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人生几何:客人

楼主:河蚌_赌徒 时间:2019-08-01 14:24:26 点击:13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人生几何:客人

  消息
  周三,吃过晚饭,去健身房的路上,看到大表姐发的微信:“在上海吗?”那是她十分钟前发给我的,当时我在刷碗,没看手机。
  “在啊,你们来上海了?”我问。
  “对,今天半夜到,昊昊来比赛。”她说:“等比赛结束,找你们聚聚哈。”
  我回她:“哈哈,好的啊。你们来我家吃晚饭,过来坐坐?或者,你给我个地址,我过去。”说着,我把地址发了过去。
  “明天早上我们商量一下,这么热的天,别让你岳母做饭了。我看看明天他老师有安排不,他后天比赛。”大姐回。
  “好的,那等你们消息,你们定地方我们过去也行。”我说完,继续去健身房。

  睡前
  从健身房回来,叶子已经洗澡,准备睡觉。
  “大表姐一家来上海了,明天晚上想跟我们吃饭。”我说。
  叶子脸上明显闪过一丝不愉,大热天的,她并不想接待客人。
  “就是上次回家,请我们吃海参的那家。”我提醒她:“人家一年来上海四五次,基本都不跟我们说的,或者回家前跟我们说一声。其实她们也不愿意麻烦我们,人家日程本来安排得满满的。我估计这次找我们吃饭,是前阵子我帮昊昊写了首诗的缘故,不是获奖了嘛。”
  “她们住哪儿?”叶子问。
  “还没定。”我说。
  “定了告诉我。”叶子说。

  中午
  到中午了,大表姐那边也没来个消息,我问:“大姐,你们在哪个区,住哪个酒店啊?”
  她给我回复了一个位置信息,说:“我们在退房呢,这儿没停车位。你现在哪儿?”
  我说:“在吃午饭。”
  大姐发了张照片给我说:“给你带了箱烧烤,你姐夫说抽空给你送去。”
  “哈哈。”我写道:“爱吃这个,谢谢啊。你们晚上住哪儿,我过去咱们找个地方吃饭。”
  大姐说:“不知道呢,你姐夫就没怎么睡,一直在查酒店,现在他去开车了,据说得半小时后回来。应该是在世博园那边。”
  “好的,等定了跟我说,我过来。”我说:“你们中午好好休息先。”
  大姐说:“好来。”

  夫妻
  聊完,恰好收到叶子微信:“晚上是怎么安排?”
  又说:“天天他自己说今天要去上轮滑课。”
  我说:“她定地方,我们过去,说世博园那边。”
  再回:“没事,我自己过去也可以的,她给我们带了一箱子烧烤。天太热,不折腾也好。”
  叶子:“你的想法呢,几点出发?”
  我说:“我估计4点从单位出发,说实话,我就想一个人过去,公交地铁过去就行了。不想折腾你们。”
  叶子:“那我们就不去了。”
  我说:“好的。”
  叶子:“你就说小孩子自己要上课,他不肯请假。课是5:30的课程。”
  我说:“好的,没事儿的,放心,这是小事。”
  叶子:“我无所谓,是你。说我们平时教育孩子不管刮风下雨都要去上课,不能随便请假,所以孩子坚持要上课,我们就要支持。”
  我说:“嗯,我们这边没事儿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孩子是我的心头肉,我不想折腾他。等我练好车,咱们想去哪儿不行。”
  叶子:“嗯,我们下午去轮滑课,晚上就在万达吃了。”
  我说:“好的。”

  约定
  下午3点20,大姐发来位置信息:“我们现在住这儿,离你近吗?”
  我回:“好的,我晚上过来,咱们找地儿吃去。”
  我把我的位置信息回给她说:“我在这儿,不算近,我六点能到。”
  大姐说:“不用急,一回问问你姐夫,让他去也行。”
  我说:“不用,我过来就行。”
  她说:“好来。”

  意外
  3点40分,我背上包要出门,被销售总监叫住了,问我刚去跟老总那边交流得怎么样。我在小会议室里大致跟他聊了聊情况,花了一刻钟。再背起包,刚下楼,出电梯,还没出门,收到西南大区经理的钉钉消息:“客户给我说我们的资料把台湾当一个国家了。”随着发过来的是一个截图,公司简介那里的一大段文字里,台湾赫然跟意大利并列。当时我就吓出一身冷汗,回他:“这就改,检查所有样本,错的全部销毁。”他回我说:“客户说的,公安的客户,我一看真是。”
  立刻跑回办公室,把下属喊来,清查所有样本和网站,却都没有发现哪儿犯了这个危险的低级错误。只好又问他:“样本和网站都没错啊,你这是哪儿来的?”
  他说:“这个是我转发的公司招聘信息,就是我朋友圈的,我转老板的。”
  我暗暗舒了口气:“哦,明白啦,那不是我们做的,是HR,她们敏感度不够,这就让她们改。”
  他说:“好的,我把微信先删了。”
  我赶紧让下属联系HR修改信息,她用的是钉钉上的公司介绍,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东西了,天知道当时那个写这东西的人脑子有什么毛病。然后,我给老板打电话,通报了这件事儿,让他也删除微信。当然,责任没有推脱,我认了,还给那位大区经理发了个红包。
  那大区经理看到红包说:“哥你不用吧?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情。”
  我回他:“那必须的。别客气,真心感谢,客气就见外了。这事儿真大了,哥们饭碗都没了。”
  他笑了说:“那我把这个红包转给那客户了,毕竟是他发现的。”
  虚惊一场,老板心情也好了,他从大区经理那里知道我给他发红包的事儿,跟我说:“你还给他发红包了?这事儿其实不怪你,那简介我都不知道哪一年放上去的了。”
  我苦笑着说:“公司简介出了问题,说是跟市场部没关系,只要当市场部经理的但凡要点脸,也不会说得出口啊。”

  晚餐
  边跟老板扯淡,边坐公交车去找大姐姐,先坐156到底,22站,再转南川线坐10站,到那儿刚好五点五十多。“我到大堂了。”我发微信给姐姐。“稍微一等,我们马上会去。”她回。我去厕所洗把脸,十分钟后,姐姐进了大堂。她,好像瘦了些。
  “去哪儿吃啊?”寒暄几句,她笑着问。
  “曹家庄吧。”我说:“就在边上,杨高南路一拐弯就到。”
  她却还是坚持开车,然后引我到门口的车上,姐夫和昊昊都在车上没下来。
  两三分钟吧,就到了,下车进店,里面人不算多,姐夫开始点菜。他一口气点了十来道菜,从红烧肉、响油鳝丝、草头圈子到烤麸,我估计他是想买单了,当然,我其实不准备让他们买单。这么多年了,他们好像每年都来上海,但从未找过我吃饭,难得一次,请吃顿饭总归是应该的。
  表姐和我都说不喝酒,姐夫还是坚持点了瓶古越龙山,我喝了大半杯,其他的他喝了。
  问起:“叶子和天天怎么没来?”
  我说:“天天要上专注力的课,小东西坐不住,好容易找到个厉害老师,一节课好几百块呢,不好请假。”看样子,他们其实也不见得很信。
  边吃边聊,我说:“姐夫,说起来我们也认识十来年了呢。”
  他说:“可不,我跟你姐结婚都十几年了。”
  我说:“是啊,我还回去参加你们婚礼了呢。”
  姐姐笑着说:“对,当时是你拍的照片。”
  她不说,我还真不记得拍照这事儿了。一说,我依稀想起了当年的情景,大家拍合影的时候,大姐坚持让我拍,说:“我表弟是香港报社的编辑,拍照可好了。”其实,我那拍照水平,自己心里有数,糊弄一下不懂的还行。
  席间,大家一起聊当年的趣事,不知不觉,一大桌子菜也消灭了大半。昊昊不正经吃饭,他就一直想玩手机。手机被没收后,他生气了,捧着小碗跑到前台那边吃了两碗葱油拌面了事儿。说起孩子教育,姐姐和姐夫也是互相埋怨,一个说对方给孩子吃太多肯德基,另一个说:“好像你带着吃少了一样。”一个埋怨说:“他到点不吃饭就是你给他零食吃多了,出来非得带那么多零食。”另一个说:“你当我愿意啊,还不是怕饿着他。你昨晚上找到地方都几点了,到酒店都晚上1点了,不幸亏我带了吃的。”
  我在边上笑着说:“跟我们家一样一样的。”他们也都笑了。
  八点半了,看都吃饱了,想着他们刚才说晚上还要去看电影,我就提意各自回家,然后拎包就赶去买单。身后,姐姐姐夫慢悠悠走过来,姐夫笑着说:“刚才买过了,说好我们请你的。”

  回家
  姐姐从他们车后备箱里拿出两个礼盒,递给我说:“老家的烧烤,里面两个猪蹄,一个烤鸡,一块猪头肉,还有这箱是南瓜。”我笑着接过来说:“好东西,我吃猪头肉,叶子最爱吃猪蹄儿了,天天吃南瓜。”挥手告别,想着人家大老远过来,给我带了东西,请我吃饭,却连我老婆孩子没见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南川线的站台就在他们酒店门口,但眼看着刚过去一班,于是打车直奔156路起点站。坐到156上,给叶子发信息:“我得10点多到家了,你们先睡。”
  她回复说:“累了你就打车回来。”
  我说:“已经在156上了,有座位。”
  十点多,车到另一个终点站,下车,十字路口那儿,有一个大姐在蹲着烧纸钱。一个圆柱形容器上面冒着火苗,边上一摞摞的,能看清是红色的纸钱。

  河蚌赌徒 2019年8月1日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9-08-02 07:21:18
  生活琐事却写得跌宕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绿汀洲 时间:2019-08-03 15:26:14
  小孩子别惯着玩手机~·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