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理想敌不过现实

楼主:草帽的思想 时间:2020-06-26 16:49:00 点击:139 回复:2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跟岳先生一起合作的小说,节选了一个章节,自认为还算写得有趣。当然,自我感觉永远都是良好的,要踩的使劲踩,要赞的悠着赞。。。
楼主草帽的思想 时间:2020-06-26 16:49:45
  丁可在艺术学校毕业后就被分配到子虚市艺术馆,与郝曼丽不同,丁可的志向就是搞艺术,一个是有画画的天赋,二个是对画画的喜爱,分到艺术馆也算是专业对口,只是没想到市艺术馆居然是这么一个破地方,丁可的远大志向顿时变成死胡同,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理想与现实总是如此骨感,不过这已是后话。

  在校时,丁可是学生会的宣传部长,天赋、学识在同学中是个佼佼者,学校搞什么活动,宣传画必定出自他的手。除了画画,丁可偶尔还喜欢写几首诗往学校主办的刊物上投稿,加上外貌俊朗,算是学校里的明星人物。当然,诗歌仅仅是丁可闲暇时的消遣而已,他的主业还是绘画。学校里喜欢诗歌的人很多,他们认为在求学期间不写几首诗都对不起学业,再不济的,整几首打油诗也算对得起艺术学院这四个字,大势所趋不得不紧跟潮流,丁可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下创作诗歌的,当然绝大多数人的作品,大都以积极向上的情怀去憧憬未来,剑走偏锋不按照套路出牌的有没有?有。

  学校与社会一样,会根据地位、性格、喜好来分派别,一般分为学习派和混日子派。

  学习派,主要是想在校期间学点知识好迎接社会,学识的高低,代表的是以后收入的多少。有些自认清高的人总是对充满铜臭味的社会不屑一顾,这种人属于凤毛麟角。绝大多数人追求更高的学历,不过是为了在社会上追求更浓的铜臭味而已。

  混日子派则提前与社会接轨,要么被人泡要么泡别人,有胆大包天的,上学育人两不误,社会上的官还没任何眉目,家庭中的官却尘埃落定,早早荣升父亲母亲的角色,夫妻两人牵着爱情的结晶在校园中漫步,一点光阴都没浪费。

  艺术学院充分凸显校方提倡自由、放飞学生浪漫和个性的建校方针,白天上课教授在台上摇头晃脑子曰诗云,台下学生见周公的鼾声四起、放飞思绪脑子一片空白的两眼无神、孜孜不倦写情书的激情四溢等等现象充斥着教室。

  夜幕降临,XX艺术学院的招牌在灯光照射下闪闪发亮,但在学校主楼另一侧的操场,则完全是各有各的精彩,在稀拉路灯昏暗灯光下,学校操场上会出现两个迥异不一的场景,一边是未来的诗人们聚在一起探讨诗歌并应景吟诗,慷慨激昂的声调、夸张挥耍的肢体动作,让路过的同学们以为这是一群神经病的聚会现场;另一边则是一些把操场当成真正操场的男女趁着风高月黑在淫湿,或压抑、或张狂的呻吟声此起彼伏。

  对此现象,学校用一种深具人性化和极高的宽容态度来对待,毕竟,艺术来源于生活,不是有句话这么说的么:只要心中有沙,哪都是马尔代夫。转换在学业上,只要心中有艺术,生活中放眼过去皆艺术,实在朽木不可雕的,玩玩行为艺术也能跟艺术扯上边。只要跟艺术有关的,学校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是为何其他学院招生难、但艺术学院从来都不愁生源问题的关键点之一,不得不说,校方在这点上,做得极具前瞻性。

  丁可在这种环境下求学,身上每一颗艺术细胞都能发挥到极致,不过在写诗方面,他属于中规中矩的玩票诗人,不像那些不惊悚毋宁死的先锋派,他的创作既不张扬也不颓废,浪漫中又带有诗情画意的那种,比如下面两首诗歌,就引来欣赏他的女同学的一片叫好声,在众人的推荐下,学校刊物的诗歌版面最显眼处收录了丁可的大作,以供诗歌爱好者们学习和瞻仰。

  一、柳笛
  柳树绿了
  微风中摇曳着春天的梦
  轻轻折一枝嫩柳
  放在唇边
  让梦乘着笛声
  悠扬地飞向远方

  二、桃花
  盛开的桃花
  把桃花沟打扮得一抹粉红
  春风中飘来几名少女
  在桃树上留影
  让人难以辩别
  哪是桃花哪是少女
  美,无需梳理
  桃树上开着一群少女
  朵朵桃花
  在一串笑声中盛开
楼主草帽的思想 时间:2020-06-26 16:51:23
  先锋派诗人则不然,他们的写诗风格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甚至有时候还会让朗诵者惊为天人。比如一向与丁可不对付的贾达仁,形象邋遢,衣服上扣搭下扣,一只脚穿拖鞋一只脚穿皮鞋,走在路上喃喃自语不知所云。他每天做得最勤快的事是拿着饭盆到一个人少的小树林里,在地上插上两根筷子,把饭盆支在上面,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

  无知的跟随者苦苦追问大哥你这是要烧烤吗。

  贾达仁白眼一翻,答曰:这是接天地之精华,日月之光芒,这样写出来的诗歌才会惊天地泣鬼神。还别说,经过日月之熏陶、天地之精华腌制后,他创作了一首诗竟让全校上下齐声哗然。这首诗还被学校的先锋派诗人一致公认为二十一世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佳作,着实令人大跌眼镜。

  诗的标题为:《简单》。内容只有一个句号:“。”

  看过朗诵过的人都说这首诗真他妈简单,一个句号让读者充满了遐想空间,包罗万象,放之任何事物皆准。最重要的是,不用花时间花脑子去思考,连白痴都能一眼就看懂。
  有人嘲讽《简单》最大的贡献是省纸。

  说完马上就有人反驳:“如果全世界的诗歌都这么简单直接脍炙人口,那诗歌的没落黑暗期很快就会过去。”说完反驳的人推了嘲讽的一下。

  这下嘲讽的人不干了,反手扇了反驳的人一把掌。挨了一巴掌的嘲讽挥起拳头照着反驳脸上就是一拳。这下两人的怒火已经熊熊燃烧起来了,事件变得极不简单。

  转眼功夫两人就打得不可开交,看得旁观的同学目瞪口呆,浑然不知参与劝架是他们最需要做的事,最后还是行政处来人把两人给劝开了,问清楚了原因,嘲讽和反驳两人各记大过一次,药费自理。

  这是第一个为《简单》这首杰作“牺牲”的粉丝。后来贾达仁听说后,专门为两人写了一首诗以示粉丝的捧场,这首诗的内容比《简单》多了一个字,标题是《痛》,内容是哎呦。

  写完后有人反手就是一个大大的赞:大绝了太绝了。结合嘲讽和反驳两人拳来脚往打在身上确实痛得大叫哎呦,诗歌实在太应景太写实了。

  不过更神奇的是,贾达仁因《简单》这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诗歌,忽然间就成为学校先锋派诗人的领军人物,这差点让丁可惊掉了下巴,不过丁可的主业不是诗歌而是画画,两人在学校也就没过多的交集,否则两人不打起来都会剑拔弩张,这是后话,在此不作赘述。

  丁可的沉稳、锋芒不露但又小荷偶露尖尖角的做派,让班里的好几个女同学或明或暗对他送上了“秋天的菠菜”,但他却有远大的志向,不想那么早就成为婚姻坟墓里的一员干将。毕业后,他立志要成为国内知名的画家,在全国各地开作品巡展,然后再成为国际知名的画家,在世界各地接受镁光灯的照射,齐白石、毕加索之流如还在世的话,都得对自己顶礼膜拜,故对女同学发射的爱的电波附上了绝缘体。

  丁可宁愿被镁光灯闪哭也不愿在无人关注中笑的梦想,让他成了全校屈指可数没谈过恋爱的恐龙之一,被丁可拒绝的女同学爱意不成恨意就来,传谣他在那方面是“有问题的人”。当身边的男女同学在毕业前夕都把学业当成副业,把互相研究对方身体结构当成主业时,丁可属于反常人类的物种,同寝室父亲是老中医的同学王先发对他心存怜悯,特意向他父亲讨要了一付专治男人这方面的中药给丁可,神神秘秘,热心得很。

  对此,丁可哭笑不得。他轻描淡写感谢了王先发的好意,但并未对此作过多的辩驳,自己身体正常与否自己知道,何必告诉别人呢,每个月比别人多用的纸巾难道是白用的么,现在当务之急是学习,等我成功那天,啥样的美女没有,何必拴死在学校这颗歪脖子树上?到时我发威,闹腾出一支足球队的孩子,看看你们还说不说我行不行。“行不行”三字,丁可是咬牙切齿默读出来的。他的面目,当时让人看起来都有点狰狞可怕。
  可现实就是那么残酷,这让踌躇满志的丁可刚踏入社会就遭受了严重的打击。

  毕业后,丁可被分配在子虚市群众艺术馆,这是个破旧而了无生机的艺术馆。它,窝在一条幽长而没有诗意的巷子里面。倒是遇上雨天,这条幽长而没有诗意的巷子大大方方地馈赠来往行人两裤管星星点点的泥巴,一点都不会客气。馆里的人平日工作没有激情,人人都仿似行尸走肉,上班、泡茶、看报纸、闲聊……用一切能想到的办法来消磨时间。每到月底,工资条上的数字低得令人发指。丁可从开始的踌躇满志到现在的心灰意冷,也就是短短的十年时间,做国内外知名画家的伟大抱负早被抛在九霄云外,有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烦恼。
作者 :乐人也 时间:2020-06-26 19:44:12
  踩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薛痒 时间:2020-06-26 21:11:08
  岳峻吗?你们两个应该是不同的风格,岳峻有多年记者生涯垫底,阅历很丰富,文笔很工整,你的文风是比较现代化 ,或者说是年轻化的,期待能够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

  小说中的丁可小有才气,也有傲气,这样的文艺青年很难融入到那种半死不活的环境中,后边会不会黑化?比如,为了向上爬,比如为了多多泡妞……那样戏剧性可能会强一些,不过现实中哪有那么多的戏剧。

  特意读了两遍丁可的诗作,怪不得草帽前两天对某些诗歌不以为然,原来很认真研究过了。

  另外,对于所谓“先锋派”诗歌,草帽可能存在一些误解。并不只是短。八十年代是涌现过许多先锋派诗人的。比如北岛,于坚,顾城,芒克……有许多优秀的诗作流传于世。
  • 薛痒

    举报  2020-06-26 21:15:51  评论

    @薛痒 补充:先锋派诗歌并非只是哗众取宠。
  • 草帽的思想

    举报  2020-06-27 08:00:35  评论

    @薛痒 以前在新浪,看了很多所谓的先锋派。令我以为只要会用回车键就成为诗人了。我不懂诗歌,但某些很活跃的诗人写出来的诗确实不是那么回事。。。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薛痒 时间:2020-06-26 21:22:29
  这两年也的确有些非常夺人眼球的诗,会让人惊叹:什么他妈的玩意?比如这首——

  《天上的白云真白啊》
  作者:乌青

  天上的白云真白啊

  真的,很白很白

  非常白

  非常非常十分白

  特别白特白

  极其白

  贼白

  简直白死了

  啊——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墨巷寻璁 时间:2020-06-26 22:06:36

  文章规整多了,但还是透露着草帽兄弟的幽默。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墨巷寻璁 时间:2020-06-26 22:07:40

  草帽的帽檐上滴答着诗情画意。
  • 草帽的思想

    举报  2020-06-27 08:48:41  评论

    @墨巷寻璁 前两天发了一篇关于诗歌的主帖,看了下,这小说里有个章节关于诗歌的,所以就节选了一个章节发到这里。。。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大烟王2 时间:2020-06-26 23:15:21
  这是小说???
  我确实不懂什么叫小说,请草帽解释下。
  我的理解是人物要在情景中互动,而不是述说。该是每个读者可代入、自行理解,自然发展,而不是作者强按读者头(当然,整体构思是作者的事,但要符合现突、逻辑)。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最后一集001 时间:2020-06-27 06:58:37
  文章,能合作不容易,点赞!
  • 草帽的思想

    举报  2020-06-27 08:47:08  评论

    @最后一集001 岳先生牛逼,我是瞎搞的,他负责修改和主体。。。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20-06-27 12:49:37
  看了题目就不用奋斗了
作者 :鸟龙涂丫 时间:2020-07-16 19:57:33
  华掌门人呢
作者 :飞花梦远江湖路长 时间:2020-07-16 20:54:17
  蠢物不懂人生。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