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不是冤家不聚头(2)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8-03 09:38:00 点击:58 回复:1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邢卫华

  (一)

  李维德出狱后,心里就两件事:一是找到自己的孩子,二是为自己的判刑平反——这就是李维德,他想的永远都是明眼人一听就不可能的事!
  所以,当他找到那家单位打听那个怀了他孩子的女人时,刚开口就被人家围上了,唾他、骂他、还有忍不住上手揍他的。可他竟还莫名其妙,弄不懂人们为什么这样对他?心说这事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呢?你们又不是她家人!因此,他被弄到保卫科时,还耿耿于怀。等到船厂保卫科取人时,他还当是自己的娘家人告人家的状呢。要不是保卫科长严历的警告他,他若再敢去人家单位或向他人打听那个女的情况,就正式向公安局递交报告,送他回监狱,他才不敢再诉说自己的理由和委屈。

  我说他糊涂,他却非常认真的反问我:我找自己的儿子不对么?我就是为了他才弄成今天这样的,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不许我找他呢?
  我说你怎么知道那就是个儿子呢?
  我会看,酸儿辣女,她特喜酸,绝对是个儿子!你们总说我特傻,为这么点事就弄这么大麻烦。可你知道么,如果我离不了婚,娶不了人家,她家就让她打掉孩子——我拼了这条命不要,也不能不要我的儿子啊!要不是知道他一定会生下来,我真不知道我能不能熬过这七年……

  我说既然你这么肯定你有个儿子,那你想他过得好呢,还是不好呢?
  他说你不用跟我说这个,我知道我什么身份。我并不是要认他,就是想看看他,这样我活着才有个奔头。日后省下点钱给他,也是个意思。这有什么不对呢?七年啊,为什么就不许我知道他在哪,看看他呢?

  我说我要说你就当他死了,你肯定听不进去。可我要说你就当你自己已经死了,行不行?因为,你确实差点就死了。你要是当初被人家一枪崩了,你还看什么你的儿子啊!你不想想,你这么多年,哪件事是你自己做得了主的呢?说判你刑,你就得服刑;说叫你下井,你就得下井;说叫你去盐场,你就得去盐场;说叫你蹲下,你就不敢起来;说一枪崩了你,你就别想活着回来!但你毕竟还是回来了!可你就不想想,这些年比你强的,身份高的,死了多少?光前些年武斗,就死了多少?你能活着就不错了,还闹乎什么呢?委屈什么呢?你毕竟还有个儿子让你想着啊!你不偷着乐,还一天到晚找别扭,撑的啊!

  他撇着嘴,咬着牙,眨巴着眼,想了半天,忽然乐了,说你还别说,你这样一说,我心里还真得劲了不少。不过,你要说不想儿子,那是假的。
  我说为什么不找个人再成个家呢?
  他一拧眉头,说那你说我该找个什么样的?我这身份,稍有点人样的,谁肯跟我?肯跟我的,又得什么样的?她肯,我肯吗?要那样,我豁出去再进监狱抬盐去,也不找这罪受!
  我没话了。

  (二)

  找儿子的事刚放下,他看我一个人住一屋,又想搬我屋里来了。我一口回绝,说你受得了我,我受不了你!他非常失望,咬着牙恨恨的坐着,半天不出声。然后,长叹一声,说兄弟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我这么多年熬过来,容易吗?天天想事,想得脑神经出了问题。可我屋里那俩玩意儿,你越想睡,他们就越作,天天弄一邦子人打牌下棋唱大戏,不到后半夜不睡。等他们睡得呼哈的,我却说什么睡不着了,心里长气啊!你说我他妈连狱警都不知道怕,却让他们这些玩意儿欺负成这样——人家看监狱的欺负我,我认啊!你说他们算什么东西?

  也难怪,他那屋都是前些年船厂扩建时留下的一批农民工。这些人原本欺软怕硬,再加上保卫科还要他们监视李维德动向,随时报告,就更拿他不当事了。李维德连连叹息,说我就怕哪天实在忍不住,再弄回去啊——要是你这样的欺负我,咱们拼一回,也算是对手啊!这算什么啊?要真为他们这样的再进去,我这辈子真他妈活得太不值了!

  我说人都说你傻,你还不服气,觉得自己机灵得不行。就这点事,你都处理不了,那你不进去谁进去呢?你活该啊你!你长脑子干什么吃的啊?他眉头皱得多老高,说别的都能忍,这长期睡不了觉,再好脾气的人,也得炸了!监狱再难蹲,也让你睡觉啊!换上你,你受得了受不了?我说你真笨到家了!不就个不让你睡觉吗?不让你睡,那不睡不就完了吗!你天天休病假,晚上睡不了,白天他们上班你还不能睡吗?反过来,他们要是晚上睡不了觉,你们谁比谁更受不了呢?
  李维德蹭的站起来,两眼刷刷的放着贼光,攥拳说一声“明白了!”就出去了——

  这就是李维德,一点就透。
  可惜的只是先前没人点他。

  第二天下午,我刚下班,他就急火火的进来了,冷脸一笑,说这邦小子昨晚可让我治惨了!我忙问他怎么弄的?他说昨天从我这出去,他就买了两瓶白酒,晚上去饭馆吃完饭,又买了一斤炸花生米,二斤粉肠。回来后,他又用报纸卷了二十多根手指粗、一乍长的旱烟卷,里面掺了一半干树叶。等那些人晚上一来折腾,他就点烟猛抽,进口就吐出来,呛得那些人根本在屋呆不住。瞪他,他就嘿嘿笑着递过去,说“怎么着,来一根尝尝?”直到把外人熏跑了,他才取出好烟点上,把吃的喝的摆到床上,悠闲的吃喝起来。等那两人睡下,看看对方睡着了,就大声咳嗽一声,唾一口,吓两人一跳。睁眼看他,他就阴森森的看着人家嘿嘿嘿的冷笑,一直折腾到天亮。

  两人上班后,保卫科就来人了,问他昨晚胡作什么?他说没有啊?他们不睡时,作到多晚我都没说过什么。现在我睡不着,喝点吃点,一宿连句话都没说,这也不行么?问你抽烟呛人怎么回事?说我回来只领生活费二十元,买不起好烟啊,只能抽旱烟。很多人也抽这个啊?怎么了?保卫科听了也没法子,只好随便训他几句走了。李维德插上门,打开被子,一觉睡到大中午……

  (三)

  能睡安稳觉了,李维德就开始想他的平反事了。
  可他除了找我,还能找谁呢?我说你明明是要去苏联,不是叛国投敌是什么?平什么反?他说我不是要去苏联,是借道去欧洲,根本就没想过留在苏联当特务,不是叛国投敌啊!我说欧洲国家也是一群帝国主义啊,咱们既反修,也反帝,你觉得这样找上去,能行吗?他说我去帝国主义那,也是干活吃饭过日子,也不是为了反对咱们国家啊!不是什么事都讲动机么?我没有叛国投敌的动机啊,怎么不能平反呢?我一看,算了吧,跟这杠头不可能说得清,就答应帮他找一下试试。虽然我明知这是不可能的事,但还真的帮他找了一圈朋友。我是寻思要不帮他,他就会乱闯,肯定会闹出事来。连找他儿子还闹得沸沸扬扬的,何况这种翻案的事。当然,我也可以糊弄他,说帮他找过什么的。但他那人大事糊涂,偏在看人上极精明,一眼就能看出你在糊弄他。所以,我就跟他直说——好听的是人家说这人跟你非亲非故,就算我们看你面子帮他找找,谁又肯管呢?不好听的是这种事你瞎搅和什么?撑的啊!

  他楞半天,眨眨眼,说人家说的也是。
  此时看他,简直就是个还穿着开裆裤的小屁孩儿,这还用琢磨啊!就说你这人脑子怎么一点弯也不会转呢?
  他眨眨眼,说这都他妈怪小日本子啊!他们从小就不许我们说瞎话,只要说了,就得挨揍。比如你上学来晚了,或是逃课玩去了,只要编瞎话,他就能看出来。看出来还不说,让全班小孩子一个个站起来辨真假,说真的站一边,说假的站一边。然后,他先一五一十的戳破你的瞎话,扇你一顿耳光,再让所有孩子挨个扇你耳光,完后再让说假的扇说真的耳光。而他们处理事情,也简单,谁不对,谁就挨对方的揍,不许还手不许躲。就弄得我遇事爱钻牛角尖,非得争出个谁对谁错来,差点要了我的命!
  从那以后,他就再也不说平反的事了。

  (四)

  八十年代末,我偶然碰到他,感觉他一点也没变,反倒精神了,穿着也干净利落多了,就问他现在干什么呢?他说自从文革结束,他就开始找他的事。市里、省里的找,平反没弄下来,倒是找回了他的四级工资,生活不愁了。他就又去北京上访,反正有钱有时间,除了每月回来领工资,全年都在北京待着,成了名副其实的上访专业户。

  在这过程中,也认识了很多这样的人。其中有个女的,丈夫在文革中被打死了,村里人欺负她,她豁出去的闹,就不给他分口粮,她就长年上访,靠要饭维持着。李维德开始并没拿她当回事,但时间长了,看她还挺有骨气,虽然穷得要饭,却谁也不敢稍事轻薄她。就慢慢对人家有了好感,经常照顾她。她也很同情李维德,更佩服他会说日语懂日文,一来二去,两人就同居了,后来就怀了孩子。北京开销大,就琢磨回来。女的寻思李维德也没养过孩子,身边也没亲人,不如回老家,有现成的房子,也有亲人,孩子生下来,也有人照顾。

  李维德无可无不可,就跟着她回老家。她带着他去那些欺负她的人家里,李维德就跟人家握手,一边阴森森的看着人家嘿嘿的笑,一边暗中较劲,疼得对方龇牙咧嘴。女的就在村中放话,说男人身手怎么怎么好,在监狱里怎么怎么历害,连狱警的枪都敢抢,死过多少次,加过多少刑!吓得那些人见面要么躲着走,要么客客气气的,李维德好不得意……

  我说你又的瑟,农村也有派出所!
  他不以为然的摇摇头,说有派出所怎么了?我又没怎么谁?欺负谁?派出所能拿我怎么的?我不过就是给你嫂子撑撑腰,要她活得硬气点儿,舒畅点儿。你不这样,她的承包地在亲戚手中占着,一直要不回来,村里也管不了。现在呢,主动送回来了!连亲戚都这样,你不的瑟点行么?

  问他怎么不回来呢?
  他说,原想孩子生下来,就带女人孩子回城里来,后来却又不想回来了——他很享受人们怕他的快感!说当年一个劲的想平反,就是因为这身份让他直不起腰来,谁知今天反倒成了个资本!早知有这一天,何必这些年跑上跑下的糟那么多钱上访呢?用在过日子上多好……
  我说可不是呢,你一口好日语,前些年吸引外资,正是缺翻译人才的时侯,活儿有得是,不少赚外快不说,也能人五人六的活一回!

  他听了,狠狠的叹口气,说谁他妈的闹得清这些事啊?只说弄不明白身份,这些事哪轮得上咱这样的啊!可谁想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世道竟变成这样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真觉得这辈子是白活了……
  我一看话头不对了,就赶紧转口问他生的男孩女孩?

  一听孩子,他马上两眼放光,说是个女孩儿,都两岁多了!原先他有个儿子,现在又有了一个女儿,将来要能再生个男孩儿,就更好了。
  问他既然不想回来,那上这边干什么来了?
  他一撇嘴,说还不是为孩子嘛!她再长个三几年,不是得上学嘛,这个农村就不行了。我这次回来,一是开信和你嫂子正式结婚;二是把单位分我的那套破平房收拾一下,接她娘俩过来。今后,你们怎么活着,我们也得怎么活着;你们的孩子受什么教育,我的孩子也得受什么教育,不能让她们长大再象我这样没头没脑的瞎撞了。况且,我会日语,现在就开始教她,上学后不是也可以凭这个在学校挺挺腰板吗?将来要是再能读个外语专业,兴许比你们的孩子还出息呢!要真这样,我也不算白活了。

  我笑他,说你这辈子总算在大事上明白了一回。
  他一瞪眼,说你们当年早让我找到儿子,我早就明白了!还不都你们左拦右挡闹的么?
  这杠头,怎么又怨起我来了?
  但,这就是李维德!





作者 :河海森林5 时间:2017-08-03 12:55:45
  入大狱了户口没迁走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7-08-03 15:28:02
  真是好文字,有嚼头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薄之2017 时间:2017-08-03 16:57:55
  比认识这个人更重要的是,搂住和他保持了距离。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8-04 11:11:35  评论

    @薄之2017 对,这种人你可以同情他,帮他一下,但千万不能交往,否则早晚是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莫默回首 时间:2017-08-03 17:03:51
  这是什么小说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8-04 11:14:49  评论

    @莫默回首 在我的电脑中,这些是“资料整理”,发出来就算是记实小说吧。这么多年我没写他们,就是因为没想发出来,有些人名地点都忘了,现在发他们,是为了促我写他们的兴趣,否则真懒得打字。
  • 莫默回首

    举报  2017-08-04 11:41:26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6 支持继续写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巫言巫語 时间:2017-08-04 12:12:31
  乌龙回来了,再看万恶的新社会连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旖旎霓裳 时间:2017-08-04 12:57:25
  世道造人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