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王老汉病倒了 (3)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8-12-19 17:09:00 点击: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王老汉病倒了
  (3)

  2018-12-19



  每天四瓶,

  点滴半天,

  孓然一人,

  愣观房顶,

  八次扎针,

  为测血糖,

  十次测量,

  观察血压,

  饥饿疗法,

  饿得发慌,

  血压紊乱,

  天旋地转,

  唯唯诺诺,

  谨小慎微,

  名副其实,

  孤寡老人。

  一看见穿着白大褂的护·士,穿着粉红大褂的实习生,穿着医·生大褂的男男女女走进病·房,我立马抢着话头重复着:

  “44床,我叫王振江,男,62岁了。”

  一天就这样开始了:早六点测·血·糖,餐前测·血·糖,餐后两小时测·血·糖(三餐),睡前测血·糖。

  每天得扎8次手指尖,把十个手指头尖扎得痛的,犹如江姐被扎了竹签子一样,犹如每天过大刑一样。

  每天至少十次量血·压,犹如敲响了生命的丧钟一样。

  口服药被送到跟前,犹如被强迫的杜丘和横路敬二一样。

  这叫一级护·理,每个服·务·项·目都需要付手·续·费,服·务·费。

  每天四大瓶液体,从早上滴到下午一两点。下午没事,临床的两个病友,一个是城市里的农民老汉,每天在手机上看黄·色·小·说,一看就是七八个小时,我俩没多少共同语言,他的本地土话我也似懂非懂滴。另一个前身是个小学美术老师,后身是一家石油企业的职工,我俩能说到一起。

  来这里看脑病的人们,一般都是卒中过每年例行输液或是感到不舒服了急忙赶来救治,住上一两天,稳定住了,下午就会写个请假条回家去了,不耽误第二天上午来输液就行了。

  所以每天下午病房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由于医·生太关注我的高血·糖了,建议让我“饥饿疗法”,每顿饭只吃三分之一的量,于是我的体重在一个星期内骤降5公斤,这样一来,似乎我的内分泌紊乱了,血压狂飙。我这个人对血压的敏感比较强,一上140就头晕,一旦上到180那就晕得天旋地转了。

  一个人,没有人陪伴,去外面的商场买点东西,会步履蹒跚地,晃晃悠悠地,亦步亦趋地,三步一停五步一歇地,无比艰难地完成。其余的时间我会坐在床前呆呆地看着窗外那高楼林立的城市,那蓝天白云,嘴里嘟嘟囔囔滴嘟囔着:(日本电影《追捕》)

  场景:在高楼的顶上,坏人在指挥杜丘:
  “你看,多么蓝的天哪,”
  “走过去就会融化在蓝天里,”
  “一直往前走,不要往两边看,”
  “朝仓不是跳下去了吗,唐塔也跳下去了,”
  “现在你也跳下去,”
  “跳呀,快跳啊”

  我在想,自己不能控制自己的生,但是却能控制自己的死,一旦到了生命的尽头的时候,自己还能“自理”的时候,是应该考虑:

  “一直往前走,不要往两边看,走过去就会融化在蓝天里!”

  住了12天的院,消费二·万多元(医·保·卡报·销70%),出院了。本期望来个家人把我接回家,但是因为儿子的工作性质不能脱身,我媳妇只身一人照看孙女不能分身,一切还得自理。

  回到家里,觉得没事了,赶快买了两大壶“岐·山·香·醋”准备给老同学捎回许昌去。继续整理汽车,继续做“走年景路”行动准备。

  因为原定于每年的9月30日在许昌的霸陵桥“开走”,雷打不动。这已经是2018年的9月4号了,一切不能耽搁,一切都得往前赶。

  但是,事与愿违,回家的三天里,血压高得不得了,以至于深夜看了一回急诊,仍然控制不住。嘴歪的感觉始终排斥不掉。

  一种不祥的感觉,

  一种不安的感觉,

  一种恐惧的感觉萦绕着我,

  终于隐忍不住地跟老婆、孩子说:

  “不行!我还得去住·院!”

  于是深夜由儿子陪伴着我又一次回到了医·院,第二次入住医·院。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