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说音乐

楼主:绿汀洲 时间:2018-01-04 10:04:34 点击:46 回复:1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看电影《芳华》里有个镜头,赵立新扮演的政委听到有人唱《美酒加咖啡》立马搜寻谁唱的,吓得林丁丁赶紧用小手儿勾住刘峰,这个小动作暗示刘峰两人要统一口径。果然,刘峰附和着说没听见。政委怒斥了一句,什么美酒加咖啡,乱七八糟的~~~

  想起了八十年代初,改革刚开放引进了一些港台歌曲,邓丽君的这首歌就流行开来。某天父亲带回学校的报纸,我在报纸上看到有篇文章痛斥这首歌曲是靡靡之音。那时候小,不懂靡靡之音什么意思,后来知道了什么意思的时候改革狂飙席卷全国,再听这首歌哪儿算什么靡靡之音啊。

  要说的是人的思维定式、价值观的生成总会受制于时代背景和政治气候。西方国家用坚船利炮打开我们国门,用民主人权的思潮冲刷着这个禁锢了几千年人性的东方大国之时,谁也没想到人性解放自由泛滥犹如黄河决堤般波澜壮阔。这只能说事有必至理有固然,堵和疏的问题都偏离了常态。

  当初的靡靡之音今次听来不过尔尔,仅仅是一个女人的小情小调的宣泄,算不得啥。况且邓丽君在华语乐坛的贡献有目共睹,香魂一缕逐风散,青冢落于台北,引得国内外多少粉丝怀念垂泪不已。这只是另一种音乐形式——歌曲,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呈现不同的文化面貌,可见音乐的作用却不可小觑。

  我们的音乐自古就有移风易俗的作用,还要与政治、文化相亲,渗透于生活的各个层面。比如,吃饭要有音乐,祭祀有音乐,感情的抒发也要有音乐。就连孔子不想见客也会以弹琴解决,一次不经意的撩拨,贪杀老鼠,都被颜回听出来。孔子对音乐有一番精妙理论:“始作,翕如也;从之,纯如之;皦如也,绎如也;以成。”意思是音乐演奏要循序渐进,先激越醒耳,接下来纯然和谐,再下来清晰明朗,最后是袅袅不绝。从中可看出孔子的乐理知识已经非常成熟,毫不逊于今人。

  古人崇尚音乐,从孔子定六艺可看出,乐居于礼的后面,排第二位。这不仅肯定了音乐的社会作用,还肯定了音乐的艺术性。从古至今,我们的艺术和文化就没有分开过,在艺术的萌芽期间,音乐、舞蹈、诗歌三者密不可分。无论是《涂山氏妾歌》,还是其他劳动号子,先有音乐后有文字,这是中外文明史的起源研究所共同认定的结果。有了音乐,有了舞蹈,文字出现,唱而广之,诗歌就产生了。这种口头传唱的民歌,完全具备它的音乐性。因此,《琴操》曰:古琴有诗歌五首,《鹿鸣》、《伐檀》、《鹊巢》、《白驹》、《驺虞》。看,《诗经》名篇就有好几篇,所以有人认定,《诗经》是乐歌。

  这种对音乐的尊崇惯性是很久远的,人们的生活从不缺乏艺术化,连悲苦的情结都可以通过歌咏方式表达出来。古老诗歌《公无渡河》就是一个妻子对狂夫丈夫的哀唱,后被人传唱记录下来。在汉、唐文化作用下,依这个故事谱的古琴曲《箜篌引》一直流传至今。此外,古人田间劳作,旅途行走,皆可以歌咏。电视剧《三国演义》里刘备三请诸葛亮,四杰在酒肆里唱的歌,遇到诸葛亮老泰山唱的歌,遇到水镜先生之前田间农夫唱的歌,都可窥一斑。这也是这部电视剧被我誉为良心剧的原因之一。至唐代,这种风尚仍一直传承,张志和的《渔歌子》就是被人这么传唱开来的。古人唱歌的方式也很特别,按照诗歌平水韵惯例,平声字拖腔长,仄声字短而促,唱着唱着,韵律感,自然趣味一体收纳。

  再说西洋音乐。十四世纪中叶至十六世纪兴起的欧洲文化发展运动,宗教的神学地位崩塌,人权回归,文艺复兴时代到来,如井喷般,诗歌、雕塑、绘画、音乐等方面都取得了世界瞩目的成就。西方音乐无论是声乐、器乐方面在当时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音乐大师更是比比皆是。有醉心于宗教圣乐的音乐家,也有热切拥抱自由民主的音乐家。西洋音乐欣赏起来不仅热烈昂扬充溢着进取的活力,而且诠释着丰富而复杂的情感。一切沉沦、颓废、抗争等复杂多变的情感,包括向往的爱情,皆融汇于琴音飞扬。欣赏音乐的人会从音乐中寻到热切亲密的感觉,很容易找到归宿感。这是西方音乐的魅力,有它历史成因和得天独厚的音乐土壤,至今,西方音乐的高雅、丰富、仍然为世人垂青。

  即便如此,也无法否定我们的古代音乐史源远流长。而我还认为,文艺复兴的重要意义,不仅仅在于艺术的辉煌,还在于自然科学脱离了神学的桎梏,与艺术剥离开来。

  再说音乐鉴赏方面,我们也不缺大师。《左传》襄公二十九年记载,吴国公子季札访问鲁国考察周乐,鲁国太师开音乐会招待他,所唱的歌几乎都在诗三百篇之内。这时的季札才18岁,但却是个审美高手,鉴别音乐的奇才。他听了《周南》、《召南》评价是“勤而不怨”,听《邶》、《鄘》、《卫》是“忧而不困”,听《小雅》“思而不贰,怨而不言”, 听《大雅》“曲而有直体”, 听《颂》的感叹是“至矣哉”,“ 盛德之所同”。战国时期以前,是中国道家思想萌芽发展的阶段,用韩非子的话来说,是个竞于道德的社会。因此,音乐也是四平八稳,艺术水准非常高。

  除了季札,孔子也是一位鉴赏音乐的高手。孔子闻《韶》乐三月不知肉味儿,研习《文王操》不知曲名的情况下能猜出曲作者是文王。可见孔子音乐方面的造诣。师旷,古代晋国著名的音乐家,他通五音十二律。他能听出卫灵公的乐师演奏的曲子是濮水河边学来的商纣时期的亡国之音,很了不起啊。他的《清商》、《清角》被演绎得惊天地泣鬼神。“箫韶九成,凤凰来仪”, “瓠巴鼓瑟流鱼出听,伯牙鼓琴六马仰秣”,这些典故足可说明操琴者的技艺高超,可领略到那个时代“乐”的审美高度。古人讲究“道法自然”,向往高霞孤映明月独举,侣白云而友青松的逍遥,音乐表达出来个人的东西要多一些,所以,浸淫久之会便发现本土的古典音乐道家的美学更深远些。

  比如,古琴曲比较淡泊、空灵,给人以逃离出尘之感。我理解为是道家的浪漫主义思想在音乐上占得先机,使得儒家经典派在音乐艺术方面无法超越道家,即便“乐”与政治捆绑,但也不得不追随于道家的自然派。上古时期是世人无求无欲的道家时代,音乐的发展空间很大。仅从古琴演奏的曲目而言,清空、夺魄,演奏者和欣赏者可以高山流水识知音,可以六孔舒张,凌夺讨攘之心不存,可以负凌竞上,轩邈争峰之心不再。毫无疑问,这些都是属于道家的。这样的社会环境,艺术审美无疑是最佳的。只不过历史久远,道阻且长,闻听当下的西方音乐,免不了有所取舍,认为西方音乐强似我们多倍。

  说到器乐方面。中国乐器方面可取金、石、土、丝、木、竹、匏、革八种材质,哪一种都可以制作出别具一格的乐器来,古琴、古筝、编钟、竽、埙、箫鼓、笛子、琵琶等,演绎风格也各具特色,可以诠释不同的情感。单说古琴,以梧桐木为良材,阴干,取其三段之中段,叩之清浊相济,轻重相兼,送长流水中,浸七十二日,着高手匠人斫而成器。按周天三百六十一,定长为三尺六寸一分。前八后四,按四时,厚二寸,按两仪。制五弦在上,按五行金木水火土,内按五音,宫商角徵羽。据闻,尧舜时,操五弦琴,歌《南风》诗,天下大治。后来文王吊子伯邑考,添弦一根,武王伐纣,添弦一根,做文武二弦,才叫七弦琴。古琴演奏特色是八绝,清、奇、幽、雅、悲、壮、悠、长。所谓“尽美处,啸虎闻而不吼,哀猿听而不啼”。这都是古琴乐器的高妙处。

  至于西方音乐被热捧,我们的音乐给人以萎靡之感,我想大概与我们的闭关锁国,中西方文化交融比较滞后有关。毕竟人家六百多年兴盛期,整个欧洲北美洲大洋洲都是资源共享。可我们,西风东渐,输入的多,输出的少。即便输出了,满打满算可怜的几十年,也是拣眼前的京剧推送出去,兼着书法、禅宗、儒学~~~短时间哪里消化得了,久而久之,我们的自信也磨却了,好东西压箱底,居然忘记了时不时拿出来晾晒。
作者 :松鸣a 时间:2018-01-04 12:28:55
  即便如此,仅仅是文艺复兴之后的成就,远没有我们的古代音乐史源远流长。
  ---------------------------------
  先指出一个音乐史的错误。不说古希腊罗马的音乐成就,单说西方漫长的中世纪所形成的宗教音乐如格里高利圣咏和复调音乐就不逊于后来的音乐。
  • 绿汀洲

    举报  2018-01-04 13:12:43  评论

    @松鸣a 是有点儿武断。短板这一块儿你补充得很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松鸣a 时间:2018-01-04 12:48:23
  希腊从神话时代开始,就对音乐与艺术极为重视。从公元前3200至前1200年的“爱琴文化”时期,人们从当时的墓穴画里得知,那时人们的音乐生活,多是用歌唱和乐器演奏相伴的歌舞或舞蹈。人类自埃及、美索不达亚进入希腊时代后,音乐开始有了科学化的研究;而后,在公元前776年,第一届奥林匹克大会召开时,也正是希腊及其领属的小亚细亚(今土耳其)沿岸,音乐特别发达的时期。古希腊文化繁盛期,据堀内敬三《西洋音乐史》一书的记载,是从公元前650年至公元前338年之间,因此较埃及美索不达亚的极盛期为晚。当时的音乐形式种类有歌曲、歌舞和音乐剧。在乐器方面,也大都继承此一前期的古代乐器。当时,在希腊使用最广的是利拉琴(LYRA),据说著名的盲诗人荷马(HOMEROS)曾经用利拉琴伴奏,演唱他的两大叙事诗《伊里亚特》和《奥德赛》。这一时期,诗人莎孚(SAPPHO,公元前十世纪,热情奔放的女诗人)开始活跃,继而进入叙事诗的最繁盛期。此时,古希腊的音乐体裁极为丰富,有祭祀歌、饮酒歌、婚礼歌、情歌、庆贺歌,对神灵的赞美歌,对英雄的颂歌。很多是载歌载舞的。人们有这样一个观念:“年复一年地举办竞技和祭祀,我们便使得心灵有休息的可能,正如在家庭环境的常规中,我们有日常的娱乐以驱除忧闷和怠倦。”古希腊的音乐剧很繁荣,著名的悲剧作家与作品,如埃斯库罗斯(公元前525年—前456年)的悲剧《被缚的普罗米修斯》、索福克利斯(公元前496年—前406年)的《俄狄浦斯》和欧里庇得斯(公元前480年—前406年)的《伊斐姬妮在陶里德》、《伊斐姬妮在奥里德》;著名的喜剧作家与作品,如阿里斯托芬(公元前450年—前388年)的《阿卡奈人》。随着叙事诗和音乐剧的兴盛,音乐的地位日益提高,人们开始关注于音乐理论的研究。公元前4世纪,在柏拉图的《国家论》和亚里斯多德的《诗学》里,都曾论及到音乐对国家社会的重要作用以及有关艺术的一些问题。
  • 绿汀洲

    举报  2018-01-04 13:14:06  评论

    @松鸣a 咱们老祖宗丝毫不逊于他们,还有一点,咱们老祖宗把音乐神圣化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秋水蓼 时间:2018-01-04 17:08:08
  因此,当听到中西方音乐艺术的对比说不如西方音乐时,我的第一感觉是非常不认可的。如果说今不如古,这是一定的,古代的东西今人没有很好地继承,发展壮大,这已经是个遗憾。

  然也!
  • 绿汀洲

    举报  2018-01-05 12:32:10  评论

    @秋水蓼 有没有傲慢与偏见在里面,其实我很怕这样子,也许不自觉会带出来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秋水蓼 时间:2018-01-04 17:11:13
  西风东渐,输入的多,我们只顾拿来主义,自家厢只顾了吃喝,忘记了输出。即便输出了,满打满算可怜的几十年,也是拣眼面前的京剧什么的推送出去,兼着书法啊、禅宗啊、儒学啊~~~哪里要求人家都消化得了。

  这篇绿姐写的相当入心!的确如此,其实,我们现在,挖掘传扬的不只是什么儒家文化,而应是祖宗传承给我们的文化宝藏。
  • 绿汀洲

    举报  2018-01-05 12:30:38  评论

    @秋水蓼 你读书多,了解国学,性子又醇厚,我这东西一定入心 。其实这篇字也是四处漏风,抛砖引玉嘛。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松鸣a 时间:2018-01-07 20:57:35
  这篇文章谈到了中国古代音乐的许多特征,我觉得根据古代有关文献了解古人对音乐的看法是可以的,但由此去判断当时音乐的感性特征和艺术成就却要格外慎重,毕竟上古的音乐已完全湮没现在我们已听不到了。其实,我们现在还能从文献和考古资料中复原几首古希腊的音乐,但音乐史也基本上对古希腊音乐的感性特征不予置评。
作者 :深谷素兰 时间:2018-01-15 15:13:39
  音乐也是不问西东的。喜欢就喜欢没有理由。古典的现代的西方的国土的我都有喜欢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