;要么被“邦无道”钳制的变成怀才不遇者而痛不欲生、或苟且偷生……

  人类如何就能从白活走向快活?答:只要公务救国如医务救人那样的起码讲究让“被‘服务’对象”的人体细胞全都快活在可享受其“各尽所能各得其所”该有的“避恙趋康”都最大化的状态,就能让“被‘服务’对象”的社会成员全都快活在可享受其“各尽所能各得其所”该有的“避祸趋福”都最大化的状态。这是因为,无论是联合国的治国、或是国家的治国,虽无正比性的成功经验可效仿,却有可比性的成功经验可借鉴。例如:一切劝善的“说教”(包含一切宗教)对于公务救国的作用,都像那念咒对于医务救人的作用。公务救国与医务救人的可比性在于:既然凡是有上述“讲究”的医务救人,都能够让“被‘服务’对象”的人体细胞全都快活在可享受其“各尽所能各得其所”该有的“避恙趋康”都最大化的状态,就意味着:凡是有上述“讲究”的公务救国,当然也是能够让“被‘服务’对象”的社会成员全都快活在可享受其“各尽所能各得其所”该有的“避祸趋福”都最大化的状态。

  如果我以上的论断具有正确性,就意味着:只要治国如治病那样的起码有上述的“讲究”,就有办法让其社会成员全都可从上述的“白活”走向上述的“快活”,也就让联合国首领和祖国元首,都可成为对于杜绝害群之马的人渣复辟低级动物恶习是:居功至伟于光前裕后都最大化的领袖楷模。

  本文试图论证我以上的论断都具有正确性,并试图解答如下问题:对于促成“健国”【救国与健国的差别,因一言难尽,而恕我在正文才分析其差别】改革是诉求实现革命先烈遗志的改革成功,联合国先王和各国先王都是功亏一篑的那一篑是什么?什么样的可用之策就能快好省的补充上述功亏一篑的那一篑?

  第一篇 试图论证我以上的论断都具有正确性

  本篇论证我以上的论断都具有正确性的论据,在我解答如下四个问题的答案:一、“邦无道”无非是指,联合国、祖国和外国,无以力争创建那种法治机能是既能使人的富贵程度都是与其运用德智的程度成正比、又能使人的贫贱程度都是与其践踏德智的程度成正比的法治机制来作为治国之道?二、“邦有道”起码必须是指,联合国、祖国和外国,都不仅有以力争创建上述的“法治机制”来作为治国之道,而且有以力争做到对于治国改革的实践都尽量只是实践治国对症下药良方来作为治国之道的途径之途,并且有以力争做到公务决策都尽量只是让德智决策高见说了算来作为治国之道的途径之径?三、对于促成治国改革是诉求将“邦无道”改为“邦有道”的改革成功,联合国先王和各国先王都是功亏一篑的那一篑是什么?四、什么样的可用之策就能快好省的补充上述功亏一篑的那一篑?

  第一章 通过解答第一个问题来兜售消蠢思维

  之所以说“邦无道”无非是指,联合国、祖国和外国,无以力争创建那种法治机能是既能使人的富贵程度都是与其运用德智的程度成正比、又能使人的贫贱程度都是与其践踏德智的程度成正比的法治机制来作为治国之道,那是因为:……

  (论据待续——因为论调、论断和论点都是论据的标签,如果其“标签”不是全都经得起审核,就没必要发表那些欲对其“标签”自圆其说的论据……)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