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巧夺天工——双猫图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7-13 09:12:54 点击:55 回复:2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双猫图

  邢卫华

  (一)

  九二年,去本溪办事,回来时坐夜车。朋友送我,听说没有座,便找车站派出所长,为我弄了一个座号。上车后,已是后半夜,坐号上的人好容易盼到坐位空出来,刚坐下我又来了,就很不情愿,弄得周围人都醒了。坐下后,对面一位戴眼镜的老者,揉了一会儿眼睛,便直直的盯着我胸前。我向他点点头,略表歉意。可他却一指我胸前的衣服商标,楞楞的说:
  “勾勾(GOGO)!美国名牌!”
  周围一片沉静,我不愿打搅别人,就没接话茬,仍是点点头,就移开目光。老者看我无意接谈,就又趴在小桌上睡了。但他的话一下使我关注起这身衣服来了。

  这是一身黑色运动服,肩上有一白一红两道装饰条,是数年前在一家位置不太好的运动品商店买的。当时老板就说是美国名牌,是出国的人带回来的,可我根本就不信。我买过很多身运动服,没有一套能穿过三年的,不是变形,就是开线掉色。直到现在,还有一身全新的放在柜中,看哪哪不错,可就是一穿上,没一处不别扭。而其他国产衣服,包括羽绒服,没有一件的拉锁能用上两年的。可这身运动服,由于我根本没拿它当回事,多少年一直拿它当工作服穿,裤脚上被鳞酸烧了两个洞,还沾上了两点白油柒。但直到今天,它从没开过一根线,裤子的塑料拉锁撑开过多少次,照样开锁自如,不管穿得多么脏,下水就焕然一新。我好象突然明白了名牌的意义,不由想起了双猫图……

  (二)

  我从分进轮机车间后,就总看见一个瘸老头儿,从木工车间出出进进。手里也总是提着一个小油柒铁桶,里面也总是只有一把刷子和一柄腻子刮刀。

  我们的车间是四连体的红砖瓦顶厂房,全长六十米。第一排是技术科占一半,另一半是材料科和库房。第二排是舾装车间占一少半,另一大半也是材料库房。第三排是木工车间占一半,另一半是放样车间。第四排是我们轮机车间,占一整排。因此,进我们车间,就要路过木工车间。所以,我才总能在上班或下班时,看到这个瘸老头儿。

  一天下午,刚上班,就来了个比我略矮的瘦个子,一屁股坐在我身边,说你是杨师傅新来的徒弟吧?我点头,他就说那我是你二师兄!这时旁边插床的大师兄也过来,和他打招呼,向我证明这人确是二师兄。我纳闷儿都来半年了,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见他?他说我原本是木工,后来喜欢车工,就跟着杨师傅学了车工。半年前又想干木工了,就回了木工车间。现在又想车工了,就又回来了。我说你怎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去哪就去哪呢?他得意的一扬脑袋,说人事科长是他铁哥们儿,他想上哪,打声招呼就上哪。我忽然想起那个瘸老头儿,就问这人是谁?他一撇嘴,说你连他都不知道啊——他就是咱厂七个资本家中的大资本家呀!

  我听说过船长有七个资本家,原是一个师傅带出来的七个师兄弟,后来合伙开了这个船厂。冬天修渔船,平时也做渔船,做家具,做棺材,用下脚料给澡堂子做趿拉板。所以,我一听那老头儿是大资本家,就很感兴趣,说既这样,这个大师兄出身的大资本家,应该有点手艺,怎么一天到晚提个小破油柒桶,只会刮腻子呢?二师兄一瞪眼,说刮腻子怎么啦,再好的活,最后腻子没刮好,油坏了,也没人买你的!同样,再不好的活,腻子刮得好,柒的好,照样卖得出去!

  我说刮腻子谁不会呀,我还刮过呢。回说你那个算什么?一只家具怎么弄都行,要是几十张一模一样的桌子,几百把一模一样的椅子,木料再七拼八凑,软木硬木什么色的都有,你再刮个试试?你必须用深浅不同的腻子把木料调成一个色,油出来一点看不出来,那才行!我还是不以为然,说不管怎么说,大家看的还是干活的手艺,只会刮腻子上柒,徒弟也照样能行。

  这时,大师兄抱着膀子插话——知道双猫图吗?
  乍一听,我以为双猫图一定是一副画,大资本家有一两副名画,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可两位师兄一齐摇头,说画出来的算什么本事,这双猫图是一个八十厘米的圆桌,上面用木料的天然纹理,拼出来两只黄白卷毛大猫,是过去老船厂的金字招牌!

  (三)

  在老船厂时期,双猫图就摆在大柜房。客人来了,敬茶毕,自然要看看手艺如何?掌柜的就会带客人来到房中央看双猫图。
  首先映入客人眼中的,是圆桌中间的四只黑色猫眼,在两两对望。而只要看到这两对猫眼,也就看到了它们各自的耳朵、鼻子和脑袋。但它们其实都不存在,全是木纹曲线的不同走向,引导你的视觉围绕那对传神的眼睛想象出来的。接下去,就会看到一黄一白两只大猫的身子,相互盘旋,乍一看界线分明,可越细看就越分不清界线。因为,两种颜色的卷毛在分界处,始终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最奇特的,就是八十厘米的圆桌上,大猫已经与狗一般大了,但卷毛的自然相接,线条的浑然一体,颜色的深浅过渡,使人根本感觉不出它的体态过大,而是你觉得它该有多大,它就有多大。其余的卷纹,则你想着是地毯,就是地毯;想着是草坪,就是草坪……

  正当你啧啧称奇时,两个徒弟会根据室内的光线角度,轻轻将桌子倾斜一点。而随着光线的变化,那两对猫眼,不是从怒目相视转为含情脉脉,就是从含情脉脉转为怒目相视;卷毛也要么是从根根倒竖转为柔柔软软,缠缠绵绵,就是从柔柔软软、缠缠绵绵转为根根倒竖。耳中似乎也立即听到两只大猫相互威胁的厮嚎,或是柔情似水的低吟浅唱……一切全随光线变化!

  正惊叹间,徒弟们又把桌面翻过来,桌背面立即呈现出一副黄白分明的太极阴阳图。当徒弟们将桌面抬近你时,你将万分惊讶的发现,原来这张圆桌,竟是由无数个比拇指盖大不了多少的木头疖子拼成的!正面是它们天然旋转的纹理,背面是它们天然的本色,相互之间,都是在规整的正六方形的六个面上,由一个个的燕尾槽严丝合缝的咬接而成——
  人们惊叹之余,禁不住就冲口一句:
  “这要是在前清,拿上京,就是皇贡!”

  (四)

  据说,在老资本家住宅下房的炕上地下,堆了十多个大筐,里面装满了木头疖子,每一个都是正六方体,每个立面上都有精细刻制的燕尾槽,显然都是装上去反复对比后拿下来的。知道的人说,光是那四只猫眼儿,按上去,调色上柒后,看着不合适再拿下来的,就足有两大筐!多大的筐?码头抬煤用的老式柳条大筐,一只平准,足称两百斤。至于经过对比后废弃的疖子,就更别提了。老资本家多次要老伴烧了作饭,可老伴始终也舍不得动一个——那是老伴从学徒时起,就开始一只一只攒下了,再一个个的拼上去,卸下来,费了十多年的心血,才熬出了这张双猫图,她怎么舍得把老伴的心血烧了呢?

  五六年,公私合营,老资本家别的要求都没提,就只要求把这双猫图拿回家。公方代表是进城干部,根本就没当回事,说工人阶级当家作主了,就是最好的金字招牌,还要资本家一个破圆桌干什么!从此,双猫图离开了大多数人的视线。

  文革开始后,七个资本家自然都挨了批斗,随后就是清理阶级队伍,全都被遣返原藉。毕竟船厂上下基本上都是七个人的徒子徒孙,公里私里都有情面,就派车把老资本家能带的家具,尽可能的都带上了。不想,到了车站,人家车皮原本就紧张得不行,一听是资本家遣返,铁路的造反派说什么也不给办托运。没办法,只好就地拍卖:一对老资本家亲手做的红木大衣柜,只卖了十块钱;一个齐腰高的铁梨木花架,老伴说什么也舍不得撒手,最终还是在老资本家的劝说下,卖了三块钱。其它的家具,可想而知。

  拍卖完后,开始进站。可在剪票时,又发现老资本家怀抱的一个包着棉被的大圆盘过大,不许进站。老资本家打开一个角,一个劲的解说是一家人吃饭用的小圆桌,可怜巴巴的哀求着千万让他带回家去。可越哀求,对方就越强横,不就地处理,决不许进站上车!

  最终,双猫图被人两块钱买走了。
  老伴知道那是他的命根子,就赶紧劝。可老资本家把她拨拉开,两只眼睛从始到终死死盯着买它的那个人——头发什么样的,眼睛什么样的,耳朵什么样的,鼻子什么样的,嘴巴什么样的;说话怎么说,走路怎么走;正面什么样,背面什么样,侧面什么样……

  (五)

  几个月后,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老资本家大徒弟被老婆推醒,悄声说有人敲咱家后窗!男人一听,就说师傅来了,赶紧打开门,让老资本家进来。然后让女人找换的衣服,点火做点热乎的。老资本家一个劲的摆手、摆手、摆手,只让听他说——那个人长什么样,头发什么样,眼睛什么样,鼻子什么样……
  说完了,又说一遍,然后问记住了没有?回说记住了,就让复述一遍。然后又做纠正,又说一遍,又让复述。直到确实记住了,就推开徒弟的手,转身进入风雨中,消失在黑暗里……

  又几个月后,一个大雪纷飞的夜里,后窗又被敲响,开门进来,就企盼的望着徒弟。徒弟急忙解释,说大家一天也没敢耽误,时时刻刻都在扫听着,您别太着急。老资本家失望的低下头,转身消失在大雪中。

  一个月后,老伴来到大徒弟家,说你师傅那天回去,半道上跌进一个沟里,把腿摔坏了。县医院一听是遣返的资本家,就不给治,只得抬回家里去。乡村医生骨头没接好,腿肿得多老粗,疼得吃不下,睡不着,眼看着人一天天瘦下去,你们得想想法子,救救他呀!大徒弟找这找那,好说歹说,总算说得军代表同意回来治。那时,造反派早已分裂成多个组织,相互争权夺利,已无心管这些事了。
  老资本家住进医院,重新接骨,但毕竟耽误了一阵子,再加上岁数,就留下后遗症,走路有些瘸了。

  出院后,大徒弟又到处活动,军代表觉得反正也接回来了,不如就算个无产阶级专政改造资本家的典型吧,就同意留下,还把被人占了的房子调换出来,让老资本家和家人住回去。后来,老资本家能走动了,就只拿生活费,无偿为厂里做贡献,说要以实际行动感谢党对他的恩情。军代表很满意,就干脆恢复了他的工资待遇。到了退休年龄,他仍坚决要求继续为厂里做贡献,感谢党对他的挽救。其实,谁都知道他是惦记着双猫图,担心他不在跟前,徒弟们越来越含糊。
  我进厂的时侯,其实他已经退休了。

  (六)

  北方的冬天,下雪后,背阴处总有些化不开的地方,在地面上形成一些小冰溜子。尘土一盖,不注意看不出来,就总有人滑摔了。

  一天,老资本家没注意,也滑了一跤,把尾骨敦裂了,没法治,只能回家养着。晚上,徒弟们一起去看他,他非要他们把他扶到椅子上坐着。大家赶紧把带来的打足汽的小车内胎放椅子上,扶他坐上去。大徒弟明白,就说您老人家放心吧,我们大家都在这呢,肯定帮您继续打听着。只要那人还在咱们这,早晚会把他找出来!他要钱,咱们给他钱;要物,咱们给他物;要家具,我们师兄弟亲手给他做,包他满意!
  众人也急忙附合着,安慰着。

  老资本家低头坐在那里,默默的听着、听着。等大家都不说话了,才抬起头,看着众人,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断断续续的说:“我不是……非得……一定把它弄回我身边……只要人家把它当个东西……在谁那都一样……我就是怕……人家不把它当个东西,一斧子劈了烧火啊——”
  说完,就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在了椅子上。良久,一颗浑浊的老泪,从他的一个眼角上艰难的爬出来,在布满粗糙皱纹的脸上,吃力的爬着……爬着……在越过两道干枯的沟坎后,就再也爬不动了……

  什么是名牌?
  名牌不是一种号召,不是一种运动,不是广告轰炸,不是百年老字号,不是世界五百强,也不是什么政府打造的品牌意识,战略计划,更不是靠烧钱就能烧出来的一个什么东西——名牌是心血!是这心血凝成的一种民族自觉,是这自觉无怨无悔的毕生付出!更是一个社会、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对这心血与付出的真心尊重与呵护!
  不懂得这个的社会、民族和国家,根本就没资格谈名牌,谈品牌!


作者 :薄之2017 时间:2017-07-13 09:21:59
  邢先生啊,这么多坏蛋怎么总让你碰上了阿?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大烟王_ 时间:2017-07-13 09:27:16
  名牌?
  你这叫说名牌?风牛马不相及。
  名牌就是更大地抢夺它人领地!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7-13 09:44:41  评论

    @大烟王_ 我这不叫说名牌么?抢夺他人领地的,是资本,虽然其中也必需有质量保障,但缺少内涵。这里说的就是这个内涵……
  • 大烟王_

    举报  2017-07-13 10:11:07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6 没有领地能成名牌?你怎么想的。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教你说人话2016 时间:2017-07-13 10:51:23
  老资本家就没有领地,他就不能创名牌么?
  • 大烟王_

    举报  2017-07-13 15:43:13  评论

    @教你说人话2016 没资本能创名牌?百年老店就是名牌!孔府家酒就是垃圾!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海森林5 时间:2017-07-13 11:46:47
  手工艺品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7-14 09:54:20  评论

    @河海森林5 不是工艺品,是艺术品。工艺品是可再造而重复生产的,艺术品是创作,故只此一件,不可重复,双猫图是绝无重复可能的,纯粹的艺术创作。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老开心来了 时间:2017-07-13 11:52:23
  好文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绿汀洲 时间:2017-07-13 14:40:53
  这手艺应该申遗。
  • 教你说人话2016

    举报  2017-07-14 09:56:19  评论

    @绿汀洲 没有真心尊重,申遗也照样失传。但这个申遗我忘了加上,谢谢提醒,加在正文里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巫言巫語 时间:2017-07-14 09:29:49
  光顾骂人了,忘了邢先生这帖了,照巫龙门规矩,顶。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蚌_赌徒 时间:2017-07-14 09:40:21
  是啊,是对自己存在的一种尊重和自觉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7-07-17 10:51:55
  前后呼应、重点突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