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赵普夸的究竟是谁?

楼主:贵山夜话2017 时间:2019-04-08 16:47:31 点击:66 回复:1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特别提示:本文以发表在《人文贵阳》2019年第一期、《贵阳文史》2019年第一期,有志誊抄者请自重。
  北宋初有两位姓吕的著名宰相,一为吕蒙正,一为吕端。
  吕蒙正学问极佳,高中宋太宗太平兴国二年(公元977年)廷试第一名进士(类明清时期的“状元”)。其在宰相职位上三起三落。《宋史》称他“质厚宽简,有重望,以正道自持。遇事敢言,每论时政,有未允者,必固称不可。”
  据南宋李涛《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十五记载,吕蒙正为相时,宋太宗曾三次否决他关于出使朔方人选的奏议。蒙正不为所动,三次均以同一人选入对。最后一次,当着众大臣的面,太宗皇帝甚至很生气的将吕蒙正的奏疏扔在地上,声色俱厉道:“何太执耶?必为我易之!”
  吕蒙正从容的将奏疏捡起来,坦然道:“臣非执,盖陛下未谅尔。”他仍坚称:“其人可使,余不及,臣不欲用媚道妄随人主意以害国事。”言毕,从容而退。宋太宗望着吕蒙正退去的身影,对在场大臣道:“是翁气量,我不如!”遂以吕蒙正建议的人选出使朔方。此人果然不负众望,出色的完成了出使任务。
  吕端是一位大器晚成、且好诙谐幽默的宰相。宦途以其父吕琦官至兵部侍郎之故,荫补“千牛备身”起家。然,因非科甲出身,升迁奇慢。五十六、七岁时,仅为太常丞。据北宋潘汝士所著《丁晋公谈录》记载,当寇准向宋太宗推荐吕端时,太宗皇帝很瞧不起他,竟然说:“朕知此人是人家子弟,能吃大酒肉,余何所能?”那意思,吕端不过是个“官二代”,除了会喝大酒吃大肉,其它的什么都不会。
  吕端的身材非常高大魁梧,为此,宋太宗对他的惩罚措施也是别具一格。
  吕端显贵之前,曾在秦王赵廷美(宋太祖赵匡胤四弟)主管的开封府当判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十一记载,宋太宗太平兴国五年(980年)八月,吕端因受请托,贩卖朝廷禁运的竹子和大木,被贬商州。《丁晋公谈录》记载,因其身材高大魁梧,太宗盛怒之下,命其赴商州的贬途,“不得骑马,只令步去。”这事在官场传为笑话,同僚都对吕端说,你就“认灾”了吧。吕端说:“不是某灾,是長耳灾!”那意思,不是我有灾,都是我身长魁梧给闹的。后经寇准等人的多次举荐,说“吕某器识非常,人渐老矣,陛下早用之。”吕端于是逐渐进入宋太宗的用人视野。
  及太宗欲罢吕蒙正而用吕端为宰相时,朝议纷纷,说“端为人糊涂 ”太宗皇帝力排众议,说:“端小事糊涂,大事不糊涂。”吕端遂以60岁高龄拜相。
  吕端果然不负宋太宗对其“大事不糊涂”的考语。太宗驾崩之际,吕端以雷厉风行的手腕,一举挫败了李皇后与王继恩、李昌龄、李继勋及胡旦等谋立楚王赵元佐的政变阴谋,旗帜鲜明的拥护太子赵恒即位(是为宋真宗)。待赵恒登位后,又以首辅宰相的威望,挫败李皇后欲垂帘听政的图谋。吕端因此在真宗朝,更加受到皇帝赵恒的尊敬和信任。
  《宋史》称吕端“为相持重,识大体,以清简为务。”“端姿仪瑰秀,有器量,宽厚多恕,善谈谑,意豁如也。虽屡经摈退,未尝以得丧介怀。善与人交,轻财好施,未尝问家事。”
  上述两位吕姓宰相,又与宋初另一位著名的贤相——赵普,为同时期人物,且三人都曾在太宗朝相继为相。
  赵普亦非科甲出身,甚至曾因所拟“乾德”年号与前蜀后主王衍的年号相同而被赵匡胤呵斥为“寡学术”。此后,赵匡胤发出了“宰相须用读书人”的感叹。在这样的鞭策下,赵普终其一生才勉强读了半部《论语》,是我国历史上号称以“半部论语治天下”的著名宰相。
  赵普可谓宋太祖赵匡胤的“老人”。早在赵匡胤为后周归德军节度使时,赵普就是赵匡胤的机要秘书——“归德节度掌书记”。赵普拜相后,赵匡胤的母亲杜太后,仍称其为“赵书记”。《资治通鉴》的作者、北宋司马光著有《涑水纪闻》一书,其卷一记载:“太祖(指赵匡胤)初登极时,杜太后尚康宁,常与上议军国事,犹呼赵普为书记,尝抚劳之曰:‘赵书记且为尽心,吾儿未更事也。’”而就史籍记载分析,周世宗显德七年正月初三日晚上,在开封城外陈桥驿发生的“黄袍加身”事件中,作为赵匡胤机要秘书的赵普内外周旋,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北宋绍圣四年,由孙升口述,刘延世笔录的《孙公谈圃》中,赵普甚至是赵匡胤年少时期的老师,称为“赵学究”。
  赵匡胤通过和平方式继承后周政权后,经五年时间的过度,于乾德二年正月戊子日,将大宋朝继承后周的三位宰相——范质、王溥和魏仁溥三人同时罢免。两天后的庚寅日,即任命赵普为宰相。从此,直到开宝六年九月,赵普“独相”大宋朝长达八年之久。这在南、北两宋宰相“无定员”的背景下,是独一无二的。其间,赵普辅佐赵匡胤杯酒释兵权、分化地方藩镇节度使的职权、雪夜决策“先南后北”的统一策略,以及赵匡胤传位弟弟赵光义的“金匮之盟”等重大历史事件中,为大宋朝初期的统一和稳定,建立了卓越的功勋。
  赵普历事太祖、太宗两朝,经历了三次拜相的宦海沉浮。不管从拜相的时间,还是从政资历上看,吕蒙正和吕端都是赵普的晚辈。笔者之所以将此三人并而书之,盖因赵普的一句话,在吕蒙正和吕端之间产生了“乌龙”效应,需要作一番考证的功夫。

  潘汝士所著《丁晋公谈录》
  北宋潘汝士所著《丁晋公谈录》,内有赵普与吕蒙正一则,其文曰:“故韩王普在中书(赵普封爵为‘韩王’,又称‘赵韩王’;‘在中书’,指赵普曾为宰相),忽命吕公蒙正为参预(‘参预’,北宋初参知政事的的别称,亦称‘参政’、‘执政’,实际为副相),赵(普)常潜觇(暗中观察)其为事,而多(赞许、推崇)之曰:‘吾尝观吕公,每奏事,得圣上嘉赏,未尝有喜;遇圣上抑剉,亦未尝有惧色,仍俱未尝形于言,真台辅之器也。’”
  这大概是说,宰相赵普常暗中观察吕蒙正的为人处事,发现他每次奏对,不管皇帝对他是嘉奖还是抑挫,他都宠辱不惊,喜、怒不形于色。因此,当皇帝任命吕蒙正进入朝廷的机枢部门任副相时,作为宰相的赵普便称赞吕蒙正具有“台辅(古以三公宰辅之位称‘台辅’)”的器识。
  无独有偶,《宋史》在为吕端列传时说:“逾月,拜参知政事。时赵普在中书,尝曰:‘吾观吕公(指吕端)奏事,得嘉赏未尝喜,遇抑挫未尝惧,亦不形于言,真台辅之器也!”这句话的意思,与《丁晋公谈录》中,赵普称赞吕蒙正的话语完全一样。
  那么,赵普究竟夸的是吕蒙正还是吕端呢?
  必须指出,《宋史》位居正史二十四史之列,但其在南宋灭亡后64年,才由元末宰相脱脱于元至正三年(公元1343年)主持修纂。《丁晋公谈录》的成书年代即在北宋,比《宋史》至少早一百多年。再观《宋史》人物列传,原文誊录宋人笔记者,比比皆是。如《宋史》卷265在为宰相张齐贤列传时,开篇即说宋太祖赵匡胤巡视西都时,张齐贤以一介布衣向太祖皇帝进献治国十策的事。观其行文及措辞,与北宋魏泰所著《东轩笔录》关于此事的记载几无二致。因此,尚不能以《宋史》列在堂皇正史之列,而否定作为私家笔记的《丁晋公谈录》的记载。
  就目前所见史料统计,支持赵普所言乃是赞许吕蒙正者,仅北宋潘汝士所著《丁晋公谈录》这一“孤证”。而认为赵普所言乃是夸赞吕端者,大有所在。
  以成书年代先后为序,如下6部研究宋史的重要著述,均认为赵普之语是赞誉吕端者:南宋江少虞所著《皇宋事实类苑》(卷三十)、南宋著名理学家、思想家、儒学集大成者朱熹所著《五朝名臣言行录》(前集卷二)、南宋陈均所著《皇宋编年纲目备要》(卷四)、宋元之际佚名所编《宋史全文》(卷三)、元末宰相脱脱主撰之《宋史》(列传第四十)、清代毕沅所编《续资治通鉴》(卷二十二)。
  细观上述6部著述所记赵普说的那句话,后书转引前书的痕迹颇重。而且,这6部著述中关于赵普点赞“吕公”的那句话的“祖本”,极有可能就出自《丁晋公谈录》的记载。
  6部著述中“年纪”最大者——江少虞所著《皇宋事实类苑》,在记录赵普的那句话后,紧接着在下面备注了“见晋公谈录”五个字。而朱熹在其《五朝名臣言行录》中记录赵普的那句话时,紧接着在下面备注了“谈录”两个字。这明显是说,江、朱二人关于赵普赞誉“吕公”的那段话,恰恰出自《丁晋公谈录》的记载。这也可见,北宋潘汝士所著《丁晋公谈录》比上述6部著述的“年纪”都大。但今中华书局点校本之《丁晋公谈录》明明记载,赵普的那句话是说给吕蒙正的。
  因点校本毕竟过了一道“翻译”的手续,难免出错,笔者又核之古刻本《丁晋公谈录》。发现在古刻本中,赵普那句点赞“吕公”的话,的确是说给吕蒙正的。
  那么,江少虞和朱老夫子当年引据《丁晋公谈录》时,是不是抄错了?又或者朱熹根本没有阅读过《丁晋公谈录》的原本,他所见只是江少虞《皇宋事实类苑》转引《丁晋公谈录》的内容,因见江少虞备注有“见晋公谈录”的字样,他也跟着备注“谈录”二字?
  笔者所见《丁晋公谈录》的刻本为“百川学海本”。据悉,《丁晋公谈录》流传至今的古刻本还有“历代小史本”、“说郛本”等几种。笔者无缘穷尽该书的所有古本,而古代著述文献在传抄、传刻的过程中,也难免发生舛误。总之,我们今天已无缘得见《丁晋公谈录》的原本,在江少虞和朱熹二人的著述与存世的《丁晋公谈录》产生歧义的情况下,我们尚不能根据存世的《丁晋公谈录》古本的记载,断定赵普的那句话点赞的就一定是吕蒙正。
  要搞清楚问题的真相,必须在正确方法论的前提下,辅以其它史料的考证。
  《丁晋公谈录》记载:“故韩王普在中书,忽命吕公蒙正为参预,赵常潜觇其为事,而多之曰:‘吾尝观吕公,每奏事……’”
  江少虞《皇宋事实类苑》记载:“昔赵普在中书,吕端为参政,赵尝觇其为事,而多之曰:‘吾尝观吕公奏事……’”
  朱熹《五朝名臣言行录》记载:“赵普在中书,端为参政,赵普谓人曰:‘吾观吕公奏事……”
  余如陈均之《皇宋编年纲目备要》、佚名之《宋史全文》、脱脱之《宋史》、清代毕沅之《续资治通鉴》的记载,也都与江少虞及朱熹之书意思相同,不再赘引。
  不难发现,虽然《丁晋公谈录》与《皇宋事实类苑》等6部著述就赵普之言究竟夸赞的是谁存在意见分歧,但他们都有一个“共识”,即:在夸赞这个“吕公”时,赵普在“中书”(即宰相),而被点赞的那个“吕公”为“参政”(即副相)——这是笔者接下来所作考证工作的大前提。
  笔者以南宋李涛所著编年体史书《续资治通鉴长编》、南宋徐自明所撰《宋宰辅编年录》,以及元末宰相脱脱主撰的《宋史》之“帝王本纪”及其“宰辅表”为文本依据,以表格的形式,逐一开列了赵普、吕蒙正及吕端三人在宋太祖、太宗及真宗三朝的详细履历。
  需要强调的是,通过表格对比发现,《续资治通鉴长编》、《宋宰辅编年录》及《宋史》对上述三人的关键任职履历的记载,在职名及年、月、日上是高度吻合的。文无重出而事可互见——孤证不立,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佐证了笔者所据史料的可靠性。
  履历显示,赵普一生三次拜相,分别是:宋太祖乾德二年正月庚寅日,至开宝六年八月甲辰日(公元964年-973年),一拜;宋太宗太平兴国六年九月辛亥日,至太平兴国八年十月已酉日(公元981年-983年),二拜;三拜,在宋太宗端拱元年二月庚子日,至淳化元年正月戊子日(公元988年-990年)。
  吕蒙正参知政事在宋太宗太平兴国八年十一月壬申日,至端拱元年二月庚子日(公元983年-988年)。吕端参知政事在宋太宗淳化四年六月壬申日,至至道元年四月癸未日(公元993年-995年)。
  分析“二吕”参知政事的时间窗口与赵普三次拜相的时间段,发现吕端为参政的时间与赵普三次拜相的时间均无重合,唯有吕蒙正参政的时间窗口与赵普第三次拜相的时间窗口互有交集。
  具体而言,吕蒙正参知政事的时间,与赵普第三次拜相的时间,交织在宋太宗端拱元年(公元988年)二月庚子日这一天。这是非常奇特的一天,综合《续资治通鉴长编》、《宋宰辅编年录》及《宋史》的记载分析,这一天,为赵普第三次拜相之始,同时也是吕蒙正由参知政事升任宰相的一天。随后,吕蒙正以宰相身份,与第三次拜相的赵普共事到宋太宗淳化元年(公元990年)正月戊子日赵普因病免职为止。两人以宰相身份共事的时间将近两年之久。
  反观吕端之履历,他于宋太宗淳化四年(公元993年)六月壬申日参知政事,至至道元年(公元995年)四月癸未日,由参知政事升任宰相,其参知政事及拜相的时间均与赵普三次拜相的时间毫无交集。
  不仅如此,我料赵普根本没有机会在吕端参政或拜相的时候夸他有“台辅之器”。因为,当吕端于宋太宗淳化四年(公元993年)六月壬申日参知政事的时候,赵普早于一年之前的淳化三年七月十四与世长辞。《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当年七月十八日太宗皇帝才获知赵普的讣闻,悲痛不已,并御笔亲撰神道碑赐予赵普。
  综上,赵普关于“吾尝观吕公,每奏事,得圣上嘉赏,未尝有喜;遇圣上抑剉,亦未尝有惧色,仍俱未尝形于言,真台辅之器也”的论断,夸的是吕蒙正,而绝无可能是吕端。那么,在这一问题上,江少虞、朱熹老夫子等人的著述,以及《宋史》的记载皆误,唯有北宋潘汝士所著私家笔记《丁晋公谈录》的记载,经得起历史事实的推敲。
  真理并不总是掌握在多数人手中,后人读史,不能人云亦云。我们理应摒弃所谓“正史”及“野史”的偏见——正史也好,私家著述也罢,都需详加甄别。毕竟能还原历史事实的记载,无所谓“正统”与“野俗”之分。
作者 :河海森林5 时间:2019-04-08 22:21:32
  贵山好,学习
作者 :小八2019 时间:2019-04-08 22:25:55
  原来赵普才是半部论语治天下的由来。问候先生!
作者 :我是你哥1900 时间:2019-04-08 23:04:37
  冒昧问一下先生:半部论语治天下这句话的来源和相关说法严格考证了吗?
  • 微命书生刘庄主

    举报  2019-04-09 07:09:31  评论

    @我是你哥1900 这个禁不起考证,试想,赵普能一辈子就有半部《论语》残书吗?这都是腐儒的另类吹牛B。
  • 我是你哥1900

    举报  2019-04-09 09:46:16  评论

    @微命书生刘庄主 谢谢
8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19-04-09 10:02:51
  祝贺贵山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