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大王背《柴氏族谱》史志寻踪——题记

楼主:贵山夜话2017 时间:2017-06-15 15:42:41 点击:67 回复:1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百七十多年前的喇平

  喇平里,一名官庄里,管寨五十七。喇平司,俗名“司内”,原系喇平土司地,在城东八十里。其东十五里翁找寨,南里许南明河,河外西为府属巴香里,东为龙里县地,西八里隔小河下坝场,北三里“大王贝寨”。居民一百五十余户。有天马山、武功山、大屯坡。有南明河,有瓮南山,左有水径高桥入南明河,山右有水径白水桥入南明河。
  大王贝寨,在司北五里,其东三里“小王贝寨”,南五里喇平司,西隔河里许谷禄寨,北七里箱子沟寨。居民四十余户。有轿子山,有水源自南静山来,至寨右之金打洞中,下流注南明河……
  ——清道光《贵阳府志》卷二十七《疆里图记第一之四》

  
  该图摘自清道光《贵阳府志》卷二十四《疆里图记第一之一》贵阳府贵筑县全图




  文史记载中的喇平

  贵筑县喇平司,宋世爵康熙二十三年为叙土司案,内不准承袭。”
  ——清﹒乾隆《贵州通志》

  “旧有土司曰喇平,乾隆二十八年,土司宋维新因病辞退,承袭无人,随裁。”
  ——清﹒爱必达《黔南识略》

  “贵筑县,地处府属亲辖六里之中,所管之里计十有七。由贵州(卫)、贵州前(卫)两卫改者其里九:捕属、红边、光明、王潘、南隅、西隅、谷上、谷下、官庄(即喇平)……”
  ——清﹒罗绕典《黔南职方识略》

  “至于国初,诸土官先后归附,有虎坠、喇平诸司,皆《明史》所不载也。改贵州宣慰为水西宣慰,康熙中裁。又先后裁金筑、凯里二安抚(司),把平、水东、喇平、蜜喇、康佐、宁谷、水西、苗民、西山、曹滴十长官(司)。”
  ——清﹒罗绕典《黔南职方识略》


  自 序

  我的故乡,在贵阳市乌当区下坝乡喇平村,位于首府贵阳城东部稍北40公里。在清代,这里属于贵阳府贵筑县喇平里。据《黔中宋史》记载,喇平地方是黔中大姓“水东宋氏”分布在鸭池河以东地区“七司八印”中的长房长司,历来是水东宋氏土司的核心辖地。宋氏喇平宣抚司衙门遗址就在喇平村的上院组。乾隆十三年至十五年巡抚贵州的爱必达,在其《黔南识略》一书中也有记载:“旧有土司曰喇平,乾隆二十八年,土司宋维新因病辞退,承袭无人,随裁。”
  喇平村现辖13个村民组,全村七百六十多户,在二千七百六十多人的人口规模中,宋氏人口占到85%左右。然而,即使在宋氏人口占比呈压倒性态势的村情背景下,隐在深山大箐中的“云顶之村”大王背柴氏,仍然像高山上的花环一样,呈现出一枝独秀的俏丽。这个家族所渲染出来的文化底蕴,隐然已成为故乡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我想,这一点,必将为越来越多的人所认知。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大王背很高,高过能“顶着”太阳的“顶阳”村民组,那里的柴家出“顶子”。那时,浑浑噩噩的我自然是不知道什么叫“顶子”的。只隐约觉得,那里的柴家,祖上读书人多,我长大后也要读点书。
  实际上,因大王背隐在深山老林中,交通极为不便,这里的人进出一次大王背,都要仔细盘算好要办理哪些事情,以免遗忘了哪一件辜负了来回跋涉的辛苦。于是,喇平地方幽默的人们便常奚落来到喇平街上买东西的大王背人——“咦,进城来了,多玩几天再走!”当然,都是地方上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付诸呵呵后,谁也不会往心里去。没准你哪天去到大王背,错过了饭点,那人还会热情的招待你“吃了晌午再走!”于是,张罗出一餐葱花和糊辣椒拌霉豆腐的土鸡蛋炒饭来,吃得你是心花怒放。才感到那“多玩几天再走”的玩笑,是多么的无的放矢。
  大约三、四年前,得阅乌当区文联罗登宜老师有关大王背柴氏举人的相关文章后,一桩桩,一件件,似乎都暗合了儿时听来的有关这个家族的故事。这使我再也不能对这个距离出身地咫尺之遥的云顶村视而不见了,心里常涌动着去那里走走、看看的冲动。直到2016年早春时节,我才有机会踏上去往大王背的山路,并有幸在柴多祥老人家里得阅他那部传说中的柴氏族谱。这也是我第一次“扶摇直上”来到大王背。为领略那一路的风光,我特意选择一路问询,步行前往。山路蜿蜒崎岖,环顾四周,青山绿水,鸟语花香,在早春四月明媚的春光中,我仿佛走在了一条举人回家的路上。柴大本等弟兄四举人仿佛就在前面不远处,我即将赶上他们并与之同行。
  结合清代方志对大王背《柴氏族谱》进行分析,清康熙至乾隆年间,距离这支柴氏族人入黔不过才几十到一百多年的时间。以现在大王背柴氏三十余户、不过180多人的规模倒推,遥想二、三百年以前,这里的柴姓人家想来仅约十来户,人口只怕亦难过百。然而这样的人口基数,仅就柴多祥老人所藏残缺族谱统计,却在康熙三十二年至乾隆十三年短短的55年间,走出了6名有官修正史可考的举人。这还不包括以“恩贡”、“优贡”、“岁贡”等出身通过朝廷“朝考”、“大挑”等正途方式入仕的柴氏俊秀们。其中,柴大本和柴大用兄弟俩,甚至分别是康熙壬午科及康熙癸巳恩科贵州乡试“解元”。人文如此荟萃于这样一个隐在崇山峻岭之中的小村落,这在贵州全省来说,只怕是不多见的。
  这篇文字,缘自我对柴多祥老人的一个承诺。大王背《柴谱》是部残谱,老人年事已高,交谈中,我能感受到老人对于完善族谱记载的那种时不我待的急切心情和焦虑。老人的质朴打动了我,故乡的热土感召着我。一时头脑发热,我竟毫不犹豫的把这件事情揽了下来,答应老人,竭尽所能,帮他完善族谱的记载。
  于是,一年来,我沉迷于地方浩瀚的文史资料中,搜寻大王背柴氏的踪迹。随着资料的增多,越来越觉得大王背柴氏不简单,故乡喇平不平凡。
  转眼又到2017年的早春,堪堪两个星期后便又是清明时节。届时,大王背柴氏族人将齐聚大王背祭祖。去年此时与柴多祥老人的约定也将到期。于是,将搜寻到的史料整理成稿,再赴大王背向柴多祥老人交差的紧迫感越来越强烈。遂于工作余暇,夜以继日,加紧笔耕。原计划将所得史料以人物为纲,分门别类的注明出处交差了事。然而笔耕中发现,那样做实在太敷衍了事,辜负了多方搜寻所得史料的价值,真有“暴殄天物”的感觉。谋篇布局的视野,遂从单纯的完善大王背柴氏族谱,扩展到为故乡人文稍尽绵薄之力的责任和担当。于是,浑浑噩噩中,极尽任性枝蔓之能事,原本一、两万字的码字计划,竟然敷衍成了一个十万五千余字的拖沓篇幅。
  清明的承诺已然违限,遂致电柴多祥老人,请延展以“五﹒一”小长假为最后期限。老人说“慢工细活”,欣然应允,并邀我参加他们的清明祭祖活动。我虽然很想去看看柴氏祖墓的碑文记载,但承诺的东西未能兑现,我自问无颜面对柴氏族人,遂不敢涉足去往大王背的路程。
  我想,多次致电请延展期限,已然吊足了柴多祥老人的胃口。如今“千呼万唤始出来”,自己反倒诚惶诚恐起来,希望这部拖沓的文字不致令老人太过失望。复又想,哪怕文中有贻笑大方之言和谬误百端之处,看在喇平地方柴、宋两姓世代联姻的情面上,柴多祥老人不过付诸一笑罢了。遂坦然付梓装帧,是为序。


  里人水东宋氏之裔 宋毓勇
  2017年4月29日



楼主贵山夜话2017 时间:2017-06-16 16:03:07
  这贴实在太冷了,若有柴姓朋友到还好些。
作者 :dogstars 时间:2017-06-24 03:05:37
  @贵山夜话2017

  怎么转帖了一点就不继续了,我是柴家的直系后裔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薄之2017 时间:2017-06-24 05:04:57
  认真顶,顶认真~
作者 :dogstars 时间:2017-06-24 20:14:49
  @贵山夜话2017
  贴吧,不冷,我有兴趣看。柴明是我曾曾祖父,柴晓莲是我曾祖父,我家有完整的族谱,小时候看到过
  • 贵山夜话2017

    举报  2017-06-28 22:08:32  评论

    @dogstars 天哪,真的吗?我终于找到知音了。
  • 贵山夜话2017

    举报  2017-06-28 22:13:10  评论

    @dogstars 你可能时间长,记错了,我根据文史记载分析,你这一支的大概世系是这样的:柴毓岫-柴明(生三子)-柴作舟、柴仁舟、柴仕舟。柴作舟生四子-柴壬荣、柴癸荣、柴乙荣和柴酉荣。柴仕舟生1子-柴晓莲,又叫柴申荣。史志记载,柴仁舟早逝,我分析,他极有可能没有后代。
1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