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中国汇市网:只有当女人认为自己有不结婚的自由 才会是真正的自由(转载)

楼主:qwertyuiop020 时间:2015-03-09 13:01:32 点击:3519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今日,家庭失去了古朴的光辉;对大多数男人来说,它只是一个住地,不再充满对已故先辈的回忆,也不再容纳未来的世纪。但女人仍然竭力给她的“内部”以真正的家所具有的意义和价值。

  又逢“三八妇女节”,探讨女性、女性主义时,我们必然会想起一本经典:法国作家西蒙娜·德·波伏瓦的《第二性》。

  书名“第二性”(Le Deuxi me Sexe),在法语中意味深长,波伏瓦在给美国作家阿尔格伦的一封信中写道:“因为人们总是把同性恋者称为第三性,言下之意是把女人作为第二性,而不是与男人平起平坐的同类。”于是,她写《第二性》,“希望女性处境即将发生深刻的变化”,“希望这本书有朝一日会过时”。然而,初版于1949年的《第二性》,出版20年后,波伏瓦接受采访时说:“我认为从总体上看,今天的女性处境一点都不好,我甚至认为情况比我当初写《第二性》的时候还要糟糕。”

  如今,距离《第二性》出版已经过去60多年,这本书依旧没有过时。澎湃新闻获得授权,在“三八妇女节”摘录其中的一些金句,供读者玩味。
楼主qwertyuiop020 时间:2015-03-09 13:03:00

  

  西蒙娜·德·波伏瓦

  许多少女被问到她们的未来计划时,回答:“我想结婚。”然而任何年轻男人都不会把结婚看做他的主要计划。能给他成年人尊严的,是经济上获得成功。

  一切人与人的关系都带来冲突,凡是爱都带来嫉妒。

  只有当女人认为自己有不结婚的自由,才会是真正的自由。
楼主qwertyuiop020 时间:2015-03-09 13:04:00
  两个人的结合,如果是一种为了互相补充而作出的努力,就注定要失败,令人想起原来就有的残缺;婚姻必须是两个自主的存在的联合,而不是一个藏身之处、一种补救办法。

  压在婚姻之上的诅咒是,两个人往往在他们的软弱中,而不是在他们的力量中结合,每个人都要求对方,而不是在给予中获得快乐。

  有一种相当常见的、对孩子不利的态度,就是受虐般的奉献;母亲将自己的痛苦变成她虐待人所运用的武器;她的忍让表现使孩子产生了犯罪感,这种感觉往往一辈子都将压在孩子身上,令他显得像个罪犯。

  男人几乎没有必要操心他的衣着;他的衣服是方便的,适合于他的繁忙生活;相反人们注视女人的时候,不会将她与她的外貌区分开来:她通过她的打扮受到评价、尊重、渴望。
楼主qwertyuiop020 时间:2015-03-09 13:05:00
  滞留在无聊中,这只是不死,这不是活着。

  大部分人通过他们的婚姻只考虑到生育和孩子的归属;但无论生育、财产还是孩子都不构成幸福。

  家概括了资产阶级的一切价值:对往昔的忠诚、耐心、节俭、有预见、对家庭和故土的爱,等等;家的颂扬者往往是女人,因为保证家人的幸福是她们的任务;她们的作用就像Domina(拉丁文,女主人)。在中庭坐镇的时代,就是“家庭主妇”。今日,家庭失去了古朴的光辉;对大多数男人来说,它只是一个住地,不再充满对已故先辈的回忆,也不再容纳未来的世纪。但女人仍然竭力给她的“内部”以真正的家所具有的意义和价值。
楼主qwertyuiop020 时间:2015-03-09 13:06:00
  男人不大关注自己的内心,因为他接触整个宇宙,而且因为他可以在计划中自我确认。相反,女人禁闭在夫妇共同体中: 对她来说,是要把这所监狱改变成一个王国。她对家的态度受到一般来说确定她的处境的同一辩证法的制约:她通过变成猎物来获取,她通过退让解放自己;她放弃了世界的同时,却想征服一个世界。

  很少任务比家庭主妇的劳动更像西西弗的酷刑了;日复一日,必须洗盘子,给家具掸灰,缝补衣物,这些东西第二天又会重新弄脏,满是灰尘和裂缝了。家庭主妇在原地踏步中变得衰老;她什么都不做;她仅仅在延续现状;她没感到获得积极的善,而是无休止地与恶作斗争。这是一种每天重新开始的斗争。

  女人没有被召唤去建立一个更好的世界;家、房间、脏衣服、地板,是固定的事物:她只能不确定地排除渗入其中的坏的本原;她力求战胜灰尘、污点、泥巴、污垢;她同罪恶作斗争,她和撒旦搏斗。但这是一个可悲的命运,不是转向积极的目的,而是要不停息地击退敌人。家庭主妇常常在癫狂状态中忍受这个命运。
楼主qwertyuiop020 时间:2015-03-09 13:07:00
  女人在家庭内部所干的活并不给予她自主;家务劳动不是直接有用于集体,它不面向未来,它不生产什么。只有融合在生产或活动中向社会超越的生存时,家务劳动才具有意义和尊严:就是说,它远没有解放主妇,而是把她置于丈夫和孩子们的隶属中;她正是通过他们得到存在的理由: 在他们的生活中,她只是一个非本质的中介。即令法律从她的义务中取消了“服从”,也丝毫改变不了她的处境。

  压在她身上的沉重诅咒在于,她的生存意义本身不掌握在她手里。因此,她的夫妻生活的成败对她来说比对男人来说重要得多:他是公民、生产者,然后才是丈夫;她首先、而且往往只是妻子;她的劳动不能让她摆脱她的处境。相反,她的劳动正是由于这种处境获得价值,或者没有价值。如果她在爱着,慷慨地忠诚,她会在快乐中完成她的任务;如果她是在怨恨中完成任务的,她会觉得这是乏味的苦差事。它们在她的命运中将只有非本质的作用;在夫妇生活的不幸中,它们帮不了忙。
楼主qwertyuiop020 时间:2015-03-09 13:07:00

  

  《第二性》(合卷本),【法】西蒙娜·德·波伏瓦/著 郑克鲁/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5年1月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