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具体 具象 抽象

楼主:同读一本 时间:2019-10-08 14:14:09 点击:95 回复:2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开学好长时间了,每天早操,洗漱完毕吃了早餐,到教室上早自习,班主任上课点名的时候:“王家瑄哪去了?”总有同学替这位叫王家瑄的同学请假:“去医务室去了!”每天都是快到下早自习的时候,一位戴着口罩,围着围巾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男同学从教室的前门,或后门走进教室里。学生们都是全区各地来的,而从铁路系统过来的子弟又是自成一伙,刚开学一个多月,大家和这个被叫做王家瑄的同学有不熟。感觉这同学就是典型的套中人。
楼主同读一本 时间:2019-10-08 14:32:33
  就是这么一个体弱多病,弱不禁风的少年,技校二年级的时候,学校夏季运动会上,被分配会务服务,管理抽跑道。这个活是个硬活,每年运动会教务处老师都扛不住年级,班级,运动员之间的纠缠不清。但这一年,把这个活交给了二年级的他:老跑病号的王家瑄。
楼主同读一本 时间:2019-10-08 14:37:53
  这俩年在这个少年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或王家瑄在学校期间不到俩年的时间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10-08 15:59:47
  感觉质变了
  • 同读一本

    举报  2019-10-09 06:46:25  评论

    @偶兜兜有奶糖 对,偶然机遇,体质、精神状态发生质的飞跃。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同读一本 时间:2019-10-09 08:14:55
  全班五十个学生,二十三个男生,新生住大寝室大通铺十五个同学一个寝室。剩下八个男生分倆波和其它班同学混居。王家瑄就是那个和其它班混居的同学。他们是和高一年级的同学混居的。偶遇就是发生在混居期。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__大烟王_ 时间:2019-10-09 08:20:21
  写楼主的青春期呢!
  • 同读一本

    举报  2019-10-09 08:44:04  评论

    @__大烟王_ 写别人文化蜕变飞跃轨迹。你说春天应该是什么颜色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同读一本 时间:2019-10-09 08:49:05
  人们习惯以抽象而炫耀,其实忽略了本身就具备的具体和具象能力,才是人们叫苦不堪,妄想以怨声来载道的根本原因。
楼主同读一本 时间:2019-10-09 11:44:28
  具体,很有一个阶段,学习必须以心得体会来表达,文化必须具体。
楼主同读一本 时间:2019-10-09 11:51:57
  具象,日本京都的一所大学,或日本京都的一个研究单位,养了俩个:母女俩个大猩猩,来研究人类智力,后来美国一家研究单位也参加进来,他们还发表了联合研究成果:人类智力不如大猩猩。因为通过一个触摸屏0123456789十个数字随机排练,人的瞬间记忆能力不如大猩猩。也就是人的思维具象能力不如大猩猩。
楼主同读一本 时间:2019-10-09 11:54:19
  抽象:一个人将一个很难用语言表达的问题,口口相传,传了几千年。现在的那个传说还是当初那个人要表达的意思么?
楼主同读一本 时间:2019-10-09 12:01:00
  抽象:一个假设链接着另一个假设,几千年在假设的堆砌中建设着现代文明的大厦,就像那个3.14,永远是个大概齐。
楼主同读一本 时间:2019-10-09 16:09:28
  大同古时候叫云中,游牧民族和中原纠结于胶着点吧。不懂历史,按人之常情,民风彪悍,这是边境地区的必然吧。内蒙和山西接壤城镇有丰镇县,现在是丰镇市和。和大同这样的边境城镇对等的丰镇市人,不像内蒙人,更像内地口里人,精明内敛。
楼主同读一本 时间:2019-10-11 09:33:23
  王家瑄的情况被丰镇县来的高一年级同学注意到了。不清楚是师长主动劝导,还是他自己被师长的运动行为感染,王家瑄和学长(对高年级应该称呼学长,而不是师长)一起练起太极拳。这样本班的另一个同学也是和同一高年级班的学长练起了弹腿或谭腿。都是丰镇来的学生,一个是有正式师承,一个是家学渊源。那时人们对武术的一般化理解就是神功套路,而偶尔从后来跟着王家瑄一起出去锻炼的同学讲,晚功,不说晨练,就知道晚功,开始就是一个小时的站桩:俩脚与肩等宽,或略宽于肩,微蹲,摆好姿势,保持固定姿势一个小时(半个时辰),时间长了根据个人强度可逐步增加。另一个同学学习谭腿的主要动机就是打架,因为那时街头打群架很时尚的年代。
楼主同读一本 时间:2019-10-11 10:02:23
  不知不觉中在人们不注意中,王家瑄的套中人形象没有了,现在想起来即使在冬季也穿得很少,因为他不分刮风下雨的晨练,好像他一直是那样一身衣服的样子。这种行为是人们想像下的独自持守,至少我没有见到他本人是怎么锻炼的。但在大庭广众下他在教室里每天早晚自习一有空就习练书法,毛笔字。他临的帖一开始就选择了赵孟頫,厚厚的一本,一般书法习练是从柳公权开始,然后颜真卿,而他从开始就习练赵孟頫的贴,通过论坛网友介绍哪个贴还是赵孟頫上年纪后作品风格达到炉火纯青的贴,这样的风格体现意的时候多,形中带气,意中有形,字和篇相统一,一气呵成,如行云似流水。自己这是初学者很难把握和掌握它的基本笔法走势的。因为自己也一直装模作样练习写字,但看王家瑄写字写毛笔字是一种享受,写出来的字和贴本上的字一样一样的,被他用笔的流畅带动和感染。自己说不上来但很舒服的一种感觉。课间十分钟的空余时间,学弹腿的同学和学太极的同学会不会忘记一起切磋推手,俩个同班学徒也在暗暗较劲。当然还有类似说不完的话题在不锻炼的同学们茶余饭后流传。
楼主同读一本 时间:2019-10-12 11:38:19
  听劲,手感,动作细胞记忆功能,这都是具体——身体具备记忆功能体现出来的人的基本素质。
楼主同读一本 时间:2019-10-14 20:58:48
  在自我文化能力完善中,人们很难分清是具体促进了具象,还是具象促进了具体。
楼主同读一本 时间:2019-10-14 21:15:39
  抽象是人类的进步,所谓透过现象看本质。为啥要看本质,就是人类用类合并模式利用万物弥补人类本身进化功能的欠缺。在人类利用了万物类本质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万物之灵,非常伟大。但是,人类的这种利用在摧毁人类赖以生存的根本——地球环境本身。对抽象本身无节制的推崇,会掩盖具体具象这俩种文化功能对人本身能力忽视和限制。??扯那算那,呵呵,呵呵
楼主同读一本 时间:2019-10-14 21:33:59
  我们的语文老师丈夫是政府秘书办的?言外之意就是笔杆子。家在校区,算郊区,学校校车按点发往市里,所以,老师家属上班可以坐校车到市里政府上班。语文老师曾任过我们班一年班主任,所以,对于他丈夫也算是熟悉的了吧。在一次星期天到搭校车到市里。同车有这个在政府工作的笔杆子,一路上王家瑄在和班主任的丈夫讨论或请教化字的书写笔画,一边说,一边比划着,还有几个都是平常很熟悉的字,在比划着讲解着讨论着的过程,津津有味的样子。我就在旁边坐着,在自己的思维中,自己的想像中,白痴一样,一点字体结构具象能力都没有。现在想起来——这就是差距,人与人的差距。同样的说话,同样的书写,同样的喝茶,同样的走路,同样的吃饭。其中的差距是非常大。所谓有用功无用功,所谓的明白人糊涂人,不是出色了精彩了才有的差距,而是在一动念,一举手,一开口,一投足之间,就有很大差异的。
楼主同读一本 时间:2019-10-14 21:51:13
  现在学生在高考指挥棒下,做作业标准答案必须实现唯一的一致性。在没有高考政治挂帅的年代里人物的样板性模块格式化,这俩种教学模式其实都是受时代需求局限性的,抽象化了的。
  • 同读一本

    举报  2019-10-14 21:58:38  评论

    记得上小学或初中一的时候?老师出过一个作文题《我的母亲》,应该是比照朱德的母亲这篇课文写的作文。而大家写出来的自己的母亲却是惊人的一致,千篇一律。好像这些同学都是一个母亲的孩子。自己最熟悉的人,在要用语言表达,或用图像表达的时候,思维没有具象能力。没有空间想像能力。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同读一本 时间:2019-10-15 08:20:00
  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的窗口刚刚打开,街头斗殴的风气非常流行,学校和学校之间,学校和村民之间,学校和铁路大集体职工之间,学校学生之间,也有学校和当地工程兵之间,学校学生和社会流窜青年之间,都是团体性群殴。军挎,板砖,菜刀,钢丝锁。在一次外面的俩个小伙子?一伙?混混?街头斗士?找上门,找到我们班寻衅的时候,这样的情况只要一出现,就会引起其他班级学生的围观。言语不合就要动手的时候,王家瑄以练家子特有的身手,以围观学生意想不到的速度,一个云手?将其中一个小子抛出去几米远,一个揽雀尾?把另一个小子摁趴在地上(后来发现即使和同学玩,他也喜欢一只手托一只手捋压对方攻击过来的手胳膊,速度极快)。当那一群人反应过来,王家瑄已经溜走了,对这个平时默默无闻的同学,他们又不认识没印象。围观的同学们都为刚才的状况喝彩,那帮人也就识趣的溜走了。但王家瑄的破天荒的举止让大家开了眼。成了学校的名人。那帮人后来找没找王家瑄后账,没一点声响动静。但暑假前的夏季运动会,组委会老师推举了王家瑄做跑道抽签负责人。同班同学为他作为这个工作的执行者操心,他本人却很认真的活跃在运动场上。再没见老师们主持时因为抽跑道而互相龃龉闹得不可开交的样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