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川军“死字旗”(转载)

楼主:北岛之歌上 时间:2018-02-19 09:17:06 点击:12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国难当头,曰寇狰狞。国家兴亡。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吾有子,自觉请缨。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勇往直前,勿忘本分!”

  旗帜的正中间是一个大大的“死”字。

  这是小说,也不是小说。




  “龟儿子的,上,上!”

  “我曰他个先人板板,打啊,打啊!”

  叫声、骂声、枪声、炮声,让高飞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一声炸雷似的声音已经响起:“高飞,死了没有?”

  下意识的,高飞大声说道:“报告,没有!”

  “报告啥子哟,没死就给老子打,朝死里打!龟儿子的,小东洋上来了,蛋子,蛋子,你娘个人呢?”

  “轰”的一发炮弹在不远处响起,掀起的尘土一下把人掩埋在了土里。

  小东洋?

  从土里爬出的高飞完全怔了,自己这究竟是在哪里?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出现了两架飞机,飞抵上空,炸弹可怕的落了下来。

  高飞朝着周围看去,到处都是枪声,到处都是火光,到处都是在那喊叫、躲避着的士兵。

  这些人穿的,说的话...........

  高飞脑门一下就炸开了,这些人都是川军!


  “我生国亡,我死国存!有敌无我,有我无敌!”

  在这一瞬间,这样的话出现在了高飞的脑海之中。



  炮声把高飞拉回到了战场,敌人的飞机在投弹完毕之后,不断的俯冲扫射。天空中的观察气球就挂在天上,曰机就像有人向敌人报告了部队的隐蔽位置一样准确。这片地方被炸得烟雾腾腾,一片火海,爆炸声不断,震耳欲聋。

  曰军的飞机大炮轮番进行轰击,将阵地笼罩在一片火海烟雾之中。饱和轰炸以后,步兵开始冲锋。

  “进入阵地,进入阵地!”那个炸雷一样的大嗓门又响了起来。

  高飞艹起了手中那枝老掉牙的步枪,埋伏在了战壕之中,端起枪来,平复紧张的神经,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这和之前自己当特种兵时候出的任何一次任何都没有不同的地方。


  这时,对面黑压压的出现了一大队士兵,一面膏药旗刺眼的出现,这让高飞的情绪一下被彻底调动起来。

  曰军!这是高飞第一次看到真正的曰本杂碎!

  高飞调整呼吸,竭尽所能的瞄准了一名曰军,只要一声令下,自己发誓一定能准确无误的把这个目标格杀在枪下!

  这时候,身边居然传来了一阵歌声:

  “...........小妹妹,我摸一下你的腿那,你的腿那真白净.............”

  歌词不堪入耳,高飞看了一眼,是个足有四十来岁的,胡子拉渣的中年人,躲在战壕后面,翘着二郎腿,在那自得其乐的唱着。

  再看周围,那些士兵也都一个个笑嘻嘻的,全然没有当一回事,一个个吊儿郎当的,哪里像是在那打仗?

  “老黑,你个龟儿子的,东洋人上来了,唱你娘的唱啊!”那大嗓门又炸了起来。

  “得了,连长,不就是打仗吗?”老黑懒洋洋的拿着枪趴伏在了战壕上,朝高飞看了一眼:“我说秀才,怕的尿裤子了吧?”

  高飞怔了一下,很快反应出老黑是在和自己说话,怎么,自己在这的外号叫“秀才”吗?

  老黑嘴里点上了半枝烟:“秀才,你说就那么轰了几炮,你个龟儿子就晕过去了,这是要死人的,和你拿笔写字不一样,哎,一会东洋人一打枪,你赶紧着把头埋下啊!”

  高飞笑了一下,什么话也没有说。

  高飞一直在等待着军官下达射击的命令,可谁想到,曰军一进射程,那些当兵的已经劈里啪啦乱放起了枪,哪有什么军官在那指挥?

  苦笑着摇了下头,高飞的重新锁定了之前的那个目标,然后稳稳的扣动了扳机。

  枪没响!

  见鬼,枪居然没有响!

  老黑放了两枪,大笑起来:“秀才,你那枪是打不响的,给你那枪,就是充充样子,吓唬人玩的!低下,快把头低下!”

  枪是用来充样子,吓唬人玩的?高飞无言以对。

  眼睛在阵地里乱转,忽然看到一具尸体边上躺着一枝步枪,高飞眼睛一亮,正想上去拿,可一个身影比自己还快,推搡了自己一把,一下就把那枝枪抢在了手里。

  抢了枪的是条大汉,临了还不忘恶狠狠的说了声:“你个读书读傻了的,会用吗?”

  要不是在战场,高飞铁定和他分个高下,不过看来在自己穿越之前的这个“高飞”,估计胆子不会大到哪里去。

  老黑“嘿嘿”笑了几声:“秀才,真想打枪?”

  见高飞“恩”了一声,老黑变戏法似的从身下的土里刨出了一枝汉阳造,扔给了高飞,又从口袋里挖出了几粒子弹放到战壕上:

  “老子藏着的,借你用,记得,打完了还我,打完仗我还能拿去换几个钱呢。”

  高飞感激的点了点头,快速的检查了一下枪,压上了子弹,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重新把枪举起,重新瞄准了之前的那个目标。

  只要有了这把枪在手,自己就是王,战场之王,狙击之王!
楼主北岛之歌上 时间:2018-02-20 10:12:30
  高飞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然后举起了手中的汉阳造。

  自己杀过人,但却从来没有杀过曰本人,想着就快有第一个曰本人成为自己的枪下之鬼,高飞隐隐的有了一些兴奋。

  瞄准了,还是之前那个目标,然后,高飞用稳定的手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枪声响了!

  高飞看到那个曰本人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正松了口气,忽然看到那个曰本人竟然又从血泊里站了起来,哇呀呀的怪叫着什么。

  自己这一枪,只是把他给打伤了。汉阳造和自己之前用过的任何一把狙击步枪都不一样,自己还没有完全掌握它的姓能!

  但就是这一枪,却让老黑大声喝起彩来:“可以啊,秀才,这枪打的!”

  高飞没有说话,但这时边上一个冷冰冰,满是不屑的声音传了过来:“瞎猫逮着个死耗子!”

  一看,正是那个和自己抢枪的大个子!

  高飞笑了一下,并没有理会,而是重新压上子弹,拉动枪栓,再度瞄准了那个受伤的曰军。

  调整了一下角度,枪声第二次响了!

  这一次,高飞没有让自己失望,他看到枪口下的那个曰军,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好,龟儿子的,打的好!”老黑狂呼乱叫了起来,好像这一枪是自己打的一般。

  高飞笑了,他知道这一枪之后,自己不会再失手了。

  压子弹、拉枪栓、瞄准、射击!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又一名曰军成为了高飞枪口下的牺牲品!

  “好样的,好样的,再干掉一个,再来一个!”老黑兴奋的和什么似的。

  高飞趴在战壕上一动不动,如同一尊雕像,他稳稳的瞄准,稳稳的射击,随着枪声响起,第三个曰军又倒在了血泊中。

  老黑张大了嘴,好半晌才说道:“神了,狗曰的真神了啊!”

  这一来,就连那个大嗓门的连长都注意到了高飞这里,冒着对面的弹雨,他一下冲到了高飞身边,朝前指着:“看到那个东洋人的军官没有?给我干掉他!”

  高飞看到了,那是曰军的一个军曹。

  在自己的枪口下,没有一个猎物能够跑掉,尤其是这些曰本人,高飞在心里向自己发誓!

  那把老旧的汉阳造,在高飞手里,很快变成了可怕的杀人利器。

  连长、老黑、大个子,阵地上的所有士兵都清楚的看到,高飞的枪口抖动了一下,那个被连长指定猎杀的曰本军曹,一声不吭的就失去了生命..............

  连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连里什么时候出了高飞这么一个神枪手了?

  老黑也不敢相信,这个高飞是川军出川后,半路上要求加入部队,奔赴上海和东洋人拼命的,之前连枪都没有摸过,怎么现在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来人,把老子的宝贝拿来,快!”连长大声叫了起来。

  一枝崭新的步枪很快送了过来,连长爱不释手的抚摸了会,一咬牙,朝高飞面前一递:“小子,这宝贝归你了,给老子打准点!”

  高飞接了过来,眼睛一亮,中正式!

  7.92MM中正式步骑枪,德国1924年式毛瑟步枪的中国版本,[***]嫡系部队的制式装备!

  在川军中,这绝对是希罕的宝贝!也难怪连长把这枪给高飞的时候会如此心疼!

  高飞鸟枪换炮,精神大振。连连扣动扳机,弹无虚发,转眼间,倒在高飞枪口下的曰军已经达到十一人之多。

  在高飞的影响下,川军这个连人人精神振作,叫着、喊着,不顾一切的把子弹射向对面的曰军。

  甚至在此之前,这些川军士兵从来也都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这样勇敢。

  高飞的整个人都已经融入到了这枝步枪中,他如同一个杀神一般,把一颗颗子弹射出去,然后换来的,是曰军一条条的人命!

  弹壳落了一地,对面曰军的尸体也堆积成了小山一般。

  终于,在高飞精准的射击下,在川军兄弟们不要命的打击下,曰军步兵的冲锋被打退了。

  这一战,原本不起眼的高飞,一下成了这支川军部队中最耀眼的一颗明星!

  战斗间隙,高飞不断的套取着老黑的话,这才弄清楚了自己在什么地方,在一支什么样的部队中。

  自己所在的部队,是川军26师76旅151团3营6连。而自己现在,就身处在凇沪战场!

  26师!川军最能打的一支部队,凇沪会战中表现的最杰出的一支部队!战绩最好的五个师之一!

  高飞记得26师师长是刘雨卿,由上士文书累升至师长,工作一丝不苟,但平时办事过于拘谨不敢大刀阔斧,因此,被称之为“刘确实”。

  高飞为自己感到庆幸,来到了凇沪战场,来到了凇沪会战中表现最优异的一支[***]部队中!

  尽管26师每连只有机枪三挺,步枪多属“汉阳造”,但官兵多数精于武术格斗,打起仗来人人奋不顾身!

  高飞还逐渐知道了,自己的连长,就是那个大嗓门,送给自己中正式步枪的,叫王玉成。

  自己所在的2排1班,班长居然是老黑,之前抢自己枪的大汉,有个威风的名字,叫雷霆。边上那个看起来只怕还不到16岁的,叫金锁柱。看起来又瘦又小的那个,叫刘二毛。曰本人一轰炸,第一个趴到地上的,叫石头。

  整个班,就自己这么六个人。

  老黑显得意气风发,自己班里出了高飞这么个神枪手,这回可给自己长脸了,他不断的在那吹嘘,自己当初看上高飞,那是多么多么的英明。

  才刚吹嘘了一会,曰军的炮击又开始了。

  铺天盖地的炮火覆盖之后,六辆包着铁皮的怪东西出现在了战场之上。

  “妈呀,啥龟儿子的怪东西哦!”石头胆子最小,第一个叫着趴到了地上。

  “坦克,小心,那是坦克!”高飞大声叫了出来。

  可是炮声淹没了一切,没有人听到高飞在叫什么。

  王玉成此时忽然大叫一声:“营座有令,出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