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人生几何:天花乱坠

楼主:河蚌_赌徒 时间:2019-07-11 16:51:56 点击:16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人生几何:天花乱坠

  喜欢
  从玛雅水上乐园回来,叶子很开心,她跟我说:“幸好下雨天去了,人少,我把所有项目都玩了一遍,不用排队,过去就可以玩。”“挺好的,你有空多带天天出去玩玩,大家都开心。”我回她。“你以为我想带他出去玩啊?”她白我一眼说:“我倒是愿意你多带他出去玩玩呢。”“我对出去玩兴趣不大,再说了,我不去,省下钱来,你们可以玩得更尽兴不是?”我笑着解释。“我用得着你省那点钱啊。”她不屑地说。“那相对于宅在家里,你肯定还是更喜欢出去玩的嘛。”我说。“好了,反正我说不过你。”她中止话题了。“我说的实话。”我小声又说了一句。嗯,这句不该说的,没必要。人这辈子,很多时候,也就只能在不满意和更不满意之间选一个,而不是在喜欢和更喜欢之间选一个。有时候,我们去买一件东西,并不是因为喜欢,而仅仅是因为需要;至于为什么不去买个喜欢的,很简单,买不起呗。

  看走眼
  在网上发了一系列日记文章,尽管里面没少写我跟叶子吵架,但还是有人羡慕我们家的幸福。我每每解释:“我们也常吵架的。”那边多数回复说:“嗨,谁家不吵架啊。”也有人说:“人家既然选择了嫁给你,并且给你生孩子,说明一定有喜欢你的地方。”我说:“当时她可能是看走眼了。”好吧,这当然是谦虚,叶子当出看中的是我的实在和责任感。责任感这事儿她确信是看对了的,至于实在,嗯,婚后几年下来,她发现我其实也不是那么实在,而且,对于“实在”这事儿到底算不算优点,她现在也有些含糊了。更重要的是,她发现,我除了这两个优点之外,竟然真就没有其他优点了。这就类似去挑一块玉石籽料,擦边切开一刀,发现有点儿绿色,觉得还行,不想买下来一大刀切开,发现,也就那点儿料了,剩下的都是石头。叶子眼中,我大约就是一块不开窍的石头,除了踏实,一无是处。

  幸福
  我脑海中的幸福并不是一个明确的定义,而是一组组名为幸福的画面。比如,那应该是一辆大金鹿自行车,天天坐在我身前的横梁上,叶子坐在后座。这是初级版本,更高的要求,则是车骑行在林荫道上,树上要有蝉鸣,但阳光和迎面吹来的风,却要不冷不热。对了,那必须是平路,或者,一个平缓的下坡。只是,这幅画面终于没能具现在现实生活里,眼看着天天已经快过了可以坐在自行车大梁上的年纪。不过,我并不会因此怀疑自己的幸福,幸福就幸福了,要什么自行车啊。昨天傍晚下班回家,天上下着小雨,走到小区墙外那条路上时,嗅到一股浓郁的香气——是洋葱炒肉的味道。虽然回到家里发现炒的洋葱并不在自家锅里,但满身疲惫走在雨中时,能嗅到那种味道,也就够了。更何况,虽然没有洋葱,桌子上还是有一大盘肉。肉是岳母炒的,有点糊了,她本意是炒大排的,忙着做其他家务时耽误了。我什么都没说,吃得很香,虽然,易地而处,我少不了挨一通批评,但是,有机会的时候,不批评回去,就是我的幸福。

  扔垃圾
  晚饭后的垃圾,仍然是我去扔。湿垃圾从袋子里倒进垃圾桶,空袋子扔进干垃圾桶里。现在没多少人抱怨了,只是一两周的时间,小区里的人们好像已经习惯了新的规矩。这事儿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当然,也要感谢志愿者阿姨,她们也并没有一家家的垃圾袋都打开仔细翻检。差不多就可以了,这是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我很喜欢,虽然叶子有时候会批评我活得太随意,对生活品质太没有要求。怎么说呢,很多东西,无论当时再怎么珍惜,迟早都不过是一袋儿垃圾。享受的时候当然要好好珍惜,但是,真心没必要太过在意。我是主张在乎的人和事儿越少越好,可以活得更轻松一些,可惜,很多本应扔掉的垃圾,我反而扔不掉,就像那些旧衣服一样,就那么放在衣柜里。“爸爸,我永远爱你,直到烧成灰的时候。”那天,天天突然这么对我说。“嗯,我也是,永远爱你。”我亲亲他的额头。“爸爸,我们都长生不死吧,活一亿年。”他抱着我说。“嗯,会的,我们都活一亿年。”我说。我有点后悔,当时是否应该多坚持一下,不要让天天去参加那场葬礼。

  白面膜和吃生活
  天天最近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非洲缺水,亚洲不缺水,非洲有很多沙漠,非洲多数是黑人。“非洲人要用白面膜。”他看着我说:“他们每天都要用白面膜。”面膜是用来补水的,干燥的时候要用,这个他早就知道。叶子有黑面膜和白面膜,天天特意提到白面膜,想来是希望黑人能够白一点儿吧。有时候,他的发散思维,我都有些跟不上了。中午回家吃饭时,恰看到他跟他外婆走在前面,应该是刚从幼儿园回家,他背着书包,在看社区活动中心外墙上的宣传画。“四十六个词。”他把墙上的上海话数了一遍说,然后问我:“爸爸,什么是‘吃生活’?”上海方言里,大量的词汇都没什么文化,好吧,或许各地方言都一样,不过,“吃生活”这个词,确实很有文化了,甚至,很有哲学味道。“你过来,爸爸请你吃生活。”我笑着向他招手说。他疑惑地看了看我,笑着跑开了。

  陌生人
  很开心,能够赶上他放学的辰光,哪怕仅仅是一起走了几十米路。早上我走得早,一般都是岳母送他去幼儿园。今天早上七点半,我往单位走的时候,路上遇到一个背着跟天天一样书包的小男孩。他只有一个人,低着头走路,偶尔停下,四处看看。我问了一下,他说是读中班,跟天天一样,不过,他是中二班,天天是中三。孩子自己说是姓王,他说了名字,但我没听清。至于为什么一个人去学校,我也没听清,他好像说了“家里,床上,滚下来”的字样。小区去幼儿园并不远,不到一百米的路程,但中班就一个人过去,好像还是早了点。路上车来车往,我一路陪着他,边聊边走,顺吧照顾他一下。他走得很稳,过路口的时候,也知道停下看看车。一直快走到幼儿园门口,他快跑几步冲进幼儿园,边跟门卫说着“早上好”。看着他奔跑的样子,我心里莫名地有些失落,不是因为他没跟我说再见,而是隐约觉得,他好像有点急着离开我,我,毕竟只是个陌生人罢了。

  河蚌赌徒 2019年7月11日
作者 :松鸣a 时间:2019-07-12 17:03:51
  陌生人这段读了让人有点感慨。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绿汀洲 时间:2019-07-12 18:32:36
  陌生人这儿,或许有家长背后跟着,就为锻炼孩子独立性。不过也太心大了点儿
  • 河蚌_赌徒

    举报  2019-07-13 07:32:39  评论

    @绿汀洲 嗯,没有,我仔细看了。我怀疑那孩子跟家里闹矛盾,自己跑出去上学了,从对话里听出点那意思,但是不能确定。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