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原创】凡尘日记·梦

楼主:FRRoger 时间:2018-03-31 21:26:27 点击:3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一章  你叫什么名字

  这里可谓铜墙铁壁,暗无天日,滴水不漏。
  “我怎么会出现在这种鬼地方。”
  再看看自己的装扮,男不男,女不女,一身黑束衣。
  “这是在做梦吗?”
  拍拍自己脸,铛-铛-,
  “啊?这还戴着面具呢?这又是社团搞活动,角色扮演吗?可这眼前一切,完全不像是道具。”
  晃晃右手边的围栏,纹丝不动。大喊几声:“有人吗?有人吗?”
  没人应答。仔细看看脚下的台阶,越看越熟悉。
  “OMG,这图案,竟然是世界各国的硬币!”
  俯下身,用手摸一摸,这些硬币是真金白银嵌上去的,不是画上去的。放眼望去,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竟没看着边际!
  “这家主人还真是个别致的土豪。”

  说心里话,还真不忍心就这么一脚踩下去,这一脚下去多少皇家贵族的头颅任我碾踹啊。
  “管他呢,我就看看踩下去会怎么着?我踩!我踩!”
  哈,稳当!嘛事没有!心里这个爽!蹭蹭几步下到最后一阶,好像触碰到什么机关,山摇地动过后,眼前出现一个铁巨人。这个儿头,我只能看到他腰。“hi,你好” 我大喊道:“你好啊”
  “不理我,那算了,一直仰视着人家对颈椎不好,再说人家也不理我。”
  说来也奇怪,我一点都不觉得害怕。戳了戳他的脚趾头,也没什么反应。
  “估计是个保安。”

  “这家伙个头太大,还是不惹为妙。”
  我转身准备往他的反方向走去。正想着没准能找着个聚宝盆啥子咧。这时,大铁锤的手指示意我,应该朝他身后的铁桥走。我用手指,指了指那座铁桥,问他:“确定?”他用他的大脚趾点地两下,
  “这意思确定呗。那好,既来之,则安之,不畏生死,不问西东,走!” 

  来到铁桥边,扶着桥墩往下一看,顿时我想到的是,爸爸妈妈姥姥姥爷,爷爷奶奶,七大姑八大姨,狐朋狗友,幼儿园同学...。
  “不行,这桥不靠谱。”
  我转过身,冲着大铁锤的大脚趾头说:“这桥看上去年久失修,甚不安全。要不你先过一次给我看看,我紧随你过去。” 
  大脚趾又点地两下,然后一步一步笨重地从我身边走过,到了桥那边。那样子憨态可掬,着实可爱。这桥牢固地也没话说。隔着桥,我也可以看到大铁锤的头。不是我想象的獠牙巨角红魔头的样子,而是一张周正的人脸,光头形象。还不错,越来越喜欢这大铁头了。我冲他笑了笑,挥了挥手臂。他用手指指着那铁桥,示意我过去。

  “我恨不得一下子飞过去呢。”
  一个箭步窜到桥面,桥体即刻随我身体一晃,我倒吸一口气。
  “怎么回事?那么重的大铁头跺上去都没事,我这小身板一上来,桥体怎会晃得这么厉害?幻象?”
  我又看看了桥对面的大铁头,面无表情,手指还在那指着桥,一动没动。我心里踏实很多,想必一定是幻象!继续往前走,轻手轻脚,可是每挪一步,桥都在抖动。我很害怕,我想掉头往回跑,可是脚步却飞快地跑到了桥中央,我对自己完全失去了控制,桥也莫名地大晃起来。我扶着桥墩,想让自己站得稳些,没想到整个桥沿这一侧瞬间坍塌,我被活生生地摔了出去。此刻我的世界是天旋地转,天崩地裂,我拼命地呼救:“大铁头!救我!救我!救我!”

  等我睁开眼睛时,发现我已过了桥。因为大铁头的那双大脚就在我身旁。在他左侧还有一缕轻雾,看不清是什么,但我的直觉告诉我那是一个人,或者至少是有生命的物质。
  “很开心能睁着眼睛看着你,是你救了我还是你身边的...?”
  说着我把头转向那缕轻雾,盯盯地看着他,他也凝视着我,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存在。
  “你叫什么名字?”我好奇地问。
  “没有名字”
  “呀,你可以讲话,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啊,比大铁头智能多了!”
  “你为什么,没有名字?人怎么可以没有名字?一个名字就是一个IP,你知道什么是IP吗?你知道一个IP的价值吗?在我那边的世界,一个明星的名字就有可能价值百万、千万、亿...”
  没等我话说完,他就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笑笑回答道:“叫我小青葱好了。”
  “不!你太重了,你不叫青葱,你叫欲望!”
  “欲望!”
  话音刚落,飓风狂起,碎石从天而降。我意识到大事不妙,赶紧跃身去寻那座铁桥。那桥已完全没了踪影。这时我感觉到,背部有如千虫万虫在啃噬般剧痛,回过头来一看,两股炙热的火焰,正向我飞奔而来。本能地双臂画十,用以抵挡烈焰,不知为何,只听咔地一声,后背有股莫名的神力卷我腾空而起。耳边响彻一个声音:“戴上这个,戴上这个....”

  我随手抓起桌上的耳麦,戴上。电脑上出现了四个字:无欲  至刚
  ......
  ......
  “哦,那缕轻雾名叫--无欲。”
  我起身关掉电脑,拿着咖啡杯,离开了书房。




  第二章 飞鱼
  “快看!那是什么?!”
  “道长,快!快!往那儿看!鱼!那么大的鱼啊!”
  “道长,咱不用求雨了,把那些鱼弄下来就够咱村人吃的了!”
  “抓飞鱼!抓飞鱼!抓飞鱼!”

  我顺着吵闹声往下一看,只见十来个穿粗布短衣,发髻高盘的家伙,仰面冲着我,指指点点,大喊大叫。“鱼?哪来的鱼?”我侧目一看,“我的妈呀!这么大的鱼,比我个头都大,还这么多!”顿时,惊恐万分,乱了方寸,没了方向,加之后面飞上来的大鱼冲撞,我跌跌撞撞,空中连打几个转儿,就开启了极速自由落体模式。

  咣、咣两声,应声落地,摔得我心肺炸裂,眼冒金星。昏头涨脑间,只见一帮人冲我跑来。有个声音气喘吁吁地说:“不行啊,道长。那是天鱼,不可杀,杀不得啊。我们放生吧。”
  “你说什么呢?新,我们都快饿死了!到嘴边的鱼,你要放生?!你疯了?!”
  “是呀,新,别犯傻了。赶快,过去看看,看看那鱼摔死没。最好摔死了,省着咱动手了。”
  “没死咋办?我可不敢动刀,太大了!”
  “少废话了!听道长的,赶紧跟上。”
  ......
  他们七嘴八舌,围成一圈,商量着如何处置我。我怎会坐以待毙,任他们处置。可无论我怎么折腾,脑子里动作完成地很标准,就是这身子一动不动!喊破喉咙没人理我!
  “我怎么就成了鱼?难道就这么任人宰割吗?我不服!”

  这时,应该是那个叫做“新”的人,阻隔在我与那道长之间,大声喊道:“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我们可以想别的办法搞吃的。绝不能打这条鱼的主意,你这是在逆天行道!” 一句话,其他人都安静了,把目光投向那位道长。道长定了定神,俯下身子,捡起一块儿石子,说到:“每人捡一块儿石头,到这,坐下。”说完,席地而坐,在他面前画了两个圈。抬起头,环视大家,接着说:“我们一起来决定吧。同意把这条鱼带回村里的把石头放在右边的圈里;同意放生的,放在左边的圈里。”话音刚落,“新”径直走到道长左侧,投下石子,率先表态。其他人也迅速做出表决,结果6比一。对此,我一点都不意外,用脚趾头想都会是这么个结果。可怜“新”还满怀希望,抢先表态。看到结果的“新”,很无奈,回过头,看了看我,一句话没说,怅然离去。其他6人,没人理他,任他一个人向小树林走去。

  待“新”走远,道长开腔:“新走了,我们继续吧。商量一下,我们怎么分这条鱼。”
  “好、好、好,我们都听道长的,您老德高望重,您看怎么分合适?”
  “是、是,说得是,听道长的。”其他几人附和道。
  “贫道认为,我们现在是僧多肉少,不宜节外生枝。有过狱史之人还是不要参与此事为好。” 
  话音未落,一脸上带疤,面相甚凶之人,腰间抽出一把刀,冲道士大喊道:“臭道士!你找死啊!老子先劈了你!”其他四人,一女子见状,急忙躲到道士身后。另外三位一拥而上,压向拿刀恶男,一顿混乱撕打,带疤恶男,死于血泊中,凶器落在地上。道士边拾起带血的刀边说:“这样也罢。大家都坐下,我们继续商讨。”“村里闹饥荒,到了这个程度,我们只能优先保障青壮年的口粮,年纪大的.....”说着把刀递到一位壮年手里,并示意下手。只听噗地一声,刀入腹中,一老人惨叫一声,一命呜呼。
  “我的天呀!这是干什么?”我自言自语道,感到十分震惊、意外。那道士倒是十分镇静,继续说道:“面对生死,我们也只能行大义,忘小我吧。”遂即转向一位文弱的书生,拱手作揖道:“先生是知天下,明大义之人,想必在这生死关头不会......” 话未说完,手持凶器的壮男又一刀了结了书生。这看得我是目瞪口呆,脑子一片空白。只听见那道士对那壮年大加赞赏:“好!好样的!侄儿!现在只有你我二人,还有这妇人了。我们是男人,这么大的鱼只能是你我二人抬回村里去了。”“来!先喝口水,压压惊,我们这就回村。”说着,递给壮年一牛皮水袋。壮年一饮而尽,口吐白沫,抽搐不止,将死。道士夺下他手中刀,一刀刺入女子的胸口。稳、狠、准,女人竟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就死在了壮年的前头。

  此时的我,如梦方醒,愤怒快撑爆了我的皮囊。我把全身的力气全部集中在右拳,直击道士的前额。气愤让我都舍不得,出拳太快,一定要一寸一寸地打穿他的脑袋。拳头每进一寸,他的脸就抽搐一下,双眼始终看着我,目光中没有敌意,没有痛苦,没有恐惧,什么都没有。当拳头打穿他头颅的最后一刹那,我竟感受到了一股清澈的暖流,看到了“新”远去的背影。逝者已逝,留下的只有对生命的敬畏与痛惜,我不禁要问:“这是为什么?是什么让你变成了今天的你?!”
  他,没有作答,微笑着合上了双眼,灰飞烟灭。我,独坐书房,手握水果刀,恍惚间看到两个红字“贪婪”。




  第三章 圀与国

  一轮皎月当空照,满园银霜晚风追。庭中果树荧光绕,人语虫嘤斜影随。此情此景,应该两人共赏才对。哎,怎奈我形单影只。正当我自怜自叹间,忽闻身后传来挪纸砚的声音。

  回头望去,烟雾袅袅屋上旋,旧几烛台映阁辉。砚前端坐一佳人,拂袖畅书仙意飞。
  “我真是有福气呀!”
  没多想,疾步上前进入屋内,走近一看,真乃是人间之尤物!没等我开口,女子先说话了:“一听这脚步声就知道是你。”
  “啊?我们旧相识吗?我怎么不记得?!”我心里暗自嘀咕。
  女子眼皮都没抬,接着说:“过来,看看我写地这两个字。”
  “仙女无毒,近身看去就是。”我心想。
  “我去!这也叫字?”我差点顺口溜出来。
  这字,一个圈里加一个乙字。
  “你可认得这个字?”仙女问。
  “不认识。”老实回答。
  “日”
  “哦”
  “再看这个”
  又是一个圈里面一个正字。
  “星”
  “啊?” 
  神仙姐姐终于肯抬头看看一脸蒙懂的我,笑着说:“又不认识?好了,到你了。写一个你家师父教你的字给我看看。”
  “这语气,我们很熟嘛,写就写。”我心想。
  压平纸,提笔沾墨,寥寥几笔一个“国”字就出来了。
  “嗯,好!好一个把权力关在笼子里!你再来看这个字,猜猜念什么。”
  又是一个圈,这回里面俩字,上面八下面方。
  “这什么字?按照她的逻辑,这是要征服四面八方。颇有几分凯撒大帝I came ,I saw,I conquered (我来了,我看到了,我征服了。)的气势!霸气!太霸气!太血腥!”想到这我脱口而出:“霸,霸气,霸道的霸字。”
  “国!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倘若不征战八方何有稳固的江山,稳定的军心!又何以有你那敢把权力关在笼子里,天下太平,长治久安的国!”
  “在下不才,实未看出这国字与权力,江山有何关系。”
  神仙姐姐看看我,略有所思,然后从腰间拿出一个锦囊,轻轻打开。
  “啊!玉玺!”
  “没错”
  当我认认真真念出玉玺上的字“皇天景命有德者昌”,顷刻间,普通民居变成气势恢宏的皇家殿宇,万道金光,凌空洒落,强光刺眼,令人目眩,隐隐中还是看到三个大字--大明宫。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书桌上摆有两个大字圀与囯,赶紧取下胸前带有龙图腾的玉坠,按在“囯”字上,补上这个点。
  “还是把权力关在笼子里的好。”
  “那玉玺定是武则天的第九方玉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