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经典诗歌悦读:《海滨墓园》/瓦雷里/法国

楼主:简德森 时间:2017-05-15 03:11:58 点击:6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
  这片平静的房顶上有白鸽荡漾。
  它透过松林和坟丛,悸动而闪亮。
  公正的“中午”在那里用火焰织成
  大海,大海啊永远在重新开始!
  多好的酬劳啊.经过了一番深思,
  终得以放眼远眺神明的宁静!
  …
  微沫形成的钻石多到无数,
  消耗着精细的闪电多深的功夫,
  多深的安静俨然在交融创造!
  太阳休息在万丈深渊的上空,
  为一种永恒事业的纯粹劳动,
  “时光”在闪烁,“梦想”就在悟道。
  …
  稳定的宝库,单纯的米奈芙神殿,
  安静像山积,矜持为目所能见,
  目空一切的海水啊,穿水的“眼睛”
  守望着多沉的安眠在火幕底下,
  我的沉默啊!……灵魂深处的大厦,
  却只见万瓦镶成的金顶,房顶!
  …
  “时间”的神殿,总括为一声长叹,
  我攀登,我适应这个纯粹的顶点,
  环顾大海,不出我视野的边际,
  作为我对神祗的最高的献供,
  茫茫里宁穆的闪光,直向高空,
  播送出一瞥凌驾乾坤的藐视。
  …
  整个的灵魂暴露给夏至的火把,
  我敢正视你,惊人的一片光华
  放出的公正,不怕你无情的利箭!
  我把称干干净净归还到原位,
  你来自鉴吧!……而这样送回光挥,
  也就将玄秘招回了幽深的一半。
  …
  正像果实融化而成了快慰,
  正像它把消失换成了甘美
  就凭它在一张嘴里的形体消亡,
  我在此吸吮着我的未来的烟云,
  而青天对我枯了形容的灵魂
  歌唱着有形的涯岸变成了繁响。
  …
  美的天,真的天,看我多么会变!
  经过了多大的倨傲,经过了多少年
  离奇的闲散,尽管是精力充沛,
  我竟然委身于这片光华的寥阔;
  死者的住处上我的幽灵掠过,
  驱使我随它的轻步,而踯躅,徘徊。
  …
  啊,为了我自己,为我所独有,
  靠近我的心,象近诗情的源头,
  介乎空无所有和纯粹的行动,
  我等待回声,来由内在的宏丽,
  (苦涩、阴沉而又嘹亮的水池,)
  震响灵魂里永远是未来的空洞。
  …
  知道吗,你这个为枝叶虚捕的海湾,
  实际上吞噬着这些细瘦的铁栅,
  任我闭眼也感到奥秘刺目,
  是什么躯体拉我看懒散的收场,
  是什么头脑引我访埋骨的地方?
  一星光在那里想我不在的亲故。
  …
  充满了无形的火焰,紧闭,圣洁,
  这是献给光明的一片土地,
  高架起一柱柱火炬,我喜欢这地点,
  这里是金石交织,树影憧憧,
  多少块大理石颤抖在多少个阴魂上;
  忠实的大海倚我的坟丛而安眠。
  …
  出色的忠犬,把偶像崇拜者赶跑!
  让我,孤独者,带着牧羊人笑貌,
  悠然在这里放牧神秘的绵羊——
  我这些宁静的坟墓,白碑如林,
  赶走那些小心翼翼的鸽群.
  那些好奇的天使、空浮的梦想!
  …
  人来了,未来却是充满了懒意,
  干脆的蝉声擦刮着干燥的土地,
  一切都烧了,毁了,化为灰烬,
  转化为什么祥一种纯粹的精华……
  为烟消云散所陶醉,生命无涯,
  苦味变成了甜味,神志清明。
  …
  死者埋藏在坟茔里安然休息,
  受土地重温,烤干了身上的神秘。
  高处的“正午”,纹丝不动的“正午”
  由内而自我凝神,自我璀璨……
  完善的头脑,十全十美的宝冠,
  我是你里边秘密变化的因素。
  …
  你只有我一个担当你的恐惧!
  我的后悔和拘束,我的疑虑,
  就是你宏伟的宝石发生的裂缝!……
  但是啊,大理石底下夜色深沉,
  却有朦胧的人群,靠近树根.
  早已慢慢地接受了你的丰功。
  …
  他们已经溶化成虚空的一堆,
  红红的泥土吸收了白白的同类,
  生命的才华转进了花卉去舒放!
  死者当年的习语、个人的风采、
  各具一格的心窍,而今何在?
  蛆虫织丝在原来涌泪的限眶。
  …
  那些女子被撩拨而逗起的尖叫,
  那些明眸皓齿,那些湿漉漉的睫毛,
  喜欢玩火的那种迷人的酥胸,
  相迎的嘴唇激起的满脸红晕.
  最后的礼物,用手指招架的轻盈,
  都归了尘土,还原为一场春梦。
  …
  而你,伟大的灵魂,可要个幻景
  而又不带这里的澄碧和黄金
  为肉眼造成的这种错觉的色彩?
  你烟消云散可还会歌唱不息?
  得!都完了!我存在也就有空隙,
  神圣的焦躁也同样会永远不再。
  …
  瘦骨嶙峋而披金穿黑的“不朽”
  戴着可憎的月桂冠冕的慰藉手,
  就会把死亡幻变成慈母的怀抱,
  美好的海市蜃楼,虔敬的把戏!
  谁不会一眼看穿,谁会受欺——
  看这副空骷髅,听这场永恒的玩笑!
  …
  深沉的父老,头脑里失去了住户,
  身上负荷着那么些一铲铲泥土,
  就是土地了,听不见我们走过,
  真正的大饕,辩驳不倒的蠕虫
  并不是为你们石板下长眠的人众,
  它就靠生命而生活,它从不离开我!
  …
  爱情吗?也许是对我自己的憎恨?
  它一副秘密的牙齿总跟我接近,
  用什么名字来叫它都会适宜!
  管它呢!它能瞧,能要,它能想,能碰。
  它喜欢我的肉,它会追随我上床,
  我活着就因为从属于它这点生机!
  …
  齐诺!残忍的齐诺!伊里亚齐诺!
  你用一枚箭穿透了我的心窝,
  尽管它抖动了,飞了,而又并不飞!
  弦响使我生,箭到就使我丧命!
  太阳啊!……灵魂承受了多重的龟影,
  阿基利不动,尽管用足了飞毛腿!
  …
  不,不!……起来!投入不断的未来!
  我的身体啊!砸碎沉思的形态!
  我的胸怀啊,畅饮风催的新生!
  …
  对!赋予了谵狂天灾的大海,
  斑斑的豹皮,绚丽的披肩上绽开
  太阳的千百种,千百种诡奇的形象,
  绝对的海蛇怪.为你的蓝肉所陶醉,
  还在衔着你鳞鳞闪光的白龙尾,
  搅起了表面像寂静的一片喧嚷。
  …
  起风了!……只有试着活下去一条路!
  天边的气流翻开又合上了我的书,
  波涛敢于从巉岩口溅沫飞迸!
  飞去吧,令人眼花缭乱的书页!
  进裂吧,波浪!用漫天狂澜来打裂
  这片有白帆啄食的平静的房顶。
  …
  (卞之琳译)
  …
作者 :诗会助理 时间:2017-05-15 16:06:01
  悦读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