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中华神韵(一) 《诗经》的神韵与“兴”

楼主:bf_1936 时间:2017-09-07 05:52:11 点击:13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 《诗经》的神韵与“兴”

  无形有神 形永且真——读《诗》絮语之一


  诗经的神韵在“兴”。

  诗经的六义中,比兴同质,比显而兴隐。二者共占诗经总数的三分之二。兴的含义比较复杂。《文心雕龙》说:“兴义虽阔而味长” 。郑樵说:“比为体,兴为魂”。王夫之说:兴在有意无意之间,比亦不容雕刻。都把兴说得比较玄虚,且并不全面。还是明代胡元瑞有句话颇能概括兴的含义。他在讲作诗大要时,提出了:“兴象风神”四个字。囊括了起发,意象,情绪,精神境界四方面内容。而作为诗歌里的“兴”,一是兴必有象。托事于物,物则有象。然此象并非要表达的被比之象。比如“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此象为一丢丢俊美的水鸟儿,或可笼养,或可烧烤。而在诗中,只取其关关求偶之义,引譬连类,男女和谐,其类广大。“易”云: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以体天地之撰,以通神明之德。二是兴必有风。“感发志意、“触物以起情,“怊怅述情”, 情动风生。《五行大义》引翼凤谓“风通六情”,六情,即指喜怒哀乐爱恶六种情感、情绪。 兴中必有一种特定的情感情绪在主客体间交流互动。三是兴必有神。钟嵘说:“文已尽而意有余,兴也。北宋范温即以“余”解“韵”。《朱子类语》说:凡兴者,所见在此,所得在彼,不可以事类推,不可以义理求。妙万物而不可名状。此非“神”而何?

  总之:

  兴,起发也。触物生情,诗兴大发,进入审美创作心态。

  象,意象。被比事物与作比事物一结合,如关关雎鸠,就不再是鸟类求偶,也不仅是男女求情,而升华为更广泛,更本质的意象境界,即阴阳、刚柔和谐境界。阴阳合和,乃宇宙根本之道。故毛诗序谓之文王之化,大姒之德。用姬昌夫妇挂名,而不用别对夫妇说事,仅只因为人家生了武王姬发、周公姬旦这样的好儿子,广告效应比咱那父母大一些,其实天道人理是一样的。就是要夫妻和美。违背阴阳和谐之道,就会出牛郎织女、梁祝、白蛇传、罗蜜欧与朱丽叶等大悲剧。

  风,情动风生,风通六情,凡艺、文皆以情感、情绪体验为本旨,以传情养情为指归。

  神,神韵。神韵来自哪里?即来自情与物、具象与抽象、物我、天人统一基础之上。来自人的主观体验,与物存在形式所积淀的韵味。

  这就是“兴”所包含的兴象风神全部内容。结合诗经具体作品看:







  (一)无形有神,形永且真。

  《诗经》中表现男女之情的民歌既多又好,美女如云。有这样三位很有特点。



  一是那位秋水伊人。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凄凄,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秦风•蒹葭》

  秋水凄迷,白露成霜。心中追慕的情人,你究竟在何方?在水中,还是在小岛浅滩?宛在者,似有若无也。此情此景,真也梦也?天上人间?旷男怨女,千古绝唱。只可神识而不可目睹。清代方玉润在《诗经原始》中说:《秦风.蒹葭》玩其词虽若可望不可即,味其意,实求之而不远,思之而即至者。特无心以求之则其人倜乎远矣。章培恒先生说此诗不是赋而是兴,是说得通的。只是做比、起兴物的性象,不只一物,而是春秋四时更替,草木荣悴交变,以此天象比男女之风情,传人文之风韵。



  二芳草美人。

  野有蔓草,零露溥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野有蔓草,零落浪浪。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郑风•野有蔓草》

  唐书法家张怀欢评谢眺草书时曾用此诗谓“草殊流美,薄暮川上,余霞照人,春晚林中,飞花满月”。

  以诗譬书,以书况诗。虽非薄暮,亦非春晚,然而却抓住了书与诗的余霞照人,飞花满月的流美的共同神韵。人生百年,匆匆一晤,便成千古。“日午画舫桥下过,衣香人影太匆匆”。惊鸿一瞥,芳草美人。令人不觉进入“万古长空,一朝风月”的禅境。



  三江汉游女。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周南•汉广》

  乔木不可息,梦中美女不可求。梦绕魂牵,却远隔阔水长天。不知将来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我只能默默地到郊外割回杂草,喂饱你婚车的马驹。多么真挚的情感,细密的心思,伤痛的愿望!方润玉说“汉广终篇忽迭咏江汉,觉烟水茫茫,浩渺无际,广不可泳,长更无方。唯有徘徊瞻望,长歌浩叹而已!”

  三个女孩有个共同特点,都神秘莫测,人们所见甚少。一位只知是个“那人”,没名没姓,没影没形。第二位也只见个“美目盼兮”的眼神,别的什么也不知道。第三位只知是江汉间一位游女,其它呢?都很飘忽。至于住在哪里?更是扑朔难求。第一位好象在水中央,又似乎在小岛上或是浅滩上。一个“宛”字把一切都给虚化了。第二位只是在春风野外偶然相遇而已。第三位野游在汉水之滨,乘船也找不到。三人如“蓝田玉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也”。“脱有形似,握手已违”。“离形得似,庶几斯人”。无形有神,故而形永且真。《庄子.在宥》:女神将守形,形乃长生。

  千载悠悠,实神韵之典范。

  不著一字尽得风流 ——读《诗》絮语之二



  劳动民歌。如“采蘩”、“采萍”、 “十亩之间”、《芣苢》等奠定了中国民歌的创作特点与风范。 如《芣苢》:



  采采芣苢,薄言采之。

  采采芣苢,薄言有之。

  采采芣苢,薄言掇之。

  采采芣苢,薄言捋之。

  采采芣苢,薄言袺之。

  采采芣苢,薄言襭之。



  清人方玉润说此民歌:“恍听田家妇女,三三五五,于平原旷野,风和日丽中,群歌互答,余音袅袅。”王夫之说:“采采”一诗,“意在言先,亦在言后,从容涵泳,自然生其气象”。象这种兴象风神具全的气象究竞来自哪里呢?大概有如下几方面因素。从民歌的音韵方面看,迭词、双声、迭韵的广泛应用。从音乐性看,反复重唱、回荡起伏的旋律。余韵无穷,表现了民歌的和谐美。从节奏看,四言二拍的基本节奏,既与人行走两腿交替合拍,也与人耦耕劳动一起一伏节律相合。在民歌演唱活动中,把劳动节奏舞蹈化了,变成了审美活动。此时此刻,忘记了柴米油盐酱醋茶七件事的困扰,忘记了长年劳动的辛酸,忘记了爱恨情仇的苦恼,也忘记了仁义道德的人文关怀。进入了与春风大地合一的忘我境界。从诗的词句看《芣苢》三段六句只换了六个字。然而,万取一收,只着一字却也尽得风流。惜墨如金,民歌大抵如此。为什么呢?



  1,民歌在声、在韵、在情律,而不求冗沓释义。诗言志歌永言。永言,旋律也;

  2,无拘无束,无演出任务,自由放歌。不求育人,旨在娱己。情已在心,何须赘言?

  3,平原旷野,天听、地听、神听。大道无名,大象无形,大美无迹,“悠悠空尘”。“真予不夺,强得易贫。幽人空山,过水采苹,薄言情晤,悠悠天钧”(司空图)



  这类民歌,美在简约,美在神韵,美在人,被物化在了蓝天白云春风绿野之间了。


  遗韵悠悠,千古绝唱——读《诗》絮语之三



  痛苦忧伤的人生之旅。

  1,王风中有一首《黍离》,三章章十行。选一章: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

  行迈靡靡,中心摇摇。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一位忧国伤时之士,在城外低着头慢悠悠的走着,内心忧思摇荡,如醉如噎。呼天怨人。令人闻之伤神。

  另一首写不平的《大东》,把苍天具象化,天河织女北斗南箕,呼天问星。更加凄凉慷慨。写法被称作赋而兴。也就是以景抒情。



  2,另一首小雅里面的《采薇》。六章四兴二赋。选其被称为赋的末章。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行道迟迟,载渴载饥。

  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王夫之说,被谢玄誉为诗经最佳句的“昔我”二句,是“以乐景写哀,以哀景写乐,倍增其哀乐”。关于情景交融的写作手法,他说:“关情者景,自与情相为珀芥也。情景虽有在心在物之分,而景生情,情生景,哀乐之触,荣悴之迎,互藏其宅,天情物理,可哀而可乐。用之无穷,流而不滞。穷且滞者不知尔”。此论可谓道出了“昔我”二句魅力的天机。

  “昔我往矣”“今我来思”,人也;“杨柳依依”“雨雪霏霏”,天也,物也。今昔对比,感时伤神,情也意也;风雪归人,境也,象也。柳拂雪飘,依依霏霏,韵也,人去屋空,情恸鼻酸,味也。人情柳意,实也;归不见故人,老病无依,虚也。人观景所见,形也;境感人所传,神也。形神兼具,天人同感,“得象忘言”,“得意忘象”,“穷理尽性,事绝言象”,遗韵无穷,千古绝唱。

  “杨柳依依”“零雨其蒙”。乃司空表圣所谓“规以象外得之圜中”者也。



  3,诗经中有的被称为亦赋亦兴,有的一首中各章交用赋兴,可见在诗歌的审美中,所赋之事往往不能滞于所叙之物事,而要从象外求之。方能得其神韵。还有的诗,象赋象比又象兴。就如小雅中的《鹤鸣》: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

  鱼潜在渊,或在于渚。

  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箨。

  它山之石,可以为错。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

  鱼在于渚,或潜在渊。

  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谷。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说它是比,不无道理。因为它用大量自然景象的对比来说明一个深刻的道理:对立物相辅相成,对立统一。不过说比显而兴隐,此比却不显而隐。因为它是被比事物并不出现的借喻。说它是赋也很象。鹤鸣长空,鱼翔渊渚。嘉园名树,山石良玉。它本就象一首歌颂大自然的风景诗。风景诗,见仁见智也各有其一定含意的。说它是兴,是指诗人对这幅宇宙生态相克相成图景的深邃感悟,在生活实践中体验到万事万物对立统一的根本规律。虽然尚在蒙胧的感性之中。但全诗对此人事规律,不道破一句。满纸自然景象。

  人焉在?人焉在?人在天外。所以从艺术角度看,赋、比、兴相通用,都是为了达到兴象风神的神韵境地。

  悠悠旆旌,有闻无声——读《诗》絮语之四





  《诗经》中战争及有关战争的田猎、会盟的诗。

  战争,事关人之生死、国之存亡,是件壮举。无论是雄壮还是悲壮。而保卫祖国,保卫民族,更是气壮山河之举。华夏民族历来饱受异族的侵略、威胁。唐、汉、周还能胜利地抵御一阵子。唐安史之乱以后,特别到了宋代以后,更是每况愈下。辽金半璧,元清入主,直到实现民族大融合了事。从诗经看,当时猃狁、西戎为害甚重。表现战争和与战争有关的田猎等诗中,南仲、尹吉甫、方叔等,都是威名赫赫的带兵大将军。下面选一首田猎会盟诸侯的《车攻》。据称是写周宣王中兴之事。



  我车既攻,我马既同。四牡庞庞,驾言徂东。

  田车既好,四牡孔阜。东有甫草,驾言行狩。

  之子于苗,选徒嚣嚣。建旐设旄,薄狩于敖。

  驾彼四牡,四牡奕奕。赤芾金舄,会同有绎。

  决拾既利,弓矢既调。射夫既同,助我举柴。

  四黄既驾,两骖不猗。不失其驰,舍矢如破。

  萧萧马鸣,悠悠旆旌。徒御不警,大庖不盈。

  之子于征,有闻无声。允矣君子,展也大成。



  部伍整严,气动山河。特别“萧萧马鸣,悠悠旆旌”二句,《岁寒堂诗话》谓:“出师整暇之情状,宛在目前。此谓非惟创始之为难,乃中的之为工也…诗人之工特在一时情味,固不可予设法式也”。这说的是这二句神来之笔,是来自诗人无予定法式的直觉感悟。这种生气贯注的雄浑气势,造就了千余年后大唐一代诗风。

  这种整暇情状,不是一般的景象,这是力量的象征,这是另一种战争和较量。田猎是展示兵力,餐桌上显示的是物力。 “萧萧、悠悠”的行军阵容,在这是对对方精神威慑!想主盟就得有实力,有精锐之师。存精养气,有实力才能产生勇气。气动生神,就会生出威慑人的精神力量。

  会盟是另一种战争形式。是不用攻城掠地、杀人流血,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上上之策,是政治斗争,是攻心之策。是要在谈判桌上摆平对方。“会盟天下英豪,无招胜有招”,兵不血刃而使对方臣服。这就是本诗所传达的基本内容。

  道家修练的运行模式就是这样:气生精,精生神,神生白。勇气来源于先进的武器和交通工具,有实力,才有底气。气生精,兵精粮足,谷水充盈,人马才有精神。精能生神,才会产生悠悠萧萧的神韵。守气存精,修练持久,自会到达神能生白的境界,取得战场上或谈判桌上光明显赫的巨大胜利。一个人如此,一个国家也这样。科技上不去,没实力,没底气,有时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暂时委曲求全。如当年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只有逐渐增强国力,才能在谈判桌上,及其它一些国际场合发挥举足轻重作用。对世界和平发展做出中华民族自己应有的贡献。

  “萧萧马鸣,悠悠旆旌”,如果说是本诗气韵所在的诗眼的话,那么,结尾的一句份量更重。成为打开该诗眼的钥匙,和诗歌创作的美学提示。

  “有闻无声”,无声有闻,是心里有闻,耳里无闻。千军万马行军,只闻马鸣,不闻人声,是极写其静,耳听不到吵杂声,心里感觉到严肃的军威。以静写动,这是述诸听觉。悠悠旗影,不显杂乱。这是寓忙于闲。旗影如画,这是述诸视觉。寓严整于闲暇,是更加慑人心魄的。无声处听惊雷。越是看不见摸不到的无声无形的东西,越让人害怕。呆若木鸡,比张牙舞爪的斗鸡,可怕十倍、百倍。艺术作品达到“有闻无声”、有见无形的境界,才算达到了审美的最高境界,即神韵境界。三千多年前“经典诗人”撂下这石破天惊的“有闻无声”四个字,岂不同“李老”的“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一样,令他的美学家后代瞠目咋舌!神韵藏在哪儿?藏在有无相间的模糊时与夹缝处,岂等闲可见?“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唐人气韵直接秉承于此。

  静与天语,祭神如在——读《诗》絮语之五





  对祖先神明的祭颂之歌。

  一些无限夸大颂美之词,总是伴着鼓乐歌舞祭祀活动传达出来的,歌舞者往往由尸祝巫觋担任。进入境界,人神不分,天地相通,精神陶醉,呈现迷狂状态。

  音乐、诗歌、舞蹈、绘画、雕塑、钟鼎及殿堂、庙宇建筑等艺术门类,之所以都把神韵作为自己的最高标准,可能就因为它们都来源于这同一母体:前宗教祭祀活动。故谓审美源于生活,艺术来源于宗教。

  《商颂》,据杨公骥老师考证,就是商代的颂歌,那该是颂歌乃至整个诗经中最早的作品了。其首章《那》:

  猗与那与,置我鞉鼓。奏鼓简简,衎我烈祖。

  汤孙奏假,绥我思成。鞉鼓渊渊,嘒嘒管声声。

  既和且平,依我磬声。於赫汤孙,穆穆厥声。

  庸鼓有斁,万舞有奕。我有嘉客,亦不夷怿。

  自古在昔,先民有作。温恭朝夕,执事有恪。

  顾予蒸尝,汤孙之将。



  语言有障碍,网上有现成的注释与译文,引下:

  注释:

  ⑴猗(ē)与那(nuó)与:犹“婀欤娜欤”,形容乐队美盛之貌。与,同“欤”,叹词。

  ⑵置:植,竖立。鞉(táo)鼓:一种立鼓。

  ⑶简简:象声词,鼓声。

  ⑷衎(kàn):欢乐。烈祖:有功烈的祖先。

  ⑸汤孙:商汤之孙。奏假:祭享。假,“格”的假借。

  ⑹绥:赠予,赐予。思:语助词。成:成功。

  ⑺渊渊:象声词,鼓声。

  ⑻嘒(huì)嘒:象声词,吹管的乐声。管:一种竹制吹奏乐器。

  ⑼磬:一种玉制打击乐器。

  ⑽於(wū):叹词。赫:显赫。

  ⑾穆穆:和美庄肃。

  ⑿庸:同“镛”,大钟。有斁(yì):即“斁斁”,乐声盛大貌。

  ⒀万舞:舞名。有奕:即“奕奕”,舞蹈场面盛大之貌。

  ⒁亦不夷怿(yì):意为不亦夷怿,即不是很快乐吗。夷怿,怡悦。

  ⒂作:指行止。

  ⒃执事:行事。有恪(kè):即“恪恪”,恭敬诚笃貌。

  ⒄顾:光顾。烝尝:冬祭为烝,秋祭为尝。

  ⒅将:佑助。

  译文:

  好盛美啊好繁富,在我堂上放立鼓。

  敲起鼓来响咚咚,令我祖宗多欢愉。

  商汤之孙正祭祀,赐我成功祈先祖。

  打起立鼓蓬蓬响,吹奏管乐声呜呜。

  曲调和谐音清平,磬声节乐有起伏。

  商汤之孙真显赫,音乐和美又庄肃。

  钟鼓洪亮一齐鸣,场面盛大看万舞。

  我有助祭好宾客,无不欢欣在一处。

  在那遥远的古代,先民行止有法度。

  早晚温文又恭敬,祭神祈福见诚笃。

  敬请先祖纳祭品,商汤子孙天佑助。



  这里面记录了祭祀活动场面、程序。《礼记》说:“商人尚声,臭味未成,涤荡其声,乐三阕,然后出迎牲,即此是也。”并说:“齐(斋)之日,思其居处,思其笑语,思其志意,思其所乐,思其所嗜。齐(斋)三日乃见其所为齐(斋)者。祭之日,入室嗳(僾)然必有见乎其位。周旋出户,肃然必有闻乎其容声。出户而听,忾然必有闻乎其叹息之声,此之谓思成。”苏氏(苏辙)曰:“其所见闻本非有也,生于思耳”。朱熹认为:“此二说近是。盖齐(斋)而思之,祭而如有见闻,则成此人矣”。

  苏氏与朱氏恐怕太理智些了吧?那时的当祭人未必能那样清醒的认识到“其所见闻本非有也”。因为确已浑然入境了。可能已幻听幻视到了祖先声气音容,达到自催精神变态的自我异化。类似国外所说催眠术状态。亚洲北方的萨满教中的新萨满,需要跳到神智不清、满嘴鬼话时才被族人承认。还有孙中山先生普陀山大天白日活见鬼,显然是幻视幻听。这与诗经中当祭的巫师该是同样的精神状态。

  只是到周以后,这些活动才变得,越来越理智,越来越庄肃静穆了。如《周颂.清庙》:

  於穆清庙,肃雍显相。

  济济多士,秉文之德。

  对越在天,骏奔走在庙。

  不显不承,无射于人斯。

  译文:

  啊,宗庙美好多清静,助祭恭敬又和平。

  执事整齐有威仪,文王德教谨奉行。

  报答文王在天灵,迅速奔走在庙庭。

  光大祖德继祖业,人民不厌都崇敬。



  这里已不那么迷狂,而强调恭肃清静,进入“祭礼”仪式。但“对越在天”也还是打开了一条“静与天语”的后路。通向了新的天人境界。



  注:僾:仿佛,隐约;忾:叹息。仿佛看到身影,听到叹息。形容对去世亲人的思念。
  出处:西汉•戴圣《礼记•祭义》:“僾然必有见乎其位,出户而听,忾然必有闻乎其叹息之声。”
作者 :ty_楚云婷 时间:2017-09-08 12:18:04
  顶
作者 :ty_楚云婷 时间:2017-09-08 12:18:26
  顶
作者 :深谷素兰 时间:2017-09-19 13:09:38
  惊鸿一瞥,芳草美人。诗经其实我有很多读不懂,在这里慢慢学习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