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诗文漫谈

楼主:松鸣a 时间:2017-12-28 17:29:25 点击:57 回复:1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俄国语言学家形式主义的代表人物雅各布逊对诗学的特殊贡献是这一观念:“诗性首先存在于某种具有自觉的内在关系的语言之内。”语言的诗性功能“提高符号的可感性”,吸引人注意符号的物质性,使人不把它仅仅作为交际的筹码来使用。在诗性语言中,符号与它的对象脱了节:符号与所指者的正常关系被打乱,这样就使符号作为自身有价值的对象获得了某种独立性。

  比如说李商隐《锦瑟》中的一联: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前一句本来是以明珠悲泪来象征自己怀才不遇的怨恨,后一句则是用“蓝田日暖,良玉生烟”这一为当时形容诗歌境界的习语来表达自己的才华,但吸引我们美学注意的却恰恰是诗句表面上的物质上的意思层面和精妙的遣词用句,这一层面的直接呈示与其所要表达的深层含义水乳交融在一起,就形成了诗歌极美的意境。
楼主松鸣a 时间:2017-12-28 18:32:28
  个人认为好的散文应该是情深意厚耐咀嚼,而要达到这个效果则行文必须含蓄和节制,情绪一泛滥立马就落于下乘。归有光的《项脊轩志》之所以被誉为感人至深的名篇,与他从容含蓄节制的文风有莫大关系。很多人都认为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不如他的《背影》,也是因为前者不如后者情深,而《背影》又过于伤感,情绪不够节制。柴可夫斯基的旋律天才世所罕见,但音乐界对他的评价并不是很高,就是因为他的音乐太伤感了比较滥情,不耐久听。余秋雨的缺点也是一样,缺乏含蓄节制之致,再加上文史知识错谬甚多,就更无法耐人咀嚼了。
作者 :绿汀洲 时间:2017-12-28 19:11:35
  嗯,有道理
作者 :绿汀洲 时间:2017-12-28 19:12:32
  上段儿用大白话说就好了,累得我读了三遍也没领会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深谷素兰 时间:2018-01-11 09:46:54
  有时喜欢那些华美的文字有时更喜欢那些曲折的故事。不过就诗歌散文来说故事的意义不很重要了意境更显地位
作者 :楚云婷2015 时间:2019-05-26 15:56:17
  过于强调语言的新奇、陌生化来吸引读者是浮浅的。说语言是一件旧棉袄,这种工具式的理解,是对语言本质的错误解释。我们的语言有无穷的潜力,“语言是存在的家园”,好的散文不是词语形式的创新,而是丰盈的心灵的自然流溢。其实汉语发展到今天已具有几乎无限的表达能力,何况丰富的社会生活还在不断地丰富它。文学的作用其实不应当在语言的新奇上越俎代庖,应该集中于美和思想的追求。
作者 :楚云婷2015 时间:2019-05-26 16:40:39
  文学艺术是带着镣铐的舞蹈,我说的节制和含蓄并不是主张消除人的情感和欲望,而是以此造成一种艺术文本的张力,使其能更好地孕育和增加情感的深刻度,像杜甫和李商隐诗中那沉郁顿挫的美感就得益于行文的节制和含蓄。像西方维也纳古典乐派的艺术成就要超过浪漫乐派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这个因素。
作者 :楚云婷2015 时间:2019-05-26 16:41:52
  叔本华是悲观主义者,尼采把生命的意义寄望于生命本能的冲动上,萨特在理论上否定了人生的意义,但强调个人选择的必要性,海德格尔想努力突破人生的虚无,提倡人类“诗意地栖居”,但在理论上仍是无力的。实际上人生的意义通过理论思维是无法阐明的,只能靠两种途径,一是宗教的启示,一是靠直觉的体悟(这也是文学艺术的作用)。萨特强调选择的作用是有道理的,但在现代西方,由于人们生活安逸,没有多少外界的压力,选择就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反倒是在前苏联由于政治和社会的巨大压力,选择成了生死攸关的事情,所以一些作家反而在自己的亲身体验中悟出了人生的意义,写出了真正伟大的文学作品,如布尔加科夫的《大师和玛格丽特》等。
作者 :楚云婷2015 时间:2019-05-26 16:42:40
  崇高是美学的最高范畴,真正伟大的文学作品常常能唤起人们崇高的激情,如《大师和玛格丽特》。如果崇高与优美能携手并进,也就达到了审美的极致,如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如瓦格纳的《罗恩格林》第一幕前奏曲。
作者 :楚云婷2015 时间:2019-05-26 16:43:06
  运用意识流的方法语言要尽可能明晰,但思绪的层次感一定要很丰富,这样才能营造出意识流手法那特别的意境和深邃性。法国结构主义者列维-斯特劳斯认为观察任何人类社会和文化现象,都必须首先把“结构”概念放在时空概念之上,历史的时间结构并不是连续的和历时的,更谈不上有先有后的必然顺序,而是相互间隔和断裂的。时间的结构实际上也是人类心灵运作的模式,因此,时间结构基本上是共时的,而且时间结构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个人主观精神状态的影响。所以文学中意识流的运用也主要是揭示心灵的“结构”,这样思绪层次的丰富性才能保障所呈示的心灵结构的完整性。
作者 :楚云婷2015 时间:2019-05-26 16:43:31
  西方人谈论文学艺术常从概念出发,层层演绎,其得往往在清晰和深刻;东方人则常从感觉出发,围绕目标反复逼近,其得往往在精微和丰富。如果文艺评论能结合两者之长就比较理想了。曾读过法国汉学家于连的《迂回与进入》,颇有收获。此书把中国文明作为重新思考西方古希腊传统的中介。作者要向西方人展示,与“正面”针锋相对的“迂回”——这另一种意义策略得以建立的逻辑及其特殊的有效性。一个西方学者通过对中国古代经典的解读,发现了一种并不意在本质普遍性的“记号”的话语。中国文化的暗含意义的丰富与智慧的价值由此而生:距离如何成为有效的源泉?或换言之:迂回凭借什么得以提供进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