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新邵龙溪铺镇公安无法,警察不出警无辜司机被群殴

楼主:雪狼奔跑排 时间:2014-09-18 08:42:57 点击:99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2013年10月1号4点左右我开车经过龙溪铺腰古岭地段时,突然对面一辆摩托车靠左占道快速驶来,摩托车司机头部往右边看,我就立刻靠边停住车并鸣长笛,当两车距离只要6,7米时,摩托车司机才反应过来,他没有刹车就撞在我面包车左前角上,我赶忙下车查看摩托车主,他手有细微擦伤(寻找网罗天下)。我面包车左前方大灯和侧面损坏严重,我问对方怎样处置,摩托车司机不理不睬后他拨打电话,说是叫人来处置。我随后拨打了报警电话122,几分钟后122说路上可能堵车,他不能来处置。
  大约半小时后一辆牌号为湘A-06E09灰色越野车下来5个人,其中一个自称是陈队长派来的人,{此人后经查实是摩托车主的堂弟李基义}气势汹汹的问:谁是面包车司机?我答说是我。对方迎面劈头就是几拳打在我的头上和脸上,qita4人楸住我的衣服对我拳打脚踢,我当时被他们打得口吐鲜血,嘴巴都合不拢,头和面部肿的很高,脚被他们踢踩跛了,手也抬不起来,我奋力挣脱逃走后,赶忙打110和122恳求他们快来救救我,我对110和122简单的说了交通事故和被毒打的情况,122说他很忙,不能来,以派人来了,我坚持恳求他们快来。大约10几分钟后,那个自称是陈队长派来的人凶恶地对我说,"他在龙溪铺说得起话的人.并强行逼我拿1000元钱给摩托车司机,否者立马有大亏吃。大约又等了半小时,又来了几个人,和原来打我的人说着什么?并朝我走来,我一看情况不妙,马上走到钓友和人群中间,那伙暴徒冲过来将我拖出来又是一顿毒打,我几次都被他们打到在地。他们又是踢又是踩,我全身后来被他们打得动弹不得,来劝架的人都被他们打得鼻青脸肿。
  四周群众很愤恨,叫我立刻报警,我扶正被打歪的嘴巴,又报了110和120.再次恳求他们快来救救我。这之后又有2个暴徒继续追打我,直到晚上8:30分交警邓吉民才来,我心里才略微有点安全感。但110民警始终没有来。因为天黑了我要求邓警官摸一下我的头和脸,就晓得是怎么回事了,{因为那个自称陈队长派来的人对我说:你不要做声,否则你还会挨傻打,}邓警官说,不要摸,我晓得了,他看完现场叫我跟他走,我车被扣在龙溪铺交警中队。我本人租车回邵阳,到家已经是深夜12点多了,我在家里找了些药吃再擦拭了伤口,还喷了很多云南白药,第2天早上7点多钟赶忙去中心医院看病。之后,我弟弟又陪我到龙溪铺派出所报案。
  直到现2014年9月派出所都没有对此案了结。我如今以用去医药费8000多元,我和家人数十次去派出所,和新邵县公安局讨要公道。都无果。现我恳求哪位青天老爷为我主持公道。讨回我的损失。还法律一个尊严。
  2013年10月1号4点左右我开车经过龙溪铺腰古岭地段时,突然对面一辆摩托车靠左占道快速驶来,摩托车司机头部往右边看,我就立刻靠边停住车并鸣长笛,当两车距离只要6,7米时,摩托车司机才反应过来,他没有刹车就撞在我面包车左前角上,我赶忙下车查看摩托车主,他手有细微擦伤(寻找网罗天下)。我面包车左前方大灯和侧面损坏严重,我问对方怎样处置,摩托车司机不理不睬后他拨打电话,说是叫人来处置。我随后拨打了报警电话122,几分钟后122说路上可能堵车,他不能来处置。
  大约半小时后一辆牌号为湘A-06E09灰色越野车下来5个人,其中一个自称是陈队长派来的人,{此人后经查实是摩托车主的堂弟李基义}气势汹汹的问:谁是面包车司机?我答说是我。对方迎面劈头就是几拳打在我的头上和脸上,qita4人楸住我的衣服对我拳打脚踢,我当时被他们打得口吐鲜血,嘴巴都合不拢,头和面部肿的很高,脚被他们踢踩跛了,手也抬不起来,我奋力挣脱逃走后,赶忙打110和122恳求他们快来救救我,我对110和122简单的说了交通事故和被毒打的情况,122说他很忙,不能来,以派人来了,我坚持恳求他们快来。大约10几分钟后,那个自称是陈队长派来的人凶恶地对我说,"他在龙溪铺说得起话的人.并强行逼我拿1000元钱给摩托车司机,否者立马有大亏吃。大约又等了半小时,又来了几个人,和原来打我的人说着什么?并朝我走来,我一看情况不妙,马上走到钓友和人群中间,那伙暴徒冲过来将我拖出来又是一顿毒打,我几次都被他们打到在地。他们又是踢又是踩,我全身后来被他们打得动弹不得,来劝架的人都被他们打得鼻青脸肿。
  四周群众很愤恨,叫我立刻报警,我扶正被打歪的嘴巴,又报了110和120.再次恳求他们快来救救我。这之后又有2个暴徒继续追打我,直到晚上8:30分交警邓吉民才来,我心里才略微有点安全感。但110民警始终没有来。因为天黑了我要求邓警官摸一下我的头和脸,就晓得是怎么回事了,{因为那个自称陈队长派来的人对我说:你不要做声,否则你还会挨傻打,}邓警官说,不要摸,我晓得了,他看完现场叫我跟他走,我车被扣在龙溪铺交警中队。我本人租车回邵阳,到家已经是深夜12点多了,我在家里找了些药吃再擦拭了伤口,还喷了很多云南白药,第2天早上7点多钟赶忙去中心医院看病。之后,我弟弟又陪我到龙溪铺派出所报案。
  直到现2014年9月派出所都没有对此案了结。我如今以用去医药费8000多元,我和家人数十次去派出所,和新邵县公安局讨要公道。都无果。现我恳求哪位青天老爷为我主持公道。讨回我的损失。还法律一个尊严。
  2013年10月1号4点左右我开车经过龙溪铺腰古岭地段时,突然对面一辆摩托车靠左占道快速驶来,摩托车司机头部往右边看,我就立刻靠边停住车并鸣长笛,当两车距离只要6,7米时,摩托车司机才反应过来,他没有刹车就撞在我面包车左前角上,我赶忙下车查看摩托车主,他手有细微擦伤(寻找网罗天下)。我面包车左前方大灯和侧面损坏严重,我问对方怎样处置,摩托车司机不理不睬后他拨打电话,说是叫人来处置。我随后拨打了报警电话122,几分钟后122说路上可能堵车,他不能来处置。
  大约半小时后一辆牌号为湘A-06E09灰色越野车下来5个人,其中一个自称是陈队长派来的人,{此人后经查实是摩托车主的堂弟李基义}气势汹汹的问:谁是面包车司机?我答说是我。对方迎面劈头就是几拳打在我的头上和脸上,qita4人楸住我的衣服对我拳打脚踢,我当时被他们打得口吐鲜血,嘴巴都合不拢,头和面部肿的很高,脚被他们踢踩跛了,手也抬不起来,我奋力挣脱逃走后,赶忙打110和122恳求他们快来救救我,我对110和122简单的说了交通事故和被毒打的情况,122说他很忙,不能来,以派人来了,我坚持恳求他们快来。大约10几分钟后,那个自称是陈队长派来的人凶恶地对我说,"他在龙溪铺说得起话的人.并强行逼我拿1000元钱给摩托车司机,否者立马有大亏吃。大约又等了半小时,又来了几个人,和原来打我的人说着什么?并朝我走来,我一看情况不妙,马上走到钓友和人群中间,那伙暴徒冲过来将我拖出来又是一顿毒打,我几次都被他们打到在地。他们又是踢又是踩,我全身后来被他们打得动弹不得,来劝架的人都被他们打得鼻青脸肿。
  四周群众很愤恨,叫我立刻报警,我扶正被打歪的嘴巴,又报了110和120.再次恳求他们快来救救我。这之后又有2个暴徒继续追打我,直到晚上8:30分交警邓吉民才来,我心里才略微有点安全感。但110民警始终没有来。因为天黑了我要求邓警官摸一下我的头和脸,就晓得是怎么回事了,{因为那个自称陈队长派来的人对我说:你不要做声,否则你还会挨傻打,}邓警官说,不要摸,我晓得了,他看完现场叫我跟他走,我车被扣在龙溪铺交警中队。我本人租车回邵阳,到家已经是深夜12点多了,我在家里找了些药吃再擦拭了伤口,还喷了很多云南白药,第2天早上7点多钟赶忙去中心医院看病。之后,我弟弟又陪我到龙溪铺派出所报案。
  直到现2014年9月派出所都没有对此案了结。我如今以用去医药费8000多元,我和家人数十次去派出所,和新邵县公安局讨要公道。都无果。现我恳求哪位青天老爷为我主持公道。讨回我的损失。还法律一个尊严。
  2013年10月1号4点左右我开车经过龙溪铺腰古岭地段时,突然对面一辆摩托车靠左占道快速驶来,摩托车司机头部往右边看,我就立刻靠边停住车并鸣长笛,当两车距离只要6,7米时,摩托车司机才反应过来,他没有刹车就撞在我面包车左前角上,我赶忙下车查看摩托车主,他手有细微擦伤(寻找网罗天下)。我面包车左前方大灯和侧面损坏严重,我问对方怎样处置,摩托车司机不理不睬后他拨打电话,说是叫人来处置。我随后拨打了报警电话122,几分钟后122说路上可能堵车,他不能来处置。
  大约半小时后一辆牌号为湘A-06E09灰色越野车下来5个人,其中一个自称是陈队长派来的人,{此人后经查实是摩托车主的堂弟李基义}气势汹汹的问:谁是面包车司机?我答说是我。对方迎面劈头就是几拳打在我的头上和脸上,qita4人楸住我的衣服对我拳打脚踢,我当时被他们打得口吐鲜血,嘴巴都合不拢,头和面部肿的很高,脚被他们踢踩跛了,手也抬不起来,我奋力挣脱逃走后,赶忙打110和122恳求他们快来救救我,我对110和122简单的说了交通事故和被毒打的情况,122说他很忙,不能来,以派人来了,我坚持恳求他们快来。大约10几分钟后,那个自称是陈队长派来的人凶恶地对我说,"他在龙溪铺说得起话的人.并强行逼我拿1000元钱给摩托车司机,否者立马有大亏吃。大约又等了半小时,又来了几个人,和原来打我的人说着什么?并朝我走来,我一看情况不妙,马上走到钓友和人群中间,那伙暴徒冲过来将我拖出来又是一顿毒打,我几次都被他们打到在地。他们又是踢又是踩,我全身后来被他们打得动弹不得,来劝架的人都被他们打得鼻青脸肿。
  四周群众很愤恨,叫我立刻报警,我扶正被打歪的嘴巴,又报了110和120.再次恳求他们快来救救我。这之后又有2个暴徒继续追打我,直到晚上8:30分交警邓吉民才来,我心里才略微有点安全感。但110民警始终没有来。因为天黑了我要求邓警官摸一下我的头和脸,就晓得是怎么回事了,{因为那个自称陈队长派来的人对我说:你不要做声,否则你还会挨傻打,}邓警官说,不要摸,我晓得了,他看完现场叫我跟他走,我车被扣在龙溪铺交警中队。我本人租车回邵阳,到家已经是深夜12点多了,我在家里找了些药吃再擦拭了伤口,还喷了很多云南白药,第2天早上7点多钟赶忙去中心医院看病。之后,我弟弟又陪我到龙溪铺派出所报案。
  直到现2014年9月派出所都没有对此案了结。我如今以用去医药费8000多元,我和家人数十次去派出所,和新邵县公安局讨要公道。都无果。现我恳求哪位青天老爷为我主持公道。讨回我的损失。还法律一个尊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