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雪落无声思飞扬

楼主:秋水蓼 时间:2018-01-18 18:01:20 点击:24 回复:1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场雪来,再老的心也雀然;一场大雪至,再沉的思绪也飞扬。因,雪是,天宇散落在玄冬的昙花,虽然无声而刹那,铺天盖地的气势却撩人哟。

  雪,一场如期而至的大雪,终于圆了大家的冬日梦。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性情的酒鬼,因这一场大雪,而豪情满怀。
  “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是雪下,诗人宛约的情怀。

  “安静地听,它有一种空灵而清澈的寂寞之声,悄悄的,不惊忧,却也惊忧。不惊忧的是时间,惊 忧的是心。”入了心的,岂是一种悄然地过往,就像初恋,最是羞涩,含蓄里,却孕着轰轰烈烈,时间都为之静止,雪就有这样的威力。雪小禅的《听雪》,听出了银碗里盛雪的禅意。

  “蔼蔼浮浮,瀌瀌弈弈。联翩飞洒,徘徊委积。始缘甍而冒栋,终开帘而入隙。初便娟于墀庑,末萦盈于帷席。既因方而为圭,亦遇圆而成璧。眄隰则万顷同缟,瞻山则千岩俱白。于是台如重璧,逵似连璐。庭列瑶阶,林挺琼树,皓鹤夺鲜,白鹇失素,纨袖惭冶,玉颜掩姱。”南北朝谢惠连的《雪赋》里,赋圣相如浩浩汤汤的雪,这雪“落”的,气壮山河。

  庆幸,住在一个喊作“雪窝”的海滨小城,年年冬季,皆有一场洋洋洒洒的大雪飘然而至,给这个美丽洁净的小城,披挂上了一件白色大氅,俗话说“人要俏,素来罩”,凋敝而荒凉的世界,有这一身洁白充盈,自然也是俏丽而明媚了人的心神的。

  前几日,一场“蔼蔼浮浮,瀌瀌弈弈”的大雪飘 然而至。令小城的人着实在这银装素裹的家园里,撒了个欢。微信里漫天的雪片,可与谢写《雪赋》的宏丽有的一拼,也引来四面八方,渴望雪,却迟迟不见其身影的人们艳慕的叹息。我为这叹息,也是尽了心意的。

  雪落之晨,未起便发现了异样的亮光,拉开窗帘,“隔牖风惊竹,开门雪满山”,自是一声惊呼,必是按耐 不住一颗要与雪花亲密接触的心。多大,看到这冬日的精灵,心都单纯的像个孩子。着了棉衣就奔向了漫天飞舞的雪花的世界,我是想要看看,这被雪覆盖的素默,心中,早已有了宋朝山水的留白般,素寂里却蕴含层层诗词意境的画面。

  居半山腰,出门便是山,山后是海,自是先观山景。漫天,雪如花浓风急吹落的梨花雨,乱飞乱撞的,纷纷扬扬的,气势宏大的,此时无声胜有声。只觉天地灰蒙蒙都没在了稠密的雪花里,见人,包裹人;见树,覆满枝。所以,一路走上威高阁,但只见平日的绿植,低矮处的冬青、黄杨、石楠、金叶女贞丛,无论是宽的绿叶,窄的黄叶,还是细条嫩柳的眉儿叶,此刻,都成了肥嘟嘟,胖乎乎的,可爱的娃娃手,娃娃脚;挤挤挨挨,探头探脑的,一墩一墩的,让人想起襁褓里一尘不染的婴儿面;高的树干,冬日里,都是犬牙交错的枯枝,铁的凌厉,锈的决绝,覆雪后,那真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惊艳。

  抬首是小城和北海的一道屏障--古陌岭。威高阁座落的山脊是起点,向东,和刘公岛对望,连绵的山头,一直没到东海里;这一下雪,小城居民,颇有“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的诗境了。落雪后的山,苍茫里,是焦墨渴笔渲染的立体写意画,就三色,除了花青,赭石,就是大片的留白,那白留的便是雪的气势,方寸之地亦显天地之宽。雪小禅用了一个妙词“绝艳的寂寞”:艳寂。她说,也就只有雪,才让山河岁月,有了这等凝冽绝色大铺排的气势。然也。

  风雪弥漫,威高阁上没有一个人。一场大雪,找不到小径,看不到台阶,独只见肥硕的白,我窍喜。我独享这“台如重璧,逵似连璐。庭列瑶阶,林挺琼树”的雪域,下雪不冷。我想,我的眼睛都会是白的,现在,心和雪也相融了。站在最高处,积雪没脚背,我愿站成雪里的一朵梅,老梅;老梅覆雪,苍劲韵足,还有暗香;望向山下,白雪皑皑的滨城,高低错落的楼房,白茫茫中,黑的屋脊红的影壁影影绰绰,画家粗笔勾勒的点线;东西海域,海天相接处,已浑然一色,显得小城像裹在水晶球旋转的雪花颗粒里,风烟俱静,都不见炊烟袅袅的寂静。

  一眨眼,定居在这个美丽的小城快二十年了,年年冬季,都与雪亲密接触,这是择海而居另一大收获。我的故乡,原本在冬季,也是妖娆着“长城内外,惟余茫茫;山舞银蛇,原驰蜡像”的北国风光,可这两年,不知怎么了,老天爷总是憋屈着,像个吝啬鬼,总不能痛痛快快,酣畅淋漓的来 一场;山城,干冷干冷的山风,刮的骨头缝里都寒的痛,却就是刮不下滋润这寒,滋润这痛的雪花;有时,老天爷实在憋不住了,也就是意思那么两下,甚至地皮都盖不住,压抑已久的人,刚想要狂欢,它却一阵雪粒子,后娘的心一般,戛然而止,狂欢的气息哽在了喉咙,抻着脖子,掂着脚尖,又是一场遥遥的期盼。

  这让我怀念,在故乡的冬季里,“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的深邃意境;在雪地里撒欢的野孩子,被母亲此起彼伏乳名的悠长的呼唤里,喊回到家中热汽腾腾的饭桌前,风雪夜归的是父亲;想起那,穿着棉乌拉,故意去踩雪,爱听雪的咯吱声的童年;学了鲁迅,雪后,院子里扫出一块空地,洒了谷子,撑了竹圆篓抓麻雀的无忧时光;还有,一场大雪后,同学们奔向操场,堆雪人,打雪仗,跑的热汽腾腾,活力四射的青春岁月;更是怀念,故乡大雪后的清晨,坠满冰棱的茅屋上空,氤氲的袅袅炊烟,炊烟里,有灶间熬的浓稠的米饭清香,还有母亲新摊的焦黄的玉米面煎饼的糊香……母亲,已离去在十年前落雪的季节。当然,也难忘,零五年威海那场百年罕见的大雪,让小城成了雪国,到处玉树琼枝,冰雕玉裹。领着五岁的女儿十一岁的侄儿,海上公园踏雪,孩子陷进舞池里六七十公分高的雪中,用棍子都拽不出来,孩子们乐得直接躺在棉花堆一样的雪里,小狗似地打起了滚;一眨眼,侄儿美院毕业已参加工作,女儿也上了大学了;那些场景,就像我怀念我山乡的雪中童年一样,也给他们的童年记忆里,留下了最珍贵又美好的画面。如果,冬季没有雪,那孩子们记忆里的冬天,该有多么单调和寂寞。

  雪后第二日女儿大学放寒假归来,吃过早饭便央求我和她出去玩雪。我欣然应允,随着女儿的长大,还有多少这样美好相伴的时光。和女儿本打算走向山去,却因风大而寒,而背风走向了市里。女儿一路依如小时候,滚着雪球,边滚边说到:“老妈,你还记得不,每年我都在下雪天,给你抱一个大雪球回家,放在脸盆里,化一盆水,你浇花。”当然记得,怎么不记得,看你的现在,还感觉你还是那没长大的孩子,妈妈也还没有老去,时光静止了般,在大雪面前。

  第三日,带女儿去温泉看望姥爷,姥爷的院里,覆盖了厚厚的一层雪棉被,覆雪下,还有莹莹的绿叶,那是一畦子罩在塑料棚下的香菜,油菜,香葱;窗楣上去年的罗门签,映了这雪色,才觉时光旧了,没了春节的喜庆,而让人不由慨叹,又到“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的时候了。好在,老人不老,孩子虽已成人,我们都还健壮,四季,有忧伤,也有这脆生生的日子。

  下午回走时,和住在附近的朋友,海上公园溜达了一圈,雪后的海上公园,清丽静寂了许多,除 了花坛里积雪,路已清理干净,此时的大海,退潮到了最里面。雪后初霁,空气都是透明的。恰是夕阳晚照时分,西边桔黄色挂在楼宇间的夕阳,让这东域的海,有着柔和的绸缎般的质感,半边天空渲染的灰蓝粉,让幽碧的大海,业已有了朦胧的灰粉色,在这雪的安抚下,冬日的大海,静若处子。海港长长的护堤大坝 ,像一条长龙伏在平滑如镜的海水里,让这一湾海水,一分为二,颜色也分了深重清浅,像铺了一幅着色清雅的写生油画。

  海天一色处,天与海,分别有着,粉蓝,银灰,稀释的浅黄;这边,沙滩覆雪像铺了一块白色浴布,在晚霞映照下,白里透着幽幽的蓝韵,只是夏日密挤的泳者,换作了凌寒而飞的海鸥;西边夕阳落到楼后时,东海面,便缓缓升起神秘的高雅的灰蓝色纱幕,远处的海港和高耸的楼群,因这纱幕似海市蜃楼般缥缈而梦幻;黄昏的海,宁馨而恬静;面对这黄昏的海景,人心平和而少了燥气。的确是,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小城,空气里都弥漫着清凉而温和的湿润气息,不干不燥,不孤不寂,自然而安详,这便是雪后的海,冬季的滨城。

  第四日,进了山。一帮因文字而结缘的老友,相约聚在了零六年初聚的里口山书院。十二年,还能聚到一起的,也是一路走来,心心相映的纯粹的老友了,就像雪和我们的心。雪后的里口山,让原本就像一幅长卷国画的世外桃源,更添清寒秀美的飘 逸。坐在银装素裹的旷野郊外,冰雪覆盖的河岸,裸露的青石上,想起张岱的《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唯我们几位好友,在这冰河世纪里,独钓这一山一河的幽谧,心是空的,又是满的,也算做了当下的痴心人了。

  山里多杏树,我们踏雪寻不到梅,但家家房前杏树虬枝上,都挂着红色的小灯笼,还有我们特意着的红装,这让一行摄友,拍出了一股浓浓的春节的喜庆。白色,那么衬红,白的妖娆,红的也妖娆;所以,四季,唯冬季,才有这热烈的白,还有那热烈的年吧?还不甘心,换了艳丽的太极服,在没有扫过雪的高大青石青砖灰瓦的院墙下,太极扇,太极剑,一股侠客豪情的,舞翩跹;都是雪招惹的,人到中年的我们还如此放肆。

  雪来,思飞扬;雪落,这个冬季的小城,如此诗意;雪来,催发了浪漫情浓;雪落,才有这铺天盖地绮丽无垠的白色世界;如文友白音格力一篇写雪的文章中所说的“世界太喧哗,人心太浮躁,这白是安静的力量,是充满情谊的诗句。能让人远离尘世,静思而得超然境界;能让人内在空了一空,却又觉得满了又满。”所以,一年到头 ,没有一场雪来收敛心性,怎么行?

  我在这个总被雪宠溺的小城的雪里陶醉,也为渴望一场大雪的故乡祈祷,此岸彼岸,山海之间,雪兆丰年!


  
作者 :绿汀洲 时间:2018-01-18 20:26:37
  洋洋洒洒也是一篇美文雪赋。
作者 :绿汀洲 时间:2018-01-18 20:32:52
  好心境出好散文。闺女回来恣儿的你呦,赏雪踏雪美不够。
  我这些日子陪女儿完成她的作业,成了名副其实的保姆,她画画到不出空儿,我是一会儿剥点栗子送去,一会儿削好苹果丁送去。一日三餐紧打紧的忙。
  • 秋水蓼

    举报  2018-02-04 16:55:24  评论

    @绿汀洲 孩子回来,又回归当妈的角色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绿汀洲 时间:2018-01-18 20:34:50
  还文思枯竭了呢,坐电脑前不知道说啥……内向个去……
  • 秋水蓼

    举报  2018-02-04 16:56:15  评论

    @绿汀洲 姐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一篇好的回忆杀!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深谷素兰 时间:2018-01-20 10:30:42
  “人要俏,素来罩”
  里口山书院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hao yijing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深谷素兰 时间:2018-01-20 10:33:57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威海的大雪窝哈。写的太美了令人神往
  • 秋水蓼

    举报  2018-02-04 16:58:42  评论

    @深谷素兰 呵,的确是雪窝,这三天吧,说下雪,就漫天雪花飞舞的遮天蔽日,说不下,立马,晴天丽日!实在有意思的很!环卫工人可是有事干了!一天不得闲着的扫扫扫!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丙夫s 时间:2019-03-10 17:10:40
  我有位好朋友于国卿,退休后移居威海,也十几年了。写的一笔好字。为此不肯敲键盘。
  • 松鸣a

    举报  2019-03-10 17:57:26  评论

    @丙夫s 哈哈!如果是我也会纠结,问好丙老!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