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人生几何:父亲节与葬礼

楼主:河蚌_赌徒 时间:2019-06-18 09:58:32 点击:24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人生几何:父亲节与葬礼

  周日早上吃喝完毕,天天又开始开着和谐号去大阪了,这次始发站在虹桥,运送小蘑菇们去车站的还是那辆蓝色公交车,不过编号被他改为“虹桥枢纽5路”。“今天上午是10点半的轮滑课啊?”我看着叶子打印出来贴在墙上的培训课日程问道:“我们几点出发?”正洗漱的叶子不耐烦地吼道:“去什么轮滑?今天上午是专注力的课,我早就说过了。”嗯,后面半句是她的口头禅,为此我曾经还专门跟她掰扯过一番:“你说过了又怎样呢?如果说了就算,谁都得记住,那你成什么了?如果这样可以,那我也可以说,我早就说过了,让你别再给我说你早就说过了。”当然,这是吵架的时候,平时,对此我要么沉默,要么陪着笑脸解释:“哈哈,是我忘了,我记性不好,这是身体问题,你看我,我吃几年高血压药了。”当然,博同情其实没什么用,换来的多数是:“你这是态度问题,就没往心里去。”我陪笑脸的水平太臭,这也让叶子很不满意:“你什么都放在脸上,根本不会讨好人。”

  “我和妈妈陪天天去吧,你在家休息休息。”我殷勤地劝道。前两天叶子回了一趟金山,说是爷爷身体不好,回去看看。那天是我也岳母带天天去上轮滑课的,临出发前,岳母热了一个肉粽吃,结果吃午饭的时候,她拒绝点自己那份,只点了我和天天的面条。我没敢跟她说态度,她跟叶子脾气一样,那都是不容忤逆的。不过,我还是事后跟叶子汇报了,这样对身体不好,我们家也不差那三四十块钱。其实,平时我也很注意潜移默化她们娘俩,比如晚上聊天时,会说到谁谁家里人病了,去医院花了多少钱:“虽然也不见得一定生病,但吃一辈子剩菜,省下的钱,还不够去医院里住几天。”有些,她们能听进去,有些,难。最终,是叶子陪岳母带天天去的,我被留在家里。“也好,我在家包饺子吃。”我笑着说,没再坚持。陪孩子去上课要坐两辆公交车,加起来大半个小时,好在都有座。不算太累,叶子和岳母顺便可以出去散散心,也挺好。

  把我留下,不全是因为我刚从南京出差回来,更多是因为当天是父亲节,让我在家包韭菜饺子吃,算是庆祝了。其实天天早上就跑过来跟我庆祝过了,他喊着“爸爸节日快乐”,然后扑到我怀里让我抱抱。“那你们中午在外面吃好点,我在南京吃了好几顿大餐。晚上我烧饭等你们回来。”送她们出门时我这么说。“冰箱里的牛心菜都炒掉。”岳母在电梯里还在提醒。她刚才就说过这事儿,我拒绝了:“炒半个吧,那么多吃不完。”她却很坚持,理由是不都炒掉,怕剩下那半个坏了。好吧,这次我答应了她,在电梯关上的刹那。嗯,这么说好像我在电梯外面,其实并没有。我跟她们一起坐电梯出去,她们仨去坐免费班车,而我先送她们去车站,然后去超市。也算是顺路吧,更多,还是为了多陪天天走一段儿。出差两天,我有点想他。那是早上九点钟吧,有风,不算太热,天天不时甩开我的手,在小区的路上跑跑跳跳。我亦步亦趋地跟着,眼睛像雷达一样,扫视着四周,防备着可能的风险,比如车或者狗。

  韭菜饺子一口气吃了二十六个,折合半斤韭菜,小半斤肉和半斤多饺子皮儿,成本价8块钱。“你还没算油盐酱醋的钱,水电煤的钱。”这话是以前叶子说的,她就瞧不上我为省了那点儿钱沾沾自喜的小农模样。“那不能这么说。”我反驳道:“你再把我的人工钱算进去,那我这顿亏大了。”好吧,我知道我这算是强词夺理了。天知道,我明明一个人吃饺子,却也还是会想到叶子。吃过了,躺床上眯一会儿,计划两点多再去超市买菜烧晚饭。上午去超市我只买了包饺子的东西,菜留着下午买,这样更新鲜,家离超市也不远,走走对身体也好。刚躺下十来分钟吧,叶子电话就来了:“爷爷走了,我们马上回来,然后要回家。”我一下子睡意全无,下了床,却也不知道该准备些什么。按说我也应该一起回去的,只是,单位里组织旅游,我部门同事都参加了,就我留守,周一单位里还有一大摊子事儿,这又怎么走得开?

  正没个计较呢,叶子她们打车回来了。一通忙活后,大包小包拿好,准备出发。我最终还是下决心回去了,地球离了谁都照转,大不了让领导批评一通。不过,叶子却还是阻止了我:“你明天再回吧,或者不回也行,具体的等我晚上再给你打电话。”我送她们下楼,把包放进后备箱,看着叶子发动汽车远去。耳边是天天的话:“爸爸不一起回去吗?”心里有点儿难过,我知道叶子是希望我回去的,但是,家里就我一个人赚钱,她又担心我工作受影响。摇了摇头,我转身上楼背上电脑包去公司了。周日,单位空荡荡的,就我一个人。把下周的工作捋了捋,能提前做的就做了,该签字的签好,然后放到另外一个同事桌上,打电话拜托她周一帮我送到财务部。本来约好的收货,也打电话让对方延期再送。都安排好了,才给正在旅游的老板打电话汇报和请假。人家倒是很客气,这种事儿,一般人也不会卡的。假期确认了,给叶子发微信:“工作都安排好了,假也请好了,我明天一早过来。”“好的,早上9点从家里出发。”她回道:“我跟他们说你在单位陪老外,走不开。”我说:“我知道了,不会说漏。”

  早上五点起床洗漱,吃了个粽子,吃了药,然后动身去赶6点的早班车。路上没什么车,开得挺快,倒车也顺利,我大约7点半,就到了叶子家。天天正在桌子边玩手机,看到我,惊喜地说:“爸爸来了,爸爸不是不来吗?”院子那里,已经有十来号人坐着抽烟喝茶,边上是乐队在演奏。没多会,演奏停止了,天天不满地问我:“为什么上次敲鼓二十分钟,这次要一个小时呢?”我笑着说:“谁说要一个小时了?只是他们也要休息的,如果让你一直跑一直跑,你受得了吗?”他点点头,接受了对方的“偷懒”。“你几点起床的啊?这么早就到了。”一个看着眼熟的亲戚笑着问我。“五点吧。”我笑着回。自然,这又赢得了一片赞誉。叶子下楼来,看到我说:“今天你就照顾好天天就好了。”我看得出,对于我这么早到,她也是开心的。叶子跟她爷爷感情挺深,这个我能感受得到,我还记得她跑几家店去给老人买助听器。每次回家,她也都去爷爷奶奶那边坐半天。

  叶子外公外婆早就没了,爷爷奶奶倒是还在,就跟她家住隔壁。我依稀觉得,岳母跟叶子爷爷奶奶的关系不是很好,但并不确定。叶子和岳母会经常过去,岳母几乎不去。每次我跟叶子回家,爷爷奶奶从没过来一起吃饭;而爷爷奶奶那边来了客人,最多也就是岳父过去一起吃点儿。我老家不一样的,爷爷奶奶跟我家住前后院,有亲戚来了,都是一起吃,除非来的是父亲的朋友。事实上,我并没从叶子身上感受到太大的悲伤,我知道,这不是她跟爷爷感情不好,也不全是因为爷爷已经83了,而是,这种悲伤终于不是表演,它需要一段时间,才会真正从内而外地散发出来。就我个人经验,亲人离去,最开始感受到的,还不是痛,而是懵,是不敢相信不愿相信,是浑浑噩噩地忙碌着各种程序性事务,就像现在的叶子。“别太难过了,你对爷爷挺好的,以后,我们对奶奶和爸爸妈妈会更好。”我给她发了条微信说。

  没到九点,殡仪馆的车就来把人拉走了。几十号人坐大巴车跟着去,我和天天坐叶子的车跟着。说实话,我其实不想让天天回家参与这事儿的,但是叶子和岳母必须回,而我又要上班,又不可能自己在家带天天。更关键的是,既然她们想带天天回来,我也不好阻止。“天天,你今天不能大声说笑啊,这是很严肃的事儿。”在车上,叶子叮嘱孩子说。“妈妈,火葬场是什么啊?”天天问。我本来想转移话题,但叶子照直说了:“人死了,会烧掉,然后,就再也见不到了。”天天又问:“为什么要烧掉啊?”我看既然说开了,就给他说了一些关于死亡的事情:“烧掉是国家的规定。比如小头爸爸如果死了,就会烧掉,骨灰埋到墓地。大头儿子就再也见不到小头爸爸了,也没人给他买好吃的,没人陪他玩。”天天有点难过,说:“爸爸要永远活着。”不过,他很快转移注意力了,问:“乐队呢?”“他们在那辆大车上。”我回他。“你请了半天假还是一天?”叶子问我。“一天。”我说:“这种事儿,半天不像话。”

  去火葬场的路上,叶子停车买了几箱矿泉水,十来分钟后,到了。“你们留在车上吧。”叶子下车时说:“如果待会需要你过去,你就把车门都关上,车窗留条缝。”我对这个安排没异议,天不热,天天自己在车上问题也不大。当然,时间不能太长。在停车场,我们能看到火葬场大门后的那行字:“人生自古谁无死。”今天火葬场自然不止我们一家,总有三四家吧。最终也没有人过来喊我,一个多小时后,岳父捧着骨灰出来了,乐队奏乐,一群人跟着上车。叶子打开车门问我:“天天小便了吗?”我说:“没有。”叶子不满道:“你也不知道让他小便,他从早上起来还没小便呢。”“你要小便吗?”我问天天。他摇头。叶子发动车,跟上前面的大车,去墓园。开了有半个小时,到了一个很偏僻的地方,大家伙进去墓园,我和天天还是留在外面。车里有点热,我带着他下车,果然,外面比车里凉快,有风。我们爷俩先是在野地里撒尿,然后,在墓园门口的长椅上,我坐下,他倚靠在我腿上。四周一片静谧,我们都不说话,突然,天天问我:“爸爸,那个人,再也看不见了吗?”

  十几二十分钟后,大家都出来了,一起开车去吃饭。叶子还要回家去接上几个年迈的亲戚,我和天天上了大巴。下车时,大巴司机提醒大家:“东西都带上,服务结束了啊,就半天。”午饭是在路边一个小饭店吃的,开了五桌,满满的鸡鸭鱼肉,都是家常菜。叶子跟堂姐弟那边一桌,我跟天天和岳母一桌,小家伙不停嚷着要吃白斩鸡和牛蛙。我夹了点蔬菜给他,逼着他吃,结果被岳母给夹走了,还瞪了我一眼。没办法,就只好随他。天天很喜欢酒桌,拿着椰汁跟我干杯,祝福我身体健康,永远年轻。然后,他又给岳母敬酒,说:“祝奶奶身体健康,永远不死。”这话一出,桌上都静了片刻,岳母脸色都不好看了,说:“不许瞎说。”小家伙觉得有趣,还又说了一遍。我赶紧凑到他耳边说:“不许再说死这个字,奶奶会不高兴的。”他似懂非懂,但总算不说了。回家的路上,叶子说:“堂弟请丧假,还要死亡证明的。”我说:“有些单位是要的,不过那东西总归要办,拍张给人事就是了。”她又问我:“你们单位要吗?”“我就请不了丧假,要直系亲属。”我苦笑道。“爷爷奶奶不算直系亲属吗?”叶子问。“那是你爷爷啊。”我无奈道:“法律就是这么认定的。”

  留下来吃晚饭的亲戚,就只有两桌了。吃过晚饭,我独自坐公交回家,叶子她们周一下午回来。走的时候,我亲了亲天天额头,他胸前用红绳挂着一颗小狗牙,肩头衣服上则是挂着一个狗元宝,岳母并没有给他肩膀上戴黑布。我左胳膊上的黑布上,是一个大大的金色悼字,上面是“沉痛悼念”四个金色小字。一路上,没人愿意坐在我身边。早上起得太早,累了,在车上半睡半醒,又想到前阵子个税改革时,提到养老钱可以减税,当时跟叶子的对话是:“岳父母那边的钱,财务那边确认过是不能减税的,法律上规定,女婿对岳父母没有养老义务。你可得使劲儿活着,健康长寿。”叶子白了我一眼,然后开始骂这规定。对我,叶子倒是信任的,记得她曾经对我说过,当初她选我,就是因为我可靠:“哪怕我有什么事儿,至少我相信,你会照顾好我父母。”

  河蚌赌徒 2019年6月18日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6-18 21:33:23
  人死如灯灭唉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绿汀洲 时间:2019-06-22 16:52:20
  想到前阵子个税改革时,提到养老钱可以减税。
  ——
  国家这个举措还算人性化。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