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第一艘核潜艇轶事(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766 时间:2020-09-12 11:32:59 点击:101 回复:2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好姑娘……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766 时间:2020-09-12 11:37:54
  (一)

  人生无常,一命二运三风水。
  命,从出生到死亡,一个不可逆的纵向过程。
  运,则是横向的人和事与纵向过程的交汇点。
  譬如,天上掉下个金元宝,你的纵向过程晚一步,就被前面那个人捡走了。又掉一个,你刚好走过去,则被后面那个人捡走了。
  这就叫运背命蹇。
  一步正好赶上,就叫走运。

  而人的一生,不会总走背运,也不会幸运连连。
  但这也得分什么人,有什么样的价值观——有的人以捡金元宝为幸运,有的则不以为然;反之,不以为然视为幸运的,捡金元宝的也许弃如敝屣。
  我没有捡过金元宝,但也不妨碍有我的幸运。

  而我一生的最幸运,就是曾经听说在那不算太遥远的地方,有一位举世闻名的美丽姑娘。虽然她离我不过数百公里,我却根本就没见到她的任何希望。可有一天,她却突然来到我的身旁,把她的心掏出来,交到了我的手上……
  刻骨铭心,永誌不忘!

  这事大约发生在林师傅到来的一年后,那时我已出徒。因此,林师傅便调到对倒班的小车床上去了。我和同宿舍对班倒的同学H,又独立操作那台傻大粗笨的大五零了。
  这天,下午班。
  来到机床旁,H迎上来,回手指着卡盘上一个黑不黑、灰不灰的盘状物说——核潜艇!
  又指着旁边一个小老头说——某某厂,保卫科长!

  某某厂,是保密厂,专为核潜艇配套而建,就在我们厂边上。按说,既然保密,就不该让一般人知道是干什么的。可这个厂还没开建,全市就传开了,这还保个什么密?弄个代号还有什么用?而这个保卫科长怎么看,长得也不象个保卫科长,倒有点象《暴风骤雨》中的韩老六。只是没人家高,更缺人家身上的那点精气神儿。

  一看H说到他,便走过来,说这个是咱们核潜艇的心脏,核反应釜的盖子。釜在山东加工,盖儿在我们厂加工。可我们厂刚建立,设备没到位,只能在你们这加工。这可是个政治任务,弄好了,就光荣;弄不好,就反动。这里的事,你们心里都明白,我就不多说了。一句话,认真看图纸,只许干好,不许干坏。否则,到时可就不是我找你们了!
  懂吗?
  懂。
  懂啊?那就过来。

  机床刀盘架上有一张展开的新图纸,他指着右下角的材料栏,说都看清楚,这是什么?
  铂。
  知道它有多贵重吗?
  当然知道。
  不仅我们知道,我们这个城市中的人,基本都知道。

  玩过弹球吗?不是花瓣的那种,那是工艺球,就是用来玩的。是那种纯玻璃透明的,我们这代人,男孩子小时候差不多都玩过,到处都是。但这种球可不是为了让小孩弹着玩的,它是专门用来拉丝的。拉丝则为了织玻璃布,铺到模具上,再用树脂浸透,一层层粘在一起,固化后就是玻璃钢,那用途就大了。

  因此,咱这的那个曾是亚洲最老最大的玻璃厂,就专有一个球窑车间。三层高,顶层是个小窑,不断的往里加熟料,就是碎玻璃;上面一个自动搅拌机,四周用煤气往里喷烧,把它们熔化成液体。再从一个小口流出来,被一把小闸刀一下一下切断,一坨坨的顺着一条螺旋槽滚到一楼,就滚成了玻璃球。而我看到它的第一眼,就总是担心二楼的那些人,要是小窑蹋了,一个也跑不了。等玻璃液凉了,就都成人形琥珀了……

  小球送到玻璃纤维厂后,就进入拉丝车间。车间有三台拉丝机,每一台的上面,都有一个装满玻璃球的大漏斗。漏斗下面连一根只容一个玻璃球通过的透明钢化玻璃管道,尽头则有一个一乍多长的金属管,头呈半圆型。金属管被煤气枪四面上下烧红,让一个挨一个下来的玻璃球连续熔化。
  这个金属管,就是铂金的,叫白金锅。

  白金锅圆头上有许多极细的小孔,熔化的玻璃液从细孔中流下来,粘在一起,凝成一坨玻璃疙瘩。工人熟练的抓住,快速倒两把手,缠绕到下面高速飞转的线轴上,手心的那支还没黄豆大的小小钩刀,已同时把余线割断了。

  这个白金锅上的细孔,当年咱们国家还加工不了。所以,白金锅得通过香港辗转进口。而国外为了不让咱们把铂金用到军工生产上去,要交回一根旧管,才卖你一根新的。白金锅的细孔在高速拉丝的磨擦中,大约一个月左右就拨废,需去北京一个专门的单位交旧换新。才不到半书包,屁轻屁轻的,就得四十多万人民币。在那年月的老百姓心中,绝对的天文数字。因此,每次去北京,都得四个配枪实弹的保卫人员押送。还要包一个软卧车厢,乘警还得配合。年年这样,玻璃城人人尽知。
  我们能不知道吗?

  知道就好。那你们就更该知道,这么大一个反应釜,又得用多少铂金,又得通过多少海外公司找多少借口,一克一克,一钱一钱,多花了多少吨黄金,耗费多少时间,才凑够了它。如果一刀车废了,这责任你们担得起吗?
  担不起——科长,要不……你来干吧……
  严肃点,这不是玩笑!活要干好,车屑也要小心收起来,一点不能少,要上交回收。懂吗?
  懂,我们连铜屑、铝屑都收着呢。
  那好,我走了。
  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哎,不对吧?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啊?那些切屑放哪啊?那是多少个白金锅哟,怎么也该弄个铁箱锁起来吧?再次也该钉个木箱啊?实在不行,弄个废木箱放那也行啊?怎么什么都没有就走了,丢了怎么办?要我是保卫科长,就得把那个白金工件上称,称明斤两,两厂保卫科长和车间主任、治保主任、班组长及加工人员当场签字。最后交活时,再将加工好的工件与切屑碎末一起上称,看差多少。
  差了,就得好好说道说道!
  要不你们就得每天来收走。

  可韩老六就这么走了……
  他除了唬人,保卫什么了?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766 时间:2020-09-12 11:41:17
  (二)

  更要命的是,我们车间的窗户,起码有十来扇没插销,玻璃也至少缺了十多块。是个人,想进来,随随便便就能跳进来,而图纸,实物,就这样公然摆在那。
  核潜艇啊!
  因泄密、破坏,它曾使多少人受委屈?
  可在最重要也最贵重的部件上,却竟这样随随便便!

  当年的日本人,就是凭一张我们画报封面上的钻井架栏杆高度,推算出了井架规格,进而测算出了大庆油田的储油量,弄清了我们需要多大型号及多少钻井设备,从而与德国联手,赠足了我们原本就不多的美元……

  核潜艇外形的大小,固然关系到它的级别,携带武器多少大小,攻击性能。但它的核燃料热能输送系统的大小,则直接关系到它的动力和速度。这才是核潜艇和常规潜艇最重要的区别,也是最该保密的地方。别看这只是高压反应釜的一个盖子,但通过它的大小薄厚,内行人就可知道我们第一艘核潜艇的动力输出量。再结合艇身大小轻重,就能知道它的最高航速和最大续航时长。
  这可是核潜艇的核心机密。
  可却毫无保密措施,毫无秘密可言。

  而我们车床大,车屑多,先前都是用独轮车一车车的推到大门外的废屑堆去。后来那地方盖了浴池,成了丁瘸子的乐园,已堆不下太多了。我们干脆打开窗子,直接用铲子扔出去。这时窗台早已经堆平了,形成一个坚实的坡道,任谁都可轻松走进走出。如果再出个特务,随便哪个晚上进来,用木板在车床和窗台之间搭个桥,就可把它卸下滚出去。再弄个汽车内胎,绑在上面,拖行十来米就可钻进防沙丛中。出了防沙丛,就是一路下坡,轻松滑到海边。推进水中,游到水深处沉下去,你上哪找去啊!

  核潜艇造好两年后才凑够了这个反应釜的材料,真弄丢了,再花多少黄金不说,至少还得一年才能再次凑够这个盖子吧?还不知得有多少人因此整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呢!而本该为此事负责的那些人,也正是造成这些过错的第一责任人,却反过来成了理所当然的审查者,牛头马面的装人,你说冤不冤?

  这就是为什么人家的保卫科长送如此重要的东西来,我们的保卫科长却不露面,其它保卫人员及车间领导、治保主任也不露面的原因——都知道我们根本就没法保密,也没法保证安全,只有离得远远的,真出了事时,才能置身事外,永远有理!人家的保卫科长,也正是看到这种态度,也才照本宣科的交待完了转身就走,意思是我该送的送来了,该说的都说了,再出事就是你们的事了,跟我没关系了。

  我们呢,也同样不敢多事,连找个木箱都不敢。其实,锁进我的工具箱里面起码比外面安全。但谁敢呢?真那样做了,流言霏语肯定就会来——全锁他箱子里,谁知道这小子拿了多少?这话一旦传开,保卫部门肯定查。那厂的保卫科很轻松就能查到原件铸造时的用料量,与车屑称重后,重量没变还则罢了。若差丝毫,我是说不清道不白,跳进大海也洗不清!
  这不吃饱撑的吗?
  所以,车下来的白金屑,就那样往地上一堆……
  少没少?
  天知道!

  那年月,批判起谁来,一个比一个积极,一个比一个声大,好象国家民族就是他在保卫着,离了他就崩溃似的。可一旦需要负责任了,就一个也看不见了,躲得比耗子还快。一个不肯为国家民族自觉承担责任义务的社会,里面喧嚣的肯定是一群病态的人,一个病态的群体。

  东亚病夫,不只病在躯体,更在精神和心灵。
  一盘散沙中,阿Q的子孙,仍在耗子似的一窝窝生。
  但愿今天不是昨天,明天不是今天,未来真的能长点儿出息……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766 时间:2020-09-12 11:44:43
  (三)

  八十年代末期,白金开始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一个细细的戒指,就值一两万。我站在柜台前,跟儿子说这种铂金其实比黄金还软,当年加工核潜艇那个反应釜的盖子时,粗加工扒外皮,上刀较大,切屑都象大枣核那样,两头尖,中间粗,每个最少能打这样的白金戒指四五个,能值十来万那!
  儿子惊得瞪大眼,说那当年你要是弄一捧,今天就是千来万啊!开个金店够一辈子了……

  我问他知道“全国山河一片红”邮票吗?
  知道啊。
  那你知道它是星期几停售的吗?
  不知道。
  星期日。
  你怎么知道?

  当年我和你叔在这,家里人分散各地,每月都要写信。那个星期六下午,又有两封信,就让你叔去邮局买两张一毛钱邮票。他很快跑回来,手中拿的正是两张“全国山河一片红”。说邮局的人说,这个邮票错版,明天就停售了,咱们应该马上买几版留着!他积邮,很懂这个。
  我不积邮,也懂这个,但我拒绝了。
  说那就留下这两张,再买两张别的。
  不行,退回去。

  儿子不解,问为什么不能留下?
  我说,真要想留下,就不是这两张了,而是几版了。就算只留下这两张,后来面对更贵重且唾手可得的白金时,试问一捧够吗?贪心一起,蛇都敢去吞大象,更何况人心不足,欲壑难填,拿多少才算多,贪多少才算完!

  我不是标榜自己,当年没有动心的人多了!
  而是说,当年哪怕有过一丝闪念,今天有过一丝后悔,在听说第一艘核潜艇退役的消息时,我也不会心里若丧若失、不知所以了。更不会在打开电脑决定写写它的时侯,突然出乎意料的泪流满面,写不下去——它在我心里,真的就象一个圣洁美丽的姑娘。美丽得让我眩晕,圣洁得让我不敢有一丝亵渎杂念。先前听说她在完成她的使命后,静静的躺在某处的一个军港,就一直想去看看她。希望能允许我见她一面,在心里与她说几句悄悄话……

  可在打开电脑后,一查她的信息,才知道她在青岛,已公开展览,但我亲手为她加工的心脏,都已拆卸切割,分别处理。让我已不忍心再去看她,是真的心在为她疼,泪在为她流——因为,虽然有人说她粗手笨脚,粗门大嗓,是水下拖拉机,只要一开动,不到十分钟,美国就能知道;虽然她的后继者英姿无比,一个比一个健康亮丽,个个都是标准的霹雳娇娃,但她却永远是我心中最美丽的好姑娘,永远的世界第一!

  问心无愧,这四个字谁都可以说。
  但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

  因此,我们是不是应该认真想一想——我们究竟应该教孩子些什么?我们是否应该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都能有一个坦然面对的问心无愧?都能有一个一生都值得珍惜的回忆?一个心中任什么都不能代替的最美丽?一个心中永远的第一?

  这个应该,也许在许多人心中一钱不值。
  但拥有它的人,一生肯定没有白活……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766 时间:2020-09-12 12:30:46
  大烟鬼,材料学又来鸟!
  鸡鸟玻璃球呗?
  鸡鸟玻璃钢呗?
  鸡鸟高分子呗?
  鸡鸟铂白金呗?
  鸡鸟嫩个鸡鸟鸡傻逼二五眼鸡己鸡没鸡吧你!
作者 :草帽的思想 时间:2020-09-12 14:11:03
  非常认同这句话:人生无常,一命二运三风水。

  命里无时莫强求。。。
  • 教你说人话201766

    举报  2020-09-12 14:54:29  评论

    这个非得过来人,才信其有。关键是得知命,然后把握它。哪天专门写写这个。
  • 草帽的思想

    举报  2020-09-12 14:59:27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766 40岁之前可能还会有人不信这个,但40之后,由不得你不信。。。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草帽的思想 时间:2020-09-12 15:09:56
  那年月,批判起谁来,一个比一个积极,一个比一个声大,好象国家民族就是他在保卫着,离了他就崩溃似的。可一旦需要负责任了,就一个也看不见了,躲得比耗子还快。一个不肯为国家民族自觉承担责任义务的社会,里面喧嚣的肯定是一群病态的人,一个病态的群体。
  ---------------------------------------------------------------------------
  我怎么感觉这段也适合论坛上的一些人呢,是我多想了还是我多想了还是多想了。。。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草帽的思想 时间:2020-09-12 15:13:20
  贪心一起,蛇都敢去吞大象,更何况人心不足,欲壑难填,拿多少才算多,贪多少才算完!
  ----------------------------------------------------------------
  多少贪官,都毁在这点上。贪100块罪名也是贪,一个亿也是贪,既然罪名都是贪,那干脆整个大的。而且一入贪门深似海,收不了手的,而且贪不可能独食,必定有利益链,等你害怕了,你却不敢下船了,也不允许你下船。。。
  • 教你说人话201766

    举报  2020-09-12 21:23:06  评论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可人为财死,犹如耗子见了鼠夾上的诱饵,它也害怕,围着转半天不敢下口,但还是忍不住嘴贪,死在上面……
  • 草帽的思想

    举报  2020-09-15 18:29:53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766 别看我整天恨这个那个贪官,主要还是自己没得贪,真让我坐到那个位置,搞不好比别人贪得还厉害,纯属眼红嫉妒恨。假如我拿着五千块钱的工资,却有三个亿的权力,想两袖清风都难,当然两袖金风还是可以的。。。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草帽的思想 时间:2020-09-15 16:34:57
  还是重温老邢的作品有意思。。。
作者 :草帽的思想 时间:2020-09-15 17:03:46
  老邢,当兵的退役前,是不是要签保密协定的呀。比如你是搞军工退休的,有没有这方面的要求呢。。。
  • 教你说人话201766

    举报  2020-09-15 18:14:05  评论

    草帽弄错了,我没当过兵,我曾在的船厂也不是军工厂,只是给军队造过拖轮和登陆艇,又鬼使神差的给核潜艇加工过反应釜盖子,让人以为是军工,其实是民用厂。但后来确实去了给飞机做防弹玻璃的正牌军工厂,已是后话了。
  • 草帽的思想

    举报  2020-09-15 18:27:54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766 会不会在这系列帖子里说说?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同读一本 时间:2020-09-15 19:55:46
  盗了白金,是因为白金太值钱了?五克就值一俩万?来料过秤,回料过秤,还是能整很多白金戒指。得意洋洋的样子?不是习惯为盗,而是看见难得的东西就想占为己有。最起码有吹牛逼的本钱?五百元的可以夸大为一俩万。都吹出国界去了。防火防水防同胞,这是你的帖子吧?自抽,不离版面的自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