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各国先人都因邦无道而白活于避祸趋福都搁浅!咱们如何才能从白活走向快活

楼主:能知将然 时间:2018-09-08 09:25:00 点击:16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各国先人都因“邦无道”而白活于“避祸趋福”都搁浅!咱们如何才能从白活走向快活(注:快活,即:快活于“各尽所能,各得其所”的“避祸趋福”都最大化)?》

  本论文的论调

  之所以说“各国先人都因‘邦无道’而白活于‘避祸趋福’都搁浅”,那是因为:各国先人(包含帝王将相)始终都是:要么白活于变成“邦无道”的既得利益者而遗臭万年、或虽生犹死;要么白活于变成“邦无道”的受害者而万劫不复、或苟且偷生;要么白活于被“邦无道”钳制的变成怀才不遇者而痛不欲生、苟延残喘……

  对于促成治国改革是诉求把“邦无道”改为“邦有道”的改革成功,则不存在着技术问题。这好比,对于促成治病修方配药是属于理想诉求的修方配药成功,则不存在着技术问题。这是因为,古人说的“邦无道”的意思无非是指:国(包括:联合国、祖国和外国的国)无功能可让其社会成员都快活于“各尽所能,各得其所”的“避祸趋福”都最大化的职能——致使社会成员的富贵,因都显得其富贵程度不能与其贡献程度成正比、甚至显得其富贵程度可与其厚黑程度成正比,而耻。“邦有道”的意思无非是指:国有上述功能的职能——致使社会成员的贫贱,因都显得其贫贱的程度可与其不学无术的程度成正比、或可与其好吃懒做的程度成正比,而耻。既然内行人的治病修方配药,可多快好省的做使人有功能可让其人体细胞都快活于“各尽所能,各得其所”的“避恙趋康”都最大化的职能,就意味着:内行人的治国改革,当然也可多快好省的做使国有上述功能的职能=是可多快好省的促成治国改革是诉求把“邦无道”改为“邦有道”的改革成功。

  联合国和各国的先前治国都未能促成上述改革成功的相同原因首先是:联合国先王、各国先王、诸子百家和先前剧本作家,都没呼吁讨论解答什么样定义的治国科学则可多快好省的做使国有上述功能的职能——致使诸如私用公权决策、荒废公权决策或滥用公权决策等公务昏庸决策的迷信治国应运而生,导致连联合国先王、各国先王、诸子百家和先前剧本作家都分不清治国改革的是非、荣辱和功过——就像原始社会连医界名人都分不清治病修方配药的是非、荣辱和功过。这是因为,有否讨论解答相关问题,则关系到能否促成正确定义治国科学,而关系到是否有办法多快好省的做使国有上述功能的职能,从而关系到能否促成治国的改革成功。这好比,有否讨论解答相关问题,则关系到能否促成正确定义治病科学,则关系到是否有办法多快好省的做使人有上述功能的职能,从而关系到能否促成治病的修方配药成功。既然对于促成正确定义治病科学,不存在着技术问题,就意味着:对于促成正确定义治国科学,当然也是不存在着技术问题。

  如果我以上的推断具有正确性,就意味着:只要正确定义治国科学,就有办法多快好省的做使国有功能可让其社会成员都快活于“各尽所能,各得其所”的“避祸趋福”都最大化的职能,也就能够促成红利是可使革命建设和国内外军备建设都寿终正寝的治国改革成功【就像能够促成红利是可使治病之治标建设都寿终正寝的治病修方配药成功】,从而就让联合国首领和各国元首都可变成居功至伟于光前裕后都最大化的领袖楷模。

  本文试图论证我以上的推断都具有正确性,并试图解答如下问题:对于促成改革是诉求实现革命先烈遗志的改革成功,联合国和各国的先前公务决策都是功亏一篑的那一篑是什么?什么样的可用之策就可快好省的补充上述功亏一篑的那一篑?

  第一篇 试图论证我以上的推断都具有正确性

  本篇论证以上的推断都具有正确性的论据,在我解答如下问题的答案:对于主持促成以科学治国去取代迷信治国,联合国先王和各国先王都是功亏一篑的那一篑是什么?什么样的可用之策就可快好省的补充上述功亏一篑的那一篑?

  对于主持促成以科学治国去取代迷信治国,联合国先王和各国先王都是功亏一篑的那一篑是什么?

  在我看来,联合国先王和各国先王都是功亏一篑的那一篑则是:没作为负责“购买科学治国良方”的买方代表。这是因为,免用钱购买就可换到的东西,则不一定是好货。然而,联合国和各国的治国改革,是否实践科学治国良方,显然是关系到治国改革的成败。作为买方代表,则只需大公无私+货比三家的购买,就可确保治国改革实践的一定都是:科学治国良方。对于作为买方代表,也就不辱使命。也就是说,如此定位联合国首领和各国元首的工作职责,则毫无强人所难。也就不会酿成意外的上梁不正下梁歪。
  作为出售“科学治国良方”的卖方代表,要不辱使命则起码必须俱全如下的两种要素:一、因其是迷信治国的资深受害者,而是旁观者清的对迷信治国深恶痛绝;二、可以无所顾忌的把时间用去大海捞针的探索治国科学。这是因为,科学就是:对于解决因果演化问题的决策,是让那种性质是凝聚人类德智见识之最大共识的高见说了算的学科。治国良方就是:对于解决治国对症下药问题的处方,是在经过绝对广泛的对比中是属于出类拔萃的处方。因此,如果没俱全上述两种要素,就既不懂什么叫做解决因果演化问题,又不懂什么叫做治国对症下药,也就谈不上不辱使命。那么,什么叫做解决因果演化问题?什么叫做治国对症下药?

  (论调性的答案待续——因为论调则是论文的标签,如果论调经不起审核,就将使发表论文成为……)
楼主能知将然 时间:2018-09-09 22:14:32
  含有修正的(更新一)

  《各国先人都因“邦无道”而白活于“避祸趋福”都搁浅!咱们如何才能从白活走向快活(注:快活,即:快活于“各尽所能,各得其所”的“避祸趋福”都最大化)?》

  本论文的论调

  之所以说“各国先人都因‘邦无道’而白活于‘避祸趋福’都搁浅”,那是因为:各国先人(包含帝王将相)始终都是:要么白活于变成“邦无道”的既得利益者而遗臭万年、或虽生犹死;要么白活于变成“邦无道”的受害者而万劫不复、或苟且偷生;要么白活于被“邦无道”钳制的变成怀才不遇者而痛不欲生、或苟延残喘……

  对于促成治国改革是诉求把“邦无道”改为“邦有道”的改革成功,则不存在着技术问题。这好比,对于促成治病修方配药是属于理想诉求的修方配药成功,则不存在着技术问题。这是因为,古人说的“邦无道”的意思无非是指:国(包括:联合国、祖国和外国的国)无功能可让其社会成员都快活于“各尽所能,各得其所”的“避祸趋福”都最大化的职能——致使社会成员的富贵,因都显得其富贵程度不能与其贡献程度成正比、甚至显得其富贵程度可与其厚黑程度成正比,而耻。“邦有道”的意思无非是指:国有上述功能的职能——致使社会成员的贫贱,因都显得其贫贱的程度可与其不学无术的程度成正比、或可与其好吃懒做的程度成正比,而耻。既然内行人的治病修方配药,可多快好省的做使人有功能可让其人体细胞都快活于“各尽所能,各得其所”的“避恙趋康”都最大化的职能,就意味着:内行人的治国改革,当然也可多快好省的做使国有上述功能的职能=是可多快好省的促成治国改革是诉求把“邦无道”改为“邦有道”的改革成功。

  联合国和各国的先前治国都未能促成上述改革成功的相同原因首先是:联合国先王、各国先王、诸子百家和先前剧本作家,都没呼吁讨论解答什么样定义的治国科学则可多快好省的做使国有上述功能的职能——致使诸如私用公权决策、荒废公权决策或滥用公权决策等公务昏庸决策的迷信治国应运而生,导致连联合国先王、各国先王、诸子百家和先前剧本作家都分不清治国改革的是非、荣辱和功过——就像原始社会连医界名人都分不清治病修方配药的是非、荣辱和功过。这是因为,有否讨论解答相关问题,则关系到能否促成正确定义治国科学,而关系到是否有办法多快好省的做使国有上述功能的职能,从而关系到能否促成治国的改革成功。这好比,有否讨论解答相关问题,则关系到能否促成正确定义治病科学,而关系到是否有办法多快好省的做使人有上述功能的职能,从而关系到能否促成治病的修方配药成功。既然对于促成正确定义治病科学,不存在着技术问题,就意味着:对于促成正确定义治国科学,当然也是不存在着技术问题。

  如果我以上的推断具有正确性,就意味着:只要正确定义治国科学,就有办法多快好省的做使国有功能可让其社会成员都快活于“各尽所能,各得其所”的“避祸趋福”都最大化的职能,也就能够促成红利是可使革命建设和国内外军备建设都寿终正寝的治国改革成功【就像能够促成红利是可使治病之治标建设都寿终正寝的治病修方配药成功】,从而就让联合国首领和各国元首都可变成居功至伟于光前裕后都最大化的领袖楷模。

  本文试图论证我以上的推断都具有正确性,并试图解答如下问题:对于促成改革是诉求实现革命先烈遗志的改革成功,联合国和各国的先前公务决策都是功亏一篑的那一篑是什么?什么样的可用之策就可快好省的补充上述功亏一篑的那一篑?

  第一篇 试图论证我以上的推断都具有正确性

  本篇论证以上的推断都具有正确性的论据,在我解答如下问题的答案:对于主持促成以科学治国去取代迷信治国,联合国先王和各国先王都是功亏一篑的那一篑是什么?什么样的可用之策就可快好省的补充上述功亏一篑的那一篑?

  对于主持促成以科学治国去取代迷信治国,联合国先王和各国先王都是功亏一篑的那一篑是什么?

  在我看来,联合国先王和各国先王都是功亏一篑的那一篑则是:没作为负责“购买科学治国良方”的买方代表。这是因为,免用钱购买就可换到的东西,则不一定是好货。然而,联合国和各国的治国改革,是否实践科学治国良方,显然是关系到治国改革的成败,从而关系到社会成员(包含帝王将相)的福祸。作为买方代表,则只需大公无私+货比三家的购买,就可确保治国改革实践的一定都是:科学治国良方。对于作为买方代表,也就不辱使命。也就是说,如此定位联合国首领和各国元首的工作职责,则毫无强人所难。也就不会酿成意外的上梁不正下梁歪。
  作为出售“科学治国良方”的卖方代表,要不辱使命则起码必须俱全如下的两种要素:一、因其是迷信治国的资深受害者,而是旁观者清的对迷信治国深恶痛绝;二、可以无所顾忌的把时间用去大海捞针的探索治国科学。这是因为,科学就是:对于解决因果演化问题的决策,是让那种性质是凝聚人类德智见识之最大共识的高见说了算的学科。治国良方就是:对于解决治国对症下药问题的处方,是在经过绝对广泛的对比中是属于出类拔萃的处方。因此,如果没俱全上述两种要素,就既不懂什么叫做解决因果演化问题,又不懂什么叫做治国对症下药,也就谈不上不辱使命。那么,什么叫做解决因果演化问题?什么叫做治国对症下药?

  什么叫做解决因果演化问题?

  解决因果演化问题就是:信仰并采用那种作用对于“避祸趋福”【注:避祸趋福,即:既把潜在祸果都遏制在萌芽状态、又把潜在福果都挖掘在实践状态】,效果是能见将然的法宝,来体现自己对于私欲已经不是不讲究德智之低级动物的实际程度可达成潜能程度。上述的“私欲”,既可以是对联合国的私欲而言、又可以是对国家的私欲而言、而且可以是对个人的私欲而言。上述的“法宝”,对公务而言,就是公务德智决策;对私务而言,就是私务德智决策。这是因为,联合国、国家和个人的私欲永远都是:上述的“避祸趋福”。由于,上述“避祸趋福”的“成败变数”的变化规律则是:势必成功于联合国、国家和个人的折射是同舟共济的各自德智决策;势必失败于联合国、国家和个人的折射是各自以强凌弱的昏庸决策。于是,无论是联合国、国家或个人,以强凌弱的昏庸决策,都只能达成性质是似是而非的,属性是福兮祸所依的“避祸趋福”。例如:德国希特勒、日本天皇和各国历朝历代贪官等典型害群之马的低级动物的,以强凌弱的昏庸决策,虽然都可满足其“公欲”或私欲的“避祸趋福”。但是那都是福兮祸所依的“避祸趋福”。也就是说,高级动物与低级动物的分水岭在于:是否信仰并采用德智决策去满足私欲的“避祸趋福”。那么,凭什么说公务德智决策和私务德智决策都是作用对于“避祸趋福”的效果是能见将然的法宝?公务德智决策与公务昏庸决策的分水岭在哪里?私务德智决策与私务昏庸决策的分水岭在哪里?

  (由表及里解答问题的答案待续——因为透过现象看本质,如果现象问题经不起审核,就没必要由表及里的解答其本质问题……)
楼主能知将然 时间:2018-09-10 07:48:41
  含有修正的(更新二)

  《各国先人都因“邦无道”而白活于“避祸趋福”都搁浅!咱们如何才能从白活走向快活(注:快活,即:快活于“各尽所能,各得其所”的“避祸趋福”都最大化)?》

  本论文的论调

  之所以说“各国先人都因‘邦无道’而白活于‘避祸趋福’都搁浅”,那是因为:各国先人(包含帝王将相)始终都是:要么白活于变成“邦无道”的既得利益者而遗臭万年、或虽生犹死;要么白活于变成“邦无道”的受害者而万劫不复、或苟且偷生;要么白活于被“邦无道”钳制的变成怀才不遇者而痛不欲生、或苟延残喘……

  对于促成治国改革是诉求把“邦无道”改为“邦有道”的改革成功,则不存在着技术问题。这好比,对于促成治病修方配药是属于理想诉求的修方配药成功,则不存在着技术问题。这是因为,古人说的“邦无道”的意思无非是指:国(包括:联合国、祖国和外国的国)无功能可让其社会成员都快活于“各尽所能,各得其所”的“避祸趋福”都最大化的职能——致使社会成员的富贵,因都显得其富贵程度不能与其贡献程度成正比、甚至显得其富贵程度可与其厚黑程度成正比,而耻。“邦有道”的意思无非是指:国有上述功能的职能——致使社会成员的贫贱,因都显得其贫贱的程度可与其不学无术的程度成正比、或可与其好吃懒做的程度成正比,而耻。既然内行人的治病修方配药,可多快好省的做使人有功能可让其人体细胞都快活于“各尽所能,各得其所”的“避恙趋康”都最大化的职能,就意味着:内行人的治国改革,当然也可多快好省的做使国有上述功能的职能=是可多快好省的促成治国改革是诉求把“邦无道”改为“邦有道”的改革成功。

  ……

  如果我以上的推断具有正确性,就意味着:只要正确定义治国科学,就有办法多快好省的做使国有功能可让其社会成员都快活于“各尽所能,各得其所”的“避祸趋福”都最大化的职能,也就能够促成红利是可使革命建设和国内外军备建设都寿终正寝的治国改革成功【就像能够促成红利是可使治病之治标建设都寿终正寝的治病修方配药成功】,从而就让联合国首领和各国元首都可变成居功至伟于光前裕后都最大化的领袖楷模。

  本文试图论证我以上的推断都具有正确性,并试图解答如下问题:对于促成改革是诉求实现革命先烈遗志的改革成功,联合国和各国的先前公务决策都是功亏一篑的那一篑是什么?什么样的可用之策就可快好省的补充上述功亏一篑的那一篑?

  第一篇 试图论证我以上的推断都具有正确性

  本篇论证以上的推断都具有正确性的论据,在我解答如下问题的答案:对于主持促成以科学治国去取代迷信治国,联合国先王和各国先王都是功亏一篑的那一篑是什么?什么样的可用之策就可快好省的补充上述功亏一篑的那一篑?

  上篇 对于主持促成以科学治国去取代迷信治国,联合国先王和各国先王都是功亏一篑的那一篑是什么?

  在我看来,联合国先王和各国先王都是功亏一篑的那一篑则是:没作为负责“购买科学治国良方”的买方代表。这是因为,免用钱购买就可换到的东西,则不一定是好货。然而,联合国和各国的治国改革,是否实践科学治国良方,显然是关系到治国改革的成败,从而关系到社会成员(包含帝王将相)的福祸。作为买方代表,则只需大公无私+货比三家的购买,就可确保治国改革实践的一定都是:科学治国良方。对于作为买方代表,也就不辱使命。也就是说,如此定位联合国首领和各国元首的工作职责,则毫无强人所难。也就不会酿成意外的上梁不正下梁歪。
  作为出售“科学治国良方”的卖方代表,要不辱使命则起码必须俱全如下的两种要素:一、因其是迷信治国的资深受害者,而是旁观者清的对迷信治国深恶痛绝;二、可以无所顾忌的把时间用去大海捞针的探索治国科学。这是因为,科学就是:对于解决因果演化问题的决策,是让那种性质是凝聚人类德智见识之最大共识的高见说了算的学科。治国良方就是:对于解决治国对症下药问题的处方,是在经过绝对广泛的对比中是属于出类拔萃的处方。因此,如果没俱全上述两种要素,就既不懂什么叫做解决因果演化问题,又不懂什么叫做治国对症下药,也就谈不上不辱使命。那么,什么叫做解决因果演化问题?什么叫做治国对症下药?

  第一部分 什么叫做解决因果演化问题?

  解决因果演化问题就是:信仰并采用那种作用对于“避祸趋福”【注:避祸趋福,即:既把潜在祸果都遏制在萌芽状态、又把潜在福果都挖掘在实践状态】,效果是能见将然的法宝,来体现自己对于私欲已经不是不讲究德智之低级动物的实际程度可达成潜能程度。上述的“私欲”,既可以是对联合国的私欲而言、又可以是对国家的私欲而言、而且可以是对个人的私欲而言。上述的“法宝”,对公务而言,就是公务德智决策;对私务而言,就是私务德智决策。这是因为,联合国、国家和个人的私欲永远都是:上述的“避祸趋福”。由于,上述“避祸趋福”的“成败变数”的变化规律则是:势必成功于联合国、国家和个人的折射是同舟共济的各自德智决策;势必失败于联合国、国家和个人的折射是各自以强凌弱的昏庸决策。于是,无论是联合国、国家或个人,以强凌弱的昏庸决策,都只能达成性质是似是而非的,属性是福兮祸所依的“避祸趋福”。例如:德国希特勒、日本天皇和各国历朝历代贪官等典型害群之马的低级动物的,以强凌弱的昏庸决策,虽然都可满足其“公欲”或私欲的“避祸趋福”。但是那都是福兮祸所依的“避祸趋福”。也就是说,高级动物与低级动物的分水岭在于:是否信仰并采用德智决策去满足私欲的“避祸趋福”。那么,凭什么说公务德智决策和私务德智决策都是唯一值得信仰的作用对于“避祸趋福”的效果是能见将然的法宝?公务德智决策与公务昏庸决策的分水岭在哪里?私务德智决策与私务昏庸决策的分水岭在哪里?

  第一章 凭什么说公务德智决策和私务德智决策都是唯一值得信仰的作用对于“避祸趋福”的效果是能见将然的法宝?

  答:既凭世界观的对错在于其信仰的“避祸趋福”做法是否属于唯一可改造世界的法宝,又凭人生观的对错在于其诉求“避祸趋福”的做法能否体现其“身值”【注:作用可体现人之“身值”的只有决策要素的德智;作用可体现人之“身价”的只有富贵要素的钱权。由于,决策要素的德智则无可捞取,富贵要素的钱权却可以捞取;决策要素之德智的光前裕后则毫无隐患,富贵要素之钱权的光前裕后却隐患重重。于是:俗人,以拥有那种作用可体现其“身价”的富贵要素的钱权——为成功;雅人,以拥有那种作用可体现其“身值”的决策要素的德智——为成功】,还凭价值观的对错在于其诉求的价值是否就是上述的“避祸趋福”。由于,科学的本质就是:其“避祸趋福”的成功经验,不仅可供别人直接效仿其成功、而且可供别人间接效仿其成功的成功轨迹。而无论是效仿正比性之成功轨迹、或是效仿可比性之成功轨迹的做法则都是效果能见将然的法宝,而私务德智决策与公务德智决策对于诉求“避祸趋福”的做法则是具有正比性,而公务德智决策则是属于唯一可改造世界的治国科学,而治国科学的真伪及其功过,与治病科学和治水科学的真伪及其功过,都具有可比性。于是:公务德智决策,意味着含有效仿治病科学和治水科学之成功经验的德智决策。也就是说,思维的对错在于:其思路是否属于解决“世界观”问题、解决“人生观”问题和解决“价值观”问题的出路。由于,公务德智决策和私务德智决策则是:唯一可解决“世界观”问题、解决“人生观”问题和解决“价值观”问题的有效做法。于是,公务德智决策和私务德智决策都是唯一值得信仰的作用对于“避祸趋福”的效果是能见将然的法宝。那么,凭什么说公务德智决策和私务德智决策则是唯一可解决“世界观”问题、解决“人生观”问题和解决“价值观”问题的有效做法?凭什么说世界观的对错在于其信仰的“避祸趋福”做法是否属于唯一可改造世界的法宝?凭什么说人生观的对错在于其诉求“避祸趋福”的做法能否体现其“身值”?凭什么说凭价值观的对错在于其诉求的价值是否就是上述的“避祸趋福”?

  凭什么说公务德智决策和私务德智决策则是唯一可解决“世界观”问题、解决“人生观”问题和解决“价值观”问题的有效做法?答:既凭解决上述“三观”问题的诉求莫过于诉求从白活走向快活,又凭唯一可让社会成员从白活走向快活的只有科学治国,而且凭唯一负责治国的公务决策则主宰私务德智决策的意义兴衰存亡,并且凭凡属主题是劝善的一切说教(包含一切宗教)对于治国的作用,既等同于念咒对于治病的作用、又等同于念咒对于治水的作用。这是因为,对那些以拥有那种作用可体现其“身值”的决策要素的德智——为成功的雅人而言,任何劝善的说教,则都是:多此一举、甚至是班门弄斧。对那些以拥有那种作用可体现其“身价”的富贵要素的钱权——为成功的俗人而言,任何劝善的说教,则都是:无济于事。对此谁能提出异议?

  凭什么说世界观的对错在于其信仰的“避祸趋福”做法是否属于唯一可改造世界的法宝?答:……

  (由表及里解答问题的答案待续——因为透过现象看本质,如果现象问题经不起审核,就没必要由表及里的解答其本质问题……)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