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人生几何:我以为我会在玄武湖

楼主:河蚌_赌徒 时间:2019-06-17 21:07:11 点击:21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人生几何:我以为我会在玄武湖

  叶子这次烧得卤牛肉味道还行,只是,太甜了些。“味道还行。”我边吃边应付了一句。对于我有口无心的赞美,叶子并不买账,她问天天:“妈妈烧得五香牛肉好吃吗?”天天腼腆地一笑:“有点不好吃。”其实,都不用问,小家伙把嘴巴里咀嚼了一会儿的那块,吐出来了。他就那么吐到掌心里,然后扭头看看叶子,又看看我,最后,把手冲我伸了过来。我边伸手接过便笑着说:“甜了点儿,如果给他蘸点酱油,他肯定喜欢的。”叶子白了我一眼,并没有给天天上酱油碟子。我想她是心中有数的,其实,她自己也没吃多少,就只是第一顿吃了点儿。天天算是一口没吃,岳母倒是帮衬着吃了点儿,但也有限。两斤牛肉,最后,我一个人消灭了一大半儿,耗时三四天。这东西也不算便宜,浪费了不好,至于吃进肚子里是否更不好,我选择性无视了。

  或许是我哪一天的马屁难得拍对了地方,最近叶子烧饭的热情高涨。她乐呵呵地让天天点菜,然后把小家伙的意愿变现成桌子的上的美味佳肴。应该说,这是好事儿,毕竟就厨艺而言,她是我们家当之无愧的No.1。挺好的一个氛围,却在那天晚饭后被岳母的一句话给打破了。她具体说得什么,我并没有听太清楚,大致意思是嫌“叶子烧菜太多了”。这点我早有察觉,但并没有说,毕竟,叶子是个听不得不同意见的主,为了区区饭菜的浪费吵一场注定徒劳的架,不值得。那天晚餐桌上的菜除了上上顿剩下的酱牛肉,还有红米苋、番茄炒蛋、糖醋排骨、萝卜干炒青豆、鲫鱼汤,外加一盘蒸土豆。都是不值钱的东西,只是因为我们家晚饭都吃得少,所以剩下的就显得多。再加上最近我刚给岳母说了吃剩菜得癌症的事儿,岳母就上心了,她并没意识到,叶子会跟她吵。

  坦白说,我不认为这是个争吵的好话题,因为彼此立场差异太大。叶子喜欢一次烧很多,原因很简单,她厨艺虽然好,但并不喜欢烧饭,烧一顿吃两顿甚至三顿,工作量可以大大减少,最多在第二或者三顿时给天天补上一两个新菜。烧饭,尤其是夏天烧饭,确实辛苦。但她为什么要烧呢?岳母也可以烧的。答案很简单,她吃不惯别人烧的味道。问题在于,叶子烧很多,剩不少,但是她自己几乎不吃剩菜,而是交由我和岳母吃。我心里也不爽,尤其是当我最近生病的时候,难保不会想,可能跟老吃剩菜有关,或者换句话说,哪天真得癌了,难保不对她有埋怨。但是,我不会说出来,因为不想跟她吵,她也听不进去。岳母跟我看法一致,区别在于,她是敢说的,叶子的脾气随她,都是坚信自己才是最正确的那种。

  岳母既然说了,我自然也以敲边鼓的形式对其表示了支持:“吃剩菜确实对身体不好,以后可以稍微少烧一点。”对于我们的批评,叶子自然是强势反击:“以后我不烧了行了吧?!你们根本看不到我的辛苦!”她一肚子委屈:“以后我就只管天天的菜。”我跟岳母对视一眼,笑着说:“没问题啊,你只管天天的就好,我们的自己来。”岳母并不排斥烧菜的,我也不排斥,是她觉得我们烧得不好吃罢了。看这招对我们没用,叶子又说:“我跟天天出去吃,也能吃得很好。”我看她越扯越远,回道:“我赚的钱,自己出去吃,也能吃得很好,但不是这么说的。没说你不辛苦,大热天烧饭是不容易,但是谁容易啊?妈妈每天起得最早,洗衣烧早饭,我呢?单位乱七八糟的事儿懒得回家说罢了。都互相体谅。”

  这次吵架结果依然是不了了之,唯一达成的结论是我和岳母的意见,以后晚餐剩下的菜,能倒就倒掉,对此,叶子并没表示同意。第二天早上,叶子逮着我又批评了一通,理由是:“你大便都没冲干净,太恶心了!”我记得是冲过了,我听到了水声,但是否没冲干净,却也不记得了,当时的确也没再看一眼确认一下。于是,陪着笑脸说:“以后注意。”叶子倒是也没纠缠,只是板着脸督促天天洗漱。应该说,通过叶子最近几周的训练,天天早上穿衣洗脸刷牙这些事儿基本实现了自理,速度也不慢。在教孩子这方面,叶子确实很有一手,她属于做事情很用心的那种。吃过早饭,我喊天天梳头发:“我们比比,看谁梳得好。”小家伙拿着叶子给他买的梳子,几下就前后左右梳好了。我问他:“爸爸梳头发得多少分啊?”他看了看说:“99分。”这把我高兴坏了,有史以来他给我的最高分数:“那天天呢?”“125分!”他很肯定地说。

  那是周六的早晨,叶子要带天天去上公开课,我去医院配药回来没多久,岳母跟我打了个招呼,出门了。“妈妈走了,不是回家了吧?”我微信问叶子,担心周五晚上她们娘俩吵架,把老太太气跑了。“应该不是。”叶子回答道,但我听得出,她其实也不是那么坚定。好在,两小时后,岳母回来了,她是买菜去了,只是时间久了点儿。吃过午饭,叶子和岳母略微休息会儿,我陪天天在客厅地板上开车。他用“公交车”把绰号“小蘑菇”的塑料图钉一批批转运到“和谐号”高铁上,跟我说:“这是大阪到东京的和谐号,下一站是味千拉面。”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定的,目前他最向往的旅游目的地是美国和日本,不过,前几天好像美国又要换成法国了。事实上,他都五周岁了,目前上海都没出过,我们准备秋天,一家人去趟北京。定了个日期,天天记得很清楚。

  天天记性很好,随叶子。那晚上叶子在教他玩买卖东西的游戏,顺便做加减计算题。天天如今已经会算100以内的加减法,虽然不是那么熟练,但只要给他点时间,准确率还是很高的。只是,孩子终归是孩子,有些大人认为是常识的事儿,他却萌萌地不太理解。“买的时候,便宜点儿好,卖的时候,贵点好。”这一点,叶子说了好几遍,他还半懂不懂。我在边上都忍不住说了两句,好像效果也不大。好在,最后他还是明白了。“你买西瓜花了27元,又用100元卖出去,赚了多少钱?”叶子问。“73元。”天天口算了一会儿说。“那你30元买的小汽车,卖了70元,赚了多少?”叶子又问。天天在那儿默默口算,半天没说话,叶子急了:“这个比刚才那个还简单啊,是40元。”话音刚落,天天很着急地说:“不对不对,我刚才还赚了73元呢……”这孩子是个财迷,他的钱算得清楚着呢,我跟叶子都笑了。

  天天对钱挺敏感,也很俭省。那天去培训班,路上叶子带他买雪糕吃,他特意挑了个小的,结果,比大的还贵。叶子笑着刚要告诉他比大的还贵,我赶紧转移了话题。孩子愿意俭省不是坏事儿,应该鼓励,而不能让他失望。虽然,其实,我也不是很想他变成一个很懂事的乖巧孩子,毕竟,他还是个孩子,太懂事儿了,也让人心疼。就像我家楼上邻居家的那个马上小升初小女孩,我几次遇到她独自推着一岁的弟弟下楼玩。“我推弟弟最多了,推得比爸爸妈妈都好。”她这么跟我说:“我推他去超市买东西。”“你真棒。”我笑着夸她,然后又对车上那个小家伙说:“现在姐姐照顾你,你长大后就要照顾姐姐啦,谁欺负你姐姐,你就揍他。”那小男孩自然是听不懂的,但是小姑娘听了很开心。我跟她爸爸妈妈挺熟,当然,只是面熟,经常遇到,很和气的小两口。

  这个一个普通的周末,虽然,马上就要发生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儿了。岳母跟叶子控制在常规力量范围内的吵架发生在周五晚上,那时我刚从南京出差回来。我是周四去南京的,为周五上午的一场会议做准备。在我们预订的会场里,当时南林大外国语学院正在举行毕业典礼,进出的多是青春洋溢的女学生,我站在门口,像学生家长。等她们结束后,我们才开始布置会场,忙到晚上七点多,同事们出去聚餐,我随便找了个借口溜了。自己在路边小馆子吃了六块钱八个的锅贴和辣子鸡煲仔饭,前者号称是招牌但味道很一般,后者是当天的特价,原价24的只卖18。一个人在龙蟠路汉庭房间里看叶子发来的天天的视频,电脑里放的歌是《成都》,几小时前,我以为我会在玄武湖。房间里有两张床,我穿着大裤衩躺在其中一张上,无聊的时候,就拍肚腩玩。边拍边庆幸叶子没看到,她连我抖腿都管。还是天天好,他会把头枕在我的肚子上,开心地说:“爸爸,爸爸,我是在帮你减肥吗?”

  杜撰了一首诗发在群里,一位在南京的高中同学看见了,约第二天一起吃饭。我跟他说:“下次吧,明天下午三点的火车就回去了,南京来得多,有机会的。”他没有回。

  南京的夜晚,或者,无题
  打算
  去看月亮
  到玄武湖畔
  晚饭
  吃了锅贴
  还有煲仔饭
  旅馆
  那家汉庭
  路名叫龙蟠
  南京
  听着《成都》
  拍着大肚腩
  幸好
  叶子不在
  抖腿她都管
  窗外
  诗和梦想
  没找到开关

  河蚌赌徒 2019年6月16日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6-18 21:21:41
  虽然吵架你和岳母一头她也会怪你,好人难当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6-18 21:22:18
  那算啥诗啊回车体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绿汀洲 时间:2019-06-22 16:57:58
  提到玄武湖,就想起丁默邨,若不是玄武湖一游,哪能惹得老蒋大怒。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