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长沙,那些消失的书店(转载)

楼主:松鸣a 时间:2018-02-11 13:45:47 点击:22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九九六年,从甘肃回到湖南。长沙对我来说,还是一座陌生的城市,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恋人,除了同事,再没有多少熟人,高中同学,暌违四年后,大多已经疏于来往。友谊,某些时候有类似于食物一样的保鲜期,这是令人沮丧的发现。大多数时候,我只能呆在单位一个边缘部门,打打棋谱,写写旧诗,整天无所事事。
  最大的乐趣就剩下逛书店了。
  但那是经济最拮据的几年。毕业最先半年,实习工资四百元,学生时代,可以理所当然地向家中要生活费,参加工作,算自立了,再问家里要钱,成何体统!
  开始买书,是工资涨到八百元之后的事情。
  八百元对于买书来说,其实也只是杯水车薪。新书买不起,网络大V石扉客,浏阳一中的校友,那段时间过从甚密,经常和他的一位同乡——我的高中同班傅同学一起,在长沙政法学院宿舍通宵聊天。有一次他从定王台书市买回来一套刚出的三联版《金庸作品集》,意甚自得,令我艳羡了好长一阵子。
  买不起新书,只能去找旧书摊。那时候经常去师大,向中文系退休教授陶先淮女史请益。从新民路口到二里半上坡一段,有七八家旧书摊。有用三轮车推着的,有用塑料布摊在地上的,旧书的价格,大部分在两三元间。虽然不能饱餍所欲,但终于能够买得起几本。
  摊主们总要在书上做点手脚,通常是把原来的几分几毛的旧价格撕掉或者涂抹一通,大概他们觉得高于原价售卖不够理直气壮。我在一家旧书摊上曾经错失了顾颉刚先生毛笔签名的油印本,摊主索价七元,大大超过了当时的旧书行情。
  - 世界名著书店 -
  在某个阳光灿烂的周末,从火车站坐彭立珊专线到河西,在袁家岭附近,突然见到斑驳树影中的一块招牌:世界名著书店。
  好高的调子!
  但确实名下无虚,这家书店当得起如此响亮的一个名字!二十年后,还可以说,这是长沙最好的书店,尚未被超越。
  书店进深约二三十米,面积两百平米左右,各类中西经典、学术名著充架连橱,塞满天头地脚。侧屋约三四十平米,主要是艺术、考古类书籍。收银台摆放着当年风靡读书界的《读书》、《书屋》、《方法》杂志。那是我可以买得起的读物。我的《方法》杂志,大多来自世界名著书店,至今不舍得扔掉。
  侧屋边的门经常虚掩着,是经理室。很想冒昧进去拜访下这位神秘人物,表达一下敬仰之心,但终于没有勇气。只到后来,我认识了当年的老板叶哥,我们成了朋友。
  认识叶哥的时候世界名著书店已经停业了。叶哥说,书店实际是长沙城建总公司旗下的第三产业。他的妻子,是城建总公司的一把手。叶哥当年从湖南中医学院毕业后,在一家单位的医务室上班,平日没什么鸟事。每个月工资发下来,除了买足饭票,看一场电影,其他的钱全部用来买书。公司开了这家书店后,叶哥顺理成章做了经理。他说,为了疏通关系,经常去北京,带上酒鬼酒,觥筹交错之间,拿下了不少名社的湖南独家代理权。当时湖南的文化名流,皆以一识韩荆州为幸。我说,幸好那时候没冒冒失失地闯进你的办公室。他笑了,说,何光岳(已故湖南第一藏书家)当年来找我打折,都被拒绝了呢。
  叶哥由于某些原因,离开了世界名著书店。接任的经理是一位据说北大毕业的中年人,姓刘。经常到窑岭逛旧书店,买书不太利爽。书店很快衰落,后来几次去,书籍更新已经很慢了。在河西开过一家分店,位置大概在今日师大到湖大那段的麓山南路上,凤凰山下,大学新华书店旁边。营业时间不长就停业了。
  叶哥曾经是这家长沙最好书店的灵魂。他对书有近乎狂热的挚爱,阅读驳杂,兴趣广泛,对西方哲学、中国古籍、美术、建筑、古典音乐皆有涉猎。做一家书店,他的气质、才情、学识都很适合。后来,我们经常在一起没完没了的抽烟,他吸一口烟,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人到中年万事休。”这时候,书店的没落,已经势所必然。我们还聊过很多话题,不能细表。世界名著书店何时停业,我也忘了。
  在世界名著书店买的书,我记忆所及,有一本岳麓书社初版的《晚清七十年》。
  - 三家村书店 -
  离世界名著书店不远,省政府大门对面的迎宾路口,开过一家三家村书店。书店有三位合伙人。其中一位,是原电台名主播罗刚。除了卖书,还兼营画廊、茶室,茶室设在地下室。我去过一次,没买过书。书店应该没办多久就停业了。茶室被别人盘下来,又经营了很多年。
  我那时候在火车站附近的邮局上班。下班之后,逛得比较多的,还是附近的几家书店。
  - 商场里的书店 -
  晓园大楼对面的新兴百货大楼,进门就有一间小书屋,几平米。大多是当时流行的书刊。我经常在那里打书钉,绝对没有买过他家一本书!哦,不!有一次,单位在这家商场买东西,摇号兑奖,居然让我抽中了近百元的兑奖劵。领导说,拿去买书!这大概是唯一一次。
  商场二楼还有一家书店。这家店好奇怪,有相当一部分是浙江古籍出版社的图书,不知道老板和浙古有什么渊源。柜子里还摆了不少新印线装,我在这里买过一本《金圣叹评点唐诗六百首》。这两家书店也随着商场的没落很快关闭了。
  〓弘道前身
  单位对面的友谊阿波罗商场三楼,或者四楼吧,弘道书店原来开过一家书店,印象中是“弘道人文书店”。书籍整体质量不错,兼营简餐。中午到商场吃饭,饭后翻翻书。店长是一位年轻女子,我们聊过一两次,她拿了店里的顾客留言簿让我写,我写了很长一段话,提了一些自以为是的意见,内容忘了。她如获至宝,说要拿给领导看。有一天,再到楼上吃饭,书店撤走了。
  弘道书店在河西通程商场的广场上开过一家书店,去过一两次,没有太深的印象。弘道应该还在很多商场开过书店,但我没有去过。
  〓北斗书店
  开在商场里面的书店。印象最深的还是开福区北斗星商场四楼的那家 “北斗书店”。面积很大,几乎占了整整一层。店中设有阅读区,但自从建成了诡异莫测的波隆立交桥之后,这家商场便一蹶不振,如今已彻底沦为烂尾楼。我最后一次去,书店正在处理销售,中华书局等名社书籍全部四折出售。那时候,这种折扣足以让爱书人意乱神迷心惊肉跳。我现在就住在这栋烂尾楼附近的小区,自封伍家岭一户侯、芙蓉北路巡阅使。每天都要从此经过,有时候会想,这家书店店主,现在在做什么呢?
  - 新华书店 -
  新华系统下的书店,很多年不去了。五一路原来蝴蝶大厦旁的那家新华书店,九十年代末期,顾客可真多,现在那里开了第一家阅读花园,听过一次讲座。黄兴路新华书店,去过几次,也是人山人海,自从修建步行街之后,书店没了,原来旁边的邮局也被征收了。
  - 长沙古旧书店 -
  蔡锷北路,如今宝南街手机市场附近的外文书店,以前有些好书,但大多数是读不懂的外文书。朝北走几百米,过了水风井十字路口,就到了长沙古旧书店。这家书店可真好!几乎全是我喜欢的书籍。除了书法一类略去不看之外,每个书架都足能让人流连忘返。
  沈从文那本《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八开巨册,放在玻璃柜中,没有勇气让店员取出来看看,因为价格必定贵得吓人。巴蜀书社的蒙文通著作,看看价格,也只能放下。店里的员工,是几位中年妇女和一个貌似智商着急的胖男生,中年妇女们嗑着瓜子聊天,胖男生收银,没人搭理你。这倒好,掩盖了像我这种书客囊中羞涩的尴尬。
  古旧书店的旧书,和新书隔开,也有不小的区域。但大多数时间乏善可陈。不过也有捡漏的时候,有一次,我用每本八元的价格买到了数十本上海书店出版的《四部备要》精装影印本,心里乐开了花。还有一次,竟然遇到了一位藏家处理的书籍,多为八九十年代的平装古籍,触手如新,中华绿皮本的二十四史,竟然有精装一套。我的天!这在当年得多有钱才能买这套精装书。店员说,你来晚了,大部分书已经卖走了。我几乎欲哭无泪!
  后来,认识了古旧书店的黄经理。他说,那位藏家姓刘。不知道家里出了什么变故,突然处理了全部藏书。这批书,他们优先了一两家大学图书馆选购,拾遗补缺。因为书店和这几家图书馆有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在旧书区,长期淘不到好书!过了几年,听说因为房租飙升,书店搬到了袁家岭长沙市新华书店夹层,后来去过两次,旧书更无所足观了。这些年,再没有去过,也没有兴趣知道书店还在不在。
  原古旧书店的对面,是湖南一师二附小。旁边有一家华南小吃店,绿豆沙味道,长沙第一!
  - 黄泥街和定王台书市 -

  开福区地面上,当年还有著名的黄泥街书市。余生也晚,未能躬逢其盛。只在毕业回来那年,由一位姑娘,带着我去逛过一次,当街全是平房,卖童书和教辅资料的占其大半,留下印象的只有一家长沙书局。姑娘说,这里是全国四大书市之一。那位姑娘,不久后移民澳洲,再后来,听到不幸的消息,她在抑郁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始终记得,第一次见面,在她家中,整整一下午,兴高采烈的聊天。她的母亲,一边洗菜,微笑着,慈爱地望着我们。
  还是这位平时看上去很乐观的姑娘,第一次带我来逛定王台书市。二楼有一家门面,可能是盘下了花城出版社的一批库存,全部在三折售卖,门庭如市,付账的人得排队。其实我看,并没有什么好书!但那个年代,特价书市场尚未大昌,折扣太惊人了!我买过一本《程氏墨苑》。
  后来,三楼还是四楼,开了一家规模宏大的万卷书店,几乎要和位于四楼的弘道旗舰店分庭抗礼。折扣也低,多在三折左右。开这么一家大型的特价书超市,品种选择是个难题,难免良莠不齐。书店后来搬到省人民医院附近,距定王台书市百余米远的门店,面积还是很宽敞。没有坚持多长时间,也关了。
  书市二楼,还有一家名为“风景旅游书店”的店铺。为什么取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呢?因为店里所售的书籍,和旅游毫不相关,而大多是商务、三联、上古等名社的人文社科书籍。在这里买书有过相当不愉快的体验,店主雇的一位中年女人,脾气差得很!后来认识了店主老游,人却很好,我们还在店中手谈过几局。这家店,最近几年才关闭。但很多长沙的老读书人,都还记得,也经常提起。
  定王台附近,现在的五一路和芙蓉路立交桥旁,东方男科医院附近,有家书店在这里短暂栖身。店铺不小,但很凌乱。主要以售特价为主,三折!有不少好书,我偶尔去逛,也买过一些。不知道何时,突然关了。
  原巨洲酒店对面,建湘路通五一路路口的一家书店,忘其名,大概是“星X书店”。那时候建湘路还很热闹,很多公交车从此经过,书店虽然不大,但容量不小。钱锺书先生的著作和美女模特写真集并排放着,钱老因此大受冷落。经常听到那位女老板在抱怨:总有顾客拿着人体摄影集翻来翻去,又不买!
  印象中,我在这家书店见过风流倜傥的省内名诗人——远人先生几次。但我担保,他绝对不是女老板抱怨的对象。
  在定王台书市建湘路大门朝右,大概是现在后屋咖啡馆楼上,原来开过一家慈鸟书屋。店主和我同姓。他最先似乎是在湖南经济学院附近开书店,书友许光经常提起这家书店,看来他大学时没少在这家书店买书。
  这位黎龙先生,个子不高,人很精明,偶尔到我店中来买几本书,很会挑。定王台这家慈鸟书屋,我也去过一两次,选书品质很不错,但也似乎没有维持太久。前些日子和许光聊天,他说:那时候,还不适合把书店开在二楼。
  什么时候合适呢?
  除了定王台书市,当年的韶山中路,以省图书馆为中心,也是书店集中区。最知名的大概是元丰书店。
  书店最先开在湖南省图书馆大门南侧十平米,书满为患,几乎无容身之地。老板是位高大微胖的男子,姓李。选书相当有品位,在读书人中口碑不错。他有两位兄弟,都在定王台书市做书。后来都有交道,为人皆谦逊有礼,有古君子之风。

  省图书馆拆除当街门面,听说元丰搬到对面维一星城地下室。再后来,又搬到维一星城往南百余米的当街门面,算是重见天日了。门面位置很好,前有小院,书店虽不宽敞,却安排得雅致。但书业生态环境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据说老板兴趣已经转移到古董方面。书店前些年关停,现在变成了私家菜馆。旁边是一家颇有风情的“花时间”咖啡馆。
  省大剧院一楼大厅的时尚书苑,面积不大,但空间安排合理,容量不小。我很少去那边,只有一次,去沁和会馆做一期读书会,顺便买了本张光直的《青铜时代》,算是纪念。停业是最近两年的事。
  窑岭十字路口附近,韶山中路易夜宾馆旁边,原来也有两家书店。一忘其名,另外一家,似乎是名为“国风书店”的。我最先办书店,书架就是从这家买下来的,他们正好要停业。
  - 以书会友 -

  湖南省图书馆内,原来有一家大名鼎鼎的广通书局。书局最先开在定王台,店主张国强,蓄一部络腮胡子,但面相并不凶悍,是位老实敦厚的年轻人,年稍长于我。皮肤黝黑,一看就是农家子弟出身。他是益阳人,听说原来在龙之脊图书公司做业务员,非常勤奋努力,后来便自己单干了。九十年代,益阳人(似乎又以沅江人居多)占了黄泥街和定王台书市的半边天。传统行业大多如此,一人发家,带着亲戚朋友乡邻出来共同致富。在长沙,据说经营小超市的多为南县人,经营水果店的多为湘乡人,开收购站的多是湘阴人。
  我们习惯称他为张总。他的广通书局,主营特价库存图书,发展迅速,很快在雅礼中学附近开了家数百平米的店铺。一楼门脸分隔开来,一块做饮食,就在学校附近嘛!一块做书,二楼面积也不小。长沙的爱书人,当年大概都知道广通书局,已故原环境保护报的老编辑萧金鉴先生,是书局的常客兼顾问,经常选了一堆放在店里,慢慢拿回家,说:怕婆婆子骂人。
  张总进书,几乎是每种来二十本。量则足矣,却不免泥沙俱下。好书很快卖完了,剩下那些卖不出去的书,长期堆在架子上。这些滞销书籍,成了鸡肋。有一次,曾经和张总一起去南昌进书(南昌曾经是全国特价图书集散地之一),那些供货书商皆待其为上宾。不奇怪,一位选书不怎么东挑西拣的客户,谁不喜欢呢。
  雅礼中学的门面大幅涨价。广通搬到省图书馆一楼大厅左侧,店铺还足有数百平米。但没有了饮食这块业务奉有余以补不足,加上地州市书店需求量急剧下降,主营的批发业务大幅萎缩,路便越走越窄了。书店停业后的几年,还偶尔能在定王台书市见到张总,聊几句天。
  张总是位朴实的好人。
  交往比较密切的同行,还有古今书局的老板陈建明。陈总开过很多家店。他说,早年,在北区(忘其地)一家门面前摆个书摊儿,生意好得不得了,只要有字的玩意儿,都能卖!后来,在兴汉门路口开了一家店,主售特价书籍。不久,又在芙蓉路拐解放西路的路口开了一家店,有段时间,好像还在曙光路开过一家。但经营时间都不长。他似乎特别善于找门面,骑着摩托车四处逛,终于找到了一块风水宝地,在袁家岭新华书店旁边。和新华书店相比,古今的书,折扣太有优势了,前期生意很红火。陈总进书,只管好卖与否,余不论焉。前几年,书局才停业,时势使然,非战之罪也。
  经常和陈总聊天。他说,编辑某某,讨卵嫌,真想揍他!我说,没错!
  他又说,到青山书店去逛逛,老板板着脸,说,以后别来了,什么人嘛!我笑,你去干嘛!

  青山旧书店简直是一段长沙书界的传奇。当年风头之健,一时无两。老板贺俊,但大家都习惯叫他贺青山,怀化人。其人早年经营旧书事迹,流传着各种版本。我们认识时,他已经在窑岭开了家旧书店。为人极勤奋,骑一辆破单车,四处收书,后来买了一台旧的老年摩托,还请了老家的一位侄子来帮忙。每天中午或者傍晚,都有很多的书客在店门前翘首以待,等他收书归来,抢夺第一批鲜货。
  那几年,闲暇之余,最大的乐趣就是往窑岭跑,在他的店里,陆续买了很多旧书。
  我说,你有什么好旧书,拿出来看看。
  他嘿嘿地笑,说了一句话,让我心凉了半天:你,出价不起!
  后来买书越来越多。老贺会来一个电话:来看看,有你喜欢的。
  多年店小二成了精。他真能知道某某喜欢什么书,虽不中亦不远矣。每次接电话跑去,总有些收获,价格合理,无需讨价还价。后来,他把隔壁的门面也盘下,用来放刚刚收到的省顾委图书室剔除的旧书,装了整整一屋子。

  有一天,他说,你想不想开书店。我说,当然想。他说,我把这家店转给你吧,我已经决定了,去北京做书,这里,就交给你们,我不会再在长沙开书店。你看,这么多顾客,无形资产啊!
  大舅子正好赋闲在家。我们俩盘下了这间店,花了六万,当时是笔巨款。我继续上班,大舅子经营书店。有些老顾客私下说,这栋楼要拆了,你们不知道吗?
  大概仅止是谣传,楼终于没拆。不过在两三个月内,老贺又在八一路省军区旁边开了一家两层楼的“青山书店”。我去闲逛,他说,北京没去成,老婆死活反对。我说,哦!
  期间,他侄子辞职了,又招了一位帮工,就是后来麓山旧书店店主小左。省军区那家店开了不久,整顿门面,书店搬到南海宾馆附近,我再没有去过。那家店也做得不久,又搬到省文联旁,现在湘岳书店的门面,开了家分店,在长城宾馆附近。
  两家店隔得不远。老贺终于还是去北京了,距第一次和我说要离开长沙,隔了大概十年之久。前几年,还是在长城宾馆附近,开了家店,没多久便无声无息地关掉了。
  窑岭十字路口往北走一两百米,有一家书店,忘其名。老板姓蒋,最初应该是在袁家岭新华书店裙楼附近租了家小门面,那里人流量很大。老蒋大有阮嗣宗的风范,总是白眼看人,一幅全世界只有他读书、其他人全是文盲的模样。也只能由着他了,那时候我还没开书店,毕竟,他的书比我多了去了。
  他的店后来关了,但还买书,绝不还价,买完就走,还是一幅谁都不理的派头。他后来找我,说要处理了家中的一批藏书。我去看了,好书不多。我买走了数十本精装网格本。
  全部是精华!
  展览馆路新闻出版局宿舍楼下,曾有一间“一得书屋”,门面很小,老板段炼。在孔网上开了一家店,后来书积累多了,便开起实体店来。主营特价书,也卖旧书。在出版局附近开店,总能收到一些旧书网很火的湘版旧籍,和钟叔河先生也有交道。后来听他说,门面涨价,得搬走,一得书屋开到前面说过的三家村书店附近。好像很快便停业了。
  河东,还有很多家旧书店。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焉。有段时间,我住在丝茅冲,德雅路铁路桥下,突然开起了一家旧书店,额曰:桥头书店。老板是位朴实的中年人。我说我也做书,他更加客气了。选几本旧书,也不贵。不足一年吧,转让给了一位年轻人。新店主喜欢玩点小聪明,旧书从不标价。问他价格,他反问一句,你出多少?这种旧书交易相当不愉快,因为无论你开出多么合理的价格,他总不会满足,说太便宜。有次搞得我有点火了,把书放下,拂袖而去,从此再没有进过这家店——实际上,店里也没有几本像样的旧书。
  某天,我从桥下经过,发现招牌换了。倒是省事:桥头书店,把“书”字一换,直接变成了桥头“菜”店。转型真快!
  湘雅路上,原湘雅医院大门至湘江中段,有一家旧书店,大多是从书市进的盗版,掺和着一些老板从废品收购站选来的旧书,无所足观。荷花池小巷子里,也有过一家旧书店,从没淘到过一本书。倒是在广物大厦所在的那条小巷子,似乎是姐妹俩开的一家旧书店,淘到过几本不错的书。
  人民东路铁路桥下的旧书店,在那里买到过一些中华书局绿皮本的二十四史零本,这些店,开的时间都不长,大多不足一年便关张了。杨家山立交桥下,也有过几家旧书店,有个郴州人,姓曾,以前在窑岭挨着老贺的店开了一家,后来搬到侯家塘,雇了自家侄子守店,不知道从哪里收购到一批港台版的古典名著,价格标得不便宜。最后落户杨家山立交桥下,维持了一段时间。他是长沙资格最老的旧书经营者之一。老贺曾对我说:收书,余子碌碌,不足道也。只有老曾,还真是个对手。
  因为此处省略五百字的某缘故,老曾离开了长沙。我在定王台见过他,只要便宜的处理书,说,郴州卖书,价格不上去,只能这样了。后来,便不知所踪了。
  有几年,我老去湖南民政学院找朋友玩。从韶山南路至民政学院一段,有家门面没有挂招牌。老板是位戴眼镜的年轻人,从附近收点旧书卖卖,主业修理单车。每次到民政学院,一定要先去这家店逛逛,颇找到过几本好书。
  原长沙交通学院附近,有几家旧书店。但大多以售卖旧教材为主。青山书店在这里开过一家分店,后来转让给七窍生烟了。七窍生烟,网名也,据说是位诗人。铁道学院大门附近,青山书店也经营过一家分店,最终也转让了吧。
  - 河西书店小观 -

  河西的书店,先举其荦荦大者。
  在四医院旁边,原来开过一家金卷书店,数百平米,主营文史学术图书,我在那里看到过《钱牧斋全集》。旁边还有一家小书店,主要卖一些湘版库存书,兼营水果。现在一套难求的《湘绮楼日记》,在这家店,售五元一册,尚少人问津。沿麓山路往南,过新民路口,步行数十米,有家书店,卖点教材,偶尔有些旧书和工具书。到了晚上,老板拿张塑料布一摊,就在人行道上做起生意来。还别说,一晚上能卖个一两百。至二里半上坡处,折而向左,入一居民小区。有家商周书店,老板宁乡人,姓周。我在他那里买过丁玲的手稿。
  走过二里半小坡,左侧有一土岗,岗上三株樟树,亭亭如盖。有家旧书店,因地取名,即称之为三棵树书店。主售旧教材,曾以极廉的价格买下很多外文原版书。再往前走数十步,入一小巷,商周店主的一位亲戚,曾经开过一家旧书店,书不多,经营时间也很短。
  师大体育馆对面,堕落街口往西数十步,述古曾经开过一家分店,不足一年,即停业。走之前,作了数首七绝,中有两句:“学士联翩来问讯,纷纷只为教科书”,从此立誓不在高校附近开书店。不过在那里,我认识了就读于师大历史系的好朋友谢阳,我们一起干过很多荒唐事,那时候,我还年轻。
  师大至善楼附近,有一栋二层楼,二楼有百十平米。一位师大的女教师,冒冒失失开了知了书店。应该是一至两年,就停业了。我去逛过,心想,亡无日矣。
  这和女教师的选书眼光无关。

  原省计算机专科学校、师大附中、天马公寓附近,有多家旧书店,但大多以售旧教材为主,平日关注不多。可称道的是麓山旧书店和红富书店。麓山旧书店的小左,宁乡人,和红富书店的老板卢哥是亲戚。两家都能弄到一些湘版库存,小左尤其勤奋,经常能收到一些好旧书。红富书店似乎是去年撤走,从此专营网店。

  前两天,刚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听说,麓山旧书店也清空了。

  本文作者是长沙述古书店的创办人黎锟。
作者 :绿汀洲 时间:2018-02-12 17:41:14
  同感!
  纸媒时代渐行渐远了。
作者 :秋水蓼 时间:2018-02-13 21:45:13
  还是怀念那大老远去书店的时光!
作者 :深谷素兰 时间:2018-03-11 12:47:08
  我三八节逛书店 。发现衡山书店新加了。大型的有五家了。当然新华书店还是老大
作者 :深谷素兰 时间:2018-03-11 12:49:18
  城南两家,城北一家,城西两家。规模大的楼上楼下。除了新华书店,其余的是民营。文宇书城开了两家
作者 :深谷素兰 时间:2018-03-31 13:00:11
  原来在长沙芙蓉路有家书店很大我进修时休假可以在里面待一整天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