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姐妹(短篇小说)

楼主:那一点灵光 时间:2019-07-26 09:51:35 点击:69 回复:3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引子

  临河岸边一户人家,女主人萧云正飞针走线,绣着被面,一眼看见表妹芮柳,微笑着站了起来。萧云生着一张秀丽的瓜子脸,但气色萎顿,皮肤发枯。
  芮柳笑着说:“姐,当心戳了手。”又抚着草绿色的被面说,“绣得这么漂亮,准备向姐夫请功啊?”萧云说:“哪儿啊?是给人家绣的。”芮柳知道这是卖钱贴补家用的,便岔开话题说:“这一向身体怎么样?”萧云说:“你看看也知道了,脸上老是黄暗暗的。”萧云已经得了好几年的失眠症,吃多少药也不见好,姐夫王运新因此欠下了一屁股的债。芮柳说:“一夜能睡四、五个小时么?”萧云笑了:“顶多两个小时就不错了。”
  家常话说完,沉默下来,二人心中同时想起了任良,却谁都不肯提起。
  外面走进一个小孩。萧云招手说:“荣荣,来,快看谁来了?”荣荣扎着羊角辫儿,“吧答吧答”眨着眼,朝芮柳说:“姨,你在不在我家吃饭?”芮柳逗她:“你妈不留我。”荣荣认真地说:“妈不留,我留。”芮柳揪揪她的小脸蛋,笑向萧云说:“我先出去转转。”萧云点头,咬断线头,打了个死结,褪下顶针,把被子收好。芮柳出门,荣荣便牵着她的手,亦步亦趋。
  两人在小路上慢慢的走着。暮色渐浓,周围朦胧混沌,青砖瓦房乍看像个大草堆,草堆倒有点像个小房子。一家一家的广播都开了,放的是越剧,凄恻哀怨。同一句唱腔,从各家的喇叭里传出来却有快有慢:村头那一声最先发出,然后就像回音似的,一直传到村尾。最后一家还在唱第一句的尾音,村头的已经唱第二句的开头。嘤嘤嗡嗡,碰撞、涡漩,如水纹荡漾。这时一个女声“我好苦啊……”就变成“好苦啊……”“苦啊……”“啊啊……”仿佛所有的人一起发出呐喊。

  正文

  次日是个大晴天,家家户户都在晒被子,晾衣服。老人们坐在门槛边晒太阳,脚下往往有一只猫狗,大多也是老态龙钟,半闭着眼,在猫族或狗族里,属于德高望重的一类。芮柳喝着小米粥,心情很好。主要是因为天好,整个世界都亮晶晶的。她记得上小学时,老师教过外国民谣,唱的是:“雪霁天晴朗,蜡梅处处香。骑驴把桥过,铃儿响叮当。”唱的是初春的景象,比现在要晚一点。但一个令人振奋的“天晴朗”,就让芮柳联想起今天,或者说,由今天联想起那首歌。
  那年“六一”,三年级出一个节目,就是载歌载舞的“雪霁天晴朗”。芮柳和两个小朋友一字排开,一边耍着道具,一边尖脆脆地唱“蜡梅处处香”。那道具“连香”是一根软棒子上缀着一丛一丛绸子做的假花,花团锦簇,舞起来十分喜气。偏偏芮柳就学不会它。她自有一股狠劲,放了学还留在那里左挥右挥,却是开不了窍。
  芮柳长得粉雕玉琢,老师们舍不得不让她上台,就请高年级一个同学教她。那是个男生,高而清瘦,叫任良,家也在村子里,离萧云家很近。任良那时顶多也就是个大孩子,在芮柳面前却真像是大人,耐心地示范,耐心地解说,一遍一遍,不厌其烦。他“打连香”的功夫,等闲的大人也不如他,不知道怎么能弄出那么多花样。双肩、双腿、腰侧、后背,要多灵便有多灵便,有时还能脱手,有时又能从腿下钻过来,而且随着音乐,不乱节奏。不但芮柳,连萧云也崇拜他。萧云从小就知道自己漂亮,一般村里的男孩子她是正眼也不瞧的。
  芮柳让任良手把手地调教了半个月,萧云就偷空来看了十几天。后来芮柳在六个小朋友里是耍得最好看的,萧云就笑任良带出了好徒弟,叫芮柳送拜师礼。从那时起,他们三个人上学放学总在一起。他们背着书包,踏着大步去上学,走过玉米地,走过石板桥,走过那个养着大狼狗的老头子的家。要是刮风下雨天,桥下的流水发出不怀好意的响声,两个女孩不敢走,任良就送芮柳先过桥,再搀萧云过去。芮柳多少年后才想起来,任良向来都是先送自己,再扶萧云,次序没有错过一次。是不是有点像《苔丝》里,克莱尔抱着牧羊女过河呢?心爱的人要留在最后再扶?她不禁怔住了。
  她这次回来,只到任良家去过一回,他和新过门的妻子都不在家。任良的爷爷招待了她,告诉她孙子孙媳妇一个在加工厂,一个在文化站,拿着两份工资。地里是任良的父母亲照看照看。身为农民而居然不像个农民,这是有些农民最大的骄傲。
  午饭后她沿小路走走,经过任良家,他爷爷任老爹正跟一个老棋友下棋。大约战到了紧要关头,任老爹只跟她笑笑,就又埋头深思。“啪”的一声,他吃了对方一个子。“啪”,对方也回敬了他。又一声“啪”,听起来好像是任老爹占了便宜。果然,任老爹得意洋洋地说:“知道了吧?我走这步有道理的。”他招呼芮柳过去看棋。芮柳不怎么想去,扭不过他一再催请,还是去了。下的是象棋,棋盘是自己画的,倒也横平竖直,只是中间画多了一行,于是灵机一动,写上“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对面那人本来要认输的,一见有人观棋,不肯输了这口气,捧住头冥思苦想。任老爹气定神闲,眼神里满是怜悯:“咱们另外摆子,再来一盘吧?”话音刚落,“啪”,那人走了一步。任老爹一看就呆住了。两个人缠斗了半小时,依然难解难分。
  “啪”、“啪”、“啪”……“啪啪啪”。一声一声,听得久了,便不是落棋,是从前夏天最热的时候,卖冰棍的一路敲着木箱子过来了。长方的小木块敲打着箱子,箱子里是棉袄,防着冰棒化掉,再里面是小箱子,最后终于露出了冰棒。细细的一根,一角钱一支,泌凉泌凉的,甜得发苦,多半是加了“糖精”。二角钱呢,可以买一支扁扁的雪糕,奶油味的,乳黄色的,那就好得很了。
  吃完了,棍子舍不得扔,洗干净了,一根一根收着,等到玩“挑棒子”时,可以当资本用。芮柳没有萧云手巧,而玩得最好的是任良。他又心细又果断,撒一把棍子,呈半月型,这个头就开得好。手拿一根棍子,去挑另一根,除了被挑的那一根,其他棍子是绝对不能够被带动的,一动就输了。任良从来不会输,他不冒险逞英雄,也不放过一点可能的机会。明明是四五根架在一起,他也能一个一个挑走,手一动就是一根,蜻蜓点水似的。
  任良只失过一次手。那天午后,大人们都在午睡,他来找萧云玩。芮柳正好也在那里。他们在堂屋的地上铺了席子。静寂中只有苍蝇单调的“嗡嗡”声。任良洒一把棒子,然后就开始专注地,目不转睛地挑。芮柳忽然看见他手上有一个疤,还没开口,萧云先说出来:“手怎么啦?”伸手去摸。“哗啦啦”一响,棒子乱了。有的甩在柜子底下,有的却飞到了门外边。三个人全愣住了。任良红着脸说:“烧锅时火钳烫的。”萧云脸比他更红一些,过了一会儿才说:“哦。”他们互相看了看,低下头,又抬起来看一看。芮柳觉得他们傻傻的真可笑,却一点儿也不想笑。她穿起鞋子,踩着一地的棒子就走了。
  那天是星期六,八点十分要放两集《射雕英雄传》。村里只有村长家有电视,每逢周末,大家就拖儿带女,搬上小板凳去看电视。个子矮的坐前面,高而壮的坐后面,小孩子坐在大人腿上,从屋里一直坐到门槛外。萧云来喊她,她也说不去。任良来喊,她更不去了。结果他们两个人去了,芮柳哭得气噎喉干。萧云看完了回来哄她:“不哭了,明天下午重放呢!”她却更伤心了。忘光了才好,谁要看重播啊?!
  “将!”任老爹中气十足地叫了一声。对面的老头终于投子认输。芮柳见是个空儿,忙扯了个谎溜了。
  她无目的地走了一程,不知不觉就到了萧云家。萧云在那里做衣服,把“洋机”踩得“咯登咯登”的。这里把缝纫机叫洋机,媒油灯叫洋油灯,火柴叫洋火。芮柳小时候也这么说,回城后被母亲说了又说,才改过来了。
  萧云正把一件自己的夹衣改小了给荣荣穿,看见芮柳来了,随便招呼了一下,又“轧轧轧”地改起衣服来。芮柳好久没见过缝纫机了,倒有点新鲜感,靠过去看。萧云说:“你往那边站站,挡住光了。”芮柳向右让了让,问道:“荣荣呢?”萧云还没回答,荣荣在东房里接口说:“我在做作业。”芮柳夸荣荣懂事,笑说“荣荣将来一定能上大学。”
  萧云笑着说:“是就好罗,我也不白苦一场。”芮柳坐了一会儿,想起来说:“姐,你记不记得以前我们有一种洋油灯,里面一个捻子,外面套玻璃套子的?”萧云说:“怎么不记得?那时候老停电,一停电就点灯,点长了灯罩子就发黑了。”芮柳接着说:“还有一股怪味。”两个人都笑了。萧云说:“你说奇怪不奇怪,每次任良一来就停电,在我家也是,在你家也是。”芮柳听她一提,也想起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她们还给任良起了个外号“黑暗王子”,是芮柳的创意,萧云喊得更多。芮柳觉得萧云能这么坦然地提起任良,倒是一件好事;自己别的不说,偏说这个,也说不定是一种潜意识吧?她理了理思绪,说:“我刚刚经过他家门口,他爷爷在同人家下棋。”
  萧云把那件半成品的衣服拿起来比一比,又上了一道边,说:“他爷爷是享了孙子的福。任良他爹没本事,要不是任良,他爷爷没这一步老运。”她的语气很镇定,又很平淡,芮柳简直不大能够相信他们曾经那样激烈地反抗过的。
  芮柳有一次亲眼看见萧云和任良手拉手地坐在草堆后边。月光亮亮地照下来,小河在面前流动。他俩背靠草堆,在阴影里坐得很安逸。本来是说好了三个人捉迷藏,芮柳找来找去找不到人,等到找到了,又不好叫他们出来。当时她就在草堆这一边不远。那一刹那她有点难过,有点怨,但是她看着他们两人,突然起了一种奇异的心理:她觉得世界上能找到一个人,这么挨得很近地坐着,有着说不完的话,是一件很好很好的事!她姐姐找到了,任良也找到了,迷藏就不用捉了。她悄悄走了,没去惊动他们,心里有点为他们高兴,又有点替自己伤感,转念间又担心他们会不会给人发现。那地方虽然背光,其实并不隐蔽,走夜路的人很容易看到那边有两个人,不过看不仔细罢了。睡觉的时候,她又有点牺牲了什么的悲壮。她那时也将近十五岁了,隐约懂了点人事,却又是爱做浪漫主义想象的年纪。别人的浪漫是去争取一些东西,她的浪漫却是放弃。
  自此三个人经常晚上跑出去玩,玩过十分钟,就剩下了芮柳单独一个。她想象着他们头靠头的,亲亲热热倚在一起,一边就往回走。然而下次他们喊她时她还是去。她有一种消极的重要。没有她,那两个出去时就太惹眼,太触目,深夜回家时就不好交待。
  芮柳忽然起了一阵冲动。她很想问问缝纫机边的萧云,在那些有月亮的晚上,她和他是如何度过的。是感受夜风轻拂,月光如练呢,还是也被一窝一窝的蚊子咬得遍体鳞伤?是只看到了荧火虫的光,听到了群蛙的合唱,还是也想到过她,谈论过她?
  王家奶奶来借拌猪食的舀子。她自己家的“不知给哪个天杀的偷了去了。”萧云家里不养猪,一应的饲具倒都是全的。萧云起身说:“我去拿给你。”王家奶奶说不忙不忙。萧云见她盯着缝纫机,便笑着说:“闲得无聊,找件破衣裳补着玩玩。”她不愿意人家知道她是改了大人的衣服给小孩穿,要被轻嘴薄舌的人笑的——虽然大多数人家都是这么做的。
  芮柳和王家奶奶客气了一下就说“到屋后走走”。按说这奶奶从小待她不薄,她以前数学不及格,不敢回家,还躲在她家床上的。但是就因为王家奶奶介绍了本家亲戚王运新,说“又憨沉又老实,又是瓦匠,挣钱多,抵得一个儿子”,说活了萧云父母的心。任良离家出走了两个月,任家上下见了他的字条才明白缘故,上门说亲,已经迟了。萧云暗里收拾了东西去找任良,车站上被父亲拽了回来。她便自己锁在房里不吃不喝地等死。最后二老在外面苦劝,一面说一面哭:“小云啊,不要犟了,缘分老天定,人哪里犟得过天?我们老的在这儿,你也忍心哪!”才把萧云弄出来。她一出来就是准新娘了,王运新那边着急,萧家也怕夜长梦多。
  萧云从那以后就开始失眠,先是心里有事睡不着,到后来没其他想头了,也还是一夜一夜地睁着眼。萧家和王运新花了很多钱给她买药,也不怎么见效。芮柳就此跟王家奶奶结了仇。
  回城之前的那段日子,她过得极其忙碌:她给王家的猪吃泻药,她家人治便秘用的;像男孩子一样打弹弓,小石子飞到王家的窗玻璃上;打麻将时站在王家奶奶身后泄露天机,叫老人家输得两眼发绿。回城之后,难得下回乡,她从不去看她,见着了敷衍几句,就忙搭讪着走开。
  这会儿她叫了荣荣来参观家里的空猪圈,又看鸡舍,又看羊圈。里面只有一头瘦羊,还脏兮兮的。芮柳觉得冷,便叫荣荣去看王家奶奶走了没有。荣荣跑着去了,过了一会儿回来,压低了嗓子说:“没走。”隔了五分钟,她又去了一趟,这次笑着说是“来拿舀子了”,大约感到这样的窥探很有趣味。
  芮柳到屋后绕了一下,回屋坐下,萧云倒已经回来了。芮柳对着手掌呵了口暖气,又跺跺脚,说:“这个老货,你理她干嘛?”萧云说:“你姐夫叫她‘叔奶奶’呢!”她叫荣荣来试“新衣服”,带笑地上下打量,说:“袖子有点肥。”——大体上还是满意的,就像对她的婚姻?
  芮柳见了,就不再提任良,坐了一坐走了。
  萧云叫荣荣把衣服脱下来,好把袖子再改一改。荣荣去做作业了。萧云出了一回神,却下死劲儿地往地上唾了一口,轻声地然而狠狠地骂:“姓王的老货,怎么不借把刀去?半路上跌一下,刀口戳到你心口里!!”
  下午的阳光淡淡地照进来,鸡在外边“咯咯咯”地叫着。萧云一个人坐在那里,咬着嘴唇,手上还抓着一件袖口肥大的小衣服。表妹芮柳此刻正走在路上,看着路旁那些遮蔽过萧云和任良的草堆,泪光浮动。
楼主那一点灵光 时间:2019-07-26 12:15:06
  发重复了,请版主删掉其中一个。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7-26 12:37:26
  好了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7-26 12:37:42
  唱红歌去了一会看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泰山110 时间:2019-07-26 12:56:30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然后又忘不掉的幻想,这才痛苦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7-26 15:07:06
  俩女一男肯定都爱男的
8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风铃清音 时间:2019-07-26 16:20:22
  命运自己没把握住。
  • 那一点灵光

    举报  2019-07-26 20:54:08  评论

    @风铃清音 这个故事的悲剧性在于,女主角其实只是陪衬,连真正的三角中的一角都不算。而她的牺牲与成全,却又没有成功,那两角也没有圆满,所以是双重的悲哀。
  • 偶兜兜有奶糖

    举报  2019-07-26 21:13:33  评论

    @那一点灵光 这就怪男人了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7-26 17:36:38
  @风铃清音 6楼 2019-07-26 16:20:00

  命运自己没把握住。
  —————————————————
  不是自己想怎样就怎样
  • 风铃清音

    举报  2019-07-26 18:03:38  评论

    @偶兜兜有奶糖 别的事情可以将就,这件事情不行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永远飘零的心 时间:2019-07-26 23:11:52
  好像还没结束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7-27 07:08:28
  @永远飘零的心 8楼 2019-07-26 23:11:00

  好像还没结束
  —————————————————
  连载的,职业作家
作者 :永远飘零的心 时间:2019-07-27 07:30:42
  @永远飘零的心 8楼 2019-07-26 23:11:00

  好像还没结束


  —————————————————
  @偶兜兜有奶糖 9楼 2019-07-27 07:08:00

  连载的,职业作家
  —————————————————
  厉害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7-27 07:31:46
  @永远飘零的心 8楼 2019-07-26 23:11:00

  好像还没结束


  —————————————————
  @偶兜兜有奶糖 9楼 2019-07-27 07:08:00

  连载的,职业作家


  —————————————————
  @永远飘零的心 10楼 2019-07-27 07:30:00

  厉害
  —————————————————
  心心早,有机会免费看
作者 :河海森林5 时间:2019-07-27 17:15:37
  好小说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7-29 09:36:04
  周一快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狗毛毛2017 时间:2019-08-01 22:42:05
  陶然,现在业余时间每天用于写作的比例要占多少?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