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看清历史,放下仇恨?——优美为什么无耻?!删除再发!

楼主:本帅永远是你大爷 时间:2019-01-04 17:15:17 点击:65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楼主本帅永远是你大爷 时间:2019-01-04 17:16:44
  尤美被封,哭的哭,闹的闹,烧纸的,正在默默摔盆,愤愤不平,充满了被迫害的赶脚,这时,橡树似乎在被围剿中突了围,匆忙中,抽空还为尤美镌刻了一篇墓志铭,这时候,啥毛病都不是毛病,只管把好词往上捅,海盗则不然,接着鞭尸,其实完全不能赖我,有个文学家非说老子污蔑“优美歌颂了侵略”,老子虽粗,这事绝不顶缸,绝对有必要说道说道,就从优美的放下仇恨说起。

  尤美引用一段已故斯塔夫里安诺斯所著《全球通史》中的一段话,意思是:“每个时代的人都应该去重新解读历史,这并不是因为前人的解读不对,而是因为每个时代的人都会有新的问题和新的思考。”

  历史家发了话,那得执行啊!而且要往最次的方向执行,否则,何以算引领卖国潮流?估计尤美当时可能是这么想的,她就是要黑中国的爱国主义,就是要与人类秉承的所有正义过不去。

  真理在手,如擎尚方宝剑。从《放下仇恨(一)》开始,只见尤美四蹄生风,上蹿下跳,到《放下仇恨(五)》,她的表演才算完整落幕,终于完成了一连串的思想上的自由落体运动,成功地站在了自由派通往卖国主义大潮的最前头。

  优美在《看清历史,放下仇恨(一):满蒙与日本》一文中,刁声浪气,她一脸轻浮,终于按捺不住,立马对“中国抗战正义性”上下其手,进行了一番质疑:“一、中国人失去政权后自发零星的抵抗会持续很久,但在总体上将迎来和平,社会重新归于秩序;二、天皇迁都中原,或新立国号,一个疆域跨越中(台)、日、韩、朝、印度支那、马来亚、新加坡的亚洲大国(东亚共荣圈)诞生;三、政权逐渐由日本人独有转向多民族混合,中、朝、韩、越等等族裔进入政府任职,并逐渐担任高管要职;四、和平的环境、丰富的资源、广阔的市场、有效的管理会使这个亚洲大国进入一段相当繁荣的时期;于是,忽必烈、努尔哈赤、东条英机这些人将在中国历史上齐名。”

  尤假装不知道的是,不论蒙古还是女真,他们都曾纳入中国统治版图,几个民族之间的战争,充其量只能算中国内部各自利益集团之间的内斗。可是,中国与日本之间从来不存在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用中国内部各民族之间的内斗往中日战争上套,则是狗带嚼子胡勒。

  那么优美为什么胡勒呢?

  实质上,尤美急于表达一个核心思想,并且呼之欲出,那就是:爱国主义激发起来的保家卫国的热情毫无意义,“大东亚共荣圈”才是歌舞升平日日笙歌的王道乐土。当然,尤美也不傻,“大东亚共荣圈”这词儿早臭大街了,直接拿出来,她尤美也好意思?对喽,“亚洲大国”才是尤美发明的新词儿,可说到底,她嘴里的“亚洲大国”与“大东亚共荣圈”还不是一个意思?屎叫成翔,就不是屎了?这一关,她蒙不过去。

  接着,尤美在《看清历史,放下仇恨(二):商女焉知何为国?》中再次拆解“国”与“人民”之间的应有含义,她则表示:““商女不知亡国恨”这句话让商女遭国人数落千年,然而一千多以年来,可曾有人想过那个国又与商女何干?关键的问题:亡,是对谁而言?。“国”的意义对于大唐文、武二宗那是一清二楚,有国便是君王,国没了,连屁都不是,命也难保。可是对于商女来说,这个国可有半个铜板的干系?….可见国是皇上的,本来就没商女的份儿,亡国,干商女屁事?”此文中这段话其实与“放下仇恨一”中的表述毫无二致,即,再次将爱国主义指向虚无。

  至此,尤美一直没好意思说,其实她的意思通过这两篇文章早已彰显无遗、无碍彰显——就是:天亦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操,反抗多费事呀!优美总结出来的历史经验已经表明,好死不如赖活着,如果中国与日本中间二选一,实在不如选择卖身投靠小日本啊!

  再接着,尤美终于按捺不住,为使观点更具说服力,她开始理论联系实际,在《看清历史,放下仇恨(三):日韩合并》中,尤美入戏已深,不在羞羞答答了,不但毫不脸红,更无愧色,一本正经地,满脸严肃地,正以韩国为例,说来说去,其实她特么想证明这么一件事,“战后,韩国工业规模堪比日本”甚至“工业质量可能比日本本土更好”,言外之意,无外是:“这事还不值得大书特书、使劲庆贺么?”“这事还不值得让中国放下成见重构历史么?”“这事还不能说明抗战抗错啦?”

  海盗到此还不明白了,只得问问:“是不是韩国被其他国家占领,韩国就一定不会有工业大发展?是不是韩国由中国统治,中国统治韩国的政策就一定是在韩国本土搞种族大灭绝、人文大破坏?是不是没有日本的统治,韩国就会丧失发展工业的所有愿望?就会自生自灭、无法发展出工业?”事实呢?事实就是没被日本统治的韩国今日不也照样步入工业化国家行列了么?

  海盗只好问自由派里的次品:特么日本与韩国到底谁离不开谁呀?
楼主本帅永远是你大爷 时间:2019-01-04 17:17:26
  还不清楚么,优美根本不是在谈历史,而是为大东亚共荣圈招魂、为侵略战争涂脂抹粉、为侵略歌功颂德——她幻想“大东亚共荣圈”当时若实现,则亚洲会“进入一段相当繁荣的时期”云云,还不是招魂?轻描淡写日本侵略军的侵略罪行,反而用一组组数据极力证明日本统治占领区、建立工业举措实乃造福生灵,还不是涂脂抹粉?刻意回避日本侵略军侵略实质,却对日本粗暴统治动作中稍有不慎流露出来的某些温情大肆炒作,这造型还不叫歌功颂德,那特么该叫什么?该叫歌颂“NGO国际人道主义援建,再次彰显普价无疆真爱无界”,是不是就特么动听多啦?

  说到这,海盗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只好破口大骂你们这帮民主贱民们:特么你们傻逼还是韩国人民傻逼呀?你们自由派人事不干一天到晚老装什么大傻逼呀?!

  裸奔还未结束,尤美在《看清历史,放下仇恨(四):历史教科书》贴中又踏上新的裸奔征程,尤美称“美国向日本移植了美国的教科书体制…日本采用哪套教材,由当地的学校老师、学生家长及专业人士组成教材选取委员会决定,政府无权干预。”多有意思,充斥谎言的美国教科书辅导日本教科书,海盗思来想去,总觉得有点流氓教流氓走正路的意思。

  尤美又说:“家永三郎是一位里程碑式的人物,由于他不懈的努力,相继获得东京地方法院和日本最高法院的判决支持,突破日本政府的长期阻挠,将一系列反映日本历史黑暗面的内容(如,南京大屠杀、对妇女的暴行,满洲国731部队等)写入了日本的中学历史教科书。可以说,如果没有家永三郎这个人,今天的日本历史教科书中根本就不会有这些内容,中日之间后来关于历史教科书的争执,其实只是因为日本右翼对家永三郎写进去的这些内容在词句表达的上粉饰和淡化。”这段话信息量非常之大啊——海盗忍不住说声“谢谢啊!”_看见了吧,尤美原本想说日本教科书充满正能量,可在海盗看来事情远非如此,要不海盗咋说信息量大呢,原来“日本政府长期阻挠”把“南京大屠杀、对妇女的暴行,满洲国731部队等)写入日本的中学历史教科书”,然后 “日本右翼对家永三郎写进去的这些内容在词句表达”上不断进行“粉饰和淡化。”

  那么海盗问了,一个民选的、号称代表民意的日本政府为什么“长期阻挠”把“南京大屠杀、对妇女的暴行,满洲国731部队等)写入日本的中学历史教科书”?日本政府“长期阻挠”把“南京大屠杀、对妇女的暴行,满洲国731部队等)写入日本的中学历史教科书”到底是不是代表了民意?到底什么原因让日本“右翼对家永三郎写进去的这些内容在词句表达”上不断进行“粉饰和淡化。”?到底又是什么原因致使日本政府出尔反尔,一再在侵华问题上制造违背良知的声音?想必优美也问不出这样的问题,因为尤美只会对日本教科书编纂的过程进行浓墨重彩的饱含深情的集中描写,何以如此,不妨揣测,或许优美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让人们看得起日本吧。

  尤美从放下仇恨(一) (二) (三) (四)翻跟头打把式,东拉西扯,终于将历史进行了全方位拆解,重新拼凑出了一个新的国家理念模型——放下历史仇恨,享受他国强奸。充分展示了尤美的思想造型确实别开生面、自成一家。

  随后尤美又将历史解构镜头拉回到现实,在其最后一篇《看清历史,放下仇恨(五):从以德和解看中日宿怨》帖子中,她从战争赔款问题到钓鱼岛问题逐一解读,其实也就是表达了一个意思:“中日之争,责任在我——我,即中国。”在战争赔款问题上,尤美先说:“日本自上世纪80年代起向中国提供的政府开发援助(ODA)累计总额约合330亿美元…大部分是低息(1%左右)贷款…二战结束,中国的世界地位远远高于以色列,却没能在战后立即对日提出索赔,实在是因为一个说不出口的原因:内战,蒋先生和毛先生在中国人民向日本索取战争赔偿的最佳时机都没顾得上这件事,显然对于他们二人中的任何一个来说,干掉对手要比对日索赔重要得多。”优美的意思很简单,贷款援助已经仁至义尽,索赔事归根结底赖中国。

  看完这段表白,海盗特么都纳闷,也不知道优美智商不够用啊,还是海盗脑子才最正常,特么真想上去大耳瓜子抽优美两个大嘴巴,想抽她的原因总共两点:其一,“贷款”不等于“赔款”,贷款是要偿还的,贷款再多特么也改变不了赔偿未付这一事实;其二,中国内战致使索赔延期,却不能成日本欠钱不还的理由,打个比方,张三欠李四的钱,李四因各种原因,好几年没问张三催款,突然有一天,李四想起来了,找张三要钱,特么张三忽然来一嘴,说他李四错过了要账的最佳时机,闹到法庭,代表公理正义的法院判张三胜诉,谁听完这个悲催故事谁不得哭?

  那么,放弃赔款真实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以前海盗看过一个日本电视台制作的纪录片,真相总是催人奋进,特么原来节外生枝,个中有小插曲啊,话说中日建交之时,日本向中国提出一个建交条件:中方必须放弃赔偿款。当时中国急于摆脱西方世界孤立局面,时不我待,只好违心接受,顺便起了一通高调。特么中国连钱都不要了,还不应该把不要钱的理由往高大上那个方向捯饬么?但至少我们心里应该有数,总不能把中国放弃赔款的性质给说反了吧?就是说中国放弃赔款的责任不能由中国来负吧。那么应该由谁来负呢?非常简单,谁违规则谁负!日本拒绝履行义务,海盗只好承认日本乘人之危足够无耻足够下作足够不要脸啊!优美啊,海盗问一句,特么毁灭他人成就自己是不是也成了你看得起日本的理由?

  至此,会发现,在优美的历史重构中,“国家虚无主义”“历史虚无主义”“投降主义”“卖国主义”等等,什么最次,她就选择什么大肆挥舞。尤美眼里,整个世界都是颠倒的——世界上没有道义,没有公理,只有随机应变赤裸裸的功利,只要能吃饱,谁的统治不是统治。说白了,优美的整个思想核心其实用一句话就可以高度概括:人,就该活成狗那样——有奶便是娘——谁给饭吃谁就是恩人,就义无反顾选择跟谁走——在尤美的历史表达中,人的群体情感与家国记忆持续性到此统统不见,剩下的只有中华千古帝制如长夜,什么都不如列强的狗食。

  尤美这套历史逻辑若真执行,海盗高扬的爱国主义固然玩完,但也会不经意间让我们大彻大悟,原来汪精卫这个大汉奸才最该被列入仁人志士之列。而我们的蒋公呢?对不起呀果粉,蒋公他他简直就是义和团灵魂附体拒绝启蒙的死脑壳啊!
作者 :小八2019 时间:2019-01-05 11:39:11
  是够无耻的了,骂我们是蠢货,中了外国人的招,接下来又骂我们不老老实实的等着中招。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