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也是冤家也聚头(2)柳暗花明又一村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8-24 09:43:00 点击:48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柳暗花明又一村

  邢卫华

  (一)

  八十年代前,城市中的平房较多,北方人又不习惯坐马桶,解手就是个大问题。因此,不管是大街上,还是胡同中,都会有公共厕所。所以,那年月上厕所,也成为一件需要稍加算计的事。譬如,你从外面回来,就得先进厕所清理一下,免得刚进家门,又得出去。L更是这样,上午班下班进家前,有没有的,都要先进一下胡同口的厕所;下午班正相反,就算有了点什么,只要不急,也要等到了班上再去厕所。

  这天,他又下早班,班后学习会完毕,回来时已近下午三点。路过胡同口的厕所时,照常习惯的停下自行车进去。也正因为这是个习惯,不是迫不得已,所以才不慌不忙,站在小便池的台子上,掏出家伙闭着眼,调动意念,开渠引水。就在这时,一阵蹬蹬蹬的脚步声响,急三火四的跑进一个大小伙子,忽的窜上小便池台,站在L身旁就一阵忙活,然后便寂静无声了。L并没当事,缓缓的清干净后,这才睁开眼睛,低头收拾。可就是这一低头,却无意间扫了旁边一眼,就差点笑出声来——小伙子手扶的那个家伙,紫黑坚挺硬梆梆!他明白啊,这种情况下,海绵体膨胀到极限,尿道完全被挤压住,根本就不可能尿出来。心说这小子大天白日的想好事呢,我说怎么半天没动静呢!随后就禁不住感慨万千,想当年,咱也是……唉、唉、唉……

  旁边的小伙子呢,原本仰着脑袋闭着眼,暗自努力让情绪平静下来,好尿完走人。谁想却越是着急静下来,越是思绪联篇,说什么也静不下心来。但他的耳朵却没受影响,身边动静都能捕捉到。L的尿声及他尿完整理裤子的声音,无一差漏,却突然又静止下来,就纳闷儿的睁眼一瞥,立即皱着眉头瞪着L,心说尿完了还不赶紧走人,你看我干什么你!
  L呢,虽然眼睛盯着下面,但余光也瞟到对方的咄咄逼人,禁不住抬头迎上去,四目相对,心说光天化日的琢磨用不着的,你还有理了你!

  L正值当年,身板壮实,别看在家窝囊,到了外面,还真不受人欺负。而越是在家窝囊憋屈,就越是想在外面象点男人样儿,找回点心理平衡。双方剑拔弩张,毫不相让,似乎眼看就要打起来——突然,小伙子噗哧一笑,随即仰头哈哈大笑起来;L也噗哧一声笑起来;笑声中,小伙子哗的一声尿出来,长长的尿柱随着身子的震颤,上下跳动……

  L则在笑声中系好裤子,笑着走出厕所,又一路笑着来到家门前,心想止笑进去,却说什么也止不住笑。虽然已不出声,但身子还是笑得直抖,幸亏胡同里没人。他把车子靠墙上,坐在台阶上继续笑。笑着笑着,就过来一个人,他就止住笑,假装看指甲。好在来人不认识,很快走过去。L刚想起身进家,却忽一下又笑起来,只得又坐下继续笑,直笑得眼泪流出来……

  (二)

  情绪,是能传染的。
  全家的情绪都受着L的传染。
  他沉闷,全家就都沉闷;他无语,全家就都无语。每天,他一进门,最先感到他情绪的,自然首先是老太太,一看他脸色,心就发紧。然后是兄嫂,一看老太太的脸色,就一句话不敢多说,悄无声响的做自己的事,回自己的房。

  因此,这天L一进门,老太太马上就感到院里的乌云透出一线光亮。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想知道怎么回事,只要儿子高兴,她也高兴。虽然,L并没显出高兴的样子,只不过是跟她说话的口气轻松了一些,跟侄女说话的口气畅快了一些。但这就够了。平日里空气沉闷得都要凝固,心情阴暗得房子都要发霉,有了这一点轻松,就有了一丝缓和,一线阳光。

  兄嫂回来,也立即感受到变化,大家好不容易的说了几句闲话。虽然只是几句,可气氛却轻松了许多。因此,女人一进门,便马上感到了异样,心情立即紧张了起来——她已经习惯了全家人的冷脸,气氛的沉闷;因此,她随时准备着爆发,也就随时准备着解脱,彻底离开这个尴尬的环境。所以,当她感到气氛异常,神经立即崩紧到极限!
  她木然的端着碗,机械的往嘴里拨拉着……
  可直到所有人离开桌子,也没听见谁说一句话。

  她想,这种事原本就不该全家人一起说的,应是回房后两人之间的事,便揪着心回房去。开门一看,L正坐在平日坐的那张椅子上,闭着眼听半导体收音机,里面传出的正是八个样板戏中的《智取威虎山》。L闭着眼,随着唱腔,一边摇头晃脑的跟着哼哼,一边用手在大腿上轻轻的打着拍子……
  她一看男人这副得意的架势,就紧张得直想打嗝。看男人没动静,便悄悄走到炕边坐下,手没处放,便拿起一团毛线,假装看那毛色。其实,她早已不织毛衣了——给孩子织,或给自己织,就得给男人织……

  L更是早已习惯了女人先睡。因为,他要先睡,女人若是出去,门开门闭,大家都听得见,他如何自处?第二天怎么面对家人?因此,他必须等女人睡下,他才能睡下。如果女人出去,他也要随后出去,先在院中咳一声,告诉家人他出去了,该睡就睡吧。然后,出来在大街小巷中盲目的走上一阵子,再回来插上大门。他不插门,就得老太太或兄嫂起来插门,那岂不更别扭!
  两人就这样互相等着……

  过了平常睡觉的时间,女人看男人还是毫无动静,只得狠狠心,上炕脱衣进被窝。L听到声响,知道女人睡下,也关了收音机,稍作收拾,不慌不忙的脱衣上炕,掀开自己的被。正当他要盖上被子时,随手抻了下内裤,一下勾起白天的事,禁不住乐从中来,就噗哧笑一声。女人原本就紧张得不行,听见这一声,立马惊得抬起身子,瞪眼瞅着男人——L楞一下,便急忙解释,一边说,一边笑。可女人听着,脸无任何表情,仿佛在说你怎么这么无聊,这有什么可笑的呢?于是,L也不敢笑了,眨眨眼,咳两声,悄悄的躺下,不敢乱动,也不敢关灯……

  突然,女人爆炸似的一声大笑,惊得L一下从被窝中坐起来!而女人早已笑得浑身乱颤,不能自已,支着一只胳膊,脑袋一会扎进褥子里,一会仰到被子上,笑得差点背过气去。L急忙伸手去拍,可手刚一接触到女人,女人便触电似的一哆嗦,那惊鸿一瞥,恰如梨花带雨,海棠春醒,新婚初夜——L禁不住心旌摇动,热血沸腾,突然间下面硬起来,便一下扑到女人身上……

  (三)

  狂风暴雨之后,两人感慨万分,相拥而泣。L则紧紧的搂着女人,怕她跑了似的说什么也不撒手,两人就这样相互依偎着睡着了……
  L是早上六点的班,应该五点起来,多年已成习惯。而他醒来后,看着怀里的女人,原本也是想风雷激荡,再振雄风,可谁想胳膊被女人压了一宿,竟麻木得没了知觉,动都不能动。女人帮他揉了半天,才一点点缓过来。这时,上班已经来不及了,L早饭都没吃,就匆匆走了。

  L盼星星,盼月亮,好容易盼得下班回家,盼得吃过晚饭,盼得两人回屋,就急不可耐的搂住女人——可他忙了半天,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两人傻了,弄不清怎么回事?

  第二天,L又去找那个老中医。对方一听,就拍桌叹一声,说你为什么昨天上午不来?这种事一定要乘胜追击,保持战果!你怎么那么没出息,什么时侯不能睡觉,偏偏就缺那一刻!这事原本就是情绪上只能涨不能落的事,你们哭什么呢?她哭她的,你哭个什么呢?接着来啊!再说你第二天吃饱撑的上个什么班啊?不去能开除啊?机不可失呀!记住,要是能再来,你可千万不要光顾着没出息,图痛快,一定要尽量延长时间,越长越好!

  L被训得张口结舌,后悔不已。可出来后又一片懵然,好象没说一样,就又去看西医。西医说得很明白,说这个原本是天生的本能,忽然被人为打断了,心理上或说是大脑就会产生自我保护意识,拒绝这种事了。早说你不是针扎的事,不是器质性损伤,而是心理问题,你还不信,现在信了吧?这次呢,外界条件一刺激,又给你把断了的电路接上了,它不自我保护了,先天本能自然就恢复了嘛!你没事,回去努力吧,到时按中医说的那个试试也行,符合心理学原理……

  L听得很激动,中西医结合,好象什么都说清了,都明白了。可就是一出医院大门,一下又什么都没有了——问题是他到底该怎么做啊?琢磨了半天,终于明白,医生都是马后炮,接下来只能靠自己!
  从那天开始,他几乎长在那个厕所里了,可就是再没看见那个小伙子,也再没看见那场面。他只得去其它的公共厕所,还是没看到想看的。于是,他又转到班上,只要哪个男的上厕所,他就赶紧打招呼一起去。没人去呢,他就招呼人家去。时间一长,人们就看出问题来了,也就有了闲话,说他不正常了。他有苦说不出,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钻厕所。当然,还有澡堂子,那里远比厕所开放多了,全光着身子,一览无余。但他很快就灰心了,热水泡得人人疲懒松懈,根本就不可能看到他想看的景象,反让他也打不起精神了。

  于是,他只能继续把希望放在厕所上。全市有多少厕所,在什么地方,条件什么样,他比专掏厕所的市、区卫生队都清楚。可他越是清楚,就越是焦躁不安,心急如火——因为,他的女人晚上又开始出去了……
  这让他几近疯魔!

  (四)

  七六年,唐山大地震。很多震感强烈的城市,大街小巷全是地震棚,到处拥挤不堪,弄得人们懒得上街转。可L却兴奋不已,他除了上班和睡觉,天天推着自行车到处转,到处看——地震棚隐秘性极差,他希望看到他想看到的……

  三个月后,政府开始号召人们拆除地震棚,L着急了。因为,他始终也没看到他希望看到的。因此,大街小巷中的地震棚越少,他就越着急。好在很多人家还能赖着不拆,有的人家原本就拥挤,大些的男孩子便把它当个可以独处的闲房。

  这天中午,L推着自行车来到一条街上,在路过一个非常简陋的油毡棚时,喜从天降——里面一个大小伙子,只穿着一条裤衩,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地铺上睡午觉,而那条裤衩已被里面的家伙,顶起一个尖尖的蓬……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L不顾一切的冲进去……
  结局是被暴揍一顿,扭送到了派出所!

  厂里风烟四起,说什么的都有。主流声音是这小子早该他妈的关起来了,这次至少也该判他一年!更多的则是嘻嘻哈哈,无可不无不可。可我却为他脆弱的婚姻担心,这次女方可是占尽上风,人家要提出离婚,他可是一点话语权也没有了。但又转念一想,其实离了也好,省他一天到晚自卑自贱,神神叨叨,就算不出这事,早晚也得出点别的事。
  那几天,也确实没看到L。

  这天下早班,交完班,刚往外走,L就推着自行车从大门进来了。一瞬间,几乎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我的车床紧挨着钳工班,离门十来米,又是全市最大的机床,地上全是上吨重的大工件,弄得通道很窄。众目睽睽之下,与他面对面碰上,说话别扭,不说话也别扭。当然,也可以退回机床那,假装想起什么,再交待交待。但L怎么想?人家对我坦言相告,我怎能象其它人那样对他呢?就只好硬着头皮迎上去,心想点个头过去完事。可谁想,L挺着胸脯,见我过来,竟松开一只手,单手推着车子,眼睛直直的盯着我走来,分明是要和我说话。我虽然什么都不在乎,但在全车间的注视下,还是直如芒刺在背,可又没办法。果然,他在我面前停下来,我也只得也停下脚步,向他点点头。L旁若无人的咳一声,平静的看着我说:
  “你嫂子回来了,说今后要和我好好过日子!”

  我一下楞在那!
  我原想,他最好的结局,也不过保持现状。谁想他的女人竟然没有落井下石,反到回心转意,这可真是因祸得福,太出人意料了!无论如何,我都该庆贺他一下。
  可当我缓过神来,正想说点什么时,他却已推着车子走过去了……




作者 :乌龙涂丫 时间:2017-08-24 09:53:07
  @教你说人话2016 手机咋置顶丫,没整明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老开心来了 时间:2017-08-24 10:41:02
  奇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7-08-24 14:42:30
  这些故事真是有趣,活灵活现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7-08-24 14:42:48
  因此,这天L一进门,老太太马上就感到院里的乌云透出一线光亮。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想知道怎么回事,只要儿子高兴,她也高兴。虽然,L并没显出高兴的样子,只不过是跟她说话的口气轻松了一些,跟侄女说话的口气畅快了一些。但这就够了。平日里空气沉闷得都要凝固,心情阴暗得房子都要发霉,有了这一点轻松,就有了一丝缓和,一线阳光。
  ——————————————————————
  这点很重要,所以,在版面,要对大家好一点儿,谁回去都是一大家子人呢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海森林5 时间:2017-08-24 20:52:34
  好帖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圣山神獒 时间:2017-08-25 08:33:38
  写的真好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乌龙涂丫 时间:2017-08-25 10:47:16
  作者 :微命书生刘庄主 时间:2017-08-24 10:44:23
  紫黑坚挺硬梆梆!
  粉嫩水滑刘装装。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