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神奇的水师

楼主:大烟王_ 时间:2020-08-23 23:22:28 点击:69 回复:1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上学读书前是一位飞将军。
  我家一直住在学校,那时也不懂得什么叫危险,特别地喜欢高来高去。学校的树、围墙、房梁上,很容易看见我的身影。那长窄的围墙我一溜烟就从这边跑到那边去了,半悬着身子可在房沿下、树尖上掏鸟窝,就是一只猫也未必见得比我灵快。大人们自然要管我,妈妈也会教育我,可我懵懂点着头,依然身手矫健。
  俗语说,玩鹰的人叫鹰啄了眼,自然会出事。一天下午,我在乒乓球台上蹦上窜下时,摔在了地上,一下便感觉身子很乏,只有悻悻地回家横在床上睡觉。
  妈妈下课回来,见我浑身脏兮兮地睡压在被子上,并一付腊黄的脸色,便知道我出事了。当她手碰到我右手时,一种钻心的疼痛传入身体。妈妈轻扶着我的手,褪开衣袖,我的前臂肿得老高,并顶尖而起,妈妈知道我手臂骨折了。
  乡下没有骨科医院,就是乡卫生院也没有骨科的,县医院自然有,但太远。早就听说乡上有位铁匠是位治骨的水师,就是那种有神秘能力的人,那是这十里八乡都知晓的。妈妈没想过别的地方,就背我过去了。
  望着铁匠铺里通红的炉火,我的感觉是要把我的手放进炉子中烧红,用锤子锻接起来,那叮当声使我恐慌。铁匠是个中年汉子,让我们进他铺里的小房间,他洗净手随后进来。我不知道铁匠长得有多高了,总之那时候看大人都是庞然大物。铁匠黑红的脸,针样的胡茬,使我心底里有股恐惧。那时记得的也就这么多的了。
  我坐在小桌前,妈妈复述了我的淘气。铁匠没有吱声,只是要来拿我的右手,我慌忙躲避。铁匠笑了起来,让我自己在妈妈的协助下把右手放到小桌上,并褪去袖子。他不动手地看了看我红肿得老高的骨折的右手,告诉说,断了一根,并且己经错开位了,因而高尖出来。
  铁匠顺手拿起小桌上的茶壶,就是那种乡里常见的圆柱形白瓷茶壶,翻开倒扣在小桌茶盘上的白瓷茶盏,往里倒了盏白水。他把水喝进嘴里,站起来对着我放在小桌上的右臂断骨处喷了出来。那水喷得很雾,喷得也很响,比我自己喷的话时间一定要长些。
  铁匠擦了擦嘴,看了看我的脸,伸过手来抓我的右臂,我还要躲,他说别怕,现在不会痛了,我信了他的话。
  铁匠拿着我的右手,顺势在我的右臂断骨处拿捏着。他的手法我忘了,当然,那时也没有想着去记它。但确实一点也不痛,看着尖顶的地方也矮了下去,手臂变得红红的。随着他的拿捏,我的心慢慢地静了下来,难过的心情也舒服了起来,妈妈说我脸色也好多了。
  时间并不长,也就十来分钟吧。铁匠扶了我的手,并把衣袖帮我弄抻,说好了。骨己接正了,手先垂着回家去,别乱动,等晚上让他小儿子送敷的药来。
  晚饭后,铁匠家来了个大男孩,他拿了一大包用纸包着的已捣烂的草药,同我妈妈交代了用它把我的右臂用药敷满,全部用完。妈妈把那不好闻的草药全敷到了我的右臂断骨处,并用纱巾包了起来。为了防止我还乱动,在我脖子上挂了条纱巾套住右臂。
  接下来的一些日子,晚饭后妈妈带我去了几次铁匠家换药。那就是一个农家小院,只是堆了些不同于别家的青草,那是他家小朋友在山坡上采来的。换药是由他家那个小哥哥来做的,只是他比较毛糙,免不得由妈妈在旁协助弄好。铁匠也只是过来看看我的手,跟大伙聊聊天。时常也有其他骨头断了的人来换药、道谢。妈妈同他们聊起来知道采药、配药、捣药都是铁匠的儿女们做了的,都是些田埂、山坡上随手采的药。药的作用只是用来固定下骨折处,神奇的是铁匠的那口水。铁匠只会弄断骨,粉碎性的也能弄,不医其他的病。他不开口问人家要钱,只是病人们自己给一些就是了,就是剁上几斤猪肉、拿上几盒点心也行。
  在我伤后的第十一天,我的手骨痊愈了,拆下了草药和带子,只发觉右前臂小了些,力气也小了些,臂上有水泡,不过几天后这右臂也跟原来一样了。但这些天倒是练就了我左手也可以拿筷子的功夫了,也省了我的不安生地瞎窜。
  我那时一直以为人的骨头断了就是这样来医治的,认为大医院的专门大夫更厉害,痊愈的时间更短。后来家搬进城里后才知道远不是那么回事,伤筋动骨一百天,好象到处都这么说。更加的是我的一些同学朋友们弄断了自己的骨头后,总是大病一样不得了。我有位同事的儿子,小脚骨折竟然又是打钢钉、做牵引。我去医院看过他儿子,整个儿绳子拉倒在床上,绑在床上几个月!
  现在随时都可以看到正骨医院的牌子,有很多都是非常有名的专业医院。也见到许多伤兵似的骨折者,没有一个不是几个月才能康复的,甚至是医疗成事故的。我有一位在大学时认识的学医学院的朋友,他父亲就是一个镇里很有名的骨科老草医,他也在跟他父亲学,毕业后在有名的专业医院专门从事正骨事业。我许多次同他谈到水师的事情,他都说那是迷信。我跟他说了我的事情,他不相信。他说就是你年龄小,好得快,也决不会只有十一天就会好的道理,人骨头的愈合时间就明摆在那里的,要不就是你根本就没有断骨过。我同他说了其他人的事及我的伤情状态,但他就是不信,还说没理由没有用夹板的,并拿出他几十年治骨的老爸来说道我,从西医、中医、草医来否定。
  我不是学医的,我知道现在的医学不会相信我的话。并且所谓的反伪科学者们一定认为我说了一个迷信的东西,并编造了这样一个谎言。
  我一直崇尚科学,一直学习着科学,一直使用着科学,也越来越茫然着科学。当我大了些时候,逐渐发现科学也只不是政治生活的一块卫生棉:柔软、清爽、防侧漏!
  科学就是一种政治,它赤裸裸地遵循着权力至上的原则。默默无闻者一钱不值,名声显赫者放屁也显学问。且不说那被烧死的哥白尼,只想下猴子变人的进化论、邮政小职员的相对论、监狱里产生的集合论……,这些也只是政治没办法时才给予的出路,更何况那些更卑微的人呢?
  政治需要科学这位婊子,科学则极力在政治面前卖弄着风骚。当政治正在强奸人们的肉体时,科学一定在强奸人们的思想。于是在政治搭建成的科学舞台上,权力便在评判真理;在权力眼前的利益便就成为伟大的科学,甚至是尖端科学;那些切实在人群里发挥它救人作用的对权力无益的便踢进了伪科学中。
  借着人们对科学的崇敬,对骗子的痛恨,有人便把它开发成商品载体,做起了生意。君不见司马南到陕西台做名主持;何作庥老得没法,也只有脱光衣裤跳起艳舞,打起中医的主意了!
  不知那位铁匠现在怎么样了,如果他明码标价,并上政府、乃至中科院去烧烧香,恐怕一项跨时代的医疗技术也就产生了!
楼主大烟王_ 时间:2020-08-23 23:58:47
  审查放出来了。
  这是很久前写的了,云婷老乡可能见过这个帖子,别笑话我。
  绿夫子千万别怼我,我害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风吹锦衣印梨花 时间:2020-08-24 06:30:33
  大烟王早上好!故事有趣!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楚云婷2015 时间:2020-08-24 09:43:08
  写得好!中医在正骨方面确实是很神奇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楚云婷2015 时间:2020-08-24 09:44:27
  爱德华·萨义德曾说过一句格言“要维持知识分子相对独立,就态度而言,业余者比专业人士更好”
作者 :楚云婷2015 时间:2020-08-24 09:45:38
  烧死的是布鲁诺,不是哥白尼。
  • 大烟王_

    举报  2020-08-24 12:43:12  评论

    @楚云婷2015 是的。以前的帖子,不想改,见证自己。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绿汀洲 时间:2020-08-24 11:00:49
  今儿老母亲还跟我聊天聊起许多草药,也不算是草药,就是常见的草而已。花卉里的鸡冠花,居然能治妇女病,常见的铁链草、车前草,都有利尿作用。

  东汉的马援有次军队士兵得了一种怪病,都尿不出尿来,马也如此,急得是热锅上的蚂蚁,后来偶见几匹老马很神奇的好了,就观察,发现几匹老马啃食路边的车前草,于是命人挖草熬汤喝,救了全军性命。自此都知道车前草这功效。

  草医一说很新奇,但很恰当。
  • 大烟王_

    举报  2020-08-24 12:40:02  评论

    @绿汀洲 草医这个称呼在我以前乡下很正常,以区别西医和中医。应该是草头郎中之意。
  • 大烟王_

    举报  2020-08-26 22:50:44  评论

    @绿汀洲 一般来说,野生动物有给自己治病的技能。过去乡下土狗会自己治病,它吃草及草根就是知道病需要这种药。有时会看到逼小狗吃草。这是本能,但人的这种本能已退化了。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20-08-24 15:06:05
  厉害
作者 :楚云婷2015 时间:2020-08-25 18:11:13
  老乡节日快乐!
作者 :小八2019 时间:2020-08-27 20:42:18
  好象第一次见楼主文字主贴。一出手就惊人啊。佩服。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