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那年,那月,那些人,那些事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08-03 08:44:19 点击:216 回复:5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关键词:运气来了挡不住,气死人不偿命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08-03 08:44:40
  那年,那月,那些人,那些事

  邢卫华

  (一)

  说起上山下乡,九哥是第一批大红榜上的第一名,我是第三批大红榜上的第一名。若按科考的规矩,九哥应该是状元,我应该是榜眼了。但我俩的反应却完全相反,九哥是一把撕了大红榜,坐楼前台阶上破口大骂过河拆桥什么的,军宣队、工宣队的人,站他旁边看天看地看周围,不让其他人靠近。后来还是把他母亲找来,才把他拉回家去。这要在先前,杀头都不新鲜。
  我呢,始终没去看榜,是别人告诉我的。

  我从懂事时起,就住幼儿园,上学就住校,习惯了集体生活,对这个根本不在乎。如果能去兵团,就更好了。当然,去是肯定不愿去。所以,十多天没接到走的通知,我就去天津找同学玩去了。回来后,很多人都走了,问问院里人,也没听说有谁给我送通知来。就纳闷儿,去学校问。革委会主任说不知道,副主任是老校长,说没通知就等着呗,别人还巴不得越晚越好呢,你着的什么急呢?就在家等,三个月后,就有个不认识的人上门送通知,说明天去船厂检查身体。问他怎么回事?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就叫运气来了挡不住!
  也叫气死人不偿命……
  还有更好的事呢。

  检查完身体,第一件事就是找食堂,买饭票。
  转天早起刚买完饭坐下,眼前忽然一亮——飘飘如仙,绰绰如荷;面如凝脂,长发如墨;苗条如柳,个如模特,就禁不住心中一动……

  她买完饭,就站在我前面的那张空桌子旁,正好从侧面看到她挺直的鼻梁,长长的睫毛,薄厚适度的嘴唇轻抿着,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那不露齿的轻嚼,显得那样的文文静静,正是我心中理想的那样。虽然,那时我也说不清心中理想的是什么样。但看见她,就一下有了标准。说实话,看惯了学校女生们的风风火火下九州的样子,乍一看这样的异性,怎能不心动?匆匆吃完,就坐那等她。她是从侧门走的,我悄悄跟在后面。她出门向右转,面向大海,进了四排红砖大瓦房连体车间的最后一排。我走到门那向里看,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因为,连体厂房中间的有天窗,光线反而好,可这靠边的只一边有窗,就显得特别暗。一打听,原来这是轮机车间,里面都是船钳和车工这样的技术工种。

  就想,日后若能分到这里就好了!
  后来,还就真的分进了这个车间。

  我以为当时只是我看她,她没看见我。可她说一进食堂,就看见我了。
  只是真的面对面接触下去,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她哪点不对劲,少了点什么?
  就开始冷下来……

  上当了吧?
  这篇文字不是说她滴,是说下面这位滴。

  (二)

  真风流的,是我们车间的工段长、团支部书记。
  他是大连市红代会三巨头之一,大连海运学院的大学生。待人接物,那水平,真不是吹的。但人们津津乐道的,却是他的昨夜星辰昨夜风……

  他分到船厂没俩月,就从大连追来了一个小女兵,肤如凝脂,娇小窈窕,闭月羞花。是个通讯兵,是到海运学院支左的。在大家的议论声中,两人很快去厂部开介绍信,登记结婚了。然后,小女兵就回了大连,很快就复员到船厂来了。据说,还有两个,也都想来。但这个怀孕了,那两个就只好发扬风格,送战友,登征程了……

  在我分进车间三个月后,他忽然被大连来的专案组带走了,说是他指挥的数场武斗中,有三条人命需要他负责。人们都说他回不来了,可又是三个来月后,他回来了。
  就问他怎么回事?
  他说确实在他指挥的几次武斗中死了三个人,但也确实跟他没关系,属于报私仇,趁乱打死的……

  (三)

  那年月的新闻时事,除了听广播,就是看电影正片前的纪录片《新闻简报》。其中,有不少记录中国武术表演的片段。不知道的人,一定以为那个时代对武术很支持。其实,不仅不支持,还强力打击。谁敢在公园等地方练那个,就会被群众专政指挥部的人带走。不说你练武术不对,就是问你练那个干什么?这怎么回答?你爱怎么回答怎么回答,反正你说什么,都会找到话把训你一通。最后就没人敢公开练这个了,都是在自家院里教徒弟。虽然,这些门派的老师傅们,每年都会被邀请参加晚会活动或体育表演,可就是不准你私下在公开场合弄这个。

  大连文革初期武斗是很历害的,真枪真炮,死人真的不算个事。想见对这练武术的,该是个什么样儿。不仅不让公开练,还去家里抓人。也不是都抓,就是红卫兵看谁不服气,不顺眼,就抓谁。

  有个四十来岁的人,功夫很好,就很不服气,一群红卫兵就去抓他。这人住在厂宿舍的二楼,红卫兵探到他刚下班,正在宿舍中,就冲上去。踹开门一看,他正躺在对面窗下的床上,两手抱在胸前,一腿曲着,一腿搭在上面,脚丫来回乱动,似笑不笑的斜眼看着红卫兵。红卫兵就扑上去,就在手刚挨到他身子时,他一崩劲,身子一下就平空飞起来——就那样抱着膀子,架着二郎腿,晃着脚丫子,似笑不笑的飘出窗外……

  有些人就骂他狂,可有些却佩服他功夫好。
  过几天,说狂的就又张罗抓他去,佩服的人就拒绝了。人少了,就商量怎么对付他?说他不是能往窗外飞吗?但他飞出去不也得落地吗?这次咱们事先在后窗下面埋伏好,弄几只扎枪抱着等他飞下来,看他功夫硬,还是枪头子硬!结果,好好的一个武功高手,就这样死了……

  他的徒弟们要为师报仇,就趁武斗时,在混乱中把三个主谋一江春水向东流了。因此,专案组把人弄回去后,就接到了群众来信,说了内幕。随后家属就到革委会喊冤,要求追查凶手。人心都是肉长的,专案组也恨那些害死人的人,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便把人放了……
  还有一位高手,可比上面这位幸运多了。

  (四)

  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七日,因为此前太祖在武汉被百万雄师围困,连军区司令陈再道都被打了,便提出是不是可以把学生武装起来?中央文革便指示北京卫戍区把二千五百多支苏式冲锋枪、新式半自动步枪和二十支五四式手枪授于了北航革委会,正式武装了北航红旗。各地造反派闻讯纷纷去与他们联络,希望取得他们的支持。M和九哥也曾去北航红旗联络过,回来后九哥兴致勃勃的讲了两件事——

  一件是北航红旗并非想象中的那么牛;
  一件是北京市京剧团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饰座山雕的演员功夫。

  前一件,当个故事听;后一件,七一年差点让他挨了整。
  感到北航红旗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牛,是因为他们到北航后,正赶上北航红旗隆重的开追悼大会,各界代表纷纷到场。被追悼的是北航红旗重要领导人之一刘天章,和另一个人。而刘天章这个名字,记忆中一直是刘天华,看了北航红旗创始人戴维堤的回忆录,才知应是刘天章。还有就是九哥口中说刘天章是北航三巨头之一,现在知道他当时只是个连长,也就是一个年级的头头。当然也是重要人物,北航革委会成员。授枪后二十多天,他乘着兴头,受邀去河南开封串联,因支持当地造反派,被保守派开枪打死。另一名北航红旗成员周锡坤,也在湖南湘乡被保守派枪杀于县城街头。也正是这些事,使各地动枪动炮的传闻得到证实。这样一来,给北航红旗发枪,也就不算什么了不得的事了。而我们这的武斗,毕竟没动枪,实在不算个事。因此,有他们支持,没他们支持,也就那么回事了。所以,M和九哥没就跟对方说什么。但因为参加了追掉会,也算外地代表,给北航红旗长了脸。为表示感谢,除了安排食宿,还给了他们两张北京京剧团的演出票。

  他们是第一次看这种一流水平的演出,而最让他们惊叹的,就是那个饰演座山雕的老演员。说他在杨子荣上山诉说栾平关系时,当听到栾平说他也要听侯专员调遣时,大叫一声,身子随之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转一圈后,落回虎皮座椅上——而他始终保持坐姿不变,手脚全身头眼就跟定住一样……
  这功夫!

  可是,虽然九哥说的唾沫星子乱飞,但在听惯了三侠五义,武术高手、四大武生一类的国人面前,并没人太当事,这很让九哥失落了好一阵子。可谁想七零年北京电影制片厂拍了《智取威虎山》后,已经上山下乡的九哥,看里面那个座山雕站起来,右腿只是在虎皮座椅上面扫一圈坐回去,就特别不以为然,见人就说什么玩意儿,当年北京的那个座山雕,才真的如何如何!

  那年月,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就有人报告了公社。要是一般人,民兵营长早就捆人了。但这邦子经过武斗的红卫兵不好惹,就报到区里。区里也不敢惹,又报到县里。县里早就想找个茬镇唬一下这些学生了,一听九哥是个人物,又是资本家出身,正好拿来杀鸡吓猴儿。幸亏层层上报的时间长了点,九哥早得了信,连夜跑回来,找红代会的人帮忙。人家一听,小事一桩,不过打个电话的事。可九哥母亲却吓坏了,怕县里上家来抓人,就叫九哥住我那,天天让他妹妹给我们送好吃的。九哥明知没事,却也乐得多住一段时间,好好享享口福……

  后来看了一些当事者的回忆,才知当年上海、北京都抢着上镜头,所以才特别卖力。江青原也挺喜欢北京演员功底来着,确实想让这个班底上镜头的。但后来一看座山雕太抢眼了,比杨子荣风头大多了,真拍成电影,岂不成了给土匪捧场么?这是阶级立场问题,就把眼光转向了上海。可北京这些人还得天天演啊,政治任务嘛。结果,还是场场爆满,人们还是情不自禁的为座山雕喝彩。正好开始清理阶级队伍了,就干脆把座山雕发配到干校劳动改造去了。接着又一扯二,二扯三,差不多的老演员,也都劳改去了……
  好在性命无忧,也算不幸中的大幸吧。
作者 :老开心来了 时间:2018-08-03 09:27:03
  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外加糊弄小孩子,嘿嘿嘿!你懂武功吗?说的很真事似的。
作者 :乌龙涂丫 时间:2018-08-03 10:13:36
  唉,重灾区。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08-03 11:10:20
  买了房子呢,没有产权证,它就是一个屁!
  这个气呢,你还真生不滴,非要生涅,气死也白死,没人偿命滴…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08-03 11:16:56
  哈哈哈哈,能解疼么?
  要能解,打仗,做手术,就不用麻药涅,把没产权证滴叫去一哈哈,就行涅…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8-08-03 11:18:15
  真滴么?
  真滴么?
  真滴么?
作者 :乌龙涂丫 时间:2018-08-03 11:45:49
  祸祸
作者 :多乎哉2018 时间:2018-08-03 12:32:09
  可怜那些‘烈士’重庆现在还保留有问个烈士陵园,被骗的好惨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薛痒 时间:2018-08-03 12:33:53
  好好的帖子,被乱七八糟的回帖给弄得乌烟瘴气。删除了与主题无关的部分回帖
作者 :薛痒 时间:2018-08-03 12:35:55
  邢先生何必非得搭理呢?这不正合了他们的意思?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多乎哉2018 时间:2018-08-03 12:56:01
  被骗了几十年,有识之士早已觉醒,而愚民至今还在万岁中。愚民不懂,愚昧是要付出代价的,就像住高层,家里有孩子淘气,不安窗户栏杆,孩子掉下来,而且一直有孩子掉下来,这个沉痛代价并不能让渔民觉醒,愚民们麻将照样哗哗拉拉的响个不停
  四川成都有个老家伙当记者诉说孩子被拐走的事,十几年后才找到,当年他打麻将,让两个孩子【孙子外孙女】自己走很远去买雪糕,结果孙子被人贩子拐走,这老家伙多不要脸,你是看孩子还是打麻将,肯定是愚民茅房那伙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8-08-03 15:51:12
  挺有趣的,哈哈
  感觉就是,那时候真乱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8-08-03 18:45:05  评论

    是的,稍一含糊,就烟消云散了。不过,今天汽车的危险,却是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呼啸的苍隼 时间:2018-08-05 13:47:48
  大连文革初期武斗是很历害的,真枪真炮,死人真的不算个事。

  武斗个别地方事,俺们这生产队民兵有枪,有手榴弹,除了冬训,从没听说开枪打人。现在若有枪,大街上每天跟放鞭炮似的!

  有些人连菜刀都怕,人若食草动物,菜刀肯定也收了!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装甲二排 时间:2018-08-06 11:00:42
  公元1967年,华夏大地的文斗渐渐升级为武斗,全国诸多大中城市枪声阵阵,合肥市的街区亦不例外。在城南一座高楼,两方造反派正上演攻守对决。一方在守楼,一方在攻楼,相持不下。绝大多数市民都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只有一个50几岁瘦矮的老者,坐在小板凳上,叼着香烟,饶有兴趣的观看。过了半个时辰,见攻方仍未拿下高楼,老者愤怒地站起来,极其敏捷走到攻方造反派面前,破口大骂:“妈个X,就这么个破楼,你们这么长时间也他妈拿不下来?你们他妈的都过来听我的。”这位实在看不下去热闹的老者指挥这方造反派,迅速攻占了高楼。
  这位平民着装的老者,实乃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名鼎鼎的好战分子——钟伟。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