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红茶馆疯云录第二部】---连载(不定期更新)

楼主:草帽的思想 时间:2020-09-14 11:39:17 点击:377 回复:5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一部是发生在新浪红茶馆的故事,那个故事太遥远了,遥远到草半仙已经忘记了一切。第二部会用茶馆、长江经常出现的ID为主角,写一个无聊又有趣的故事。我不知道我的兴趣什么时候消失,假如你有兴趣,你可以接下去的。。。
楼主草帽的思想 时间:2020-09-14 11:39:28
  夕阳,枯藤,老树,乌鸦。

  诗意,凄凉,一种残酷的美。

  郑板砖坐在一堆码得齐整的砖头旁抽着旱烟。

  他狠狠吸了一口,闭上嘴和眼,让烟在肺的各个角落转了个圈,快憋不住的时候,他没有张嘴,让烟从鼻孔里出。

  这是个懂烟又会享受的人,但他明显感冒了,因为只有一个鼻孔在冒烟。

  郑板砖磕掉烟斗里的烟灰,正准备装第二锅时,耳边传来一声令人发酥的声音:“老板你是卖砖的吗?”

  郑板砖没抬头,慢悠悠地把烟杆往旁边一放,我名叫郑板砖,我不卖砖卖羊肉串呀,真是的。

  虽不满,但郑板砖脸上没有露出一丝不满的神色。做生意,和气生财。

  郑板砖扶着砖头站起身,坐久了,腰有点痛。唉,年纪大了,手脚总是没有以前那般灵活,想当年,十个人打我,老子手一转,全部都得趴在地上,那个时候啊,街上的小妖精们,全都以能与我吃个宵夜为荣。

  郑板砖一边回忆一边站直了身子,微笑已经挂在嘴角,可嘴角的微笑还没散去,他立即又把微笑收回去了。笑容转换的速度倒是没有因年龄的增长有所减缓,郑板砖挺满意的。

  让郑板砖笑容陡然失去的是因为他看见站在面前的人打扮妖艳、化了浓妆,嘴唇上的口红画得快到耳朵边了。双腿并拢站在那,双手兰花指状垂在腰间,时不时挤眉弄眼,眼皮上的眼睫毛长得像掉光了毛的秃鹫尾巴。

  按道理这应该是娘们呀,但郑板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他忽然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令他毛骨悚然。

  郑板砖活到今年已经八十七了,形形色色的人见过不少,让他如此恍惚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但郑板砖只是犹豫了一下,没作过多深思,我是个卖板砖又不是教生理课的,他(她)长不长鸟关我鸟事。

  “姑娘,你买砖吗?”郑板砖不敢造次,还是先以姑娘称呼吧,安全第一。

  “老板你咋回事呀,我是个爷们!”那人明显不满了,娇嗔的声音变得粗了起来,说完还扭了扭身子,长裙迎风飞舞,像一个罩鱼的大笼子。

  “真不好意思闺女,原来你是个爷们。怪大爷年纪大了老眼昏花啊,莫怪,莫怪,呵呵”郑板砖连忙道歉。

  “也就是看你老人,否则就冲你的话,我得抽你。”穿裙子化浓妆的爷们用兰花指点了点郑板砖,表示他生气了。

  郑板砖闻言,嘴角抽了一下。

  “老板,你的板砖怎么卖,我全要了。”

  爷们的话令郑板砖精神一振,大主顾啊。

  “板砖一毛五一个,你全部要算便宜点,一毛四分九卖给你。”郑板砖毫不犹豫,一块板砖减了一厘。说这话的时候他意气风发,大手笔啊。

  “不用了,这点钱我不在乎,我刚从日本留学回来,你不知道我吧,来,这是我名片。”说完从小巧玲珑的挎包里摸出一张名片递给郑板砖。

  “这包多少钱不知道吧,LV的,十万多。”那人晃了晃挎包,一脸得意的神情。

  “蛇马?这种叫哎呦喂的小塑料袋要十万多?”郑板砖快要晕了,这得多少板砖的钱啊。

  “懒得跟你说,什么都不懂。”端着机关枪当烧火棍,那人脸上明显不满了。

  郑板砖看出了那人的不满,赶紧伸手要把名片接过来,叮嘱自己别得罪大主顾,卖完这些板砖,吩咐家里的老娘们去曹胖子那砍半斤猪头肉,再打二两乌瞎子酿的酒,美滋滋喝上两杯。

  日本留学爷们递过来的手快要接触到郑板砖的手时,那只保养得像葱白一样的嫩手忽然一翻,快速地扣紧了郑板砖的手腕。
作者 :郑板砖 时间:2020-09-14 12:23:11
  一出场就是主角,赞个!

  哥就是那不一样的烟火,狂拽酷霸鸟炸天!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郑板砖 时间:2020-09-14 12:27:12
  那个时候啊,街上的小妖精们,全都以能与我吃个宵夜为荣。
  ------------------------

  那年那月,回味无穷,

  如今,八十七了,刚过发育期。

作者 :乌龙涂丫 时间:2020-09-14 16:26:50
  日本留学爷们递过来的手快要接触到郑板砖的手时,那只保养得像葱白一样的嫩手忽然一翻,快速地扣紧了郑板砖的手腕。

  ------------ 这不给咱板砖拿下了么,真人妖拉客也不是这么拉的呀?
  • 草帽的思想

    举报  2020-09-14 16:40:47  评论

    @乌龙涂丫 根据角色安排,我是卖猪头肉的,你是酿酒的。曹胖子是我,乌瞎子是你。。。
  • 乌龙涂丫

    举报  2020-09-14 18:26:37  评论

    @草帽的思想 我不是黑色会的嘛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乌龙涂丫 时间:2020-09-14 16:32:28
  作者 :郑板砖 时间:2020-09-14 12:23:11
  一出场就是主角,赞个!

  哥就是那不一样的烟火,狂拽酷霸鸟炸天!
  
  • 郑板砖

    举报  2020-09-14 19:17:01  评论

    @乌龙涂丫 这图片置换黄勃砸砖一图,未成功。
  • 乌龙涂丫

    举报  2020-09-14 19:26:30  评论

    动图换不了的,换得截图或拆帧。。。喜欢的话,我截一下给你。原来的文件哪有点问题,拆片?嗯,我再看下吧。
5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狗毛毛2017 时间:2020-09-14 18:34:27
  郑板砖,好名字[d:呲牙]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草帽的思想 时间:2020-09-15 10:50:04
  郑板砖见来人扣住自己脉门,大喝一声,运气于手腕,顿时像泥鳅一样从那人手里松脱,然后飞身跃起,右脚凌空踢向那男子的胸口。那人猝不及防,胸口听到“啵”的一声,左胸喷出一股黑色的水,直喷郑板砖的脸。

  郑板砖哪能想到对手的胸口有机关,来不及反应就被黑水喷了个满面,只来得及说了句“卧槽,你的胸是假的。”身子就慢慢倒下去了。

  那人见郑板砖倒下去了,拍了拍手,拉扯一下裙子,低头一瞧,胸一大一小,气得他踢了倒在地上的郑板砖一脚,见郑板砖没反应,才弯腰从地上捡起小挎包,从挎包里掏出一气球,吹涨成球后掀开衣服塞在左胸口,再低头一瞧,用手摆弄了下,大小合适,他露出满意的神色。

  “小样,敢跟我日本妹作对,不知死活。”自称日本妹的男人不解气,翘起兰花指指着躺在地上生死未卜的郑板砖,不解恨地又踢了一脚。

  “来人,给我把砖搬上,我要去红茶镇砸人,酿酒的乌瞎子、卖猪头肉的草胖子、私塾先生贾正经、卖布掌柜薛麻子、胭脂铺掌柜谢优美。。。有一个算一个,一个人脑袋上砸一块砖,我要血洗红茶镇。敢跟我斗?老子宁死不屈。”

  “渣!”一群人不知从哪里蹿了出来,站在日本妹身后鞠躬致礼,神奇的是一辆拖拉机也无声无息地被推到板砖前,好像早有准备。

  日本妹手向前气势如虹一挥:“八个鸭卤,搬砖!”

  众人哗的一声涌向郑板砖的那堆砖,人虽多,但井然有序。

  从地上搬砖往拖拉机斗上抛的有之,站在拖拉机斗上码放的人有之,站在边上喊口号一二三的有之,为日本妹扇扇子的有之。。。言而总之,是一帮训练有素的人。

  很快,郑板砖那堆可以换猪头肉吃可以换烧酒喝可以让老娘们闭上唠叨嘴的砖,就从地上到了拖拉机斗上,干得干脆利落,一块都不剩啊。

  日本妹很满意。手下一个随从一躬身:“主人,上机出发吧。”

  日本妹斜视了他一眼,抿抿嘴:“这次不用你们,我自己开机,你启动吧。”

  “嗨!主人。”那人一路小跑,到了拖拉机旁,掏出“Z”型启动器,用力转动,只见拖拉机发出“突突”的声音,烟筒冒出阵阵黑烟。拖拉机启动了。

  日本妹很满意,甩了甩裙子,一个跃身飞到了拖拉机的主驾位置上,两腿岔开,踩刹车、拉离合、入档,动作娴熟一气呵成。

  日本妹右手再一次气势如虹向前一挥:八个鸭卤,出发!

  手下一个个飞身跃到拖拉机上,蹲下身子,左手撑在板砖上,右手横在胸前,脑袋向前、双目怒视,造型奇特、凶狠。

  “哎,把卖砖的也搬上,我要让敌人看到跟我作对的下场。”日本妹不忘躺在地上的郑板砖。

  “嗨。主人。”

  拖拉机上跳下几个人,郑板砖就从躺地上变成躺在了拖拉机上,唯一不变的是,他还是没醒。
作者 :郑板砖 时间:2020-09-15 11:43:38
  八十七了,老眼昏花,竟没有识得小日子的假胸,下次见到踹他的蛋。

楼主草帽的思想 时间:2020-09-17 14:45:51
  在“突突”声中,装满砖和人的拖拉机杀气腾腾向红茶镇进发。

  日本妹把油门拧到了极致,拖拉机顿时发出咆哮的声音,时速达到了惊人的二十迈,日本妹扭头对手下喊:“抓紧了,前面有头驴,我要超驴了。”

  手下们闻言,身子紧紧抓住了扶栏,有一个实在无处可抓的则抱住了还在昏迷的郑板砖,意思是要摔一起摔,临摔还抓个垫背的。

  日本妹操控着拖拉机,怒目圆瞪,口中念念有词,拖拉机一会走S形一会走B形,一番紧张刺激的追赶后,拖拉机终于超过了在路上慢慢溜达的驴。

  日本妹擦掉了额头上的汗:“刺激,太刺激了。”

  风驰电挚中,迎风飘扬的除了日本妹那造型奇特的杀马特发型,还有裙子被风掀起时那绣着哈士奇头像的神秘小内内。

  此时挂在离合器上的导航提示:距离目的地红茶镇还有二十公里,前面有违章拍照,安全驾驶,请系好安全带。

  闻言,遵纪守法的日本妹放开操控拖拉机的双手,解下裙子上的束腰带,一头系在拖拉机挡雨蓬架子上,另一头打个圈又打个死结,套在脖子上,唯恐不紧,又用力抽了抽。日本妹在腰带收紧后,不由自主地吐了吐舌头。

  忽然,车斗上传来一阵惊呼:“主人。。。”话未说完,拖拉机“轰”的一声四脚朝天翻到在路边的阴沟里,砖撒了一地,日本妹的手下横七竖八躺在地上哎哟个不停。

  要不说中国产的拖拉机质量就是好,肚子都反转了还没熄火,只是四脚朝天的样子实在好萌。

  而机手日本妹因脖子上系了安全带,因此没被甩出去,但他被吊在拖拉机上,远远望去,仿似被执行绞刑的人。

  也许是被绳子嘞得太过于紧,日本妹脸上的颜色明显变紫了,眼珠子向前凸,舌头也不安分地从嘴里顶了出来。

  日本妹泰山压顶不形于色,冷静地用手指往脖子上指,只是说不出话而已。

  要不说日本妹真是个讲究的人,在如此危急关头,他指脖子的手还是优雅的兰花指,这就是生死不可怕,腔调不能丢啊读者们。

  万分危急关头,日本妹的手下还是有一两个聪明伶俐的人,他没有以为自己的主人是在荡秋千。

  这位手下推开身上的砖块,快步冲向日本妹身边,抱起他的身子让主人先喘口气再考虑如何解开脖子上的安全带,否则,就只有有气出没气进了。

  只是愿望是好的,好死不死这位忠心聪明的手下在抱住日本妹身子之时可能太心急,不小心踩在一个砖块上又不小心打了个踉跄,为了不让自己摔倒,他双手只好紧紧抱住了自己的主人。镜头拉近日本妹的脸部特写,他的眼珠子凸得更出、舌头吐得更长了,脸色?完美诠释了什么叫红得发紫,紫得发黑。情急之下,日本妹唯一还能动的只有两条腿,但除了往下拼命蹬也无法做更多的动作了。

  此时的日本妹五魂已去了三点五魂,手下终于站稳了身子,抱住主人的双脚往上挺,忽然他感觉双手出现了不一样的温暖。。。

  日本妹尿了。
作者 :justinwish 时间:2020-09-17 15:26:37
  倒霉的日本妹
作者 :装甲司令 时间:2020-09-17 17:10:00
  日本妹的造型太拉风了!
作者 :乌龙涂丫 时间:2020-09-17 19:32:25
  @郑板砖

  一本杀!

  
楼主草帽的思想 时间:2020-09-20 16:32:03
  那手下甩了甩手上的尿,一股浓郁的骚味扑面而来,显然这手下是懂点医理的,他也不忙处理主人脖子的套,先仰起头邀功:主人,你最近太辛苦,又是被人驱逐又是被人骂,你上火了。
   
  日本妹气得呀,苦于脖子上有套口不能言,否则早就破口大骂了。
   
  慢慢,被拖拉机甩到地上的手下们陆续站起来了,七手八脚赶过来帮忙,虽然人多,但还是体现出训练有序的素质,日本妹脖子上的安全套解开了。

  解下脖套的日本妹摆摆手,让手下们走开,一屁股坐在地上,用手不停顺着脖子。

  过了几分钟,日本妹用手把露在外面临风好久的舌头塞回去,在口腔中转了几圈,咦,还能用。

  为了再检验其他功能,他把舌头伸出、缩回,再伸出,再缩回。。。来回倒腾了几次,庆幸舌头的其他功能没有减退。

  混迹江湖,日本妹就靠这张嘴这条舌舌战群雄,你说舌头失去应有的功能,以后怎么靠这三寸不烂之舌嚼别人舌头八别人是非呢,况且号称情圣的他得依仗这张嘴哄女孩子开心呢。
   
  “八个鸭卤,什么鸟技术,开个拖拉机都翻车。”喘过气来的日本妹对着手下们破口大骂。完全忘记了是自个把拖拉机开翻的,而且还是装逼过头放双手驾驶拖拉机导致。
   
  一众手下你瞧瞧我我瞧瞧你不敢吱声。不过还是有不怕死的,那个第一时间冲上去救日本妹的手下见主人如此不可理喻,忍不住嘀咕一句:去你妈的。

  简单收拾了一下,见自己的裙子还是迎风招展,日本妹终于放心了,用兰花指弄了弄像坨便便一样的粗眉,指挥手下把还在突突叫的拖拉机息了火,招呼众人把拖拉机拖到路上,再把板砖装上车,这是打仗的武器啊不能丢。
   
  就在众人忙碌的时刻,没人发现原本躺在拖拉机斗上被甩到地下没人理的郑板砖此时已经不见了。

  五月初三,赶集日。

  像往常一样,天刚蒙蒙亮,卖酒的乌瞎子就已经忙碌开了,把店铺里的酒缸搬到门口显眼的位置。搬完酒,他又搬出几张小桌子和小凳子,因为那些酒鬼,喜欢到对门草胖子那里买几两卤得香喷喷的猪头肉,再到乌瞎子的酒馆里打几两酒,几个人坐在一起,胡吹海喝。

  乌瞎子一般会捡自己喜欢的话题凑趣几句,这样他的酒就可多买几两。

  乌瞎子不是瞎子,只是那对眼常年都眯成一条线,他睁眼和闭眼你几乎看不出来,你想看他的眼白,门也没有。于是有好事者说他是睁眼瞎子,乌瞎子的雅号就此而来。不过乌瞎子对这称号没生气,他笑呵呵地对人说,眼睛小,聚光。

  乌瞎子卖的酒都是自己酿的,香、醇、有劲。喝醉了第二天醒来不上头。有人愿意花三千两银子买他的酿酒方法,他摇摇手头说,祖训,祖传秘方传男不传女。

  对门卖猪头肉的草胖子也在厨房里忙碌着,街上飘着浓郁的卤香味。草胖子的卤猪头肉有独门的秘方配料,总之就是比别家卖的香,一天他要起码卖二十个猪脑袋。他虽然不是屠夫,但他也是令猪猪们闻风丧胆的人之一,他的生意越好,代表的是要宰的猪就越多,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呀。

  草胖子名如其人,是真的胖,胖得走路都费劲,简直一步三喘。如果用一把东洋进口的快刀对半劈,劈完了再来一次,身材还是挺苗条的。只是他虽然有一门傲人的手艺,也积攒了很多钱,但没媳妇。原因很简单,太胖了。

  镇上的姑娘见到这么胖的人都会倒吸一口凉气,有已婚口无遮拦的小媳妇在跟闺蜜说,跟这么胖的男人的睡觉,压在身上不得给压死呀。

  另一个说,你不会让他在下面你压他呀。

  众人说,也是哦。我怎么没想到。

  更有过分的,说这么胖的人,那玩意是不是也胖?

  姐妹们哄堂大笑。

  有个女的给出结论:人胖,那玩意未必胖。

  说完马上就有人接茬:是不是你跟草胖子睡过觉啊,不然你怎么知道他那里不胖。

  气得先说话的那人一巴掌话打在后说话那人的背上。又是一阵哄笑。

  虽不受女人青睐,但不妨碍草胖子用那比猪手还胖的手制作出方圆五十里最好吃的猪头肉。

  镇上的私塾先生贾正经还为草胖子的卤猪头肉设计了广告词:草胖子牌猪头肉,灵魂深处的享受。

  草胖子听了大喜,吃个猪头肉都能深入灵魂,太有学问了。给贾正经道谢完,二话不说,砍了2斤猪头肉送到贾先生手里,还搭两只猪眼睛。

  一天之计在于晨,胭脂铺掌柜谢优美早早就坐在铜镜前用牛角梳把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完毕还拿法兰西进口的香粉往胳肢窝撒了一把,低头一闻,真香。完了挺了挺胸,挺完又用手托了托,嗯呐,还是跟小姑娘一样傲然挺立,没有一丝下垂。

  她露出满意的笑容。女人呀,对自己就得狠一点,化妆品的那点钱算什么。

  每逢赶集日,镇上的小姑娘小媳妇们必定会把偷偷藏起来的私房钱拿来胭脂铺血拼,这时的谢掌柜会笑得脸上的粉噗噗往下掉。谢掌柜一想到人声鼎沸抢购胭脂水粉的盛况,嘴角已掩饰不住笑意,她把一些进口的高档胭脂水粉摆到最显眼的位置,她已能想象银子与装钱的铁柜碰撞发出的那种醉人的声音了。

  谢掌柜摆弄好了一切,习惯性地探头斜对面的卖布薛掌柜有没有起床了,可是很奇怪,一向早起的薛老板居然毫无动静。不过她没作多想,拿起一粒花重金买回来的珍珠,用布包着,拿起一把精致的小木锤,三几下就把珍珠敲碎,又用擀面杖碾个粉碎,倒进一个从西域商人送给她的玻璃杯里,再拿起桌子上金羊坨早上送来的羊奶,与珍珠粉搅拌均匀,仰起头,一咕噜倒进嘴里。

  她从一本古书上看到,每天喝一杯珍珠泡的羊奶,养颜,青春永驻,八十岁都跟十八岁一样。

  放下杯子,谢掌柜脸上顿时放射出比珍珠还灿烂的光彩。

  谢掌柜收拾好桌子的东西,此时她听到从远处传来“突突”的声音,她探头一看,路的尽头浓烟滚滚,一辆装满人的拖拉机从远处驶来。她捡起门角的一块小石子,也没看她怎么用劲,小石块已准确地飞到乌瞎子那挂在门口的小铜板上,铜板发出“铛”的声音。

  在铺里忙碌的乌瞎子听到铜板发出的声音后,没见他身形如何动,但他很快就出现在门口,他也听到了远传传来的“突突”声。

  草胖子也放下了手中的活,一步一个“咚”从厨房里移出来。

  薛掌柜的店门此时也打开了,出来两个人,一个是薛掌柜,另一个居然是应该躺在拖拉机上不省人事的郑板砖,不过他已经没有了老态龙钟的样子,两只眼睛精光四射。他怎么会在这里呢?没人知道。

  日本妹踩刹车、收离合器、挂空档的动作一气呵成,潇洒得如人机合一,拖拉机稳稳地停在了距离距离乌瞎子酒铺还有三十米左右的地方。日本妹率先跳下拖拉机,可裙子却被脚刹挂了一下,只听“嘶”的一声,半边屁股露了出来。

  反应灵敏的日本妹扭头问:谁放屁!不讲卫生。

  一五大三粗的手下回答:主人,是你的裙子被撕了。日本妹用一只手掩住了屁股,另一只手一挥。手下纷纷从拖拉机上跃下,远远排成一排站在主人身后,以衬托主人的尊贵。

  此时,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紧接一声霹雳响彻云霄,不偏不倚就砸中了日本妹,只听“啊”的一声,烟雾中传来日本妹倔强的声音:八个鸭卤,老子宁死不屈。

  烟雾散去,一个裙子被撕得稀碎又外焦里嫩的人迈步走了出来,威风凛凛如天神下凡。

  站在门口看热闹的草胖子问:卧槽,这遭雷劈的人是谁呀?

  站在薛掌柜身边的郑板砖道:你不知道孤陋寡闻了吧,这就是江湖有名的惹是生非污蔑派掌门人,人见人厌、号称日天日地日空气的人中泰迪---日本妹。

  乌瞎子接上嘴:卧槽,此人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去了耳朵,就是汤圆啊。

  谢掌柜嘴一撇:偶滴个乖乖耶,五短身材,长相粗糙,彷如癞蛤蟆转世。

  薛掌柜则缓缓道:江湖传说此人擅长八卦是非,杀手锏是无中生有,属于八婆界的精英。

  草胖子读书少,他不耻下问:什么叫精英?

  身后传来贾先生的声音:就是把所有人聚集在一起,过滤筛选,再过滤筛选,又过滤筛选,最后剩下的那部分人。

  不知何时,本应在私塾教学的贾正经也站在人群中看热闹了。

  听了贾先生的话,乌瞎子又接嘴了:那不就是传说中的人渣吗?

  贾正经扶了扶鼻梁上的老花镜道:对!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20-10-09 14:12:48
  继续写呗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茹毛饮茶 时间:2020-10-11 12:57:40
  本来想凑个热闹,替草帽续写几句,结果被删啦
作者 :茹毛饮茶 时间:2020-10-11 13:04:05

  替草帽君续写几句

  接上回,试着把米感去掉,可也不知那句蜜柑呀,试试再发一会吧

  听了贾先生的话,乌大厨接嘴道,那不就是传说中的人渣吗

  假老夫子用手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慢悠悠的从嘴里蹦出两个字,----然也,接着又慢吞吞地吐出两句,子曰,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说完摇摇肩膀,随着肩膀的摇动,贾老夫子头上的博士帽也颤巍巍地抖动起来,颤微微的抖动使原来栖息在假老夫子博士帽上的几只绿豆蝇立足不稳,它们纷纷起飞,满屋子嗡嗡的乱窜,

  哎,哎,宝贝儿,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子曰:非礼勿听,非礼勿动,非礼勿视,大风起兮云飞扬----,贾老夫子摇头晃脑的,嘴里持续不断的蹦出一连串莫名其妙的金句,这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得一头雾水,正在大家还在迷蒙时,镇上**研究室主任古正伟扭着*字舞的步伐,手中挥舞着*旗,,风风火火的闯过来,呔,贾老夫子,你满嘴封资修,神马意思啊,

  啊啊,小玩意,小玩意,让您见笑啦,原来这些绿豆蝇是贾老夫子豢养的宠物,贾老夫子并且都给它们起了名字,那只大个的叫大烟王,翅膀有点蓝的叫蓝色鬼舞,眼睛特别红的叫慧慧,那只飞的最快的叫绿豆州,贾老夫子得意的说,养宠物你不能亦步亦趋,你不能高大上,你不能追求温良恭俭让,用绿豆鹰做宠物,这叫出奇制胜,必也出奇乎,出奇者,制胜也

  啧啧,古正伟吧嗒吧嗒瞥视大嘴,啧啧,满嘴之乎者也,没个打嘴,还尼斯纪录呢,批零批空知道不,知道不,绿豆蝇不知亡国恨,绿豆蝇不知万恶的旧社会,打倒绿豆蝇,古正伟义愤填膺的大叫大吼,

  天哪,眼见贾老夫子的宠物就要卷入接机斗争,机智的乌大厨捧出一盘猪头肉,哎,各位,各位,看看洒家的新厨艺,这是新研制的蒙猪牌猪头肉,食材从沂蒙垛庄来,经过洒家七七四十九天腌制,又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熏烤,今天是个大好日子,今天是个大吉大利的日子,今天特地拿出来请大家品尝,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说完手捧猪头肉走到每人面前,

  古正伟优雅的从盘里取出一块猪头肉,又优雅的放在鼻子下嗅嗅,阿嚏,阿嚏,原来古正伟有过敏性鼻炎,闻到猪头肉里的香料味道,不免受到刺激,强烈的喷嚏气流,把猪头肉吹起来,落在遭到雷劈的小日子嘴上,猪头肉的香味使小日子在昏迷中骤然醒来,小日子鼻子抽抽,嘴巴动动,舌头一伸,那片猪头肉在嘴边打个滚,落入小日子口中----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茹毛饮茶 时间:2020-10-12 08:04:26
  接上回

  那片猪头肉在嘴边打个滚,落入小日子口中,啊,香,真香,小日子舌头上的味蕾本来被雷击烧的麻木啦,可是这回被猪头肉的香味一激,复活啦,不但味蕾复活啦,小日子整个人都清醒啦,它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来,嘴里不停的咀嚼着掉在嘴里的那片猪头肉,含糊不清的问众人,这是哪里,我为什嘛在这里

  小日子衣冠不整的站在那里,头发被雷电热量烧得精光,光光亮亮的头皮,白里透红,红里透紫,曹胖子看啦,直发笑,哈哈哈,看哪,快看哪,这人去聊俩耳朵,就是大号黑芝麻馅汤圆啊,啊哈哈哈

  笑!笑!,笑神马,小日子不愿意啦,没看大明星都是光头吗,那个勒加不是因为光头出名吗吗,还有那个红娘子扰勿诚非不也是吗,没准我就是第三个光头成功人士

  曹胖子一撇嘴,啧啧,真能吹牛逼,人家是名牌大学毕业,你一个农村二流子文盲光头,就是牛卵子一个

  说到牛卵子,小日子不禁感到下身隐隐作疼,用手一摸,有出血,唉呀妈呀,卵子没啦,原来雷击把小日子的卵子烧掉啦,这厮皮实,光顾了想用板砖砸人,竟然忘了疼痛,可是一经发现出血,疼痛感觉历时激烈起来,小日子爹一声妈一声的鬼哭狼嚎起来

  有人出主意,快去找镇医院的花花院长来,花花院长接到120报告,立刻代领小八护士长一干急救班子赶到现场,花花院长仔细检查了小日子的伤势,感到没神马,这就是一般外科小手术,杀鸡焉用宰牛刀,护士长就可以解决,于是指示小八护士长给小日子治疗,

  小八护士长对小日子的伤处感到头疼,这个是泌尿科的手术,她是内科护士长,如之奈何,一拍脑袋有啦,镇兽医站高川劁猪匠劁猪手艺一流,治疗小日子这个伤势,那是裤裆里抓JB----手拿把掐

  于是派人把劁猪匠高川找来,高川劁猪匠一到现场,从工具箱里把器械拿出来,小日子一看那桃形大号亮闪闪的劁猪刀,立刻吓得昏了过去,得,高川劁猪匠乐啦,这回连麻药都省啦,

  高川用桃形大号手术刀,把小日子下体上的残缺皮肉割掉,又用强效兽用消毒剂仔细消毒,清创缝合包扎一气呵成,最后再用大号成人尿不湿把小日子下体包扎严实,看看自己的成功作品,劁猪匠高川得意地笑啦,顺口吟出,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其后大事可成亦,大家可能还不知道,高川除了劁猪匠的身份外,还有写诗的爱好,四六八句,顺手拈来

  花花院长指示护士长小八,把小日子抬回镇医院,安置在重症监护室,待痊愈后,交给镇救护站遣送回原籍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小日子这事让镇大剧院院长热闹知道啦,热闹院长正在为一出宫廷戏里的角色发愁哪,原来饰演太监大总管小安子的演员海盗天生粗音大嗓,一念台词就如同山西大毛驴嚎叫,其声震耳欲聋,好几次把台下的小朋友吓哭吓跑,这回听说小日子的卵子没啦,以手扶额曰,天助我也,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现在找原汁原味没卵子的饰演太监,那是比蜀道之难还难,比登天还难,

  热闹院长带上水果花篮前去镇医院慰问探望小日子,并把镇剧院有意聘请他做太监演员一事说给小日子听,小日子问热闹院长,镇剧院的女演员漂亮不,有没有玉凤靓,热闹心想,啊呸,狗卵子都没啦,还掂想这事,可嘴上还是说,漂亮,比玉凤漂亮,小日子一听来劲啦,马上就要与热闹院长同去就职,各位看官,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作者 :乌龙涂丫 时间:2020-10-12 08:18:07
  草帽老多,日子在你两手里,经久不衰,死去活来。。。遭了罪了
作者 :茹毛饮茶 时间:2020-10-12 18:20:41
  小日子被韩鼠招到麾下,在浪漫庄园当酋长啦,我发在那里的帖子北它删啦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